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松:世界各国为何相继迈向衰退

作者:包海松  时间:2012-08-20

  仅仅十年前,世界还是一片荣景,而今天,全球经济却已是危机四伏。如果2008年前人们对即将发生危机与萧条的说法还是半信半疑的话,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都相信,全球经济正面临巨大危机,唯一不能确定的是这场危机将于何时爆发、规模及影响有多大。

  2012年8月14日欧盟统计局发布数据,初步估计今年第二季度欧元区和欧盟经济环比均萎缩0.2%,同比则分别萎缩0.4%和0.2%。这对深受欧债危机影响的欧洲经济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自债务危机开始,大部分欧盟国相继陷入困境。最早是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接着是西班牙、意大利。现在连一向稳健增长的芬兰经济今年第二季度环比出乎所料地萎缩了1%。欧元区第二大经济体法国连续3个季度零增长,英国则连续3个季度负增长。即使作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的德国经济今年第二季度增速由上季度的0.5%减为0.3%,工业生产和外贸进出口额均出现下滑趋势,步入衰退的迹象十分明显。看起来欧盟即将全军覆没。

  在地球的另一边,中国经济在急剧减速,增长率从10%以上下降至不到8%,而这只是开始。同属金砖五国的印度、巴西的经济增长率也在大幅下降。

  作为最大经济体的美国表面上看还不算糟糕,然而,这只是每年高达1万多亿美元财政赤字支撑的结果,假如没有如此巨额的财政投入,美国经济将不可能实现正增长而是衰退。

  事实上衰退早就深深扎根于日本经济。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股市与房地产泡沫破裂,日本经济结束了长达三十年的高速增长而陷入衰退。为了拯救经济,日本政府运用大规律货币财政政策,企图将经济重新拉上增长轨道。政策力度一次比一次大,资源投入一次比一次多。每一轮刺激的开始都能产生一些效果,经济总会出现微弱增长。这时候政府官员与部分经济学家总是兴奋地宣布日本经济终于摆脱衰退,走上增长之途。然而,迎接官员们豪言的总是调头向下的经济。时至今日,为了支撑经济,日本每年的财政赤字越来越大,国家债务余额高达1000万亿日元(约80万亿人民币),人均负债60多万人民币。

  经济衰退的直接后果是失业率大由增加。2012年4月,欧盟27国25岁以下的青年失业率分别高达22.4%,青年失业率最高的国家分别为希腊(2月曾为52.7%)和西班牙(51.5%)。美国失业率同样居高不下,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3月份失业率为8.2%,实际失业率为14.5%。

  中国的失业问题并不比欧美轻松,甚至可能更糟,因为普通中国人是世界上享受到福利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当然公务员等国有系统是享受到最高福利的国家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失业加剧将带来严重社会问题,持枪抢劫等恶性案件定会上升,各级政府的维稳支出也一定会增加。

  现在的衰退还只是小打小闹,在各国的全力封堵下尚没有加速恶化。然而这只能延缓衰退的速度,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衰退的症结。一旦各国的小衰退汇聚成全球的大衰退,一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大萧条就会出现,到那时将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是会演变成社会革命。深处衰退的西班牙已出现了现代罗宾汉,这是一种警示。我从中看到了中国改朝换代的身影,中国历史上频繁的改朝换代其主要根源就在于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当这种扩大达到一定程度、社会无法维持下去的时候,民众起来革命就成为必然选择。

  事实上类似的情形早就出现过,那就是上世纪的资本主义经济大萧条。1929年10月末,从股票市场价格狂泄开始,美国经济进入了“三十年代大危机”,大批企业破产,银行倒闭,工业生产持续3年下降。到1932年,全国工业生产指数比危机前的1929年下降了47.3%,工业生产则下降了55.6%。重工业部门生产下降的幅度尤为惊人,其中钢铁生产下降近80%,汽车业下降95%。破产的企业达13万多家。国民生产总值从1929年的1038亿美元下降至1933年的558亿美元。

