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人口老化制约中国城市化

  时间:2010-10-19

  中国的城市化率有一个明显的转捩点,即在2000年之前,人均GDP增速与城市化增速大致相当,经过标准化处理后的增速之差保持在20个百分点以下,这说明这一阶段的人均GDP增长主要是劳动力从农业部门向工业、服务业部门转型所推动的。

  但2000年之后,我们发现虽然近10年是中国城市化平均增速最快的阶段,但是人均GDP的增长速度却更高,两者之间的增速之差直线上升至60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在这一阶段,城市工商业部门的生产率有更为显着的改进。事实上,中国与美国历史上所经历的城市化进程十分类似,区别仅在于美国城市化的临界点是60%,而中国城市化的临界点可能是35%左右。

  长期以来,研究领域集中探讨城市化速度与人口结构与经济增长绩效之间的关系。研究表明:随着城市化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新增劳动力供给水平,以及劳动年龄人口持续的增加,这样一种生产型人口结构,为潜在经济增长提供一个额外的泉源,经济学家们通常称之为“人口红利”。

  但从人口结构来看,2010年,中国15岁至59岁之间的核心劳动和储蓄人口占比为67.8%,达到峰值,未来5年这一比重将下降到66.2%。从数量上看,2005至2010年,这一年龄区间的人口平均每年新增740万,但2010至2015年,每年仅新增105万。这不仅影响城市化扩张的速度,也将对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产生重要影响。

  更为关键的是,中国的人口老化和人口结构的调整发生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较早阶段,因此,中国可能将会较亚洲其他国家更容易受到劳动力供应的制约。根据联合国的人口增长预测,2030年中国总人口达到峰值,其中15至64岁的劳动人口将在2020年整体进入负增长,那么一个自然的影响将会是经济增长的放缓。

  再者,投资或资本形成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来源,而且投资占GDP的比重也一直持续上升,但是中国的投资支出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的城市,未来中国不仅面临着整体上投资增速下降的压力,同时也面临投资回报率下降的压力,某种程度上,只有调整现有集中在沿海大城市投资的支出模式,或者调整现有城市的产业结构,才能部分缓解这下调压力。

  (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来源:新快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