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华:正确处理计划与市场的关系 不断开创计划工作新局面

作者:陈锦华  时间:2011-07-12

  邓小平同志关于计划与市场的独到见解,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系统论述,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新建树,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实践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邓小平同志一直十分重视宏观经济管理工作,在“文化大革命”前就有过一系列的指示。在1977年至1979年拨乱反正期间,多次听取了国家计委关于年度计划的汇报,对国民经济的恢复和调整作出了许多重大决策。1979年,他在会见美国客人时指出:“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当我国经济建设步入正轨以后,他又多次对制定和执行中长期国民经济计划作出了重要指示。1992年,小平同志在南方谈话中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计划和市场都得要”。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四大以来,国家计委面对新形势,在邓小平宏观经济管理思想的指导下,不断改革计划体制和计划方法,正确处理计划与市场的关系,积极培育和完善市场体系,努力使计划反映市场,引导市场,在宏观调控中起到了总体指导和综合协调作用。   

  一、邓小平宏观经济理论为搞好计划工作指明了方向

  邓小平宏观经济管理思想,是以确定社会主义经济本质为前提,以改革旧的计划管理体制为主线,以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宏观以经济管理体制为目标的理论体系。如何正确处理计划与市场的关系,则是邓小平宏观经济管理思想的核心内容。

  (一)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不存在根本矛盾

  从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理论界关于计划与市场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并且把坚持计划经济还是搞市场经济作为划分姓“资”、姓“社”的标准。小平同志关于计划与市场的几次重要论述,大都发表在理论界和社会上各种思想比较混乱的关键时刻。1987年2月,小平同志在与中央几位负责同志的谈话中就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方法……它为社会主义服务,就是社会主义的;为资本主义服务,就是资本主义的。”1990年,正值动乱之后不久,当时国内国际形势非常复杂,小平同志再次指出,“我们必须从理论上搞懂,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分不在于是计划还是市场这样的问题。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也有计划控制。”“不要以为搞点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道路,没有那么回事。”1992年,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中,进一步从社会主义本质的高度阐明了计划和市场与社会制度之间的关系,他指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应当说,直到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之前一个相当长的时期,我国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以及市场体系的建设都已取得相当大的进展,但是人们不敢理直气壮地宣传、推行市场经济。改革所走的弯路,经济发展出现的反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理论落后于实践,并且阻碍了改革的深化。邓小平同志以政治家的远见卓识,总结了国内外经济发展的历史和现状之后,提出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不存在根本矛盾的观点,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重大发展,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搞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宏观调控扫清了思想障碍。

  (二)计划与市场两种手段都得要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就在思考宏观调控如何运用市场手段。 1980年,他在听取姚依林等同志汇报长远规划制订情况时就指出,“不能什么都靠上级推动,而应当运用经济杠杆”。小平同志首先对传统的计划体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在1985年和1987年会见外宾时先后指出,“我们过去一直搞计划经济,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搞计划经济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因此,“不改革就没有出路,旧的那一套经过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是不成功的。过去我们搬用别国的模式,结果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在思想上导致僵化,妨碍人民和基层积极性的发挥。”随着改革的深化和开放的扩大,邓小平同志关于计划与市场的思想逐步走向成熟。他在各种场合多次指出,要发展生产力,计划与市场两种手段“都得要”。计划与市场的关系,解决得好,对经济的发展就很有利,解决不好,就会糟。

  邓小平同志提出运用计划与市场两种手段来促进经济发展,是总结中外经济发展史所得出的重要论断。从新中国经济发展史来看,过去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曾取得过显著成就,但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逐渐暴露出管得过多、统得过死的弊端,在引入市场机制后,极大地推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可是,市场调节手段有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和盲目性,正是出于这一原因,二战以后,世界发达国家,尤其是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广泛使用计划方法进行宏观调控。可见,在现代社会,无论是单靠计划手段,还是单靠市场手段,均不能适应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也就是说,计划与市场共同作为经济调节手段已成为现代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

  (三)计划要集中力量办大事

  邓小平同志在强调改革计划管理体制、引入市场手段的同时,肯定了计划在国家重点建设中的作用,并在更高的层次上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宏观经济管理的任务。1982年,邓小平同志在听取当时国家计委姚依林、宋平同志汇报“六五”和长期规划问题时指出,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比较,它的优越性就在于能够“集中力量,保证重点”。当汇报到要确立“全国一盘棋”的思想时,小平同志说,“这个决心要下,明年就要开始”,“我们历来解决困难,最后落实到集中统一。”“要真的想搞建设,就要搞点骨干项目,没有骨干项目不行。”他还说,“你们以后要聚精会神搞长远规划”,“长远的关键,又是前十年为后十年做好准备。”1988年,在听取价格和工资改革初步方案汇报时指出,目前的“宏观调控”是在“新的条件下提出来的。过去我们是穷管,现在不同了,是走向小康社会的宏观管理。”“现在中央说话,中央行使权力,是在大的问题上,在方向问题上。”

  小平同志的谈话,指出了转变计划管理职能的方向和要求。具体来说,计划主要是确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目标、方向和战略,综合协调经济政策和经济杠杆,突出宏观性、战略性和政策性,同时,还要通过国家所掌握的财力、物力,组织关系经济全局的重点建设。

  (四)宏观管理必须具有权威性

  为了保证改革和建设按照既定的目标有计划、有步骤、有组织、有秩序地进行,避免出现混乱现象,中央的权威是必不可少的。小平同志指出,“宏观管理要体现在中央说话能够算数”,“改革要成功,就必须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否则“局势就控制不住”。这就是说,在实施国家宏观调控的过程中,各地区、各部门必须按照宏观调控目标的要求,来调节经济运行,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更不允许搞地区分割、行业保护。小平同志还指出:“中央定了措施,各地各部门就要坚决执行,不但要迅速,而且要很有力,否则就治理不下来。”如果各顾各,相互打架,相互拆台,统一不起来,宏观调控政策就无法执行,经济就难以协调发展。

  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要想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办成几件大事,促进经济快速发展,除了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之外,保持宏观调控政策的权威性尤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近20年稳步前进的实践和其他国家在社会转型时期所经历的动荡,从正反两方面证明:一个有权威的、能够对社会发展进程实施有效领导的中央政府,是社会变革时期能以较小代价赢得快速平稳发展的重要保证。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