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应碧:目前最需要发展两种类型的农民组织

  时间:2011-10-10

  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参加这次会议的,因为我对这次会议讨论的主题关于农民组织建设问题从来没有进行过研究,更不用说系统的研究,多年来我经常关注的是农村以党支部为核心的基层组织建设问题,农民组织问题从这个角度确实没有研究过,九十年代连续六年的后进党支部的整顿,结果有两年多将近三年的时间“三个代表”学教活动,我都是倡议者和领导成员之一,恰恰就没有研究过农民组织,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无法完成原来会议安排作会议总结的任务,经过协商改成讲话,实际上还是个发言,发言都算不上,只能说我听了这两天以后谈一点体会。

  随着农村改革的深入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国家的农村在常规的体制之外出现了多种形式的农民组织,他对农村的影响越来越大,这是农村的一个新的情况,从总体上看,各种形式的农民组织的出现,有客观的必然性。反映了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不仅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农民组织的发展从实践看,有利于推进农业产业化有利于推进农村的经济发展,有利于推进农村的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建立和谐社会,同时也有利于扩大公共品的供给,因此说,这是一件值得称赞的好事,我们应该抱着欢迎的态度。可以肯定随着农村的发展,各种形式的农民组织还会有进一步的发展,数量会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覆盖面会越来越广,不仅对农村而且对整个国家的经济生活甚至政治生活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所以我们今天关注这些事是非常必要的,也是很有意义的,我认为目前农村最需要的发展的是农民组织是两种类型的组织:一种就是农民联合起来进入市场的那种经济组织。再一个就是村民的自治组织,我一致认为农民组织形式应该多样化种类各种管理组织都应该发展但是我说的这两种类型的组织是做重点发展,应该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为什么?现在我们国家的农业市场化的水平越来越高,但是农民怎么进入市场是极大的问题。通过发展各式各样的合作经济组织能够比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在我们国家这种小规模的农业、农户如何推进农业的现代化这也是我国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我认为农业的现代化不在于农业经济规模的大小。而在于它和市场的连接程度,在于他采用现代科技装备的程度,我们国家小规模农业推进农业现代化的两个最大障碍就是农民和市场的连接问题,农民如何采用现代科技装备的问题,发展连接市场和农民之间的各种中间组织,能够比较好地解决这两个问题,因此就对推进我国农业的现代化是有利的,村民自治组织它具有普遍性,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组织资源,全国六十多万的村每个村都有这个组织,而且比较健全。村里各种社区的状况多少年内也会存在,村民组织在社区管理这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和农民的关系最为密切,建设好村民自治组成对农民来说也是一个很有必要的事情,因此我认为,在各种农民组织中当前要重点研究要怎么发展这两类组织。至于会议中讨论的,农民的维权组织,我可以说是没有想好,从理论上讲矛盾存在是客观的,有组织的维权也好,抗争也好,比那种一盘散沙一哄而起可能更具理性,并且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维权组织,像我们这位于教授反映的那样,总体上还是在法制的框架下进行的。但是毕竟不光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际问题,我现在想不好的是两点:第一,现在零零星星出现的维权组织,他的章程写得非常漂亮,第一就是拥护共产党的领导,他的行为基本上也是在法律框架之内,我现在想不清楚的是,如果全国六十多万的村,有一半的村建了这个组织还会这么理性吗?谁能保证他是理性的?现在村这一级,十几人,二十几人,或者一百人组织的,还是可以控制的,假定说从上到下建立起一个组织的体系那情况又是怎么样?所以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此,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态度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有组织的对话,可能确实可行,效益可能更高一点,现在农村的矛盾,农民反应的问题有一些是能够在基层解决的,但是也有一些是体制性的问题,很难在基层解决,就是说县、乡两级政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比如说过去,到处发生农民因负担问题上访的群体性事件,这些问题单靠县、乡两级政府就是说解决不了,是靠国家进行税费改革把这个问题解决的,因此我想如果有组织的农民,农民组织和我们的基层政府在对话谈判也好问题解决不了怎么办?所以我基本的想法就是对这种组织的发育要慎重,但是我非常赞赏我们于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和研究,不能视而不见,它客观地存在,我们就应该研究它就应该关注它,以便使之能够正确地引导,健康地发展。

