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及其司法体制改革

  时间:2019-04-30

  高度自由、高度便利、高度法治是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基本要求。其中,高度法治不仅是基本要求,而且是重要保障。为此,我们需要深入研究、积极探索与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相适应的司法体制改革。

  推动泛南海经济合作进程及其司法体制改革

  “把海南打造成为我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这是中央决定建立海南自由贸易港的重大战略目标,是中央赋予海南的新的重大历史使命,是海南实现海洋强省的历史性机遇。

  与31年前相比,当前加快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进程,不仅要让海南“更好发展起来”,更要在内外环境明显变化的背景下,充分发挥海南地处太平洋和印度洋要冲的独特区位和地理优势,利用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契机,努力将海南打造成为我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战略支点。

  海南要实现海洋经济发展的重要突破,要着力提高海洋经济效益。海南的海洋面积占全国的三分之二,但2017年海南省海洋生产总值仅为浙江的16.6%、山东的8.5%、广东的7.0%;海南单位海岸线海洋经济密度仅为浙江的18.3%、广东和山东的14.5%。

  海南建立自由贸易港要在推进泛南海区域经济合作和海洋领域的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上发挥作用;通过扩大开放,引进外来资本与技术,加快港口、航道等基础设施建设,在提高海洋经济效益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推动海洋经济向质量效益型转变。

  初步预测,到2020年,若海南单位海岸线海洋经济密度达到浙江的50%,则海南全省海洋生产总值将超过3000亿元;若达到广东或山东的50%,则海南全省海洋生产总值将超过4000亿元。海南的海洋经济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海南还要以“泛南海旅游经济合作圈”作为“泛南海经济合作圈”的突破口。这既有牵动影响全局的作用,又有现实的可行性。例如,依托近14亿人的旅游消费大市场,以邮轮旅游为重点,以资本、人才和服务合作为纽带,积极开展旅游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加快建立泛南海岛屿旅游经济合作体,为未来形成泛南海自由贸易网络打下重要基础。

  围绕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目标,其司法改革首先要强化海事司法管辖,重点关注涉海旅游、航运船舶、海洋资源开发、海岸带开发、海洋环保、海事行政等领域纠纷,以有效的海事司法管辖为发展壮大海洋经济、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维护国家海洋权益、促进海洋区域合作营造安全有序的法治环境。

  其次,要创新海事审判工作机制。推进海上巡回审判和岛屿审判点建设;推动将涉海刑事案件纳入海事法院专门管辖;探索国际商事纠纷案件集中审判机制,探索设立涉外专门审批机构,组建涉外审批团队;探索符合海事纠纷特点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鼓励当事人尤其是境外市场主体通过仲裁、调解等非诉方式解决海商海事纠纷。

  再次,要探索建立服务泛南海旅游经济合作圈建设的司法服务机制。例如,成立涉海旅游巡回审判点,推进司法服务关口前移,将巡回审判点逐步延伸至邮轮等旅游纠纷的易发地、易发点。

  以服务贸易为主导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及其司法体制改革

  加快推进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进程,既适应我国扩大开放的大趋势,又符合海南的发展定位。司法体制改革则要为以服务贸易为主导的海南自贸港的发展提供法律保障。

  以服务贸易为主导符合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是我国开放转型的重点。当前,世界经济正在向服务型经济转型,服务业的国际化和跨国转移成为经济发展的新趋势,服务贸易已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复苏增长的新动力。

  发展服务贸易是我国扩大开放的重大任务。全球贸易结构的变化为我国形成服务贸易主导的新优势提供了重要机遇。现在重要的是推动我国高水平开放的战略布局,以开放促改革、促转型、促增长。

  从现状看,近几年海南服务贸易尽管发展较快,但仍然面临不少挑战,发展相对落后。海南服务业中相当一部分是餐饮、住宿、交通等传统服务业,金融、保险、信息等现代服务业占比较小。

