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社会资本将成为健康产业发展主力军

作者:杜军玲  时间:2017-09-22

   我国正处于经济社会转型升级的历史新阶段。未来5~10年,随着消费结构升级、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健康产业将成为我国增速最快、发展潜力最大的产业之一。

  9月15日,在首届健康老龄化论坛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提供的一组数字显示:根据《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2014)》,预计到2020年我国老年人市场消费潜力将提高到8万亿元左右。预计到2020年,仅退休金一项就将达到2.81万亿元。养老、康复、护理、健康管理与促进等消费市场,将成为扩大内需、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新的增长点。估计到2020年,健康产业的投资潜力将高达10万亿元左右,并将成为资本市场的突出亮点之一。

  迟福林表示,随着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以及健康服务业日益融入到其他产业等,健康产业从医疗服务中分离,其消费规模将超过医疗产业:估计到2020年健康产业有可能将第一次超过医疗市场消费的规模。有专家预计,到2020年,大健康产业(包括生物医药、健康器械和健康服务业)总规模估计有可能达到14万亿~16万亿元。

  健康产业是一个朝阳产业,是一个新兴产业。它的发展既为我国新旧动能转变提供重要动力,也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之一。

  那么,谁将成为健康产业发展的主力军?

  迟福林的答案是:社会资本。

  他分析认为,我国健康产业发展滞后主要是结构性矛盾。从现实情况看,健康产业“有需求、缺供给”的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在发展新阶段,推动健康产业持续快速发展,关键在于推动健康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扩大健康市场开放,营造健康产业发展的市场大环境,尽快使社会资本成为健康产业发展的主力军,以适应不同群体的健康服务需求。

  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健康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为5.11%,美国为7.72%,日本、德国、韩国分别为7.16%、6.65%和4.37%,我国仅为1.51%。我国健康服务业占比明显偏低,重要的在于投资比重偏低,投资增长远不适应消费增长。

  此外,我国健康服务人才结构失衡。突出表现在中高端健康服务人才的供给严重不足,健康职业教育发展严重滞后。例如,我国约需要经过专业训练、持证上岗的养老护理人员至少1000多万人,而目前养老护理专业人员不足百万。

  迟福林认为,应加快健康产业市场的全面开放。

  首先,鼓励支持社会资本发展健康服务业。“这需要从政策体制上出台相关规定,鼓励支持社会资本成为健康服务业发展的主体力量。”

  其次,扩大对外来资本开放。积极推动具备条件的境外资本设立合资、独资医疗及各类健康服务机构,降低或取消外资股权比例限制,部分或全部放宽经营资质和经营范围限制。

  第三,创新健康服务业的投融资政策。例如,支持创建健康产业投资专项基金,支持符合条件的健康服务企业申办健康保险业等。

  迟福林还表示,应推进健康职业教育市场的全面开放。

  这包括鼓励社会资本以多种形式投资健康服务职业教育。允许和支持有条件的科研机构、高校与社会力量合作举办健康服务类职业教育机构;支持社会资本采用民办公助、公益信托投资、公益教育基金、协议投资等形式参与健康产业的职业教育。

  让民办医疗健康职业教育机构与公立机构享受同等待遇。明确对中外资非盈利性民办职业教育机构在管理、税收、财政补贴、土地、招生、人员福利等方面与公办教育机构享受同等优惠政策。

  扩大民办健康职业教育机构办学自主权。他建议,进一步扩大民办健康职业教育机构在招生、专业设置、收费等方面的办学自主权。

  把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作为发展健康产业的重大举措。例如,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股权合作等方式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健康服务和产品供给;研究制订政府购买健康服务类公共产品指导目录,由政府负责保障的健康服务类公共产品可通过购买服务方式提供,逐步增加政府采购的类别和数量,由此提高效率与质量。建立政府投资补助政策,通过公办民营、民办公助等方式,支持民间资本举办非盈利性健康服务机构。

  适应健康产业发展的大趋势,迟福林认为,应尽快出台健康产业的相关监管标准,在此基础上加强市场监管,规范健康产业发展,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与此同时,充分发挥大数据的作用,有效发挥行业组织在资格认证、行业标准等方面的独特作用,以形成全社会促进健康产业发展的合力。

来源:人民政协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