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政廉:试探不同生产要素之间的价值分配

——访“资源稀缺性原理决定价值分配”论者冯政廉

作者:记者 杨晓平  时间:2011-01-15

   长沙市政协干部冯政廉是个自学成才的“秀才”。经朋友引荐,记者于春节前夕与他就劳动价值的分配问题,进行了一次“对话”。  

  不同生产要素、不同劳动之间如何进行价值分配问题的实质  

   记者:随着改革的深化,现在愈来愈多的人认识到:价值是在资本、技术、管理、土地、劳动等生产要素共同参与下创造的,所以各种生产要素都要参与价值的分配。但在不同的生产要素、不同的劳动之间应当如何进行价值的分配?这不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还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难题。请你就如何解决这个难题,谈一点思路。

   冯政廉:你说的这个问题的实质在于如何评价不同的生产要素、不同的劳动,在生产劳动中各自作出贡献的大小或作出贡献的不同比率。如果各自的贡献率能够确定,各自应有的价值分配份额也就能够相应地确定了。

   各种生产要素及不同劳动之间贡献率与分配率的确定,虽然至今没有得到充分的理论说明,但人类社会的分配却一直在进行。所不同的是,在不同的社会形态下,其主要的分配形式与分配的主体不同。原始社会是公有制,没有剩余产品,实行的是平均分配;奴隶社会是奴隶主凭借其对一切生产资料和奴隶人身的所有权、支配权掌握分配权,奴隶仅能得到再生产其劳动力的产品分配;封建社会是地主凭借其对土地的所有权向农民收取地租,实现社会财富的分配。在这三种社会形态里,由于生产力水平的低下,人们经济活动的主要目的只能是追求产品的使用价值,产品不必也不可能普遍转化为商品。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商品及价值成为社会财富的普遍形式,资本家凭借其对资本的所有权成为分配的主体,获得剩余价值,工人只能通过劳动得到相当于劳动力价值的工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多次发生奴隶起义和农民起义,只是由于奴隶和农民直观地感受到了政治上经济上的残酷压迫和剥削,日子过不下去,而对自身作为社会生产中重要的生产要素,其得到的分配量是否合理、应该如何进行这种分配并没有普遍的理性思考。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出现以后,随着社会财富普遍表现为商品价值,一些思想的先行者逐渐开始思考价值的来源与分配问题。马克思在吸取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等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创立了科学的劳动价值理论与剩余价值理论,通过对商品的分析,揭示了资本主义剥削的秘密,指出资本家购买的不是工人的劳动,而是工人的劳动力,剩余价值是由雇佣工人创造的、资本家无偿占有的超过劳动力价值(资本家支付给工人的工资)的那一部分价值。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与剩余价值理论告诉人们,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产生的新增价值即剩余价值M,是由可变资本V,即工人提供的活劳动带来的,假如要改良这种不合理的分配,在工人的收入中就应当有一个增量△V。按照马克思的理论,M完全是由工人的劳动创造的,那么△V应当是M,则工人在分配中应得到V+M,而资本家只能得到不变资本的补偿价值C。但是,如果这样,就没有资本家投资了,因为他的资本只能实现零增长,也就不会有资本家了。如果认为M是各种生产要素共同作用下形成的,资本与劳动以及其他生产要素就都应从中有所分配,那么工人的收入增量△V就应是M中的一部分。问题是△V多大才合适呢?这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致于各种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生产中不同生产要素之间分配的不解之谜。问题的实质是如何评价不同生产要素在生产中所作的贡献以及由此而决定的每一个单位的不同生产要素所应得到的分配。这个评价难就难在不同的生产要素,其性质不同、计量单位也不同,不同质的东西的作用既不可相互替代,又不可相互比较。就如同水、空气、食物对人的生存而言,说不出哪一个作用更大一样。

   在各种生产要素中,劳动是一个具有特殊性的生产要素。其特殊性在于各种不同的劳动千差万别,既有脑力劳动也有体力劳动。脑力劳动中既有经营管理性的,又有技术开发研究性的。体力劳动中也有技术性强与不强等区别。各种不同的劳动虽然同样都是人类脑力与体力的消耗,但不同的人,进行的不同劳动所产生的社会效果,却不可同日而语。一项成功的发明,发明人与发明使用人,相对于该项发明的相同时间的劳动就完全不可相提并论。因此不同的劳动也存在着质的差别,互相不能替代。企业内不同岗位上的员工在生产经营中所起的作用不同,作出的贡献也有大小之别,总裁、总工程师以及关键岗位上的员工发挥的作用往往大于一般的工人或技术人员,但如果要对这种差别作出定量的描述则是一道难题。