  海南发展服务贸易,可以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以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为目标,加快生活服务业的发展。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应对标香港,充分开放旅游业市场,引入香港旅游消费的产业链、供应链,尽快推动琼港旅游购物服务管理和市场监管标准规范的全面对接。

  加快医疗健康市场开放进程。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的定位应是医疗创新的“硅谷”,是以干细胞等为重点的国际性科研合作基地。在此基础上,应尽快将医疗开放政策实施范围扩大到全省,使广大消费者在海南能够广泛享受到先进的医疗服务。

  加快推进教育开放。海南教育资源短缺、教育发展水平落后,这也成为制约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突出短板。建议在中央相关部委的支持下,把海南建成我国第一个教育开放岛,允许各种有资质的高水平机构来海南办学。

  大力发展航运、物流产业。与香港合作,发展多样化的船舶租赁、航运保险、航运衍生品等航运金融业务;加快建立以海南为基地的泛南海区域航运枢纽,进一步深化与泛南海沿线岛屿地区在港口、码头建设、邮轮客运等方面的合作,提升海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航运服务水平。与此同时,支持海南开辟更多国际航线。

  金融开放、数字领域的开放要有实质性突破。金融开放是海南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重中之重。如果金融开放没有大的突破,会影响和制约相关产业发展。

  此外,抓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信息通信技术深刻改变国际贸易规则的历史机遇,把握好大部分国家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的时机,制定跨境电子商务规则、法律和标准。海南有条件成为“数字经济岛”“数字服务贸易岛”。

  海南发展服务贸易对司法体制改革的需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提供司法服务和司法保障。依法加强对旅游、医疗、教育、体育、电信、互联网、文化、维修、金融、航运等重点服务业开放领域的民商事案件审理,推动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对外开放,推动海南构建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

  创建专业法庭。例如,创建海南自由贸易港“数字法庭”、知识产权法庭、金融法庭等。

  创新涉外商事案件审判方式。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合法权益,切实维护国际交易秩序。

  此外,还需要完善国际商事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仲裁制度,培育多元化法律服务市场。

  建设全域型的自由贸易港及其司法体制改革

  与国内11个自贸试验区不同,海南是在全岛3.54万平方公里范围内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与普通的国际自由贸易港不同,海南是在还有广大农村的情况下建设自由贸易港。

  从海南省情出发,要从全岛建设自贸区、自贸港的整体布局出发,优化司法资源配置,提高司法效率。

  首先,把提高资源利用效益作为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重要目标。海南土地资源、农业资源、海洋资源、生态资源是最宝贵的。但总的来说,海南的资源利用效益还相当低。从岛屿比较看,海南与台湾的土地面积差不多,但海南约2/3是平原,台湾约2/3是丘陵和山地,此外海南的地质条件也比台湾好得多。但2017年,海南每平方公里土地产出的GDP只等于台湾的11.7%。

  其次,以推进“六个统一”为重点深化“多规合一”改革。按照“全岛一个大城市”的思路,在不改变行政区划的同时,深化“多规合一”改革。在全省规划统一的基础上,加快推进土地利用统一、基础设施统一、产业布局统一、城乡发展统一、环境保护统一、社会政策统一,由此显著提升全省资源利用效益和政府行政效率,形成海南发展的整体优势。

  再次,加快城乡一体化进程,释放农村资源价值潜力。从海南的发展前景看,最大潜力和后劲在农村。海南有条件在城乡融合发展、乡村振兴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例如,率先取消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实施全省统一的居住证管理制度,实现城乡、区域人才的自由流动。

  海南建设全域型的自由贸易港对司法体制改革的需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需要积极探索与行政体制改革相适应的司法体制改革,按照优化协同高效原则,扎实推进法院内设机构改革。

  其次,要处理好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相关的案件,服务相关改革政策落地。

  再次,要加强行政审判,依法支持政府职能转变。要支持海南法院探索行政案件跨区域集中管辖,依法服务、保障行政体制改革,推动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助力政府提升治理能力。

  最后,要支持海南在建立完善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有偿使用制度等方面先行探索。

来源:新华网思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