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形成我国对外贸易新格局(总第1151期)

  时间:2018-01-31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的重大任务。服务贸易不仅是衡量一个国家现代化水平的标志之一,也日益成为全球自由贸易进程的重点与焦点。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形成我国对外贸易新格局,不仅是新阶段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与贸易强国建设的重大任务,也是我国经济在中长期持续释放巨大内需潜力的重要推动力,更是提升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地位及全球贸易制度性话语权的重要条件。 

  一、我国服务贸易较快发展的突出特点 

  当前,全球服务贸易发展与我国服务型消费需求增长相交汇,由此释放我国巨大的服务贸易增长潜力。这一潜力的释放,不仅促进我国服务贸易持续较快发展,而且推进新一轮经济全球化进程。 

  1.服务贸易已成为我国对外贸易的重点。2012-2016年,我国服务贸易年均增速9.6%(以人民币计价),高于同期货物贸易9.7个百分点,高于同期GDP增速2.4个百分点,服务贸易已成为我国外贸平稳发展以及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2.新兴服务贸易正逐步成为我国服务贸易增长的新亮点。2012-2016年,我国新兴服务贸易保持快速增长。2016年,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贸易额达到381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76%。新兴服务贸易快速发展不仅促进我国外贸结构的持续优化,而且有利推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 

  3.我国服务贸易全球网络不断拓展。目前,我国已与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服务贸易往来,与德国、澳大利亚、英国等8个国家建立了服务贸易合作促进机制。国际服务外包业务的发包国家或地区达201个,比2012年增加12个。未来,随着“一带一路”、上合组织等多边合作平台的不断推进,我国服务贸易网络将进一步拓展。 

  4.我国服务贸易具有巨大增长潜力。无论是消费结构升级还是产业结构升级,都蕴藏着对服务贸易的巨大需求。估计到2020年,我国的服务贸易总额将达到1万亿美元以上,占全球服务贸易的比重将由2016年的7%提升到10%左右。到2030年,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服务进口国,占全球服务进口总额的13.4%,约为目前的3倍,领先于美国(7.7%)和德国(5.8%)。 

  二、我国服务贸易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矛盾 

  总的看,我国虽然是服务贸易大国,但还不是服务贸易强国。服务贸易竞争力不强、结构不优、区域分布不合理等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比较突出。 

  1.服务贸易规模相对较小。按新口径最新统计,2016年我国服务贸易总额达到43726.6亿元,世界排名上升至第2位。但仅占外贸总额的15.1%(原统计数字为18%),低于世界平均水平8.6个百分点。 

  2.服务贸易逆差扩大。2010-2016年,我国服务贸易逆差从149亿美元增长到2409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占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也由4%快速上升至37% 

  3.服务贸易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总体而言,我国传统服务贸易占比仍然相对较高。2016年,运输、旅行、建筑等传统三大服务贸易总额占服务贸易总额的76.3%;金融、保险、知识产权、技术、电信、计算机和通讯等技术含量相对较高的服务贸易额仅占服务贸易总额的19.1% 

  4.服务贸易的区域分布不平衡。我国服务贸易呈现出东强西弱格局。2016年,我国中西部地区服务贸易额仅占全国服务贸易总额的17%。全国服务贸易规模前五大省市均位于东部沿海地区。 

  三、我国发展服务贸易的重大任务 

  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与国内经济转型形成历史交汇的大背景下,加快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形成自由贸易的制度安排,不仅牵动转型和改革全局,更是我国实现全面开放新格局、进一步提升全球经济治理地位及全球贸易制度性话语权的重要条件。 

  1.以服务贸易推进经济转型升级进程。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例。目前,我国中低端制造品产能过剩、高附加值产品供给不足、增值率不高等是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表现。例如,我国工业增加值率仅为23%左右,与发达国家的35%40%的平均水平仍有较大差距。从趋势看,研发、设计、维修、护理等服务成为制造业增值的主要环节。例如,作为农产品和制成品出口国的荷兰,服务价值占其总出口价值的70%。未来几年,要充分利用生产性服务贸易蕴含的巨大“外溢效应”,在国际市场竞争与合作中不断提升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质量,推动我国制造业由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 

