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理论构思和高密实践

作者:中国经济导报驻山东记者站尹明波  时间:2019-01-19

  编者按:2018年12月13日,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常修泽在莫言的故乡——高密市会议中心,以《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理论构思与实施举措》为题,给高密市委中心学习组扩大会议作了一场专题报告。 

  常修泽教授首先畅谈了实地考察后对高密的五点印象,然后以自己多年积累的理论研究成果为基础,结合高密的实践,从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理论、地位和举措三个方面发表了独特见解,重点讲述了民营经济的作用即“从大历史跟现实的大格局看民营经济作用”,以及发展民营经济的六条实施举措(包括这些举措怎么落地、怎么落到实处)。 

  本文摘取了常修泽教授报告中的部分内容进行报道。文中所述,仅代表常修泽教授个人观点。 

   高密的五个印象 

  “这次应约到高密,一起讨论民营经济发展问题,这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满足了我这些年一直想来高密的愿望。”常修泽在报告起篇时开门见山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因为莫言先生获诺贝尔奖之后,高密成了文学界的一个关注向往之地”。常修泽说,这两天他看了高密的发展和风土人情,有所感触,短短两天的调研之后,他对高密形成五点看法、或者叫“印象”。

  ——印象一,高密市的区位与交通优势比较明显,比较优越。

  高密在山东的东部,不靠海但临近海,是近海市。“这个位置,就使我从大的格局想到我们这个市的战略地位,尤其是交通优势。”常修泽说,高密“铁、公、机”齐全、便利,有高铁,有高速公路,青岛国际机场很快就迁到胶州(称胶东机场)、离高密也就30分钟左右的路程。

  “这个优势使我想到上海边上有一个昆山。”常修泽进一步分析,昆山是县级市,中国100强领头雁之一,因为它区位优势很好,紧靠上海市,因此发展得非常快,好多台商家在上海,企业在昆山,所以昆山被号称为“大陆的小台北”。 “很多台商在那儿投资,它借助了上海这个大城市的优势来发展,我想我们高密能不能在一段时间打造成中国的第二个昆山,就像昆山一样在中国崛起。当然,这里有些差异,就是我们的青岛毕竟不是上海,它的辐射力还是不够,它还不像上海有那么大的广阔的市场和牵动作用,但这个区位优势应该是高密给我的第一印象”。

  图为常修泽教授(左)在高密调研后与市委书记杨建华同志交换意见。供图:王丽萍 

  ——印象二,高密市历史文化积淀很厚实。

  “昨天我到莫言旧居,看见墙上写着‘三贤四宝’,这是我们高密的特色。根据我个人所了解的情况,可能还要增加一些。”常修泽道,第一贤就是晏婴,春秋时期齐国的宰相,他是一个大思想家、外交家、政治家,夷维(高密)人,历史上有《晏子春秋》这本名著;第二个就是东汉的郑玄,字康成,我住的酒店在康成大街,就是以他的字命名。还有一位就是清朝的刘墉,刘罗锅,随着《宰相刘罗锅》电视剧的播出,他的名气超过了他的父亲。“其实我研究历史,对他的父亲刘统勋更看重一些,刘统勋是高密逄戈庄人。我觉得山东对刘统勋的研究还是不够,我今年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看了天津人民艺术剧院演的话剧《天下粮田》,主人公就是刘统勋,清朝著名的政治家,当过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吏部尚书、内阁大学士、翰林院掌院学士及军机大臣,然后升为宰相,他一共从政了40年,官拜宰相,一生清廉,刚正不阿,我看了天津这部刘统勋的《天下粮田》话剧很感动,后来我就研究了一下刘统勋,刘统勋应该也是我们这里的一张王牌,就是我说的‘四贤’”。

  图为常修泽教授在参观莫言先生旧居。供图:付勇 

  “再一个,就是莫言先生‘一’,‘四四一’,四贤四宝一莫言。”常修泽总结说,从历史文化来看,高密历史很悠久,“高密”俩字在战国时期就有了,后来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正式设郡县制,高密县正式设置,到今天已经是2000多年了。“我们历史文化非常之悠久,怎么挖掘?天津进京去演刘统勋,我有点失落感,我认为这应该是由山东人民艺术剧院到北京去演,山东应该拔头筹”。

  ——印象三,高密市产业基础很扎实,很雄厚。

  “尤其是像纺织这样的传统产业,机械产业,还有包括手套在内的安防产业等;以及最近几年新崛起的文旅产业,以红高粱、以莫言旧居为代表的产业。”常修泽谈到高密市产业布局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些产业还是很扎实的,产业还是相当雄厚,但是需要转型升级。

