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应碧:如何解决粮食问题

  时间:2011-10-10

  粮食问题就是个吃饭的问题,中国十三亿人口,什么时候吃饭问题都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中国人的消费以实物为主,确保粮食安全始终是经济工作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所谓粮食安全至少有三条要求,一是有充足的粮源,要保证市场的供求平衡二是有发达的流通,能够把粮食运到需要的任何一个地方,每个地方都能够买到粮食;三是价格合理,生产者愿意生产,消费者买得起。很

  显然,粮食问题涉及生产交换流通微观宏观各个方面。我今天重点讲三个问题:第一关于粮食安全状况,目前粮食安全状况突出问题是供求关系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主要表现是粮食库存下降过快过多,从1996年到1999年我国粮食生产连续四年丰收其中三年超过1万亿斤,在产大于销国家坚持按保护价敞开收购,建立了数量可观的粮食储备最高的时候有5千三百多亿斤,从2000年以后又连续四年减产,粮食库存逐年下降,特别是去年一下子减少五百多亿斤,产量降到8600多亿斤的低点,人均粮食占有量从1996年824斤降到去年的667斤相当于1975年的人均水平,当年的粮食供求缺口超过1千亿斤,现在从我们国家的粮食库存来看今年尽管有超过1千亿斤的供需缺口但是还是可以通过库存来保证国内粮食的供求平衡但是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继续保持这么大的产需缺口到明年乃至后年将不再是产需缺口而是较大的供求缺口。粮食生产由季节性粮食再大幅减产后恢复需要有一个滞后期一般要两年的时间,所以最近国务院提出今年一定要确保粮食生产有明显的回升并且相应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召开了专门的会议,我认为是非常必要和及时地。如果等到明后年供求出现拐点之后再来抓,就来不及了。今年粮食生产明显回升的目标如果能够实现就可以有效地避免明后年粮食出现大的拐点,就能够变被动为主动,粮食供求关系的变化已经开始反映到市场粮价上,最近几个月我国粮食价格出现了两次较大幅度的增长,一次是从去年10月下旬以后由于国际大豆价格上涨引发国内小麦和面粉价格大幅度上涨,二是今年二月下旬以后由于江浙地区大米价格上涨引发全国大米价格上涨,现在开始平抑下去了,今年三月下旬和去年相比粮食小麦玉米大米平均价格大体上升了5%左右,并且还有继续上升的可能性,现在价格上涨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是过去几年我国粮食价格长期低迷合理回升,对于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刺激粮食生产有好处,现在的粮价水平还没有达到96年的水平这说明还有一定的合理的上涨空间,但是问题是绝对不能出现大的波动,急剧波动,绝对不能出现粮价暴涨的局面,按理说,今年粮食供求能够保证平衡,没有粮价暴涨的理由,但实际并不这样,现在看,尽管市场供求平衡,或者说能够保持平衡,但粮价还有暴涨的可能,而且可能性还很大。

  从粮源上看,虽然总量上平衡,但是有布局和品种结构的问题,我们现有的粮食库存主要放在产区,70%以上都在产区,销区的库存相当薄弱。我们现在库存中玉米比较多,大米有点缺少,而且是放在黑龙江,如果调运这些方面出现问题,哪一个地方供应出现中断,局部的抢购可能引发全面的爆炸。比方说,刚才我讲了,这个江浙二月下旬以后大米价格上涨引发了全国的大米价格上涨,昨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价格上涨是怎么引起的,是因为有个超市进口了大量的泰国大米,赔卖,降价销售,很多人排队去买,以便宜的价格买好的米,旁边人看到以为是缺米了,大家排队买米,就抢起来了,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从市场看,我们存在着市场体系和调控体系不健全不完善的问题,特别是市场体系很不健全,批发市场,期货市场,都不完善,现在我们的粮食交易,大量是袖头交易,没有规范的批发市场,郑州的批发市场可以说相当规范,但是进去的人不多,我们发现很多奇怪现象,买粮食宁愿去招待所谈而不去市场,可能是市场没有回扣,公开了就不愿意。期货市场,我们郑州的粮食期货市场,整顿规范得非常好,但是有个认识问题,中国的期货始终发达不起来,这是后话,以后在细讲。由于市场体系不健全,调控体系不完善,现在在粮食市场上价格新后放大机制的作用力非常强大,所以调控不好也有可能引发价格暴涨,

