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锡文中国农业大学讲座: 我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时间:2017-04-08

    2017年3月27日上午,陈锡文在中国农业大学如期进行“锡文系列讲座”的第二场专题演讲:我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针对市场方面对现有土地制度改革的疑虑,他现场做了解答和回应。陈锡文从农业发展、农村改革、农民生活方面,再次重申中央关于土地制度改革的基本方针:要清醒的认识到农村土地改革对全局的重大意义,不管怎么改,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粮食产能改下去了,不能把农民利益损害了,要审慎稳妥的处理好农民与土地之间的关系”。
  我们国家有大约有66.9亿亩土地(占国土面积的47%),是属于农村集体所有的,这对于农民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也是我们国家的宝贵财富。农村土地制度是国家财产制度的基础,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更是牵动全局的改革,土地制度改革一定会引起社会各个方面利益关系的调整,土地制度哪里需要改革、怎么改革、往哪个方向改?这都是现今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当前我国农村土地制度的基本特征。第一个特征,宪法明确指出,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外,属于本集体成员所有。第一,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是有法律依据的受法律保障的,任何人不得侵犯。第二,所谓农村集体所有是本集体成员集体所有,而不是组织中的少数人所有。第二个特征,宪法明确规定,农村集体所有的以及依法使用的国有土地,实行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这一条实际上规定了中国农村的基本经营制度,土地归农村集体成员所有,经营属于农民家庭承包经营,同时也需要农村集体组织开展必要双层经营活动。第三个特征,法律规定,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组织的农户,现有法律规定承包期限30年。承包需要通过民主决策程序,公开公平承包。法律还规定了承包期限内,承包方和发包方各自的权利责任和义务。还有很多不适合家庭承包的四荒地,法律上也明确指出,这种情况可以通过公开招标、拍卖和公开协商的方式进行承包。第四个特征,符合条件的本集体成员,有权向本集体申请宅基地用于建造自用住房。农民依照法律规定,有权获得宅基地的占有和使用权。法律表述上,土地承包经营权写明,承包人享受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而宅基地使用权人享有占有和使用权。第五个特征,法律规定,集体土地所有权不受任何组织和个人侵犯。包括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占有使用权在内的一切农村用地都不能侵犯土地的集体所有权和国家的土地所有权。可转让的只能是土地的使用权。第六个特征,国家为了公共利益需要可对土地实行征收征用,并给予补偿。公共利益怎么界定?对于征用的土地要怎么补偿?补偿的标准是什么?陈锡文讲到我国现有的法律规定是按照土地的原用途补偿。我国当前土地制度的基本特征讲明白了,还要看群众的反映如何、执行情况如何等等,土地制度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审慎稳妥推进。二、当前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中大家普遍关注的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如何进一步完善农村土地的承包和经营制度。这就要求将农民经营、承包和占有使用土地的权利落到实处。从1978年开始陆续实行双包到户之后农业生产得到了极大恢复,粮食产量也直线上升,中央在其后的很多年制定了若干相关规定。1.2008年的十五届三中全会,中央发布了关于农业农村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深刻从理论上阐述了农业为何以家庭承包为主而开展生产活动。家庭经营是不以生产力的发展、不以国民的差别、不以历史的进程而发生变化的。2.本次全会还首次提出立法,要以法律手段保障农民的承包经营权。提出了稳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关系,并保持长久不变。3.十七届三中全会上,总书记提出了农村土地的三权分置。即清晰所有权、稳定承包权、放活经营权。土地流转的最大意图是让土地集中到种田人手中,实现规模经营。但是无论是农业的规模经营还是农村人口的城镇化,在时间上都要有足够的历史耐心。
  第二个问题,“三块地”的改革,即包括征地制度改革、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的改革。1.征地制度改革。首先是征地的规划问题;其次是涉及到和现有制度的碰撞和冲突;最后是农田变建设用地后增值收益怎么分配问题。
  2.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允许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相应的政府可减少对土地的征用。农村的土地属于本集体所有,而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城市占用农村土地,增加的价值部分怎么分配?
  3.宅基地改革。一是宅基地制度改革的本义是什么?农村集体组织承担本集体成员的住房保障责任。宅基地上建的房本义属于保障性住房。二是宅基地制度改革改向何方?保障性住房进入市场难以避免,怎么进?价格问题怎么规范?现行制度难以为继,改革已成必然。三是农村集体组织是否会瓦解?现在的农村自治制度和集体经济制度未来是否会改变?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第三个问题,城乡建设用地的关系问题。城市建设用地是有指标的,我们国家的规定是人均100平方米,而现在的实际占有额却达到了145平方米,这在将来我们实现70%城镇化时也是够用的。那么为什么说我们的城市建设用地还需要占用农村土地呢?那就要说到制度上的一个漏洞:特殊照顾工业企业用地。目前我国工业企业用地的平均价格不足800元/平方米,价格低廉却占用率过高,达到了25%-30%。与之相对的是企业的存活率过低,导致很大一部分的土地闲置最后奇货可居而被某些人钻了空子谋取了高额的土地利润。因此有关工业用地的制度必须改革。需要引起重视的是,农村村庄建设用地目前有14万公顷,城市建设用地才11万公顷,农民进城后闲置出了宅基地怎么办?单一的卖给城市显然是行不通的,这都是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陈锡文简历:陈锡文,1950年出生于上海市。长期从事农业经济方面的研究工作。现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2003年后,陈锡文出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成员。2016年后不再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还是第四届中国发展百人奖获得者。

来源:中农服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