  ——印象四,高密市国际化的趋向很明显。

  常修泽直言:不要小看高密,第一个就是莫言拿了诺贝尔奖,那是国际大奖,世界级的奖,中国公民第一个拿到诺贝尔文学奖的,出自我们高密,他是我们高密土生土长的,家就在胶河之畔,胶河哺育了莫言,莫言把我们领向了世界。还有孚日集团,居2018年度进出口民营企业500强的第168位,豪迈集团居第400位。我们一个县级市有两个大的企业集团杀进了中国民营企业进出口500强,而且孚日的排位还挺高,豪迈集团也不低。这是国际化的,进口和出口,无论是文化还是经济,高密正在在走向国际化。

  ——印象五,高密市的企业家和干部队伍“过硬”。

  “通过接触几位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又找了几位企业家座谈,感到我们这边的干部和企业家素质是不错的。我昨天在豪迈座谈,谈到12点半都忘了吃饭,张恭运先生很有思想,他有很多好的理念,民营企业怎么办他有思想。”常修泽感叹道,现在中国最缺的是有思想的企业家和有思想的干部,干部和企业家不少,但有思想的不多。“在高密,我发现他们有自己的见解。张恭运先生说,‘中国要春风,不要飓风和暴风’,‘我们要改善,改善就是创新’,‘创新要宽容失败’,‘让每一个人都有自我实现的价值’,‘把企业办成每个人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等等。这些理念,给我的印象和感触是蛮深的”。

  民营经济发展的基本理论 

  切入报告主题“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理论与实际举措”时,常修泽说“我结合高密的实际讲”,做学问一定要扎实要接地气的,要结合当地的实际讲。常修泽首先介绍了报告主题的背景:2018年11月1号,中共中央召开民营经济座谈会,《人民日报》二版刊登了习近平同志在民营经济座谈会的讲话全文。常修泽认为,这个讲话很长,但最关键的是里边有两句新话,一句是“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是我们这个制度里头的一个内在的要素,而且是个要素,内在要素。这句话很厉害,它已经涉及到制度问题。中国这个制度里头有没有它?有它,而且是个要素,重要的因素;第二句是“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注意,你看《人民日报》报道的时候,特意把这一句话作为大标题——“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总书记说的“我们”是谁?是共产党,是社会主义制度。这是第一次中共中央领导人出来表态说,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共产党的自己人,社会主义制度的自己人。

  常修泽继续分析:现在中国的干部,中国社会的民众和成员,是不是理解到习近平总书记说的“是我们自己人”?一定要认识到这个程度,是我们自己人。我理解,这句话意味着民营经济跟国有经济一块构成我们国家的共同的经济基础。常修泽强调,大家要记住五个字——“共同基础论”,国有、民营都是我们国家的共同的经济基础,简单四个字就是“共同基础”。

  ——“共同基础论”: 《产权人本共进论》提出,《包容性改革论》阐述。

  常修泽从2010年开始探讨这个问题,写了两本书,第一本书是2010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产权人本共进论》,他第一次在书上明确的提出“共同基础论”,在第四页上他说“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是相得益彰、共同发展的”,首先肯定国有、民营相得益彰共同发展的,然后他写了自己的观点:“他们都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

  2013年,就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常修泽又出版了一本新书,叫《包容性改革论》。这个包容性改革论里边有一个观点,就是“民营经济发展理论和模式需要有重大突破”。突破点,他提了两个,其中第一个突破点——“共同经济基础论”,就是:一个是国有经济支撑着,另外一个是民营经济支撑着。

  常修泽介绍了他在高密的调研收获:像我们高密这个地方,现在全市税收,一年下来70%的税是来自于民营经济。高密是“7,7,8,9”:70%的税,70%的GDP,80%的创新成果,90%的就业都是民营经济贡献的。至于民营企业的个数比重那就更高了,整个高密的市场主体(包括“个体户”在内)是8万多家,其中:民营企业占了1.4万家(即企业形态的、公司形态的),国有企业是17家,99.9%以上是民营企业。就个数来说,国有企业只占1‰。“我的这个国有、民营都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经济基础”观点,八年前提出来,五年前系统的论证。真正意义上说,与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很贴近,都是我们自己人”。

  ——保护产权,保护企业家,先后两篇内部研究报告。

  “理论推演就要落到实处。”常修泽说,2016、2017年他就作了两项探索,就是探索“两个保护”。

  第一个是保护产权。常修泽指出:既然认为“国有民营都是共和国的亲儿子”,而现在国有产权这边,虽然现实中也有国有资产流失现象,但总的来讲,国家对国有资产是盯得很紧的,侵害国有产权的事也有,但是比较起来不如侵害民营企业的多,侵害民营企业产权的事儿的确不少。我2016年的8月应有关部门之约写了一个关于“保护产权”的内部研究报告,上报给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同时还有别的学者也提了报告。“国家发改委起草了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文件,上报给决策层面。”常修泽说。