  在一定的所有制条件下谁掌握了稀缺性资源,谁就拥有价值分配的支配权   

   记者:在以往漫长而复杂的社会经济生活中,人们虽然说不清楚如何评价和确定不同生产要素、不同劳动在生产中各自作出贡献的不同比率,但多种社会形态下不同生产要素之间的分配活动却从未停止过,并且在大多数时间里都能够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分配秩序,参与分配的各方都能默认并接受这种分配。这就启示我们,其中一定存在着某种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或原因在起作用。那么,这种隐藏在分配现象背后的客观规律或原因是什么呢?

   冯政廉:我认为其客观规律或根本原因就是资源的稀缺性原理在起作用。在不同的社会经济时代,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不同生产要素的表现形式及其在生产中的地位和作用有很大的不同,其中总有一些资源显得特别重要,在生产中占据着支配地位、且又相当稀缺。在不同的所有制条件下,谁掌握了这种稀缺性资源,谁就基本上拥有决定分配方式和分配率的支配权。在封建社会,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低和封建社会所有制的作用,土地成了稀缺性资源,农民作为劳动力是非稀缺性资源,地主居于社会生产中的主导地位,可以自主地决定尽可能使自己多得的地租水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出现以后,各种生产要素中,资本取代土地的地位,成为了新的稀缺性资源,因而资本家可以凭借其资本投资办厂、雇佣工人,资本家掌握了价值分配的主导权,工人工资水平的决定就由资本家来主导。在资本家制定的分配原则与工资水平面前,工人往往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接受,要么走人,而不能试图改变这种分配关系与工资水平,因为你不接受,别人会接受。而且,在市场竞争条件下,同种行业的社会工资水平有接近的趋势,你找到同行业别的企业去,工资很可能差不多。随着知识经济的到来,社会生产力中人力资本又成了新的稀缺资源。执企业牛耳的人不仅是拥有资本的人,也包括那些具有较难掌握的专门知识、科学技术、管理才能和创新能力的人,这些人决定着企业的命运,他们是总裁、首席执行官,他们追求的是企业的发展(注意不是指企业利润最大化)与个人薪金的提高。因而我们常常可以听到某些人年薪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甚至更高的消息,有的还占有公司相当份额的股票期权。这是当今人力资本成为社会生产中稀缺资源的表现。

   稀缺资源能够得到优越的分配,也可以借用市场经济的供求原理来解释。在科技水平、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几乎所有商品都供过于求的背景下,要想在某一领域实现创新是非常不容易的,正由于其不容易,才形成了今天优秀的人力资本的稀缺性。如果我们把这种优秀的人力资本视为紧俏资源或商品,根据商品经济中的供求原理和竞争规律,就可以知道,优秀的人力资本必然成为企业的追逐对象,从而使这种人获得高薪和期权收益。可见,不同生产要素在社会生产分配中处于什么地位,在分配中占有多大的比率,是由它们是否属于稀缺性生产要素及其稀缺性程度决定的。同理,不同劳动在社会分配中得到的分配的多少,也是由掌握这种劳动技能的难易、复杂程度并由此形成的不同劳动的稀缺性差别决定的。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虽然与资本主义经济有根本的区别,但这种区别主要表现在所有制方面,而在市场经济一般方面,它与资本主义有着许多共性,稀缺性原理决定价值分配的规律性,就是其中的共性之一。我们只有根据“三个有利于”的标准,善于运用这一规律来处理分配问题,制定正确的分配政策,才能有效地调控分配,充分发挥各种生产要素尤其是稀缺资源的作用,尽可能多地创造价值和社会财富。

                                            (2002年2月20日)

  作者附记:这篇文章作于2001年国庆节期间,当时中央提出要深化对劳动价值理论的认识。文章写出来以后,我把文章投寄到了湖南日报理论版。几个月后,大概在次年春节前后,我收到了该版主任杨晓平的电话,邀请我去湖南日报理论部交谈。随后,这篇文章就用访谈的形式在湖南日报理论版“劳动价值理论系列访谈”栏目发表了。这次系列访谈节目累计作了8次,这是第7次。

来源:湖南日报理论版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