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巴曙松 > 访谈

巴曙松:经济学者不要一味迎合大众

  时间:2011-05-04   浏览次数:0

网易财经:在您的经济学学术生涯当中,哪位经济学家对您的影响最大?

巴曙松:我的导师张培刚教授。他现在还健在,应该是接近100岁了。他对我比较大的影响在于他的成长轨迹和研究方法。大学毕业之后,他是做农村研究的,做了大量的农村调查、了解工作,工作完了之后再去哈佛大学做比较系统的理论研究、训练,又回到中国来研究中国的这些问题。这个路径,要遵循现有的国际分析规范和框架、但是双脚是站在中国的土地上的,这个方法是值得我们下一代、后一辈的学者学习和跟踪的。

网易财经:您最钦佩中国的哪一位经济学家?

巴曙松:我个人有一个看法,中国有很多一流的学者,是在实际决策部门的。我们看到我们中国的国有银行的改革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从事前的评估、机制的设计、方案的设计、执行,最后重组、上市,这整个的过程我们现在只看到两头:第一头一个百弊丛生,技术上破产的国有银行;另一头是,全世界市值排名前十大银行、我们占了四席的银行体系,这中间都是经过了非常周密的计算、策划和评估的,这里面有很多大量的决策者、政策研究者付出的努力。我个人觉得这样一些在理论界可能总结得很不充分,但是确实为中国的实际经济,一个真实的经济运行做出贡献的群体,我内心对他们充满了钦佩和敬意。

网易财经:您认为经济学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巴曙松:我把自己划分成一个金融研究者,而不是一个经济学家。因为经济学内部分类很细,计量、思想史,从金融的角度来看,你必须要密切跟踪这个市场,必须要了解市场真实的变化。我们做研究的时候经常会碰到什么样的情况呢?就是如果你自己的分析框架跟实际情况是两回事,那么有两种选择:第一你的框架普遍需要调整;第二就是陷入一个比较自大,认为自己的理论比较优越、超前。我更喜欢那种比较结合实际的学者,特别是在金融市场这个领域。

网易财经:那么最恶劣的品质,是不是就是您刚才所说的那种对立面?

巴曙松:现在一些学者越来越多的一种倾向,就是迎合。他像政治家一样非常精准的算计了你喜欢听什么。比如年青人,大学刚毕业的90后,喜欢听到房价暴跌,我就跟你说北京的房价会跌到1000块钱一平方,你这个月加加班就可以买一个300平方的豪宅。这种迎合在我们现在这样一个网络时代,实际上还是有很大的需求的,最后就把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变成了一个表态。你是站在你那一边还是我这一边?我希望我们的网易能够发挥一个积极的作用,构建一个建设性的、理性的讨论问题的环境和氛围的平台。

来源:网易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