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前金:雷发达太和殿上梁不是“移花接木”“张冠李戴”

作者:陈前金  时间:2015-09-01

  20115月,天津大学建筑学院王其亨教授发表了一篇题目为《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的文章,称“样式雷”始祖雷发达太和殿上梁是“移花接木”“张冠李戴”。事实并非王其亨教授所说那样。种种迹象表明,雷发达不仅参与了康熙八年(1669年)的“营建三殿大工”,而且参与了清初紫禁城的其他修复工程。太和殿上梁并非“移花接木”“张冠李戴”,而是确有其事。 

  在清代,民间曾流传着一段极富声色的传奇故事——雷发达太和殿上梁的故事。20世纪30年代初,营造学社创始人朱启钤先生在《样式雷考》一文中载录了这一动人故事:“时太和殿缺大木,仓猝拆取明陵楠木梁柱充用。上梁之日,圣祖亲临行礼。金梁举起,卯榫悬而不下,工部从官相顾愕然,皇恐失措;所司乃私畀发达冠服,袖斧猱升,斧落榫合。礼成。上大悦,面敕授工部营造所长班,时人为之语曰:‘上有鲁般,下有长班,紫薇照命,金殿封官。’” 

  2011526日,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其亨发表了一篇题目为《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的文章。王教授说:这(个)传奇故事,后来被很多建筑史家引述,广为流传直至今日。曾经有人发现,康熙中叶营建三殿大工,此后,有关雷发达太和殿上梁事,即被修正为康熙八年(1669)初次重建太和殿时发生。最近出版的巨著《中国古代建筑技术史》,就引用了这一修正故事。修正雷发达太和殿上梁为康熙八年事,与康熙中叶是有抵牾的。即使不论这一抵牾,引征《雷氏迁居金陵述》有关记载,也可发现,雷发达实际上并未参加过康熙八年重建太和殿工程。”“刊录在193510月《北晨画刊》六卷九期的《雷氏迁居金陵述》,为雷发达堂侄雷金兆于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所撰,文中记述了明末清初动乱社会中雷氏一家颠沛流离的不幸遭遇。据文中记载,康熙元年(1612年),雷发达曾因趋避兵火差徭之累而同其弟雷发宣等暂居金陵之石城,后历经三藩之乱,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冬,才与雷发宣以艺应募赴北,以南匠供役清室营建。此时,相去康熙八年太和殿初建工程已迟了14年之久,雷发达未能参与此役是可以肯定的。原来,真正上梁立功,紫薇照命,金殿封官’ 的,乃是雷金玉,而非雷发达;上梁地点乃是海淀园庭工程中的正殿,而非太和殿。”“钩沉史料,最近发现,这则动人的传奇故事殊非无稽之谈,事出有因,反映了历史真实,不过在民间流传中阴差阳错、张冠李戴,把雷发达长子雷金玉的真实业绩,传讹为雷发达虚饮其誉的故事了。 

  《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经媒体传播后,一时间舆论哗然,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其恶劣负面影响,太和殿上梁成了移花接木” “张冠李戴;雷发达成了虚饮其誉的骗子,不仅使雷发达的形象受到极大的损害。同时也给样式雷研究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事实果真如王其亨教授在《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的那样吗?非也! 

  第一,王其亨教授说,据文(指《雷氏迁居金陵述》)中记载,康熙元年(1612年),雷发达曾因趋避兵火差徭之累而同其弟雷发宣等暂居金陵之石城,后历经三藩之乱,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冬,才与雷发宣以艺应募赴北,以南匠供役清室营建。笔者认真查阅了《雷氏迁居金陵述》,文中只有癸亥冬,父(雷发宣)以艺应募赴北,没有雷发达与雷发宣同时以艺应募赴北的内容见附件:雷氏迁居金陵述。王其亨以《雷氏迁居金陵述》为依据,认定雷发达于癸亥年(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冬,才以艺应募赴北京,显然是不成立的。 

  第二,2010713日,百度文库上传了王其亨、何洁蓓撰写的《朱启钤<样式雷考>校注》。该文第14校注说:“雷金兆《雷氏迁居金陵述》:明末流寇四出,赋税日重,人民离散,地土荒芜。予祖振宙公,伯祖振声公,弃儒南来贸易,以应家之差役,遂暂居金陵之石城。文中未提及雷玉成避乱金陵。但《支谱》世系图与《族谱》卷一均注有:玉成,迁金陵;振声,迁居金陵之始。”说明雷氏早在明末已经迁居南京,而不是王其亨在《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说的“康熙元年(1612年),雷发达曾因趋避兵火差徭之累而同其弟雷发宣等暂居金陵之石城,……” 

