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 白海峰:金融改革的逻辑:金融体系的市场化

作者:巴曙松 白海峰  时间:2013-12-03

  当前中国国内外的经济金融形势决定了新一轮金融改革不可能再围绕修复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展开,而将沿着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改革主线,金融改革的逻辑必然切换到促进金融体系的市场化改革进程,并以此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上来。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把金融改革作为整个经济改革的重要内容进行了部署,同时,《决定》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突破性地用“决定性”进行了表述。那么,在金融体系中,应当如何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直接决定着中国金融改革下一步的突破方向。

  切换金融改革的逻辑

  1、金融管制措施成功支持了中国三十年来投资主导型的发展模式,但是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面临越来越大的调整压力。为了更准确了解新一轮金融改革的背景,需要回顾中国过去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原因。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由商业银行业主导的金融体系在“集中力量办大事”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中国经济转轨过程中,金融管制政策在满足了动员储蓄来支持大规模投资的同时,也会抑制金融市场的发展。例如,在利率管制条件下,如果长期压制存款利率,可能就会阶段性地出现负利率,或者使利率低于均衡水平,而低利率或者负利率本质上意味着对储户征税,在中国投资高速增长的很长时期确保了对大型借款人相对较低的利率,从而确保了中国城市化工业化快速推进进程中金融资源的低价,支撑了基础设施、制造业产能和房地产等领域的快速发展。但是,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在利率管制和信贷额度配给下,小微企业、农业及一些轻资产的科技型企业往往就难以获得信贷支持。

  2、金融市场价格的管制正在带来更高的市场扭曲成本和金融结构的失衡。不过,随着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变化,转型升级成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任务,依靠大规模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继续依靠管制利率汇率等金融市场价格来动员金融资源支持投资高增长的金融发展模式也面临越来越大的调整压力。随着金融抑制带来的扭曲成本日益升高,也造成了中国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在信贷高速增长的环境下,大量信贷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及一些能源密集和资源型基础产业等,导致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水平大幅提高,经济体系中的产能过剩的问题进一步恶化。与之形成对照的是,符合经济转型方向的大量小微企业、科技型企业等却得不到充分的金融服务支持。另外,因为利率管制,客观上形成了管制的存贷款利率与市场化的利率并存,跨市场套利交易频繁;金融结构性失衡也难以支持经济产业升级,金融监管分业监管体制与大量涌现的、以大资产管理为代表的跨领域创新不匹配,容易引发监管套利。

  3、全球经济的再平衡对发挥市场在金融领域的决定性作用提出了新的需求。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新一轮欧美去杠杆的进程看,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在去杠杆的有效性上明显滞后于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市场化的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在分散风险、促进经济复苏和技术创新上表现出更大的弹性和活力。从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看,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结构性调整和经济增长周期性回落的叠加压力,亟待通过市场化的金融改革来促进转型升级,以使经济体系在新的经济环境下寻找新的驱动力。从金融机构的微观经营状况观察,当前中国金融机构整体资产负债表质量比较稳健,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拨备水平等各项风险和盈利指标总体较好。因此,当前中国国内外的经济金融形势决定了新一轮金融改革不可能再围绕修复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展开,而将沿着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改革主线,金融改革的逻辑必然切换到促进金融体系的市场化改革进程,并以此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上来。

   

来源:文汇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