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前金:帮助进城老年农民适应新的生活环境

——小说《詹老倌进城记》的启示

作者:陈前金  时间:2014-08-30

     詹老倌是一个既古板又“一根筋”(固执,认死理)的农民,在村里种了一辈子的田,除了干农活,什么爱好都没有。改革开放后,詹老倌的儿子南下广东打工,经过多年拚搏,事业有成,在县城买了一套住房,把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接到了县城。孩子送进县城的学校念书,父母留在县城颐养天年和照顾孩子。儿子一片苦心,却没有给詹老倌带来欢乐。詹老倌进城之后处处感到不顺心,不如意,不知道怎么与城里人相处,不知道怎么打发空余时间。城里有很多棋牌室,但詹老倌不会下棋,不会打牌,不会打麻将。为此,詹老倌到棋牌室在一伙“斗地主”的桌子边看了几个下昼(方言,意下午),捉摸出了一些门道,自以为可以和别人比试了。但真正动起手来,却被别人斗得苦不堪言。詹老倌说:“不打牌了,输了钱还沤了一肚子气。”放学了,詹老倌到学校去接孙子。到处都是人挤人,车挨车。等到学生放学出来,一样的校服,一样的红领巾,一样的小黄帽,连个头也差不多一样。詹老倌不但没接到孙子,孙子反倒比他先回到了家。过马路,詹老倌晓得过马路要走斑马线。他牵着孙子正要过去,被人拦住。詹老倌就问,过马路不准走斑马线,你要我爬栏杆?我爬栏杆,你就罚钱。孙子拉住他,指指马路对面信号灯上的小红人。詹老倌这才明白,过马路不仅要走斑马线,还要看红绿灯。詹老倌执意要回乡下去。老婆子劝不住,只好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厂里订单多得做不赢,半夜抽空打电话过来给老子做思想工作,苦口婆心地说了大半个钟头(小时),总算说动了老子,答应留下来。然而,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到了“清明前后,种瓜种豆”的时候,詹老倌整日坐立不安,思念着要回到乡下去。最后,还是老婆子找了几只泡沫箱来,让詹老倌清明祭祖时,从乡下带些瓜果种,蔬菜秧,运了几蛇皮袋泥土回来,在阳台上种了一些蔬菜,才让詹老倌找到了“用武之地”,留了下来。 

  改革以来,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大批农村人口迁进了城镇。在进城的农村人口中,像詹老倌这样的老年农民不在少数。 

  农村老人进城定居,面临新的生活环境,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言谈举止都很难适应。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孤独。进城老年农民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亲人、朋友、熟人都在农村。进入城镇之后,人生地不熟,子女又忙于各自的工作或不在身边,没有时间陪伴老人,老人感到特别地孤独。 

  二是自卑。进城老年农民多出生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文化水平不高,见识不广,衣着不讲究,与城里老人心想不一处,话说不一处,很难溶入城里老人的生活圈子。面对新环境,老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感到特别的自卑。其次,大多数城里老人有退休金,进城老年农民没有退休金,要靠子女供养。相比之下,农村老人也感到特别的自卑。 

  三是空虚。农村老人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养成了劳作的习惯。在农村可以种种地、养养鸡,一天到晚有做不完的事,过得相当充实。进入城镇之后,除了看电视,做家务,就无事可做。特别是那些不会下棋、不会打牌、不会打麻将的农村老人,不知道怎么打发日子,感到特别的空虚。 

  四是无奈。城乡生活习惯不同。城里人多、车多、规矩多,生活多元,环境喧闹;农村人少、车少、规矩少,生活单一,环境清静。农村老人认为在城里生活没有在农村生活自在,不想在城里生活。但因为需要子女供养,又不得不随子女在城里生活,感到特别的无奈。 

  农民是我们这个共和国的功臣。战争年代,广大农村青年积极参军参战,壮大了人民军队。在党的领导下,解放区的农民群众努力生产,积极支援前线。由于广大农民的积极支持,我们党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了人民政权。新中国成立后,广大农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努力发展生产,积极支持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三年困难时期,广大农民勒紧自己的裤腰带,把生产的粮食等农副产品贡献给国家、贡献给社会,确保了社会的稳定。在改革中,广大农民又一马当先,冲破“左”的约束,率先在农村建立家庭承包责任制,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城镇化是工业化的结果和归宿。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村居民进入城镇成为市民。如何帮助进城老年农民适应新的生活环境,是全社会应当关注的重大问题。 

