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前金:统一城乡居民收入统计标准有利如实反映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作者:陈前金  时间:2012-12-10

  近日,国家统计局宣布:从2012年12月 1日起,统一城镇和农村居民收入和支出的分类标准、指标名称与口径,从而能够提供城乡可比、地域可比的城乡居民和分省、分市、分县居民的收入、支出和消费数据,为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目标的实现提供扎实的数据依据。

  国家统计局提供的统计数据是中央作出正确决策、制定政策的重要依据。统一城乡居民收入统计标准有利如实反映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是国家统计局贯彻落实十八大精神的重大举措,是我国统计工作的一大进步,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是显示一个国家国民收入分配是否合理、社会是否和谐的重要标志。改革以来,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是用当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依据比较出来的。由于统计口径不统一,分类不当,不能真实反映我国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

  以2008年为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781元,农村人均年纯收入为4,761元,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为3.31:1。而实际差距则高达10.09:1,是它的3.8倍。

  第一,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不是一个概念,不是同一概念的数据没有可比性。2008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4,761元,由于农民是自主经营和农村居民没有社保、医保,人均年纯收入中有一半要留作生产基金(下年度的生产费用)和防病养老,可支配收入只有其中的一半,为2,381元。

  第二,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建制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是一个档次。建制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大大低于城市(设区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把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建制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绑在一起计算,抬高了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降低了城市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乡和镇是一个行政级别,镇居民收入与乡居民收入是一个档次。建制镇属于农村范畴。历史上都是把乡和镇绑在一起的,统称县以下农村。2008年,全国总人口为132,802万人,地级以上城市(设区市)287个,市区人口37,619.3万人(3.76亿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在 “2009年中国城市发展高峰论坛暨《城市蓝皮书》发布会”上称, 2008年,我国城镇人口为6.07亿人。从6.07亿城镇人口中减去3.76亿城市人口,建制镇人口为2.31亿人。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781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381元,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为13,400元,建制镇居民为城市居民分摊人均可支配收入3.1亿万元(13400元×2.31亿人)。如果把这3.1亿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归还”给城市居民,城市居民人均要增加可支配收入8,245元(3.1亿万元÷3.76亿人),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高达24,026元(15,781元+8,245元)。

  2008年,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24,02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1元,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为10.09:1(24,026元÷2,381元),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3.31:1的3.05倍。

  长期以来,我国实行城乡分割二元结构体制,全国70%以上的人口被滞留在农村。由于农村人口多、资源少,农产品收购价格低,非农就业门路少等原因,农民增收困难,1978年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仅133.6元。城市居民也由于工商业不发达,就业门路少,工资低等原因,197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316元,城乡居民收入虽有差距,但不是很大。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实行了家庭承包责任制,国家大幅度提高了农产品收购价格,部分放开了粮食购销市场,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村居民收入有较大增长,1983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曾一度缩小为1.70:1。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开放程度的不断扩大,城市工商业迅速发展,国家财政收入大幅度增长。从1985年以来,经过多次增资,城市居民收入迅速增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迅速扩大。特别是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城市提供的税收多,分成也多,经济进入良性循环。农村则因为财政分配体制改革滞后,县乡政府事权与财权严重不匹配,财政困难加剧,乱收费、乱集资、乱摊派屡禁不止,造成农民弃田不种,耕地大量撂荒,农村居民收入锐减。在粮食主产区,农民务农收入大幅度下降,要靠打工收入交税交费、维持生计。2004年以来,中央采取“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方略,对农村农业实行“多予少取放活”等一系列惠农强农政策,农村居民收入虽然有很大增长,但城市居民收入增长更快,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

  经济学家通常用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来反映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财富分配状况。由于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给出了反映居民之间贫富差异程度的数量界线,可以较客观、直观地反映和监测居民之间的贫富差距,预报、预警和防止居民之间出现贫富两极分化,因此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同和普遍采用。按照联合国有关组织规定,基尼系数低于0.2为收入绝对平均,0.2-0.3为收入比较平均,0.3-0.4为收入相对合理,0.4-0.5为收入差距较大,0.5以上为收入差距悬殊。这个指数在0和1之间,数值越低,表明财富在社会成员之间的分配越均匀,反之亦然。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超过“警戒线”,就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指数在0.24到0.36之间。日本偏低,为0.23;美国偏高,为0.4。我国基尼系数超过了0.5,属财富分配非常不均,收入差距悬殊的国家。

  党的十八大指出:“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要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增强农村发展活力,逐步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城乡共同繁荣。坚持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和多予少取放活方针,加大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力度,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建设和谐社会,关键是要破除城乡分割二元结构体制。一是要加速工业化建设和城市化建设,为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提供资金保障;二是要积极鼓励、引导农村劳动力进城就业和农村居民进城定居。通过鼓励、引导农村劳动力进城就业和农村居民进城定居,减少农村劳动力和农村居民,扩大农户的经营规模,为实现农业机械化、提高农村生产力创造条件;三是要继续坚持多予少取放活方针,进一步加大对农业的财政投入,免除农民不合理负担,放活农产品经营,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四是要一视同仁对待城乡居民,在社保、医保等补贴上逐步提高农村居民的补贴标准,缩小财政对城乡居民的补贴差距。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