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美国是如何错失历史机遇的?

作者:鲍盛刚  时间:2015-09-01

   时至今日,冷战结束已经有25年,那么美国有没有一个真正后冷战时期的全球外交政策?当然有,那就是全球化,冷战后美国一超独霸,认为全球化就等于市场化与民主化,而市场化与民主化就等于世界美国化与西方化,最终历史由此达到终结。但是,这一战略走了一半,美国就放弃了,因为事实是全球化等于市场化与民主化,而市场化与民主化却等于去美国化与西方化。所以,美国走着走着又走回去了,为了再美国化与西方化,就要去市场化与民主化,就要去全球化。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确实没有一个真正后冷战的全球战略,或者说它开始走对了,后面却错了。当然也有美国学者认为一开始美国就错了。

  25年前冷战结束,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国际政治发生了一场根本的转变,合作而不是安全竞争成为界定大国关系特征的词汇。美国和西方国家信心满满地认为全球化就等于民主化与市场化,而民主化与市场化就等于美国化与西方化,由此将达到历史的终结。随着经济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的被打开,饥渴的资本纷纷从美国和西方涌向地球的另一半,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市场和充足的廉价劳动力,资本与技术的加速流动改变了以往以国家为主体的全球产业分工和贸易体系,其中中国崛起最引人瞩目。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在加入WTO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与此相对,因为资本和产业的转移,美国和西方国家发展势头减弱,经济陷入衰退,根据统计在全球GDP中新兴经济体比重已经上升到50%,从2003年到2010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每年都比发达国家经济体高出4%,代表全球GDP三分之一的新兴经济体推动了全球三分之二的经济增长。全球外汇储备为8.1万亿美元,中国拥有3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与此对应,全球外债总值为56.9万亿美元,美,英,德,法,意,荷,西班牙等西方国家分别处于前10位,它们外债总和已占全球债务82%,而美国外债达13.6万亿美元,占全球外债的23.9%。

  无疑,经济全球化的逆转显然出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意料,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给它们开了一个玩笑。于是它们转而趋于贸易保护主义,从全球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转变为反对者,闭关自守,试图逆转全球化的逆转。同时美国不得不将全球全面推进战略改变为防守与遏制战略,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美国重返亚洲,推行所谓亚太战略的再平衡。在欧洲,冷战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战略是北约东扩即将原东欧地区的共产主义国家纳入西方阵营,甚至希望通过将G7扩大为G8,把俄罗斯也拉进去,但是,乌克兰危机使其计划成为泡影,由此美俄矛盾公开化并愈演愈烈。冷战结束25年,第一个10年可以说是美国与西方国家全球化全面推进的10年,全球化就是民主化与市场化,就是美国化与西方化,这10年是美国与西方国家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刻。但是,第二个10年是经济全球化逆转的10年,特别是中国加入WTO后,全球化加速了世界经济中心的转移,所谓逆转是指全球化偏离了美国与西方国家设计的轨道,不再是等于美国化和西方化,而是去美国化和去西方化。美国与西方国家失去了对全球化的控制,而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反过来成为全球化的推动者。25年中最后近5年则是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博弈的5年,一方面美国与西方国家试图逆转全球化的逆转,特别是美国,所谓全球化再逆转目的就是再美国化与再西方化,显然这是逆世界潮流而动。另一方面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顺势而为,不仅成为全球化的推动者,而且力图在经济全球化的基础上,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发展。

  25年前冷战结束,历史再次赋予了美国承担世界领袖角色的战略机遇,但是显然美国没有很好地把握住,时至如今回过头来看一下25年中美国是如何领导世界的?一句话,非常糟糕。布热津斯基认为对此冷战后的四位总统应该承担各不相同的责任,第一位总统乔治·布什没有抓住历史赋予美国的机遇,第二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处理机遇时太过自满,第三位总统小布什的领导对美国来讲是灾难性的,第四位总统奥巴马显然是过于优柔寡断,布热津斯基表示,自己相信奥巴马的直觉往往是正确的,但“他并不总是将这种直觉转化为外交战略以实现他的目标”。而事实上所有这些错误的根源在于美国挥之不去的冷战思维,在于美国没有能够顺应历史,把握住时代精神,美国身子进入了21世纪,但是脑袋还停留在20世纪,所以走来走去,象梦游者一样最后又走回了冷战。无疑,冷战后25年经济全球化已经改变了世界,美国与西方国家已经不再是25年前的美国与西方,中国与俄罗斯也已经不再是25年前的中国与俄罗斯,特别是中国,25年前谁也没有预见到中国会崛起,所以要想再回到过去已经不可能。对此美国布热津斯基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全球化时代已经启动,一个主导性的力量除了执行一项真正体现全球主义精神,内涵和范围的外交政策之外,将别无选择。”而美国与西方国家的错误显然在于他们在冷战后打开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的时候,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们在推动全球化的时候,忘记了如何使自己全球化。在推动民主化的时候,忘记了如何使自己民主化。在推动市场化的时候,忘记了如何使自己市场化。而现在想逆势而动,关上它,已经为时过晚。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