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国富与国穷及其全球化时代的世界经济

作者:鲍盛刚  时间:2016-06-05

  国富与国穷的原因是什么?经济增长与经济衰退的原因又是什么?对此经济学家莫衷一是,至今争论不休。但是,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对此答案似乎变得简单化了,那就是看谁的工资低,谁的政策对资本有利,一句话就是看谁能够让资本投资有利可图,那么全球资本就会涌向那里,那里的经济就会增长。反之资本就会撤离,经济就会下滑。竞劣原则似乎代替了竞优原则,难道不是吗?如果说创新与消费是经济增长的动力,那么西方与美国作为当今世界的创新大国与消费大国,经济增长为何会停滞与衰退呢?如果不是,我们又如何解析经济全球化时代欠发达国家经济的崛起呢?特别是中国在过去30年中是全球资本投资最能赢利的国家,中国经济由此也成为全球经济最耀眼的明星,那么随着人口红利用尽,成本提升,投资利润下降,中国经济又将何去何从呢?

  经济全球化时代也可以称之为资本大发现时代,其意义显然堪比地理大发现。如果说地理大发现是人类征服和利用自然的一块里程碑,它将整个世界以前所未有的面貌首次展现在世人面前。从16世纪开始,世界日益成为一个完整的地理实体,而这个过程到19世纪末随着新大陆的开发完毕基本终结。那么,与此对比我们也可以说资本大发现是人类征服和利用自然的又一块里程碑,它将整个世界的经济发展机会以前所未有的面貌首次展现在世人面前。从19世纪开始,世界日益成为一个完整的经济实体,而且整个进程还远未终结。美国社会学家沃勒斯坦分析到,每个资本与技术转移周期大约为30年,目前转移周期正停留在中国和印度,考虑到这两个国家的体量,因此需要比30年更长的时间。另外考虑到这个过程在非洲与中亚还没有开始,因此资本主义要填满地球可能要等到21世纪末期。而一旦到那时,整个世界经济体将从开放的,支离破碎的体系发展到一个单一的封闭体系。在资本大发现时代,成本特别是劳动力成本成为利润与投资的主要来源和动力,各国货币工资收入上的差异已成为重要的比较优势,哪里单位劳动力成本低,企业家就会到哪里投资,现代大规模生产过程能够以相等的效率在世界各地实现,那么资本投资将永远寻求劳动力成本最低的国家,那样才能达到成本最小化和利润的最大化。因为世界不同地区与国家存在成本比较优势的阶差,所以导致全球资本与产业不断从高工资发达国家向低工资发展中国家的转移,形成全球经济增长呈阶梯状或者雁阵模式依次发展,以及依次在发展与繁荣后陷入迷失与衰退的经济周期现象。19世纪英国主导了第一波资本大发现浪潮,随之延伸到法国,德国等欧洲其它国家,同时又延伸到美国,最后日本也挤进了这一波机遇,而其它国家则被边缘化,其中也包括中国。

  20世纪中期开始,美国主导了第二次资本大发现浪潮,不仅推动了西欧国家与日本经济的复苏,特别是德国与日本经济的再起,而且也延伸到亚洲“四小龙”,包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的台湾与香港,当然最后中国因为加入WTO,也挤入了这一波浪潮。从20世纪60年代初这些国家腾飞起来,然后经历了70年代与80年代的繁荣,但是到上世纪90年代他们开始走下坡路,其中特别是日本陷入长达20年的经济迷失,一蹶不振,原因也是在于产业的转移与外包。他们的经济模式基本上是加工制造,以出口为导向,基础在于成本优势特别是廉价劳动力成本优势,而一旦这一优势逐步失去,经济增长也就随着产业的转移趋于减速与停滞。接下来是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崛起于上世纪90年代,经历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黄金发展期。中国与金砖国家经济发展和崛起主要是受惠于产业转移与外包的第二波浪潮,全球资本和技术从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转移导致了经济的快速增长。美国和西方资本和技术的输入,使中国和金砖国家成为全球投资中心,加工制造中心,贸易出口和财富积累中心,潜在消费市场中心,成为全球经济引擎和最有活力的区域,其中特别是中国。

  那么,中国与金砖国家之后又将是轮到谁呢?目前,世界经济无疑处于第二波资本大发现浪潮的退潮期,美国与西方国家认为让中国加入WTO是一个错误,是美国和西方的悲剧,因为中国剥削了它们,掏空了它们的制造业,抢走了它们的工作。所以,它们纷纷转向贸易保护主义。但是,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又正在进入第三波资本大发现浪潮的开始阶段。是的,美国与西方国家主导的全球化已经结束,但是中国主导的全球化正在开始。从历史上看,全球化就像接力赛跑一样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先是中国与东方文明通过古老的丝绸之路点亮了黑暗的西方,这是第一波全球化。接着是英国和西方国家通过地理大发现催醒了沉寂中的美洲,通过工业革命击溃了古老的东方传统文明,这是第二波全球化。又接着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它点亮了全世界,也唤醒了中国,这是第三波全球化。但是目前它已黯然,代之而起的是中国主导的第四波全球化,其标志就是“一带一路”,它将再次点亮已经沉寂了500年的欧亚大陆。哈尔福德•麦金德曾经讲到“哥伦布地理大发现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将地球翻转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包含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南北美洲在内的陆半球,更重要的是,不列颠大致处于该半球最显眼的地方。”显而易见,地理大发现的意义不仅在于地理发现,更重要的是在于商业贸易与经济发展机遇的发现。与此对比,可以说中国“一带一路”的构想堪称人类历史上第二次地理大发现,它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它又将地球翻转了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已经沉睡了500年的欧亚大陆,更重要的是,中国又回到了最显眼的地方。

  如果说英国主导的第一波资本大发现浪潮带动了西方的整体崛起,其中也包括东方的日本,特别是北美的美国,而美国主导的第二波浪潮带动了西方的经济复苏与亚太的整体崛起,其中特别是中国的崛起,那么,目前中国主导的第三波浪潮将显然带动沿“一带一路”国家经济的整体崛起,同时也将给西方国家注入活力。“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一旦变成现实,将构建起世界跨度最长、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走廊。它涵盖44亿人口, GDP规模达到21万亿美元,分别占世界的63%和29%,对此正如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所讲,“全球化是一个会激起超乎寻常的强烈情绪的话题,或许这是因为全球化带来了超越国家疆界的经济体系,它让我们实实在在地去体味对于那只看不见的手的真正感觉。如果我们认为市场基本上是一个好东西,那么全球化创造财富的力量,特别是它快速提升贫穷国家进入现代化世界的力量,会让我们对它合掌激赞。”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