  2016年的11月11日,《人民日报》 “大家手笔”专栏发表了常修泽一篇文章:《以公平为核心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以公平作为核心,就是不论国有、民营,公有产权,私有产权(包括外资在华产权),都应以公平为核心,都一律保护。《人民日报》这篇文章发了以后产生一定影响。他在文章中指出:产权保护不好,主要的原因不是私权力,而是公权力。 后来2016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名发布了《完善产权保护制度》这么一个文件,当天晚上央视邀请常修泽在新闻联播节目讲解了这个文件。

  第二个是保护企业家。常修泽说,2017年1月10日,他写了第二篇内部研究报告《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七条意见》上报国家有关方面。为什么要写这个内部研究报告?常修泽解释道:外部原因是国家发改委提出要提供研究报告,内部原因是因为有个情况深深的刺激了我,就是看了2016年美国财政年度(2015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美国政府一共对外发出投资移民签证9974张,其中中国的投资移民占7515张,比重75.35%。这个数我看了以后,心不好受。这是不可忘却的数字。这么多民营企业投资商为什么走?原因我列了多条,例如有环境问题,孩子念书问题,社保问题等等,原因很多,但是有一条不能排除:他心神不定,信心不足,没有吃“定心丸”,心里不踏实啊。山东这边还少,广东、福建等比较严重。基于这种客观情况,必须保护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

  2017年7月3日,《人民日报》也在《大家手笔》刊登常修泽报告的要点——题为《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到了当年9月25日,中共十九大开幕前,为了营造良好的氛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了关于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文件,让大家安下心来。四天以后,新华社的《经济参考报》用了几乎一版的篇幅,把常修泽这篇内部报告公开。编者按语写道:“为了帮助大家理解中共中央、国务院这个文件,特把常教授报告发表”,并且给这个内部报告加了一个更有气势的题目,叫《中国当代企业家肩负着历史的重任》。

  常修泽强调,对民营经济要“双保护”——保护产权,保护企业家。

  ——《所有制改革与创新》提出“两朵花”理论。

  2017 年,常修泽等著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新论》出版,他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要“防止侵吞民营经济”,因为现在发展混合所有制可能存在被人利用的问题,有人借混改之机搞新的“公私合营运动”。这是要防止的。

  2018年,常修泽等著的《所有制改革与创新——中国所有制结构改革40年》由广东经济出版社出版,并列入“复兴之路”丛书)。他在这本书中提出“两朵花”理论,即玫瑰花、紫罗兰国各有芳香,国有民营都是香花,各有各的味道。常修泽介绍说:2018年12月5日,《人民日报》理论版发表了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先生评论这本书的书评,他认为这是一本好书。书评用了三个标题,第一个“叙事客观”,因为写40年的事必须客观,常修泽说“历史不能只露半边脸”;第二个 “基调理性”,不偏激;第三个“观点新颖”。

  ——坚决贯彻中共中央召开的民营经济座谈会精神。

  常修泽分析:2018年1月,“消灭私有制” 一文引起舆论界的轩然大波;9月份又有人提出“民营经济离场论”;此外,还有 “新公私合营论”等。在这种背景下,民营企业“慌了神”,民营企业家信心不足,加之经济又下行,于是中共中央决定召开民营经济座谈会,习总书记亲自出来讲话,强调“民营经济是我们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给大伙吃了“定心丸”。

  常修泽认为:习总书记说的话有深刻的背景和根源,它不是一个无关痛痒的事,2018年围绕着民营经济问题有一场激烈的争论:究竟是不是我们自己人?究竟是不是共和国的“亲儿子”?习总书记代表中共中央来表态、来讲话,而且要求各省各市各地以及各个单位都要统一到这个思想上来。“大家需要记住两句话,就是‘民营经济是我们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民营经济的地位与作用 

  常修泽坦言,民营经济的地位与作用,要从大历史观和现实大格局来看,先看历史、再讲现实。

  ——从大历史观看民营经济“共同基础论”。

  首先,从大历史观看民营经济共同基础论。常修泽说:我先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纲领说起。1949年,毛泽东同志和周恩来同志主持制定了一个全国政协的《共同纲领》。关于建国以后中国是一种什么样的经济成分,什么样的经济所有制结构,《共同纲领》写的明明白白:国营经济、合作社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个体经济和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将构成新中国经济的几种主要形式。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民营经济发展新纪元,特别是邓小平南巡以后带来一个春天,新世纪以后搞了《物权法》。尤其是提请大家注意关注。