  首先是各级政府,要爱护进城老年农民。把帮助进城老年农民适应新的生活环境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及时了解进城老年农民的生存状况和身体情况,帮助他们解决经济上的困难,消除思想上的疑虑和精神上的负担。城里创办的老年大学、老年人(老干部)活动中心要对进城老年农民开放。社区要为进城老年农民免费举办培训班,帮助老人了解城市生活的必备知识,使进城老年农民尽快适应新的生活环境。 

  其次是城镇居民,要尊重进城老年农民。农民文化低,见识少,是国家实行二元结构体制的结果,是生存环境造成的,城镇居民没有理由歧视、排斥进城老年农民。城镇老同志,特别是老干部,很多人来自农村,更要尊重进城老年农民。要主动与进城老年农民交朋友,帮助进城老年农民熟悉城市的生活环境,引导进城老年农民溶入城市居民的生活圈子。 

  第三是子女,要关心进城老年农民。与父母同住一起的,子女要尽量分担一些家务。不要把进城老人当成“佣人”,把家务事全部推给老人。节假日,要安排时间陪老人逛商场、逛公园,熟悉城市的情况。与父母不住在一起的,要经常回家看看。离得远的要经常打电话、写信问候老人。进城农村老人没有退休金,子女要经常给老人一点零花钱,使老人感到家庭的温暖,心情舒畅地留在城镇生活。    

  附:詹老倌进城记 

  作者:十八坡  来源:永修人论坛 

  过了正月十五,詹老倌把用了一世的锄头铁扒,肩担尿桶,连同住了半辈子的土屋留给还在乡下的二弟。汽车在二弟一家和左邻右舍的惜别和感叹中开走。阿呆摇着尾巴,跟在汽车屁股后头赶了好长一段路。 

  拐过湖嘴,就要上高速了。在一畈田垅边,詹老倌凶巴巴地吼停车。詹老倌的责任田就在垅口边。大家以为,詹老倌舍不得那份田地,要再看一眼。詹老倌的儿子读过高中,甚至想像老父亲要掬一捧乌黑的田泥,用衣襟兜着带到城里去。谁知詹老倌来到田头,扯开裤子,对着积了些水的田沟稀里哗啦地撒了泡尿。田沟里顿时泛起一股骚骚的白沫。詹老倌的老婆子别过脸,骂了句,现世。詹老倌扯上裤子上了车,心满意足地靠在座椅上。汽车重新开动,詹老倌的心情比开始好多了。 

  詹老倌的儿子陪老父在城里的新居住了几天,就要回东莞的厂里。临走的头夜,在幸福酒庄吃饭,算是与父母辞行。詹老倌又说,不该在城里买房,没有在乡下做屋好。知父莫若子。做儿子的晓得老子既古板又一根筋,也不多说,笑着给老父亲夹了块杭洲酱鸭。想到年三十夜,老娘做得满满一盛桌饭菜,喜滋滋地说,今年三十夜过丰盛些,怕是在乡下屋里过最后一只年了。想不到老子把筷子一拍,着下脸说,我是要回来过年。城里老厅都冇(没)有,神福盆往哪里端?不要还年福?吓得老娘不敢做声。 

  詹老倌也不是不讲事理的人,想到儿子在外头打拼不容易,明朝就动身,就用手抓起儿子夹来的酱鸭吃。喝了几盅酒,詹老倌跟儿子说过许多叮嘱的话,祝福的话。送走儿子,詹老倌开始正儿八经地过城里的生活。 

  詹老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送孙子上学放学。孙子插班在解放路小学读三年级。按说是四年级,只是转挿班考试时,考得不好刷到三年级了。詹老倌说,孙子在乡下读书总是前三名,怎么一进城,就要留一级?詹老倌要去学校理论。儿子连忙拦住说,能挿进解放路小学就是天大的人情。詹老倌也就算了。他是心痛儿子,为孙子读书的事,儿子是下了血本。詹老倌送孙子上学要穿过解放路。詹老倌晓得过马路要走斑马线。他牵着孙子正要过去,被人拦住。那人戴黃袖章,拿小红旗,衔着哨子。詹老倌估计是管事的。詹老倌就问,过马路不准走斑马线,你要我爬栏杆?我爬栏杆,你就罚钱。你还想钓鱼执法?“钓鱼执法是詹老倌在电视上看来的。孙子拉住爷爷,指指马路对面信号灯上的小红人。詹老倌还没有反应过来,孙子就拉着爷爷急急忙忙地过马路。詹老倌看到马路对面的小红人变成绿色的,还在急急火火地走,比自己都走得快。 