  第三,《朱启钤<样式雷考>校注》第17条校注同样是引用《雷氏迁居金陵述》,结论则与《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相反。17条校注说:“《雷氏迁居金陵述》:‘癸亥冬(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父(雷发宣)以艺应募赴北,仍携眷复居石城。时……诸堂兄弟候补于京师,予弟兄亦忝入于太学。’文中的太学即国子监。清沿明制,奉国子监为国学、太学,设在北京,是国家最高学府,培养官员的重要场所。文中‘诸堂兄弟’应包括雷发达的儿子,‘候补于京师’之说与雷金玉‘以监生考授州同’吻合,因此《雷氏迁居金陵述》一文虽未明言雷发达赴京,但‘时……诸堂兄弟候补于京师’说明康熙二十二年雷发达和他的儿子们已俱在北京。”短短1时间不到,王其亨教授就推翻了自己在《朱启钤<样式雷考>校注》中关于康熙二十二年之前雷发达和他的儿子们已俱在北京的结论 

  《朱启钤<样式雷考>校注》17校注说:“另据(雷景修撰)《精选择善而从》:太高祖由大清初年自江宁迁至京都宛平县所属之槐树街,至今六、七世,数百年矣。此太高祖即雷发达;槐树街在海淀,雷家老宅所在,略见《建筑世家样式雷》P2026”说明雷发达早在“大清初年”即“自江宁迁至京都宛平县所属之槐树街。”故宫(明清时称“紫禁城”)为明成祖朱棣所建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李自成军攻陷北京,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自杀,明朝灭亡。同年五月,清兵入关,李自成军撤退前焚烧紫禁城,除武英殿、建极殿、英华殿、南薰殿、四周角楼和皇极门外,其余的建筑全部被焚毁。清兵入主北京后,改崇祯十七年为顺治元年(1644)。顺治皇帝在全国征集工匠历时14年将紫禁城中路建筑修复。也就是在这个时期,雷发达以艺应募,来到北京参与皇宫的修复工作。《精选择善而从》太高祖雷发达由大清初年自江宁迁至京都宛平县所属之槐树街,至今六、七世,数百年矣。”与北京故宫的历史是吻合的。 

  第五,雷金玉是雷发达的长子。据《雷氏族谱》载,雷金玉顺治十六年(1659)生于金陵,三岁(康熙元年,1662年)迁徙北京,六岁(康熙四年,1665年)入国学,十六岁(康熙十四年,1675年)以监生考授州同。如果按王其亨教授所说 “康熙元年(1612年),雷发达曾因趋避兵火差徭之累而同其弟雷发宣等暂居金陵之石城,后历经三藩之乱,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冬,才与雷发宣以艺应募赴北,以南匠供役清室营建。雷金玉顺治十六年(1659)怎么可能生于金陵?三岁(康熙元年,1662年)怎么可能迁徙北京,六岁(康熙四年,1665年)怎么可能入国学,十六岁(康熙十四年,1675年)怎么可能以监生考授州同? 

  ,雷发达解役后,雷金玉继父业营造所长班,说明雷发达曾经担任营造所长班。雷发达生于明万历四十七年 (1619),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时已经64岁。如果雷发达是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才到北京,一个64岁毫无建树的老人怎么可能担任营造所长班?雷金玉继父业营造所长班”从何说起? 

  按照王其亨教授在《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的说法,不仅雷发达的历史要改写,雷金玉的历史也要改写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雷发达不仅参与了康熙八年(1669年)的“营建三殿大工”,而且参与了清初紫禁城的其他修复工程。太和殿上梁并非“移花接木”“张冠李戴”,而是确有其事。首先,雷金玉继父业营造所长班”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雷发达如果没有突出贡献,怎么可能当上营造所长班?其次,“营造所长班”与太和殿上梁传说中的“上大悦,面敕授工部营造所长班”的说法也是吻合的。再次,用“明陵楠木大梁柱”充用太和殿大梁也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只有清初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此时国家尚未完全统一,财政比较困难,修复故宫,只能采取以旧代新,能省就省的办法。至于说太和殿上梁史无记载,这不奇怪。雷发达在成名前,只是一个打工仔;成名后,也只是一个工匠。在封建社会,无论打工仔还是工匠,都是不被统治阶级看重的普通老百姓,史书怎么会有普通老百姓记载?说到族谱没有记载,也不奇怪。笔者曾经在“样式雷”故里永修县梅棠镇新庄村雷代林家查阅过《雷氏宗谱》,不仅“雷发达”条没有事迹记载,“雷金玉”条亦无事迹记载。在《中国古代科学家传记》一书中,许多科学家的事迹是没有文字记载的。能够因为没有文字记载,就不承认他们的事迹么?文字记载是历史,口头传说也是历史。文字记载的历史未必真实,口头传说的历史未必虚假。《中国古代建筑技术史》修正雷发达太和殿上梁为康熙八年事是正确的。 