  在目前,投资增长很快,每天价格全面趋紧,经济的许多方面绷得比较紧的情况下,如果出现粮食价格的暴涨,很可能引发全面的通货膨胀,88年是如此,特别是93年更是如此,每次的通货膨胀基本上都由粮食引发,因此每次都把通货膨胀责任推到粮食上,这很不公平。注意通货膨胀或全面通货膨胀的条件,当然粮食供求可能起了一个引发的作用,所以,如何控制粮价暴涨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事实上,现在已经有一些不法粮商在开始囤积粮食,去年我们国家粮食库存减少1200多个亿,因为去年减产的产需结构是表现在今年的,我估计其中一部分至少并没有进入消费市场,而是进了他们的仓库,是仓库搬家,实际上许多粮商就是过去粮食企业的职工。同时,个别地方现在又开始了地区封锁的苗头,就是粮食出这个地方要经过审批,这是非常危险的,有封锁必有抢购,封锁抢购相互博弈,必然引发粮价暴涨,几乎每次粮价暴涨都是这样引发的。88年的时候,全国缺20多亿斤大米,让广东进口,广东说不用,就在国内买,买的价格高,但是江西,湖北,湖南等产区却不卖,稻谷卖到8毛钱一斤,结果广东进口10亿斤大米,刚到了2亿斤还没卖,价格就降到3毛多钱一斤。我国主产区总是有这个毛病,总是想发大财,结果就吃了个大亏,还给价格造成了大的波动,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好粮食的调运和组织工作,做好市场的管理和调控工作,防止可能出现的粮价暴涨的局面,这是我们当前粮食工作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对最近的粮食减产怎么看,恐怕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我的看法是,这有它的必然性和合理性,至少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粮食很重要,但并非多多益善。在粮食连续4年丰收,库存压力很大,市场价格持续底落的情况下,主动调节粮食生产和粮食库存,调整农业结构,增加农民收入,这无论对国家还是对农民都是有利的。试想一下,如果这几年不是减产,继续保持在亿万亿斤的水平上,那是个什么结果?别的不说,就财政就受不了。这几年,我们建立这么大的库存,花了多少钱实在是说不出来,简单说,大体上累计支付的粮食风险基金,第二就是粮食挂账亏损,第三是粮食企业转制的补贴,还有潜亏,一共五千个亿人民币,当然因为现在粮价上涨了,库存的粮食潜亏少了,但是不会低于三千个亿。如果这几年继续上涨,继续丰收,恐怕财政就要拖垮了,所以我觉得这几年粮食主动减产调整结构是必要的,当然在结构调整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粮食播种面积过多,二个是非农占地过多,许多地方出现强迫农民压粮扩经,总体上这几年粮食主动减产有活力性,粮食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开始要高度重视粮食,今年要确保粮食生产有一个明显的回升,这是应当的,但是也不能人为地恐慌,也不能太紧张,好像不得了了。今年我们有库存可挖,我们能保证中国人有饭吃,那么从现在农村反馈上来的情况看,因为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大部分农民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种粮食的积极性开始提高了,其实看农民的积极性怎么样啊,只要一条,他是撂荒土地还是抢出来承包土地,现在农民又要开始争着包地了,前几年不要种地转包给别人,有些地方搞什么返租倒包,而且还有农民不干呢,种子给补贴,农业税上,黑龙江吉林市免的,其他好多省是降低3个百分点,像黑龙江吉林一亩地能挣到二百多块钱,加上价格一提高,农民的积极性就起来了。中国毕竟农民多啊,城里人就这么四亿左右,城里人的口粮消费是越来越少,大体上是六七百个亿,农民积极性一起来啊,城里人的粮食供应没问题,所以我估计明年不会有什么大波动,但是不重视不行,所以我觉得又要重视但又不能太紧张,真正要出问题是什么时候,不是现在,是将来,就是从长远看我们国家的粮食的供求形势那会越来越严峻,道理很简单,就是有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人口越来越多,土地越来越少,根据预测,我们国家的人口到2020年是15亿,2030年达到16亿,高峰期,然后开始下降,按人均800斤计算是12800亿斤粮食,我们现在的生产能力是10000亿,但是实际上这几年加上乱占耕地等,也就是9600亿,那就是我们还要增加400亿的生产能力,那就难了,因为粮食生产最简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扩大生产面积,而我们没有办法扩大耕地面积,反而还要减少,只有靠提高单产,这个难度就大了。我们在八十年代,登上一个台阶,从6000亿到8000亿,九十年代又登了一个台阶,从8000亿到了10000亿,但是费了好大的劲,所以说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粮食供求问题,粮食安全问题,形势是不容乐观的,我们要高度重视。