  许多人将1929年美国股市的崩盘认定为引发美国经济大萧条的祸根,这样的观点很容易引起共鸣,因为引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很快涉及全局,美国人民也被卷入了史无前例的经济大萧条。然而,在1929年华尔街崩溃之前,美国经济已经在走向衰退了。在1927年就开始了一次衰退,不过这次衰退由于后来的工业投资高潮很快结束。到1929年初夏这次投资高潮结束了,在7月和8月产出开始下降。也就是说,在崩溃之前经济就出问题了,股市暴跌只不过成为经济崩溃导火索。即使没有股市暴跌,美国经济也一定会走向严重衰退,只不过这样的衰退无论范围还是惨烈程度都会小许多。然而,如果没有股市的非理性繁荣做支撑,当时的美国经济早就会步入衰退。换言之,后面的大萧条只不过是美国人在前期享受泡沫的代价。这一点与中国今天的房地产泡沫何其相似:房地产泡沫支撑了中国经济,使GDP连年高速增长,让地方政府得到巨额财政收入,并将这些巨额收入用于政府主导的投资,从而使政绩更加显著。只不过一旦泡沫破灭,中国人民将承受什么样的代价?

  许多人可能以为大萧条是美国的事情,实际上当时美国人所经历的苦难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普遍存在。

  在欧洲大陆,经济大萧条之前同样已经出现了经济衰退,德国最为严重。德国是当时世界上第二大工业经济体,它从1928年起就面临着经济低迷,到1929年夏天,德国失业人数达190万。从1929年3月起,比利时经济开始下滑,到年终时已经下降了7%;英国经济的转折点则在1929年7月出现。其他国家如奥地利、意大利等国也大同小异,唯一例外只有法国。

  从各国的情况看似乎都被一种无形的魔力在推向衰退,并且这股力量越来越强。为了对抗这股推力,各国政府无不采用积极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最早大规模实施反衰退措施的是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为刺激消费与投资日本不断调低利率、后来干脆史无前例地实行了负利率;另一方面是大规模增加财政开支,这使得日本政府债务不断膨胀。然而,事实证明,任何刺激措施都只能暂时起效,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这种衰退趋势。利率下降时消费与投资会多少受到刺激而略有增加,但这样的影响很快就会消失,经济照样下滑不停。当利率下降到零之后,货币政策手段就基本用尽,此时只能寄希望于财政政策。于是日本政府债务不断大幅上升。尤其严重的是,日本经济对财政赤字的依赖程度在不断增加,从一开始只占GDP的一两个百分点慢慢增加到5、6个百分点,到现在则超过了GDP的10%,并且这一比例还在不断上升。很明显日本是在靠政府债务来维持经济不衰退,而付出的代价是加速增加的政府债务。任何人都能看出,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加速增加的债务最终一定无法维持,日本政府只是在拖延危机发生的时间。日本治理衰退已超过二十年,假如积极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日本经济应该能早就摆脱对债务的依赖而前行。但事实表明,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只能影响经济的表面,而不能改变内在衰退的压力。

  现在日本病已向欧洲全面扩散,欧洲各国在一步一步跟随日本步伐前进。相比之下日本使用的是主权货币,而欧洲各国使用共同货币,这使得日本应对债务的能力相对更强。也正因为如此,虽然日本债务问题远比欧元区严重,但更早面临债务危机的还是欧元区各国。

  当外界开始质疑希腊的债务问题时,希腊政府一开始总是信誓旦旦表示希腊债务没问题,希腊政府能够解决自身麻烦。然而,现实一次次粉碎了希腊人的幻想,希腊政府不得不一次次厚着脸皮向欧盟及欧洲央行求援。

  当然,信心对于深陷危机的金融市场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各国决策者当然更是深谙此道。因此,“打肿脸充胖子”的信心喊话有时非常重要。先是今年5月份的G8会议上,西班牙总理拉霍伊信誓旦旦,表示西班牙不需要欧盟救助,结果不出两个月的时间,西班牙向欧盟申请了1000亿欧元的银行业救助基金。现在意大利财长又开始表信心了,但是意大利会重蹈西班牙的尴尬么?我认为一定会。

  为何世界各国一个个步向衰退?根据《谁来拯救世界经济》一书的理论分析,那就是各国的充分就业储蓄远远超过了社会投资需求,使实际产出满足不了充分就业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失业率会大幅上升,从而使经济陷入衰退。

  因此,要解决世界各国的经济问题,必须调整各国的充分就业储蓄,具体措施就是“提高社会福利、缩小贫富差距、减少法定工作时间”。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