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解鄂尔多斯的资本隐忧

  时间:2011-10-20

一直以来内蒙古的发展问题都在被关注,从过去的人民贫困文化低到如今的GDP成井喷之势,民间财富爆棚。不过在专家学者的眼里,一切却并没有那么乐观。民间资本丰厚,目前炒煤、炒房是近年民间资本的主要流向。单单是鄂尔多斯地区,小额贷款公司也成立了近百家。但是,巨大的民间资本的投资需求仍未能满足。市政府出台了政策,提出打造PE注册天堂,特别是大力发展LP.

  今年5月,鄂尔多斯市政府出台《鄂尔多斯市股权投资基金备案管理指导意见》,对注册在鄂尔多斯的PE税收地方留存进行前五年100%返还,后五年50%返还政策,对上市企业在补税全部退还外,还额外奖励1000万元,这也是鄂尔多斯提倡民间借贷向PE转型首次出台的政策鼓励文件。

  对此,一直投身于研究民间资本,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学者如何看待。内蒙古可以发展构建LP之都吗?内蒙古的发展之路应当如何行进?未来发展还将遇到哪些问题?

  症结所在

  谈到内蒙古地区,黄震教授颇有感触。黄震教授是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经济学博士后。曾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中心主任、国防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副院长。

  多年来黄震一直着重研究民间资本的一些问题,并且多次实地到内蒙古地区做调研,对当地情况非常了解。“我多次去过鄂尔多斯调研,其‘羊煤土气风光好’的现象让鄂市GDP迅速做大,民间资本也积累了上千亿元的规模。”虽然大量的资金作支撑,但是目前注册的PE公司似乎在本地还没有找到相当业务,外来的PE注册公司的量还不是很大。特别是如何引进金融人才进入鄂市,投资如何到鄂市之外寻找项目,还有一段较长的路。

  和内蒙地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国创投行业的迅猛发展,让更多的实业家都拿钱投到了这个领域。近年来的“全民PE热”,更是让很多人在谈到经济解决问题以及资本丰厚的问题时就会想到利用大量资金去投资。而对于目前的内蒙古地区,民间资本丰厚,但是企业家的素质普遍偏低,这些都是不容忽视的问题。黄震不禁感叹:“现在做实业压力越来越大,成本不断提高,利润日渐微薄。”事实正是如此,在沿海的确乃至内地都出现了企业的停产、关闭风潮。很多企业家都停止实业转而去做投资,导致我国经济的进一步空心化、泡沫化、虚拟化。现在各地蜂拥提出要打造金融中心,要发展金融产业,其中包含着引导和规范民间资本的想法,似乎金融产业将成为各地经济的核心产业和主导产业。但是让人忧虑的是,没有实业支撑的金融产业将走向何方?又能走多远?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冯鹏程教授对此也并不乐观,“对于目前来讲,内蒙虽然发展迅速,但是我不是特别看好,因为它主要依靠的是资源优势。” 冯鹏程是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特聘专家以及北京汉富美成国际投资顾问中心首席顾问,经常全国奔波讲课,为一些中小企业家解决创业管理上的等等问题。在他看来,由于内蒙古的崛起主要依仗其资源优势,而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如何长远发展应当是目前研究的重中之重。冯鹏程表示,“首先要改变目前资源密集型企业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导致企业家的素质都比较低,而这个提升的过程将会是漫长且艰难的。”

  摆脱资源依附

  靠资源发展起来的内蒙地区,并不是一个长远发展之路,目前资源转化为资金,那么大量的资金又如何能一直形成一个良性的发展,最终摆脱对资源的依附,是很多学者都在探讨的问题。

  曾应邀在鄂尔多斯和陕西神木做过“民间资本的出路”演讲的黄震认为,“通货膨胀逼使每一个手中握有资金的个人和组织都不得不思考资金的保值增值问题,恨不得人人都成为投资家。这些年,存钱到银行,利率跑不赢CPI;于是存款大搬家,取出存款买理财;想炒股害怕被套牢,想买房赶上了限购;从‘全民炒房’到‘全民放贷’,再到‘全民PE’,这些提法都折射出民间资本的从众与无奈。”在黄震看来,凡事出现“全民”即是极端,必生弊端。民间资本投资因其民间性造成个体性、分散性、隐蔽性,常常被称之为非正规金融、未观测金融或地下金融,故政府常常不了解其情况,专家学者也难以取得第一手数据和材料。