  ——当前国有经济、民营经济基本格局分析。

  民营经济是什么格局?整个中国是个什么样的态势?常修泽建议大家要好好地学习习近平同志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常修泽概括道:习近平同志简单归纳后就是“五、六、七、八、九”,具体就是:中国的税收50%以上是来自民营企业;GDP60%是来自民营企业;技术创新的成果70%以上是来自民营企业;城镇劳动就业80%以上是来自民营企业;市场主体的数量90%以上是民营企业。截至2017年末,全国民营企业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这就是改革开放40年,今天所达到的格局水平,民营经济已经超过了半壁江山。”常修泽以高密为例,分析道:高密市比全国的数字还要高,税收占70%以上,70%以上的GDP,80%以上的创业成果,90%以上的就业,99.9%的主体数量,都在民营这边。“所以,只要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应该从这里面得出新的看法,要接地气,要面对中国的现实情况,不能说空话”。

  图为常修泽教授(右)在中国民营企业出口500强豪迈集团考察新型装备制造产品。供图:张恭运 

  “站在山东省角度,新旧动能转换,山东需要‘大四新’,即‘新体制、新供给、新组合、新主体’。”常修泽认为:第一个就是新体制。山东的问题,第一位的不是产业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第二个把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打包成“新供给”;第三个新要素组合,资本、土地、劳动力、管理和技术五个叫要素实行一种新的组合;第四个新主体,新旧动能转换,要靠企业家,靠技术创新人员。“我昨天见了咱们高密的星宇手套公司老总周星宇同志,家族企业,现在有好几千元员工了,盖了那个星宇嘉园挺好,关心职工生活,通过房产把大伙拴住。我说你再用股权把大伙拴住,家族企业要升级了,建议向新的产权制度迈进。”

  民营经济发展的六大举措 

  “最后,我来讲一下民营经济怎么发展?实际举措,或者用老百姓的话,就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讲的这些怎么落地?”常修泽提示说,这是今天报告的重点,“因为最后你说一千道一万,它是共同基础,它是亲儿子,你就真的要把这个理论落到地上”。

  ——减轻企业税费负担。

  常修泽的观点是:习近平同志报告里也讲了,减轻企业的税费负担,先把民营经济的负担减轻,负担太重。跟国有经济相比,当然国有企业这边负担也不轻(“历史遗留包袱”),是不是?但是相比之下民营经济的负担更重一些。所以,要“实质性的降低企业的负担”,要加大减税、降费的力度,推进增值税等实质性的减税。

  ——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在常修泽看来,民营经济发展第二个呼声比较强的,就民营企业的资金问题。简单说,就是“融资难融资贵”这六个字,特别是融资难的问题。金融机构“要向中小企业迈进”。

  常修泽介绍了他在高密的调研情况:高密这边有15家银行,工、农、中、建、交,这五个大银行的分支机构都有,这是国有大银行。邮政储蓄,这是第六家。然后我们高密自己还有两家银行,一个就是高密农商行,我们自己的,这是属于地方的中小银行,还有一个惠民银行,也算是地方的。另外,还有几家其他的股份制的银行等等,一共15家银行。我们现在向15家银行的存贷款,存贷比是85%,挺好,说明我们这个地方的企业需求较旺。2018年新增贷款70个亿,民营企业18亿,占比25.71%,这个基本上和全国差不太多,还需要进一步的提高。

  常修泽感叹:民营经济发展不但贷款难,而且还有一个贵。银行有指标考核不良贷款率,所以希望借款的企业能够及时的到点归还,不要形成不良贷款;从企业的角度来讲,我们确实要守诚信,另外银行也要扶持,按照习近平同志的指示一定要扶持,因为你现在比重很不够,两边努力。“我这次调研中发现一个好的东西,我们高密被有关方面评为中国金融生态环境示范市。”常修泽对高密市获得的这个荣誉大加赞赏。他说:这个我觉得含金量很高,金融的生态环境怎么样?是个示范性的城市,高密市不良贷款率是1%,是个好现象。

  常修泽还建议:也可以考虑从资本市场谋取资金,也是一条渠道,银行贷款叫间接融资,上市是直接融资。

  ——营造公平竞争环境。

  常修泽认为,公平不公平,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判断:第一个就是市场准入,是不是“公平竞争”首先是看市场准入。还有就是审批许可、经营运行、招投标、军民融合,等等。