  乡村各种形式的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发展和村民组织的完善,我们既要研究它的一些背景呀,运作的方式呀,发生的规律,更要关注它面临的障碍,特别是体制性的障碍,我始终相信无论是发展合作经济组织,还是完善村民自治,在没有外来力量的干预的前提下,他的内部的问题,会解决的比较理性,因为他有一个平等协商的机制,阻碍发展主要是外部的因素,特别是体制性的障碍,合作经济组织发展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或者说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我感到这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法律地位;第二就是政府的支持和社会的服务。直到现在无论是一百多万也好十几万也好,都没有法律地位,因此就没有独立地从事很多活动,我看过一些协会、合作社,甚至挂了一个牌子,但是有的还有一个章,这个章是不合法的,谁给它派的章?那个是自己在街上刻的。我看过他们的贷款,都不是贷给合作社,是贷给社长的,因为社长是一个大户,它和对外的经济交往,全部都是以社长个人的身份来进行,这就是没有法律地位的结果。

  合作经济组织的发展,全世界的经验都表明,必须要有政府的扶持,但是我们没有任何的扶持政策和措施,之所以没有和第一个问题有密切的联系,它没有法律地位,没有确认,怎么可能得到政府的财政支持,所以我觉得要促进合作经济组织的发展,当务之急就是立法。这件事情刚才王超英已经讲了,他们正在做,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我们应当继续关注这个立法,争取早一点出台。在立法过程中,肯定会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我感觉最大的难点就是“定义”,什么叫合作社?我们国家现在的合作社情况千差万别,但是我们国家还有一个特点,很多人包括各级领导,脑子里都有一个合作社的概念,所以你们拿出一个概念,说这个叫合作社,一讨论说不对,还要加哪条,我最担心的就是这里加一条,那个加一条,最后我们这个法律把我们现在一百多万个合作社都排斥在外,都不符合这个条件,这个法律有什么用处呢?可是人们也有道理,既然是合作社就要符合这个条件,要有这个原则那个原则,不能不定性,界定得太宽也不行,因为税收的优惠政策,财政的扶持政策。界定太严也说不清楚,什么把大部分排斥在外,我感到是一个难题,好在有王先生他们长期调查研究,这个难题就给他去解决吧。他的工商登记没有办法登记,工商登记要具体的,比如登记一个公司要多少资本之类的,原则上是不行的。所以我估计你们现在讨论的意见,将来拿到社会上讨论,我想最后总能解决的。浙江已经出台了那个条款,我想是可以解决的。

  村民自治组织,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这次讨论我看大家意见比较一致——就是行政倾向。减少行政化倾向,让他更多代表农民利益,管理农村村民事务,事实上这几年也在往这个方向推进,但是实事求是地讲,推进的进度很慢,为什么?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我们基层特别是县、乡两级的很多同志,不愿意让它往这个方向走,昨天辛秋水到哪个省讲课,发现乡、镇党委书记不大理解,我认为恐怕不是个别现象,应该是普遍现象,但是这件事情,这种情况不能埋怨乡镇干部,他有他的难处,如果你都自治,我这里县、市、省布置那么多的任务下来我怎么办?假如你是乡党委书记,你怎么办?面对两三万人口的乡,面对一家一户去时,是没有办法的,离不开他,我们要求发挥自治功能,自治性的社会管理,可是我们上边那么多部门,每时每刻都在下达任务,所以说不是乡镇的同志的舍不得放权,乡镇的同志有难度,在整个上面体制这套没有变化的之前,在政府职能没有转换之前,你要完全实现村民自治“难”,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并不等于说不坚持这个方向,我们要往这个方向走,但是只能逐步地推进,这个过程要多少年?现在还很难说,但是这个方向是必须坚持的,我们可以形成一种倒逼机制,比方说直接选举,“海选”,还有辛秋水讲的“组合选”,这个“组合选”很管用的,乡这一级希望村成为他的下级,执行他的任务,因此他希望干部必须是听话的,必须是努力奉行完成任务的,必须是镇得住的,可是让农民选就是要能办事公道,能够带领他们致富的,这两个要求不一样的,就把我们村干部夹在中间,这就可能会形成大家对选举比较急促地希望,我觉得可能会产生倒逼机制。如果村民自己选,乡政府就有退路了,就可以抵制上级领导的任务就有退路,这个要逐渐来的,想快快不起来只能慢慢往前推进,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段应碧: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公室副主任)

来源:中国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