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郑永年 > 访谈

郑永年:公民意识对于政治改革起重大作用

  时间:2012-01-26

  解说:中国30多年经济改革成绩辉煌,但转型过程中问题浮现,总理温家宝曾表示,体制改革才能保证经济改革的硕果,体制改革该如何实现,民主政治是否可行,西方和其他亚洲国家的民主体制,有哪些值得借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做客《震海听风录》,就此发表意见。

  邱震海:欢迎收看《震海听风录》,新春佳节之际,今天我们即不谈南海的风云激荡,也不谈今年中国经济到底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我们今天更不谈房价、物价或者民营企业困境,这些曾经困扰我们,现在依然困扰我们,也许未来还讲困扰我们的中国难题。

  今天我们来谈一个相对比较务实的话题——民主,人类自古以来民主始终是人类众多的行政体制之一,从古希腊、古罗马时代开始,民主这两个字就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中国经过32年的改革开放,人民生活得到巨大的提高,国家实力得到巨大提升,现在民主问题也在思想界和老百姓当中,成为一个讨论的话题。

  然而到底什么是民主,它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民主与东西方的文化到底有哪些内在的联系,尤其是世界上到底有哪些民主的模式,这是我们今天在新春佳节之际,跟大家希望探讨的话题,之前我们先看一个短片。

  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解说:民主源于希腊语是人民统治的意思,但民主的统治方法以及人民的构成范围,则有许多不同的定义,民主通常被人与寡头政治和独裁政治相比较,经常被使用于描述国家的政治、民主的原则,也适用于其他有着统治行为存在的领域。雅典是古代历史记载中最早而又最重要的民主国家,并通过法案确保了民主,严厉限制了当时雅典贵族们的特权。

  民主在现在国家政府建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4世纪的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运动加强了对古希腊民主精神的探索,18世纪美国革命、美国立宪、法国大革命等社会运动,都因民主思潮涌动。在中国19世纪20年代的五四运动,也以爱国、进步、科学、民主为号角,提倡理性精神及性格解放,以最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邱震海:今天我们讨论民主问题的时候,我们的嘉宾是新加坡的学者郑永年,郑永年这个名字无论是关心中国政治,还是阅读新加坡《联合早报》,还是在其他场合有所关注的朋友们,想必都不会陌生,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先看一下郑永年的情况介绍。

  解说:郑永年,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国际中国研究杂志》共同主编、《中国政策丛书》主编和《当代中国研究丛书》共同主编,历任中国北京大学政治与行政管理系助教、讲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资深研究员,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为:民族主义与国际关系,东亚国际和地区安全,中国的外交政策,全球化、国家转型和社会主义,技术变革与政治转型,社会运动与民主化,比较中央地方关系及中国政治。

  邱震海:好,下面我们就来看看我们跟郑永年一起讨论一下,到底什么是民主,民主的定义它的模式到底是什么?我们看一下讨论的现场。

  中国现在在经过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也发展了将近20年,在过去的20年,中国在保持社会稳定的情况下,经济高速的发展,它的成就我们都看到了,就是中国的崛起,但是它的问题也看到了,中国现在内部的,比如政商勾结,比如说社会矛盾,比如说群体事件等等。其实中国现在是一个巨大的成就和巨大的矛盾同时存在,这么一个矛盾体,这个矛盾体未来如何走,未来如何解开这个矛盾?

  “民主”并非只属于西方

  郑永年:我个人觉得,从人类历史里看也好,从东亚的经验里看也好,民主化最后是不可避免的,这一步肯定是会走的,我们从历史上看,大家有些人觉得民主好像属于西方,实际上你去看的话,任何社会都可以产生一个民主。如果一个社会,当它的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这个社会力量崛起之后,自然而然有很强大的动力可以发展成为民主,这是不可避免的。

  有些民主像欧洲、北美或者亚洲其他有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做的很好,有些国家的民主就做的很烂,你去看看非洲,看看拉丁美洲,包括我们亚洲也有一些国家。为什么有些民主是好的民主,有些民主是很不好的民主,这里就有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像西方的民主为什么运作的比较好,有一个符合民主政治结构在里面,有些国家没有这个结构,但是民主政治也发生了,民主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学习,国家领导人。

  实现民主先要了解自己国家结构

  郑永年:我主张民主不可避免,但你要做什么,要实现什么样的民主,怎么去实现,首先一个前提条件就要看清你自己是什么,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构,因为你不知道是什么方式的民主,肯定在这个结构里面发生,你不认识这个结构的话,随便去做民主政治,就会做成非洲那样的民主政治,或者拉丁美洲那样的民主。

  邱震海:民主化是不是唯一的途径,是不是一定要通过民主化的方式来解决,是不是唯一的方案,还是可以有其他的方案?