  对此,黄震极为忧心:“目前,中国的民间金融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民间借贷面临大面积崩盘的风险。解决的办法其实谈了很多年,症结还是二元金融体制。”在二元金融体制下,正规金融形成了对非正规金融的金融压抑,国家在政策法律对民间金融形成了金融排斥。正规金融提供的服务不能满足个人、企业和社会组织的金融需求,中小企业融资难,存款到银行跑不赢CPI,炒股票炒成股东等就是明证;非正规金融中的民间资本长期找不到出路,形成资金的堰塞湖,于是东奔西跑试图找到出路。

  既然如此,那么把民间资本引入PE行业,以鄂尔多斯为首构建LP之都,是否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式呢?谈到这里,冯鹏程认为私募股权基金需要面对两方面问题。首先是是否能够募集到足够的资金,其次是募集到的资金是否有足够多的项目进行投资。在能否构建LP之都来为民间资本找寻出路的问题上,冯鹏程持否定意见,他认为内蒙古地区人的文化素质较低,对金融领域了解少。

  LP除了有钱以外更重要的是要有先进的观念。“LP是不参与具体的项目选择的,项目选择是由GP组成的投资委员会来选择,但是内蒙古的一些民营企业家很具备中国企业家的一种共性,就是说我花钱我就要说了算。我国很多民营企业家的心态并没有转过来,跟国际上对LP的要求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冯鹏程表示。

  《中国大形势》一书的作者高连奎则认为对于PE行业来讲“私募股权基金最终还是应该通过上市融资,又简单又方便。我觉得很多小的基金公司最终还是要加盟一个大的私募企业被吸收到”。高连奎认为PE行业也需要品牌性也需要专业性,一个小公司很难把一个大公司包装上市,例如许多公司都请高盛,因为高盛有个品牌。

  民间资本找寻出路

  众多学者似乎都认为构建LP之都,把大量民间资本引入PE行业,对于当前的内蒙古地区现状而言并不是一条很好的解决之路。

  “解决民间金融的出路,根本的办法是消除金融体制中的歧视。” 黄震表示。在他看来,第一要规范金融需要创新服务和体制机制,千方百计满足中小企业和人们的金融需求,同时要真正让民间资本找到合法投资的主渠道,进入电力、石油、化工等传统垄断行业。其次要让民间资本投资合法化、阳光化和规范化,民间借贷利率市场化。

  变堵为疏,清理对于民间金融的歧视性政策法律,通过政府金融办等机构加强对民间金融的调研、引导和规范,支持成立民间金融有关行业协会等组织,加强行业自律。第三是继续加大金融创新的力度,在允许民间资本入股银行、证券、保险等机构的同时,可以研究设立更多新型的金融组织,为民间资本提供更多投资渠道和机会。

  高连奎提出了他的见解:“我认为民间资本还是应该到股票市场去找它们。”对于鄂尔多斯要成为LP之都,高连奎认为鄂尔多斯要成为LP之都的可能性很小。因为目前私募公司大都在一些创新性城市,比方说深圳,上海,北京等,尽管鄂尔多斯有丰沛的资本作为自身的优势,但是没有充足的企业供创投机构进行投资和挖掘。对于创投机构而言,应该更贴近市场而不是资源。这就像是一些大企业会建立在大城市,反而不会建在矿区一样,就是出于要贴近市场而不是贴近资金来源地的目的。像内蒙古这一类拥有丰富资源的城市,民间资本的瞬间井喷,可以成立一个母基金来疏导民间资本的过分充足。通过政府牵头,将资源转化为资本,资本再寻求新的解决之路就更加顺理成章。

  内蒙古的发展还是一条非常漫长的道路,究竟走哪条路,如何发展对于学者教授们而言还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中国近些年虽然金融行业发展迅猛,但是金融行业的专业水准是远远不及西方国家的。中国固然有自身的优势所在,但是仍然存在很多不能忽视的问题,因此还需要从长计议,摸索出适合自己实际情况的一条发展道路。

来源:投资与合作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