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松:美元处于暴跌前夜

作者:包海松  时间:2011-04-21

小船与巨轮绑在一起,为的是依靠大船的抗风浪能力;可当巨轮在缓缓沉没的时候,脱钩就是唯一选择。

1971年以前,美国一直是贸易顺差国,保持着经常账户盈余。自1971年首次出现贸易逆差之后,除1973年、1975年出现小额顺差外,其余年份均为逆差,并且逆差额在不断扩大。进入新世纪以来每年的贸易赤字更是高达数千亿美元。

2006年年中时美国国会惊呼,美国到2010年的财政赤字将高达3280亿美元。然而等到2010年美国实际财政赤字高达1.3万亿美元时,美国国会不再惊呼,因为早已习惯了。2009年美国的财政赤字是1.42万亿,2011财政年度预算赤字更是高达1.48万亿美元。美国的国债总额目前已经超过14万亿美元,平均每个美国居民负担大约4.7万美元。无论财政赤字还是贸易赤字,均表明美国经济到了非常糟糕的程度,如果再加上10%的失业率,更非常清楚地说明这是一个问题严重的经济体。

在判断美元与人民币汇率是否合理上,人均收入可以作为一个参考指标。中日韩同为东亚国家,从经济起飞时间算起,日本人均收入赶上美国用了三十年;韩国花了二十年几年使人均收入达到了美国人均收入的约60%;而中国从改革开放至今已高速发展了三十几年,今天的人均收入仅为美国的十分之一。从这一点来说不是美国高估了就是中国低估了各自的人均收入水平,换句话说不是美元高估了就是人民币低估了。双方各自的贸易状况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美国多年来是巨额贸易逆差,中国则保持了多年的巨额顺差。

一国货币的价值主要取决于该国的产出能力。然而货币的特殊性在于它是一种信用商品,人们持有货币除了考虑即时购买力也会评估其今后的购买力。在这一点上政治稳定、经济发达、综合实力强、增长迅速的国家无疑更受人们青睐。美元正是基于这样的理由屡屡成为国际资本的避险工具。

但是人们持有任何一种货币的目的还是在于它的购买力。美国的强势虽然能成为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溢价的理由,但失去美国产品竞争力作支撑的美元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从本质上,美国的财政赤字、贸易逆差及经济不景气等根源在于国家经济竞争力的相对下降。随着教育的普及、技术的发展,各国的综合竞争力差距越来越小,这显然会导致全球经济版图的重新划分。近年来,在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发达国家普遍陷入了经济困境,这是经济版图调整的必然过程。

竞争力的下降要求美国消费者降低生活水准以适应本国的实际产出能力。如果是在黄金本位时代这是一种必然结果,因为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必定会使黄金货币大量流出美国,一直到美国的消费与产出水平达到均衡为止。但是在美元本位时代则出现了另一种光景:美国印钞以补充美元的不足。由于加印的美元不在本国流通,美国的印钞经济表面上并没有引发美国的通货膨胀。但是泛滥的美元在世界其他地方引发了严重的通货膨胀,而这种通货膨胀也必定传导到严重依赖国际供应的美国。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已高达5%以上,而根据印钞与通货膨胀发展的一般规律、人民币的超发程度,中国更严重的通货膨胀远未到来。相比越南、印度等国,中国目前的通胀还算温和。印度的通货膨胀率接近两位数,越南为应对超过了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更是将利率提到高达14%。不过与因物价上涨引发严重社会政治动荡的中东部分国家相比,有经济快速增长作后盾的这两个国家无疑是幸运的。

在发达国家量化宽松政策所导致的通货膨胀压力下,人民币除了升值别无选择。而人民币的升值将造成中国巨额贸易顺差减小甚至出现少量逆差,今年一季度就出现了10亿美元的逆差。美国每年贸易逆差高达五千亿美元,其中很大部分由中国吸收。如今中国以保持贸易平衡为目标后,美国原来由中国接收的巨额贸易逆差将转向谁就将成为一个大问题。由于日本跟欧洲与中国产业结构差异很大,美国不可能从这些国家找到替代品,只能从印度、东盟、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寻找。但是这些发展中国家早已因为发达国家的量化宽松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如果这些总量比中国小得多的国家每年接收数千亿美元顺差,必将引发更严重通货膨胀并导致社会动荡。因此一旦中国以贸易平衡为目标调整汇率,在通货膨胀的压力下其他发展中国家只能选择跟进对美元升值。如此一来美国就将不得不逐步回归贸易平衡的基本方针上来,这就需要美国更多的产出来弥补赤字缺口。美元的贬值使美元购买力下降,为满足美国消费者的需求将不得不印发更多美元,而这将导致美元进一步贬值。这个过程只有到美国企业认为在国内重新启动部分普通商品的生产线是合算的才算告一段落。从美国经济结构现状来看,要达到贸易平衡目标,美元非大幅度贬值不可。

一旦美元贬值加快,出于保值目的人们将选择其他资产放弃美元;而这又改变人们对美元避险工具的预期,进一步抛弃美元。更严重的是美国有14万亿国债,在通货膨胀的预期下人们必将纷纷兑现为美元并进一步置换成其他资产。假如14万亿国债中有4万亿兑现为美元投入市场,必将使美元供应量短时间内增加近一倍,整个美元体系将面临崩盘危险。而如果美国要确保国债安全,利率可能得提高到10%以上。在这样的利率水平下美国国债每年需要增加3万亿以上才能维持国家经济正常运转,这无疑会造成更加强烈的美元贬值预期。

  1944年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的特殊地位。1971年该体系的崩溃虽然打击了美元的信用却没有从根本上动摇美元的这种地位,因为国际贸易仍需要一个相对统一的货币。这样的制度安排有利于降低各国之间交易成本,符合各国人民的利益。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让许多国家自愿将本国货币盯住美元,以美元作为本国货币的本位。

但是人们选择美元作为事实上的国际货币为的是降低交易费用、增加各国的经济福利。这需要美国政府保证美元的稳定,不能随便印钞。否则一旦美元滥发造成对其他国家的损害超过了其他国家将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收益,各国抛弃美元就将成为必然选择。虽然暂时尚无其他货币能代替美元的地位,但严重透支的美国经济显然无法支撑美元的高位,美元已处于暴跌前夜。

作者授权本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改革论坛网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