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松:招工难是经济过热与通胀的体现

  时间:2011-02-23

全国很多地方都在说招工难,许多学者据此判断中国出现了刘易斯拐点。刘易斯提出拐点论的时间是1954年,距今已过了半个多世纪,今天的经济环境与其提出这一论点时所考察的经济体系早已有了本质的区别。条件发生变化了,结论就应作相应调整;如果不加考察直接套用刘易斯拐点论,恐有生搬硬套之嫌。大体上发展中国家在经济起飞阶段主要靠低成本劳动力优势,随着经济发展劳动力成本上升,低成本劳动力变得稀缺,这是一个必然的阶段。

如果真的出现了刘易斯拐点,则说明中国劳动力从过剩走向了短缺。然而按照20109月国务院发布的《中国的人力资源状况》白皮书,含高校毕业生630万人、中学毕业后直接走向社会的600万人左右在内,全年需要安排就业的人员总数有2400万人左右,大约只能安排一半人就业。此外还有1亿多农村剩余劳动力需要转移。很显然中国目前并不是劳动力短缺,而是还处在严重过剩。

那么如何解释“招工难”这一现象呢?

一边是劳动力大量过剩,一边是招工难,这似乎是一对矛盾的综合体。然而说招工难的大多是一些只能提供较低工资的外来代工、加工等劳动密集型企业。与其说招工难,不如说想以低工资招工人难。这是一种进步,中国人奋斗多年的目标就是为了让中国老百姓的劳动不再便宜。世界上每一个发达国家的劳动力都是不便宜的,每一个国家都希望出现劳动力短缺,因为这意味着充分就业,是现代国家治理的理想状态。

很显然招工并不难,真正难的是想以低工资招工人,也就是说工人不再接受低工资。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三点:农村的发展、通货膨胀及经济过热。

一、农村的发展及城市的高房价使农民工外出打工的机会成本大幅上升

随着政府对农村的重视和投入的增加,农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较大提高。九年业务制教育的普及、合作医疗、减免税费等各项优惠政策使农村的负担大大减轻;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让农村的生活水平逐步改善。这一切在提升农民生活福利的同时,也使农民工外出打工的机会成本大大提升。

与此同时,全球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原材料变得越来越稀缺、价格大幅提升。与之相对应的土地、地下矿产等资源性产品水涨船高,而这些资源主要在农村。此外,近年中西部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为当地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吸纳了更多劳动力扎根家乡。

在农村生活生平不断提高的同时城市的生活成本在大幅增加,一个主要原因在于高房价。农民在农村有自己的房子,而到城市要忍受高房价。

招工难的企业大多属于代工、加工等劳动密集型薄利行业,福利大多不好,员工没有归属感。劳动者选择工作时除了考虑即时收入,也会考虑今后的收入,也即机会成本。人们更倾向于选择在有归属感的企业、有发展潜力的行业或朋友多的地方发展,因为这样今后的收益会更好、更有保障,这是每一个劳动者都会思考的问题。

因此,随着农村的发展,农民工外出打工的机会成本大幅提升。在此情况下,外地企业小幅加薪已显得没有太多吸引力。

二、通货膨胀

农民工不接受低工资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通货膨胀。表面上增加了几百元一个月,然而经过通货膨胀一冲洗,实际所得并不多。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中国多年来大量印钞,市场上积累了海量的人民币。大量的资金在推高了房价之后又进一步漫向普通消费品市场,并有演变成全局大幅提价之势。2010CPI同比上涨3.3%20111月份经过调整后的CPI同比上涨4.9%,勉强守住5%的整数关口。

随着人民币的大量增发、房价高涨,城市生活成本快速抬升,从农村来到城市的机会成本就变得越来越高。劳动者真正关心的不是得到多少钞票,而是拿到手的钞票到底能换回多少东西。不断上涨的物价抵消了企业加薪水的吸引力,是招工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经济过热

如何断定一个经济体是否过热没有统一的指标,因为每一个国家的情况都不一样,不可能用相同的指标作判断。

经济增长速度是判断经济是否过热的一个重要指标。但什么样的速度是合理的、什么样的速度称之为过热也根本无法准确量化。应该说只要高增长是可持续的,则这样的速度再快也是合理的;反之,如果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则这样的速度就可以判断为过热。

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10.3%,与中国历年的增长速度 比并不算很高。但问题是中国经济的增长严重依赖于投资,这一模式已到了无法持续的地步。2009年固定资产投资22.5万亿,同比增长30.1%,占GDP的比重达到67%2010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3.8%,达到27.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69.9%。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而投资总额占GDP的比重已达到了近70%,这是一个空前绝后的比重。在投资总额占GDP的比重如此高的情况下,如果继续靠大幅增加固定资产投资来拉动经济快速增长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全部固定资产投资中房地产开发投资48267亿元,增长33.2%,占GDP比重达到12.1%;而美国历史上房地产投资额占GDP的比例最高为6.98%,日本为8.69%

民间对资金需求强烈。2010年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7.95万亿元,超过年初设定的7.5万亿目标。截至2010119日,金融机构新增贷款已超1万亿。受制于国家紧缩银根,民间借款利率飞涨。

通货膨胀预期导致民间投资急剧增加,企业投资意愿强烈。在巨额投资产生的巨大需求及资产价格大幅上涨的赚钱效应共同刺激下,全社会有着一股强烈的投资冲动。中国到处是经济开发区,稍大一点的项目投资都能获得土地使用优惠。在通货膨胀预期下,土地的升值能大幅抵消投资者的投资风险,扩大投资者的投资欲望。从土地使用量判断,中国经济每增长1%需要使用的土地量是日本的20倍。

经济过热往往伴随着通货膨胀和对劳动力需求的增加。近5%CPI与中国近年来大量发钞有着重大关联,也应与经济过热密切相关;而投资热引发对劳动力需求的增加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就业形势的紧张局面,稍微改变了劳动者在劳资谈判中的不利地位。 

综上所述,招工难的出现是农村的发展、通货膨胀及经济过热三点共同作用的结果。农村的快速发展使农民工外出的机会成本大大增加;通货膨胀大幅抵消了雇主提高工资的吸引力;经济过热增加了对劳动力的需求,降低了劳动力的过剩程度,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低工资企业的招工难。

人工成本上涨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对于产品主打国内市场的企业来说,可以通过产品涨价来消化工资上涨成本。对于产品价格由国际定价的大批出口企业,则难以通过涨价来消化工资上涨成本。这类企业要么关门或改行,要么通过创新升级产品。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