  第二个问题就是粮食安全的基本方针,或者叫粮食安全战略,对于解决我们国家粮食方针,中央一直都是很明确的,就是“基本自给”,中央领导的讲话,中央的文件,每一次具体表述上可能有一些细微的差别,但是基本就是一条——基本自给,有时说“自给”,为什么确定一个基本自给方针,从一些专家的讨论的意见上看,主要是出于三个考虑,介绍如下:

  第一就是人口众多,因为我们国家人口多,粮食消费量占世界1/5多,现在世界粮食富余量是2.2亿吨,全部给我们还不够我们半年的消费,因此有人说中国粮食出问题了谁都帮不了忙,所以我们必须自给;第二就是特殊商品,粮食是商品,但事是特殊商品,甚至是一个战略物资,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不能端在别人的手上,不能让人家卡脖子,让别人给考虑;第三就是大国效应,中国不能到国际市场上去买粮食,否则必然把国际粮价给带起来了,中国一买马上国际上就涨,国际粮价一涨,一些发展中国家就着急了,像古巴就没钱买了,这也是战略大局考虑,所以我们要坚持基本自给的方针。

  这些是主流意见,但是也有不同意见,也有一种意见认为不应该搞自给,中国人多地少,粮食是土地密集型产品,要土地多,而恰恰中国土地资源需缺,所以中国应该发展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来换取粮食,所谓“大进大出”的方针,像经济作物是劳动密集型的作物,高价值的,比如出口一亩蘑菇,可以顶十亩大米,至少六亩,所以主张大进大出,他们认为进口粮食就等于进口土地,因为我们土地少,出口高价值产品就等于出口劳动力,因为我们劳动力多嘛,就是比较优势的原则,同时还对这3条考虑提出异议,认为现在世界粮源非常充裕,能力很大,南、北美洲,澳大利亚,粮食潜力很大,主要是没有市场,如果我们去买他们就生产出来了;还有人说,之所以这个中国到国际市场上买粮食会把粮价提起来是因为采购方式不对,我们是采取突击采购的方式,大批量集中采购的方式,长期稳定的鼓动性,如果改变这个方式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还有人说,除了尖端技术尖端武器以外,一般商品的贸易都是买得卡卖的,没有卖的卡买的。

  我赞成基本自给方针的,应该说主张大进大出也不无道理,但是这种意见呢,附着来一个基本的情况,就是发展高价值劳动农产品出口并非易事,它对农产品的要求很高,技术比例越来越重,高价值农产品尤甚,何况这种高价值农产品市场也是有限度的,我们现在粮食播种面积占整个播种面积的64%,我们现在90%以上的农夫多多少少都在播种粮食,农夫中依靠粮食收入为主的占62%,如果这么多地不种粮食,那种什么?不种粮食,那么多农民的收入问题怎么解决?就业问题怎么解决?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这是个实际问题,所以我们还要大部分的土地种粮食,否则农民的就业问题没法安排,当然坚持基本自给不等于不参加国际贸易,品种调剂有进有出这是经常都有的,随着生产的发展,我们的粮食进口的比例估计会越来越高,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因为需求越来越大,耕地越来越少,不管进口的比例怎么提高,也不会变很多,就以万亿斤来说,10%就是千亿斤,就是两千万吨,所以我们80%就是四千万吨是自给的,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个数字会保持相当高,第二个问题就讲到这里,就是基本方针。