  郑永年:民主化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历史的经验来看,民主化往往被用来解决这些问题比较重要的一种方法,当然也有其他的方法,就是现在大家强调的,以前共产主义的兴起,本身就是另外一种方式。

  历史上也有,欧洲,包括早期的法西斯主义也是这种方式,这种方式的民主跟权威主义的民主,民主里面也有很多的方式,我是觉得这个可能性不会只有一种,历史是开放的,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因素决定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自己觉得根据中国的现实来讲,民主是可能性更大的一种。

  邱震海:你觉得对于解决中国现在和未来的问题,民主是可能性最大的?

  中国的社会科学理论落后于经济

  郑永年:我到中国大陆去跟学者们交流的时候,我觉得中国社会科学的理论,其实远远落后于至少中国的社会经济政治实践30年,现在我们具有的理论或者其他方面,根据解决不了现实,解释不了现实。有些人会从西方那里解释,看看美国再看看中国,用一种比较否定的态度,你看着苹果批评橘子。

  还有一种回到中国自己传统,像国学、儒家,这些东西都解释不了,我们现在实践已经在进行了,好多民主实践已经在进行了,但是我们现在的理论呢,不能解释中国现在的实践,这是非常非常要命的,你不能解释这个东西,你不知道以后会怎么发展?

  邱震海:怎么样通过一个民主化过程?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政治的主体

  郑永年:你刚才提到一个结构性的问题,首先要把这个结构性的问题给说清楚,中国最大的结构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的治理,你说一党统治也好,多党合作也好,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政治的主体,这是个结构性的因素最重要。

  在这个结构性因素里面,我们再去看中国的政治发生了什么,西方人说中国只有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但是我们随便想一想,今天中国的政治比起80年代,那就有很大不同,整个结构还是一样的,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但结构里面的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变化。随便说一个例子,假如说我们领导人的产生方式,老邓也是政治强人,我们认识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是政治强人,政治强人是可以指定时代的。

  党内民主非常重要

  郑永年:现在中国是后强人时代,为什么这几年党内民主,我们组织部长一直强调党内民主的重要性,为什么党内民主变的那么重要了,因为后强人时代党内民主变得不可避免,就是竞争,党内民主就是党内的竞争,竞争出好的领导人。

  公民社会在兴起

  郑永年:另一个结构就是你刚才说的公民社会的兴起,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中国人从五四运动开始追求民主,说句实在话,五四运动追求民主,都是那些少数精英,他希望中国有民主,但现实的基础是没有的,国家是贫穷的,没有次序,没有中产阶级,没有市民社会。但是从今天来看,社会结构就不一样了,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市民社会不是象西方那样的社会,但是中国的市民社会其实是很强大的,现在一旦有些问题,通过网络也好,通过多媒体也好,公民社会在兴起。

  经济结构也是一样的,中国以前完全是国家主导的经济体,尤其是计划经济,现在国有经济跟民营经济,各种经济成份,我们就说一种符合的经济,经济结构有了,经济结构实际上就是中产阶级,中国的中产阶级量还不大,20-30%,到30%也就不错了,已经很大了,政治、经济要配合走,经济走了,社会也就走,政治怎么走?

  邱震海:欢迎回到《震海听风录》,今天新春佳节之际,我们谈一个相对比较务实的话题,两个字民主,也许一谈民主,你的朋友就会谈虎色变,认为那是一件碰不得的事情。也有朋友一谈民主,马上会产生一种思维上的误区,认为那就是西方民主,就是多党制,认为就是那种以选举为硬性对抗,为特征的那些西方民主。

  如果说这是一种思维误区的话,我们看看民主在世界上到底有哪些模式,尤其它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说民主它的终极目的是两个,一个是人民当家作主,另外一个是完成对权利终极的监督,在不同的历史,尤其是不同的文化环境当中,民主必然会有不同的载体或者不同的遍体,西方从它的西方性格特征出发有西方的民主,东方也有东方的民主,我们看看亚洲有哪些民主模式。

  在这个过程当中,必须承认日本作为亚洲第一个现代化国家,日本的民主,融合了东方民主文化特征,是值得我们考察和研究的,下面我们跟郑永年先生一起来探讨一下日本民主的模式,以及全球民主还有其他的版本,我们看一下现场。

来源:凤凰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