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爱巧:现阶段我国农地制度的几个矛盾分析

——在“马克思主义视阈下的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上的发言

作者:陈爱巧  时间:2014-11-12

     各位专家学者、各位代表: 

  非常感谢论坛给了我们这样一个难得的交流机会。我在这里谈的主要是工作中的一些体会和想法。 

  我国现行的土地制度,与经济社会发展要求,存在一些不相适应的矛盾。有关的改革,也存在一些值得讨论的地方。这些矛盾和问题,我在《现阶段我国农地制度的矛盾分析》一文中,分作22个方面,进行了分析。这里选谈的是里面的几个方面。 

  一、“长久不变”与人口变动的矛盾 

  农地承包“长久不变”,“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制度安排,普遍遭遇着现实的困境:一是现实中,新媳妇无法取得夫家所在地的土地,而在娘家的“份子地”,实际随着出嫁而失去(或归娘家或交出归还集体)。这一后果是,造成新的农村妇女社会地位不平等;二是新生儿不能取得土地。不能取得土地,还是不是本村人?是不是农民?一个村里的居民,分出有土地没有土地二个层次,“村民共同体”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三是死人不出地。另一类情况是,那些在外发迹的人和举家外出户,不再以土地为谋生的生产资料的“农民”,仍然拥有土地,似乎违背了“耕者有其田”的本意。 

  二、“征地拆迁”补偿标准不断提高与冲突不减反增的矛盾 

  “一足踢”的货币补偿办法,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失地农民的后顾之忧,“后遗症”很多,必须改善改进补偿办法,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关键是安置好,让失地农民看到希望。关于“征地拆迁”的补偿问题,在以往的几个论坛上,我多次谈论过,这里就不多说了。 

  三、“农户承包”与私有化的认知矛盾 

  我国十多亿人的吃饭问题,必须建立在粮食基本自给这一前提。这就是说,某些国家的成功模式,在我国是无法复制的。我国的发展,只能探索出适合自己国情的路数。 

  农地集体所有,不能买卖土地,实际上为土地流转设计了一条底线,能较好地保证“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的政策预期。“农地集体所有农户承包经营”这条土地底线,实际根据了土地有别于其它物体不能搬走的特征,划出了地面权和地底权,实行不同于一般物体的管理:地面权由农户承包经营,地底权归国家,满足国家对经济社会的宏观调控,以保证国民经济全面协调发展。 

  目前我国的农地确权工作,也遇到一些棘手问题。 

  农户承包、土地流转、“农地确权”,并不是搞土地私有化。土地私有的观点,既不符合我国现阶段的国情,其理论也存在难于服众的缺陷。现有的土地私有的各国实践,也不一定就说明其能产生较高的社会生产率,更难谈及对社会和谐的促进。 

  基于有利于地力增长、确保我国的粮食生产安全、按粮食“基本自给”的原则及有利于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有利于新型农业生产组织形成等多方考虑,目前我国的土地流转,只能以“大胆探索,稳步前行”为原则。而土地流转的根本目的,是激活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率。土地流转在我国,是要为“共同富裕”这一目标服务的。 

  四、土地制度改革:“单兵独进”与“协同作战”的矛盾 

  土地问题,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如果只是土地制度改革的“单兵独进”,没有户籍制度、财税制度、社会保障、就业、住房、教育、城乡管理等制度的协调配套改革,即使城镇化进程放缓,效果也可能大打折扣,甚至难于有效进行到底。因此,应重视城乡有别的“二元分治”的系列制度的深化改革。各项配套改革齐头并进,切忌“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式的“单兵独进”改革。 

  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补充发言:土地能私有吗?什么东西可以充当私有物?或者说,私有物的范畴限定在什么范围?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