  第三个问题就是提高粮食的中国生产能力,既然我们确定了基本自给的方针,那就要不断提高粮食的生产能力,粮食生产取决于很多因素,综合因素主要有三个:第一个是耕地,这是基础,没有地就种不了粮食;第二个是条件,化肥,种子,农药,水利,机械等内部条件,市场等外部条件;第三个是价格,这个涉及农民的积极性,也决定粮食的产量,除此以外,还有自然条件,气候问题,这是人所不能控制的。

  在这些诸多因素当中,我觉得最难的是两个,首先是耕地,耕地越来越少怎么办,随着经济的发展,工业化城市化的推进,耕地总是要占的,现在的问题是占得太多,而且很多是乱占的,这几年究竟占了多少地,谁也说不清楚,据说光大大小小的园区就有5千多个,面积相当于一个台湾省,这么占下去怎么办,中国的土地资源是最需缺的,而且是没法进口的,我们有个需缺资源,一个是耕地,一个是水,这都不能进口,但是我们却还乱占,说到底就是地方政府有一个“以地生财”的机制,将近3千个土地资源的储量金,这块肥肉谁都想吃,一直说要改这个土地增长制度,一直到现在认识还统一不起来,就是不想放弃这块肥肉!另一个难点是价格,或者总粮食的效益,为什么不讲条件,条件是个投入问题,现在我们两万多亿的财政,完全有条件增加农业的投入,现在投入不足,我看是没有逼到那个分上,价格就是关系农民的积极性,粮食是由农民生产的,我们搞研究的只不过是敲个边鼓,最终还是要靠农民去生产,农民的积极性是对粮食生产的发展是有决定性的,农民的态度是怎么样呢,自给的部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有积极性,不仅要做好,还要种没有污染的,商品部分就不同了,还要看价格,如果价格好就积极,多投入,精心耕种,产量就高;如果价格不行就应付式耕作,有些甚至抛荒;有的说土地制度不对了,还不是因为价格不对头,现在价格上去了一点,再加上扶植政策一出台,农民的积极性又高了,问题在于我们很难满足农民的价格要求,我们很难把粮食的效益提高到某种经济作物的水平,尤其是现在市场定价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做不到,就他的比较效益总要低,价格高了消费者有意见了,所以这是个难题,现在农民种粮食是不得不种,如果他能种别的东西绝对不会种粮食,这个状态怎么办,这是影响粮食长远安全的一个大事,要解决,从发达国家来看,有两类办法:第一个是日本,把国际门槛给挡住,没有大批进口,把国内粮价憋得很高;第二个办法是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办法,有两点:一个是转移农民,减少农民,人均土地规模大了,单位粮食效益不高但是量大,但是我们做不到这点,就业问题无法解决;第二个是搞补贴,加大对农业的补贴,发达国家对农业的补贴数量是很大的,2001年发达国家农业补贴是3270亿美元,日本农业产值是730美元,补贴是560亿美元。发达国家的农业的补贴有三种方式:一个就是生产上,搞农田基本建设啊,搞机械啊,推进农田现代化,降低农业成本,当产品供求关系变化以后,他开始实行价格补贴,现在又开始搞收入补贴,就是直接补贴给农夫。我们国家的农业补贴是300亿美元,现在看着3种补贴我们都要,都得搞,既要补贴生产,农业机械化的补贴啊,增加农田水利的投入啊,也要搞价格补贴,我们最近化肥涨价厉害,就给点补贴,种子给点补贴,同时今年又开始搞直接补贴,就是从粮食风险基金中拿出100个亿直接给农民,看来除了补贴以外好像没有办法来解决这问题,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就是增加农业投入,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同时来实行保护价的收购,同时还给直接补贴,就是各个办法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完全靠市场我们不可能满足农民的价格要求,当然,这个刺激的力度也要有个把握,刺激大了也是不好的,尤其不能用这个行政办法强迫农民种粮,所以我们的粮食问题上一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同时保持高度的重视,保持清醒的头脑,扶持也要把握力度,更不要恐慌,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