  2.以服务贸易优化服务业发展环境。服务贸易逆差不仅是消费的数额和价差问题,而且有我国服务型消费产品供给质量不高、供给环境不优等深层次原因。例如,2016年,我国海外就医花费总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未来,适应我国居民服务型消费需求快速增长大趋势,通过服务贸易的快速发展,逐步在服务业领域建立起与国际发达国家相对接的行业规范和标准,提升国内服务业发展质量和服务水准,提振消费者对国内消费市场的信任度,让更多的消费留在国内。 

  3.以服务贸易推动全球自由贸易进程。在经济全球化新的大背景下,全球贸易发展的主要障碍已不是货物贸易领域内的关税,而是服务贸易与投资领域内的监管、非关税壁垒以及市场的开放度。服务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全球自由贸易进程。例如,中欧投资协定(BIT)谈判的核心问题是服务业市场准入,最大难点也是在交通、通讯、医疗、物流和商业服务等服务业领域对等的市场准入问题。服务贸易的较快发展将直接促进国内服务业市场开放,由此成为促进全球经济再平衡的重要动力。 

  4.以服务贸易为抓手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适应全球自由贸易的新趋势,通过积极参与双边、多边和区域服务贸易规则制定,主动提出符合我国及新兴市场国家经济转型需要和全球自由贸易发展趋势的新议题,主动推进全球贸易投资规则重构,实现我国由贸易规则的跟随者向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新贸易规则的引领者转变。 

  四、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 

  在经济全球化新变局下,我国实行自由贸易战略,重点在服务贸易,难点在国内,国内的难点在服务业市场开放;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难点在理念、在政策体制。加快服务贸易与服务业市场开放的融合,是我国推进开放转型的关键。 

  1.扩大服务业市场开放。十九大报告提出“大幅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扩大服务业市场开放,不仅不会造成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失控,反而会实现我国服务业与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例如,依托巨大的国内市场与政府包容性监管政策,我国电商交易额由10年前不到全球总额的1%,发展到目前的40%,已超过英、美、日、法、德五国的总和。 

  按照十九大报告要求,扩大服务业市场开放。 

  1)以破除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为重点实现服务业市场准入的重大突破。 

  2)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制度,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实现内外资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3)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的相关政策调整,如尽快实现服务业与工业、服务业体制内外企业政策待遇平等。 

  2.推进“一带一路”产能合作与服务贸易开放融合的进程。总的看,以金融业为重点的服务业企业“走出去”滞后于实体企业“走出去”步伐,也滞后于产能合作的实际需求。2016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服务贸易额占其贸易总额的比重仅为11.4%。为此,在深化产能合作的同时,要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构建“一带一路”自贸区网络。 

  3.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国内自贸区转型。这几年,国内自贸区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改革取得重要进展。目前的突出矛盾是,负面清单的95项中仍有70项针对服务贸易。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新形势,自贸区需要在服务贸易发展和服务业市场开放上发挥先行先试的重要作用。例如,大幅缩减负面清单,争取到2020年把服务业负面清单压缩到40项以内。 

  4.探索开展服务业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从不同地区的特定优势出发,建议支持具备条件的地区率先实行旅游、健康、医疗、文化、职业教育等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走出一条开放转型的新路子。如果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能尽快在一些地区落地,其对服务贸易创新的影响和带动效应将相当可观。 

  5.加快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是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务实选择。不仅有利于拓展港澳发展,加快广东经济转型升级,而且对促进和服务于“一国两制”将产生重要影响。当前,重要的是尽快实现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的体制机制的实质性突破。这不仅对我国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将提供有益探索,也将为港澳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提供重要平台。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中国服务贸易协会主办的第十届中国服务贸易年会上的演讲,20171124,广东佛山。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