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忠仁:加快乡镇政府职能转变 为新农村建设提供体制保障

——在“新阶段的中国农村综合改革”中国改革国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时间:2010-09-25

各位专家、学者,各位代表,对于我今天发言的题目,今天上午有些专家学者已经做了很多很好的演讲,其中提出了很多的新思路和新观点对我很有启发。我写了一篇文稿,已经收在论文集里面,就不念了,我想借这个机会谈一下在政府机关和其他场合不便于说的话。

今天上午我们湖北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宋亚平提出要用推土机推掉乡镇政府,我的观点是不仅不能推掉,而且要使乡镇政府的职能进一步强化,他的机构不仅不要降还要升格,这样才能更好的承担起新时期我们党和政府赋予他的历史使命。我讲几个理由。

第一,乡镇政府的职能转变要根据当时农村发展的情况而定。乡镇政府既是政府最基层的组织,同时又是农村最高的权力机构,在这种情况下,乡镇府的职能是根据农村的情况,发展的变化而变化的。我们知道建国初期,乡镇政府的主要职能是巩固基层政权,实行土改完了以后,就搞公社化、合作化,我们乡镇政府改成区政府了,我曾经在农村当过大队长,在乡里当过副书记,在市里也当过副书记,所以情况我还是很清楚的。后来实行了公社化以后,政社合一,以经营和发展农村经济为主,主要职能是组织生产,包括催耕催种。1978年改革以后,当时的人民公社已经很难适应形势需要了,83年以后又恢复了乡镇政府的建制,恢复以后,我们乡镇政府的主要职能58%是用来收粮,收税,做计划生育。到了今天,我们大家都知道农业税取消以后,乡镇政府重要的职能已经有新的变化了,出现了很多新情况,新问题,今天大家在发言的过程中讲了,农村的形势确实和以前不一样。第一,我们国家对农村的投入加大了;第二,农村的工作重心开始转变了;第三,财政状态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了;第四,农村的综合改革、新农村建设确实需要乡镇政府来主导,去推动。

但是要求乡镇政府承担这么多的责任,包括提供公共服务,那么农业税取消以后乡镇政府的负担是轻了还是重了?今天吃饭的时候有同志跟我交流说乡镇政府的工作非常难做,要权力没有权力,想管不能管,想干不能干,要财没有财,乡镇政府走向非常困难的境地。这种情况下,乡镇政府的职能怎么转变,我认为要依据三个有利于。第一,有利于科学发展观的落实;第二,有利于农村经济的发展;第三,有利于全面的新农村建设。乡镇政府职能再怎么转变都要做这三条。今天宋主任说把乡政府撤了上县里头管行不行,这不是没有道理,他做过县委书记,认为乡镇政府没有用,但是我觉得是需要研究的。我们国家的县和挪威的县不一样,我们国家的县是一个中层领导机构,既有决策的层次也有执行的层次,我们国家的县规模都比较大,上午挪威说最大的县有54万人口,我们的县都有一百多万人口了,这种情况下,如果把乡镇政府取消了以后,县政府难以承担我们新时期要求他承担的几个方面的职能,因为太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乡镇职能的转变应该有第二个问题要解决。我建议把目前的乡镇政府升格为副县级单位,实行计划单列,宪法赋予他的几条职能全部落实到位,有自己的财政权、规划权,可以独立行事。刚才大家说权责不统一,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强化机构的独立性和顺畅性。另外,根据行政设置,按照科学合理界定效能的原则来设定。有一些中心城镇应该进一步脱离目前县的管理,成立独立的县级机构,缩小现在县级的规模,现在我们县级规模太大,不便于管理,不便于为农村提供各种服务,不利于合理的规划农村的发展。挪威的经验很好,他们县里头只有十几个人,但是他们市镇就有400多个,这样就可以更好的发挥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

第二,也是推进民主和落实村民自治的需要。推行基层民主是历史必然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是非常需要的。大家说有些农村出现宗族的问题,有的学者说为什么上层反而没有办法推行民主,在农村可以推进,因为在农村推进没有多大的风险,农业税已经取消,这种情况下不管推荐什么人,不和政府合作你自己能搞好是你的本事,你自己能搞好了,我们何乐而不为。如果宗族势力参与,有时候族长说话比党支部书记还算数,但是族长并不是说要脱离党的领导,有些事还是要找党支部来解决,让他和政府联系起来,这没有什么问题。我感觉这对我们农村的稳定是有好处的。现在民选村委会主任,有一定的发言权,如果是能干的人选为村委会主任也是好事。

我的发言完毕,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改革论坛网"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