  孙子中午在学校吃一餐,下午放学再去接。下午放学时,詹老倌一到校门口就麻了头。到处都是人挤人,车挨车。等到学生放出来,詹老倌就寻不到孙子。一样的校服,一样的红领巾,一样的小黄帽,连个头也差不多一样。詹老倌火急火燎地赶回家,孙子在看动画片,老婆子在给孙子煎鸡蛋。老婆子笑詹老倌说,我正要打发孙子去接你。孙子也不肯要爷爷接送,说,上学放学时,路口都有警察叔叔。老师也叫了,过马路要一等二看三通过。 

  孙子不要接送,詹老倌闷在屋里把电视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老婆子说,同我去买菜。到了农贸市场,老婆子每只摊子前都要转一圈。詹老倌虽然有点烦,倒也没说什么,总是要货比三家。菜又贵,一把把葱也要一块钱。只是付钱时,詹老倌气死了。詹老倌身上有零钱,拿出一把一角钱的硬币。卖菜的小姑娘不收。詹老倌就不明白了,说,角洋不是钱?老婆子连忙推开他。回家的路上,詹老倌还在生气说,卖菜也卖大了眼眶,角洋都不要?我还有许多角洋,不要当破铜烂铁卖?老婆子笑死了,说,拿我。我到超市用。到了下午,老婆子怂恿詹老倌去打牌。楼下有棋室。詹老倌说,我又不会打麻将。老婆子说,有纸牌,斗地主。一看就熟。 

  詹老倌到棋牌室,在一伙斗地主的桌子边看了几个下昼(下午),捉摸出了些门道。坐在地主上手,就守死地主门,请地主手里小牌出不出去;坐在地主下手,就要送自己下手的牌,拆牌都要送;坐在地主对面,就赶紧跑牌。等到有一回三缺一,詹老倌上了场。正好坐地主上手,詹老倌心里想,老子守死你。轮到自己出牌,出手就摔了张小王。打得自己对面的眼瞪瞪的说,鬼接得过来。再来一盘,自己坐在地主下手。詹老倌告诉自己,真要好好地送牌。等到自己下手报了五张牌时,詹老倌炸了地主,想都不想甩了三带两下去。下手却嘟嘟囔馕地说,哪有那样整齐的牌。轮到自己做地主了。詹老倌还真没琢磨过怎样做地主,偏偏又中了标。詹老倌云里雾里,被三个斗得苦不堪言。夜里,詹老倌跟老婆子说,不打牌了,输了钱还沤了一肚子气。 

  詹老倌执意要回乡下去。老婆子劝不住,只好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厂里订单多得做不赢。儿子半夜抽空打个电话过来,给老子做思想工作。先从大的方面讲,城镇化是国家发展方向,今后城镇人口要占百分之几十几十;再从远的方面谈,为了宝贝孙子的前途未来,总不能让他输在起跑线上;然后说现实情况,厂里实在忙,走不开。万一有个风寒暑热,城里看医生也方便。儿子苦口婆心地说了大半个钟头(小时),总算说动了老子。詹老倌大声对儿子说,不要说了,手机都打得发烧咯。 

  转眼,到了清明。清明前后,种瓜种豆。詹老倌整日里坐立不安。老婆子除了一日三餐,也不归屋。 

  一日,老婆子搬了五六七八只旧泡沫箱进屋。詹老倌莫名其妙。老婆子说,我晓得你是只驴子骨头,冇(没)事做就有病。听人家说用泡沫箱装土放在阳台上,就种得花养得草。我谋得(找了)几只来。清明祭祖时,带些瓜果种,蔬菜秧回来,就在阳台上栽几棵。詹老倌听得浑身是劲。 

  清明过后,詹老倌从乡下回来,带得各色各样四季果蔬种子,还央求司机托运了几蛇皮袋泥土,都是自家责任田的。 

  仲夏,满阳台都是红的辣椒,绿的黄瓜,青的豆角,紫的香茄。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