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郑永年 > 访谈

郑永年:房地产看成产业无异于破坏社会基础

  时间:2010-11-23

如何正确看待中国模式?其内核到底是什么?十二五期间,中国经济面临怎样的国际、国内环境,潜在的危机和挑战有哪些,下一阶段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财经频道为此特邀请国际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于2010年11月21日作客凤凰网,与广大网友分享他不同于经济学家的洞见。

主持人:11月21日播出“郑永年:房地产看成产业破坏社会基础”,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凤凰网的视频访谈,今天我们荣幸邀请到的嘉宾是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的所长郑永年,郑教授,欢迎您。我看到您近期也关于中国模式的争论发表了不少自己的看法,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正确看待中国模式?

郑永年:中国模式现在大家争论的很多,我的感觉好像越争论越不清楚,大家对中国模式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我是觉得,存在着一种很明显的倾向,就是谈论中国模式这些人其实对中国问题的研究并不深,大家因为中国模式,大家实行起来,大家都能谈中国模式。所以基于这样一个考虑,我今年年初,在浙江人民出版社把我以前的研究过于中国问题的文章合起来,我的书名就叫做《中国模式》,我给了一个副标题“经验与困局”,我为什么要用这个副标题“经验与困局”,就是针对国内关于中国模式,不仅仅国内,国际社会也一样,总体来说,无论是国内也好,国际社会也好,对中国模式,我想看法有三大类。

一类,有中国模式,中国模式是非常好,比西方还好,西方社会其实相当一些人也认为这样。另外一种观点就说根本不存在中国模式这回事情,没有中国模式,中国没有模式。还有一类就是中间,中国模式可能有,但现在还不是,还在发展,我想国内也是这样。国内大家也是这三派。我是觉得,我个人觉得,这些看法对中国模式太政治化,无论反对它的人,或者支持它的人,或者抱怀疑态度的人,都是从政治角度考虑。支持它的人,我觉得走极端的人,大家讨论中国模式跟西方模式相对,用北京共识取得完全的共识。因为大家说是共识了,那就是好的,这是支持的人。反对的人,根本没有,中国模式根本不是,完全学西方的,走市场路线,发展路线,向西方学习了一点。

主持人:认为所谓的中国模式没有什么创新。

郑永年:对,没有创新,完全是学西方的,这样一种。我是觉得这些看法都有偏颇,我总觉得中国模式,说到模式,客观的东西,我是觉得任何一个模式都有它的强势,也有它的弱势,世界上找不到任何一个完美的模式,不存在一个西方模式,西方有很多模式,每一个模式都在不断地进步,不断地改进,中国也是。你想想中国,因为我们谈论中国模式,现在光讨论三十年不够的,六十年,六十年可能还不够。

我们说1949年,1949年以后也不是完全跟中国几千年历史完全一点相关都没有。你要谈论中国模式,把中国恒定不变那些要素找出来。因为你可以这么想,因为我自己研究中国的发展经验,从80年代初从开始研究到现在,我是觉得尽管中国向西方学,向西方学了很多,从政治上也好,从经济上也好,社会上也好,文化上也好,但是中国并没有照搬、照抄西方的,为什么它学了西方的ABC,而不学其他的呢,就是因为要符合中国的国情。

所以不管怎么学,假设中国的市场经济,不管怎么走,也走不到西方的市场经济,中国的政治要改革,不管怎么改也不会变成西方的政治制度,中国永远是中国,这就是中国的模式。这个模式,它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劣势,所以我是觉得,它有好的经验,面临很多的挑战跟困局。所以承认中国模式,不仅要总结它的经验,看到它的优势,更要总结它不足的地方,要改进的地方。

如果你不承认它,你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是什么,我就说如果西方是一个苹果,中国是一个橘子,如果你要改善橘子的品质,当然苹果自己本身也要发展,你可以向苹果学一点,但是这个橘子怎么改怎么变也不会变成一个苹果,所以就是说橘子有它自己的模式,苹果有它自己的模式,可以互相学习,但不管怎么学,学A不会变成B,B不会变成A,这就是我强调中国模式,我作为一个学者,应当这么看。

因为我们老有政治人物,政治人物他说可以推广中国模式,我是一直反对所谓推广中国模式,西方有的模式很好。随便我举一个例子,民主自由是西方美国模式的强项,但把民主自由作为一种强制性的东西往其他国家推行的话,不就是模式了吗?所以我就说中国模式不是北京共识,你西方模式,西方的东西把它总结成华盛顿共识,到处推行,那就不好了,变成帝国主义了。我想我自己看,中国最好也不是走到这条道最好了,但是要自己改进,看到自己的优点,也要看到自己的缺点,尽量改进这个模式,这就是我们承认中国模式,就是要改进中国模式。

主持人:还有人认为时机未到,他认为中国模式内核,对于中国而言,发展进程中相对恒定不变的东西,但是对于目前中国而言,经过了三十年改革开放,很多还都在摸索、探索,邓小平说的摸着石头过河,什么都还没有完全确定成型,所以有一种观点就认为现在谈中国模式有点为时过早?

郑永年:也不是的,我刚才说了,你看中国模式,光看三十年不够,光看六十年可能还不够,要看整个中国的文明,现在看世界,从中国文明来看中国,我是觉得有相当的道理。我刚才说,假如说市场经济,因为毛泽东时代实行计划经济,好像把市场经济看成是西方的,但是如果从几千年历史来看,中国几千年历史里面,市场经济是蛮发达的。假如说我们看《盐铁论》,《盐铁论》主张国家要垄断一些部门,但是也要有私人的市场。

所以从中国历史来看,几千年文明历史来看,它国有部门跟非国有部门,政府和市场都是做到相对平衡,所以要看到常态中国怎么样。实际上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有几段是非常态的,假设我们王莽的改革,王安石的改革,毛泽东的改革,使得过分强调国家的作用,否定市场的作用,那就是非常态中国,大部分的历史都是常态中国。所以我说从中国历史来看,就能看到未来,这就是刚才我说的中国怎么样的走市场经济,也不会走到西方亚当·史密斯所说,凯布休斯主导的这个东西。

主持人:没有那样的社会文化环境。

郑永年:它不会发展到那个去,它怎么变也是有个文明别见里面,这就使得为什么我们讨论基督教文明,穆斯林文明,我们儒家文明,或者印度文明,各个文明都有它的别见,你做什么都要,接受什么不接受什么,都有文化制约,有文化的影响,所以我就说现在很多人说,中国的国有企业要改掉,因为中国模式从经济上来说,有个国有企业这样一个特点。

但是我说这是太理想,这是从西方的模式看中国,你看到西方没有国有企业你认为国有企业改掉,那就是说你是不是要把橘子变成苹果呢?因为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这样的。比如说像国有企业,《盐铁论》说得很好,国有企业有它相当的作用,比如说对付危机,要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那么大规模的国家,中国国家大,那么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民营部门是负担不起的,对付危机,因为中国的水灾,治水,大禹治水就开始了,所以有人说中国的水利社会这方面,当然比较机械,要去归之市场,我想这是国有部门所能起到的作用。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