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松:中国就业问题的根源

  时间:2010-10-11

中国存在严峻的就业问题么?对此虽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但一个相对统一的口径是:如果我们的GDP不能保持一个较高的增长速度,失业、分配不公等一些社会问题就会变得严重起来。多高的增长速度才不会让问题恶化?政府与学者喜欢的一个数字是“8”。从上到下的各级政府都在追求保8,认为要8%以上的增长速度才能够产生足够多的就业、让百姓感受到财富在增长。

2007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6990万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数据)。按07年底中国大陆人口总数为13.2亿可算出07年底大陆就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为58.3。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提供的数据,2007年部分主要国家(或地区)就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如下(就业数据来源于国际劳工组织,各国人口总数来源于网上,基尼系数来源于联合国07/08年数据):

view full artical

  (表1)

从数据看中国的就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远远高于其他主要国家,比平均水平高出11个百分点,这样的就业比例换了在其他主要国家早就形成劳动力紧缺而不是失业问题。以这样高的就业比例,中国为什么还存在严重的失业问题呢?

事实上一个国家就业问题是否严重与就业人口占总人口比重高低关系不大,而与想工作却找不到工作的人口总数占所有想工作的劳动力总数比例有关。失业率是指失业人口占劳动人口的比率(一定时期全部就业人口中有工作意愿而仍未有工作的劳动力数字),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失业状况的主要指标。

根据这失业率这一定义,降低失业率有两种方法:提供更多工作岗位给劳动者或减少愿工作的劳动力总量。

面对失业问题,政府通常的做法是想办法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积极的财政政策是政府最经常采用的措施,通过政府直接投资、宽松的货币政策等增加市场需求、带动就业。多年来各级政府也正是以此来发展经济、增加就业,并且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这种主要依靠投资发展第二产业来支撑经济的做法越来越受到资源与环境的约束,矛盾日益加剧。多年来的事实也表明,我们的发展越来越依靠投资拉动,一旦投资减少,增长速度与就业问题立刻变得严峻。这表明政府投资只是暂时带动了就业的增长,却没能从根本上解决就业问题。

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是先找出问题的根源,给人治病必须先诊断病因。医生如果只给病人开退烧药而不诊断病人得的是什么病并根据病因开药,病人的病就不会好。失业问题是摆在社会面前的急迫事情,必须解决!

在分析中国的就业问题时要先了解中国的产业结构。2008年中国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比重分别是11.31%、48.62%、40.07%,而世界平均是5%、31%、64%。发达国家第三产业比重在整个经济结构当中占到70%,美国占到80%,发展中国家第三产业的比重平均占到51%。据世界银行统计,我国第三产业比重与发达国家相差20到30个百分点,与巴西、印度、俄罗斯、韩国、菲律宾也相差10多个百分点。

第三产业也称为服务业,分为两大类:生产性服务业与消费性服务业。通过对我国与国外同等发展水平的国家比较发现,我国的生产性服务业比重并不低。2004年年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为25%,印度2005年的数据为23.1%,我国的比重稍高于印度。与生产性服务业不同,2005年我国消费性服务业比重约为15%,同期印度为31%,我国消费性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不足印度的一半。

通过对比可知,在全部产业中,我国目前真正短板的是消费性服务业,表现最突出的是第二产业。如果我国的三大产业结构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即使现在的第二产业不发展,我们的GDP也能增加60%。因此要增加就业,改变发展模式,需要大力发展消费性第三产业。

但是,如何发展消费性第三产业?

我们知道需求拉动就业,对消费性服务业也是如此。政府可以增加投资拉动第二产业的需求,但政府无法直接增加消费性服务业的需求。很难想像政府会发钱给民众去洗脚、按摩来带动消费性服务业。政府可以增加货币供应、政府投资,但无法强迫居民进歌厅、上馆子,消费性服务业的发展必须依靠民众自发性消费需求。居民在花钱时考虑的是效用最大化,即花同样的钱得到最大的满足感。居民消费按照消费目的来划分,可分为:生存需求消费、发展需求消费、享受需求消费。享受需求消费就是属于消费服务业。当一个人未来没有保障、背负沉重房贷、面临重重压力时是无法去进行享受型消费的。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不解决分配不公、高房价等最基本的问题,就根本不可能启动消费性第三产业,就业问题也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国外消费性服务业为什么这么发达?主要是在分配公平的基础上,人们在满足了基本需求之后对享受需求的正常反应。

减轻就业压力的另一种对策是减少愿意工作的劳动力总量。从(表1)我们可以看到,基尼系数比较低的这些国家其人口就业比例基本上都在48%左右,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分配公平有利于减轻就业压力。人有差异性,有的人愿意多工作少娱乐,而有的人愿意多休闲少工作。在满足基本需求的前提下部分人自愿减少工作时间会减少失业率,减轻整个社会的就业压力。但在目前贫富差距十分严重的社会里,“钱”成了全社会的最高追求目标,就业、婚姻一切向“钱”看。在这样的社会里不但没人愿意少工作多休闲,甚至一些退休了的爷爷奶奶也为了儿孙能在社会上立足而老骥伏枥,重新投入劳动力市场,这进一步加重了就业压力。事实上由于缺乏有效监管手段,数以千万计的离退休人员一边领着退休金、享受着国家福利,一边退休重就业。这不但加重了就业压力,也有违社会公平。对离退休人员重新就业的问题,政府应该订出相应政策。

由此可见,财富分配才是就业问题的根源。只有合理的分配制度才能启动消费性第三产业的发展,增加就业;也只有通过分配制度改革才能减少愿工作的劳动力总量,减轻就业压力。财富分配事关国家发展大局,我们对此不能再瞻前顾后、一味求稳了,应以壮士断臂的勇气、破釜沉舟的决心推动社会前进!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