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栓喜:官员财产公开如何理性务实

作者:方栓喜  时间:2013-07-10

  前几天,《21世纪经济报道》对我进行了书面采访,并于7月9日刊发了“中改院(改革跑赢危机)报告:官员不动产应率先公开”一文。这个报道所提“上报中央,经批示后下发给相关部委”是失实的。为避免读者误读、误解,已与《21世纪经济报道》联系,他们已对稿件相关内容进行了修改,同时也联系转载的一些大网站对相关内容进行了更正。《21世纪经济报道》也于7月10日刊出更正说明:“本报7月9日刊发的“中改院(改革跑赢危机)报告:官员不动产应率先公开”一文中,所提‘上报中央,经批示后下发给相关部委’说法不准确,特此说明更正”。

  作为一个学者的研究角度看,我觉得官员财产公开是大势所趋,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一项重大举措,是解决机制性腐败的治本之策,是当前行政体制改革的一个比较好的突破口。但也不宜过度渲染,更不应变成一个炒作。我认为应当理性务实地推进官员财产公开。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误解,就是官员财产公开对官员是不利的。事实上,从长远和根本上看,是保护官员。少一些如今天刘志军这样的后悔,实际上是保护官员。“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非常重要,“明明白白做官,堂堂正正做人”应当、也必将成为我国官员的一种追求。将官员财产公开,可以开启社会和官场的新风尚,并给现有的社会公众、包括官员一个稳定、良好的制度变革预期。让大家都知道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这有利于为全面改革营造一种良好的社会共识和社会氛围,为全面改革赢得时间和战略空间。

  官员财产公开应当知难而进,深入研究,从操作层面理性、务实地考虑改革路径。现在的问题主要不在于技术问题,而在于这项改革首先能否上升到决策层面,其次才是考虑技术细节。从内部申报向外部公开是改革的大方向,会产生不少的顾虑,比如,如果一些官员财产过多,社会将如何反应等。但是应当看到,这些难点不会因为不改革而消失,今后只要启动这项改革,就仍然会面临这个问题,而且越往后推难度会越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总的判断是,宜早不宜迟,越早解决越主动。

  官员财产公开应当有过渡性改革方案。在操作上可实行三个“率先”:一是新当选或新任命官员率先公开;二是新任官员中领导干部率先公开;三是财产中不动产率先公开。这“三个率”先当然会遇到阻力,但已经是比较保守的改革方案了。这个方案的基本思路是立足长远、考虑多方面的可接受度、以时间换空间,最终形成一个好的制度。这里主要的考虑是:

  第一,新当选或新任命官员要接受新规则,如果这一条能够实现,经过几次政府换届,官员们都能够接受新规则,这个制度就顺利成章地实行了。

  第二,新任官员中领导干部率先公开是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没有领导干部作出表率,改革难以让众人服气,这样的改革不仅走不远,还会导致新的矛盾。

  第三,财产中不动产率先公开是个技术问题,不动产的隐蔽性差,更容易监控,更容易使得改革取得阶段性、实质性成效。

  (作者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公共政策所所长)

来源:搜狐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