  常修泽强调,为民营企业打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必须放宽市场准入,实行两个“凡是”:凡是法律法规未明确禁入的行业和领域都应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凡是我国政府已向外资开放或承诺开放的领域都应该向国内民间资本开放。

  常修泽指出:中国的改革有两种模式,两个来源。一个是内源性的改革。为什么改革?安徽省小岗村的农民饿肚子吃不饱饭,吃不饱饭,然后18个农民在屋里开会,写契约,说咱们把地分了,包产到户,如果被抓监的话,剩下的怎么养他老婆孩子,得把孩子养到18岁,18户农民一家家的摁手印,谁让他摁手印,谁让他改革的?饿肚子,要吃饭,这叫内源性,不是上级领导逼着改革,自己就有这种内生的这个动力,这就是内源性改革。第二个叫外源性改革,这个源头不在内部,在外边。你入了世,你参与了经济全球化,你要按照这个国际游戏规则来玩,现在规则要求你一视同仁,这玩法是公平竞争。所以现在就出了一个词叫做竞争中性论,就一定要公平竞争,但我们有些领域不让民营资本进来,或者设门槛。说透了,外源性改革就是倒逼性改革,外源性等于倒逼,就是说逼着你得改。你不改,人家捏着你脖子也得改。“中国必须改革,由外源性倒逼转化成内源性变革,刀刃向里,向着我们自己开刀。现在有没有这个气魄?标志着中国下一步能不能上这个台阶去。还有,‘僵尸企业’要处理,不能够再让它存在。”

  ——完善政策执行方式。

  常修泽解释:完善政策执行方式,就是说,现在国家有很多好政策,但是执行政策的时候,方式不完善。比如你去产能,是有政策的,去杠杆也是有政策的。但是在对各类所有制企业执行的时候,应该用同样的标准,不能带着有色的眼镜来落实中央的政策。

  “我用了大半年时间写了一篇文章叫做《中国改革40年若干规律性问题认识》,提了四条规律性问题认识。”常修泽说,第一条,一个根本。一个根本是什么?就把人的发展作为整个改革的根本,要紧紧抓住这个根本。里边提到中共“十五大”第一次提出尊重并保护人权,而且写入宪法,这是我们40年思想的一个重大的突破;第二条,两相结合,社会主义一定要跟市场经济结合。过去这40年,我认为中国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方向是对的,但版本是低的。方向为什么对?我们中国要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走,但是我们还不是一个2.0版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今后,中国要向2.0版提升,可以叫“高标准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可以叫“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可以叫“高质量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第三个规律,就是构建“天地人生命共同体”,天、地、人之间要搞成一个生命的共同体;第四,就是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一个“特”字,一个“共”字,这俩要交融,要包容,建立一个特共一体的新体制。

  ——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

  谈到政商关系,常修泽语重心长:今天在座的有市政府、镇街各级领导,还有政府各个部门领导,属于政商关系的当事方。这个中央文件里讲的很多了,政商关系,一个要亲,一个也清。

  常修泽说:“亲”、“清”之外,我也提俩字“辅”、“扶”。“辅”,大家一定要琢磨好这个字,这个字里有学问,要辅不要主,作为政府千万不要主,你不要主导企业,你放手让他们去干;“扶”,要扶持他们,不要袖手旁观。围绕“辅”“扶”,我这里提八个字,这是浙江总结的八字经验——“不叫不到,随叫随到” 。首先,“不叫不到”。企业不叫你,您别去。千万不要搞那些形式主义的视察啊、考察啊,他干的好好的,你视察个啥?干扰嘛。对企业不要干预人家,我们现在的管理方式依然是“政府主导型”,这个不好;第二个,“随叫随到”。企业有什么问题,尽力帮着解决。因为我们是公仆,我们政府是人民的公仆,我们是仆人,人民是主人,随叫随到,解决问题。不叫不到,随叫随到,这样处理政府跟企业的关系,大家看如何?

  ——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

  常修泽指出:中共“十九大”提出,在人的发展问题上,要记住三个权:一个是人身权,一个是财产权,一个是人的尊严、自尊,叫人格权。下一步,国家将采取有力的措施来保护企业家的人身安全和财产的安全。历史上的一些不规范的行为,应该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同时,要处理一批侵害企业家产权的冤假错案。

  在报告结束时,常修泽颇有感慨:今天来到我们高密,很亲切,跟回到家一样,咱们就像是集体在一起谈心,推心置腹的谈。“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历史时刻,我们自己要改革,要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所以,今天这个报告会,我觉得很有意义;我自己从调研当中,也得到了很多思想的营养。

中国经济导报驻山东记者站尹明波 报道。

来源:专家供稿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