  对王其亨教授《太和殿上梁的传说考》不当言论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副馆长、研究馆员苏品红先生在20101027日发表的《样式雷及样式雷图》中进行了批驳。苏先生说:第一,在《雷氏迁居金陵述》中,有关雷发宣赴北的事是这样记载的:……癸亥冬,父以艺应募赴北,仍携卷复居石城。此外并无雷发达同行之意。纵观全文,也看不出雷发达是与雷发宣同赴北应募。原《北晨画刊》上所载陆伯忱的注:康熙二十二年,西历一六八三,此雷氏北上以艺供职之始,自此定居海淀,直至圆明园焚毁始迁城内。不知这一注释有何依据,也许在无其它资料可供参考的情况下,便据此作注。从现有史料来看,并不能断定雷氏堂兄弟是康熙22年同赴北应募的。第二,退一步讲,就算雷发达是与雷发宣于康熙22年赴北,但并不能断定这就是雷发达第一次赴京。要知道,康熙22年不再是康熙元年的战乱时期,雷发达他们需要离乡迁居金陵,此时是在三藩之乱平定之后,时局已很稳定,经济也开始繁荣起来,雷发达也已是64岁的老人。要把此次作为雷发达第一次进京献艺,似也不合情理。 

  在清皇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时,王其亨教授是做过很大贡献的。在“样式雷”研究、宣传方面,王其亨教授也做过很大的贡献。然而,作为一个史学家,对有争议的历史问题,应持谨慎态度。有不同意见可以质疑,但不能信口开河。在这一点上王其亨教授应当向朱启钤老先生学习。 

  附录:雷氏迁居金陵述 

  本支系江西南康府建昌县千秋岗分派。元延初,起龙公移居本县新城乡北山社上社堡地方,公墓葬于北山,历有年矣。盖因明末流寇四出,赋税日重,人民离散,地土荒芜,予祖振宙公、伯祖振声公,弃儒南来贸易,以应家之差役,遂暂居金陵之石城。国朝定鼎,县经兵火,路当孔道,差徭百出,被累不堪,是以先君发宣公,先伯发宗公,于康熙元年正月奉祖母李,伯祖母郭,伯母邹,堂伯发达公、发兴公、发明公俱南来暂避,计图反棹。乙巳父娶母氏,乃详甫吕公次女,亦同县巨族,地名百斛头,吕亦避兵于金陵。至辛亥岁,正欲还乡,不期冬月先伯发宗公竟卒于南。祖父悲思故土,于乙卯春率眷属西还,值吴逆拒命于荆,阻居皖城数载。不幸己未夏五月祖父卒于皖,祖妣于次年五月亦卒于皖。时年大旱,艰苦非常,先君无力奔二柩归乡,合葬于安庆北门外陈家庵之阳,立有碑记。父经两丧,回乡不果,癸亥冬,父以艺应募赴北,仍携眷复居石城。时伯祖父母、堂伯父母,俱卒于金陵,并葬于安德门石子岗之阳。诸堂兄弟候补于京师,予弟兄亦忝入于太学,皆祖父之庇训。甲申冬,父返江宁,已抱老恙,每以不能回乡并祭扫先墓为憾!谓予兄弟曰:"予建昌世族,尚书公后,世代业儒,因遭兵火,流落江左数世矣!观今之势,谅不能回,汝等异日当勉为之"。言之不觉泪下。不幸戊子春先君竟弃予兄弟长逝,哀哉!痛心疾首,欲奔柩归家,或奔于皖城,奈家口繁重,姻戚牵缠,未逐所愿,只得卜地葬先人于江宁邑小山之阳。壬辰春,堂叔发俸公来南,始抄祖谱大略携来。丙申夏,堂叔腾蚊公复以谱稿见遗,如知祖居建昌已数百世矣。今居金陵,亦三世于兹。已亥春,予书其前由,述其始末以俟后人知木本水源亦有所宗焉。时康熙己亥正月上元日裔孙金兆拜述。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