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高培勇 > 访谈

高培勇:房地产税要再等等 个税综合征收十三五肯定推

  时间:2016-01-13

 

  1月9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十三五”开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表示,房地产税还有非常艰难的路要走,主要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其它,主要在于大家对征收房地产税的必要性,还没有达成基本共识。他认为,十三五期间,税收改革的次序优先要开征是个人所得税的综合税,这是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其次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财产税,再其次才是遗产和赠与税。

  以下是论坛现场实录:

  李稻葵:我们进入对话环节,第一个问题特别提给高培勇院长,是我们国家著名经济学家也是财政方面的专家,特别想请教一下高培勇院长,“十三五”规划期间,国家提出五个发展理念,这五个理念怎样通过财政政策帮助它实现?

  高培勇:这是富有挑战性的问题。五大发展理念大家已经非常成熟了,关键是把五大发展理念用一条主线把它贯穿起来,这是李稻葵教授刚才讲的财政发力的范围。

  我理解,在中国以政府为主导的经济社会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政府首先发力的,而对于政府而言,它做任何事情,它最终的基础都是要落到财政资金的分配上。比如说财政收入,比如说财政支出,这实际上是政府作用于经济可以凭借一个主要的工具。

  所以要使五大发展理念真正落到实处,可以把财政比喻为一个杠杆,从政府的收入到政府的支出而如何让它有利于创新、有利于共享、有利于协调,也就说这五大发展理念当中都可以看到财政的影子。你比如讲创新,创新放到财政上无非是财政政策如何安排、财政改革如何实施。你如果说把创新的基点放在企业上,那么政府从税收政策、税制改革上就要着眼于给企业松绑。从财政支出上就要把财政所提供的公共服务的落脚点和给企业提供宽松的市场环境提供适当的公共服务就要结合在一起。这是讲创新。

  讲协调,比如说到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井,显然也是政府要通过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来使之落地的。比如说在财政收入上,我们讲税收要有利于调节,税收有利于调节之前实际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税负的分配要能够和公平挂钩,公平税负的前提下实现政府分配适当的调节,显然是跨过中等收入的陷井。

  财政支出上如何消除贫困,如何保证城乡人均收入真正实现。

  李稻葵:我们能不能从另外一个角度梳理,财政税收立法、改革,到“十三五”末,房产税会不会推出?

  高培勇:如果说把这个推出的标准适当放宽一点,推出三个标准。第一,真正干起来开始征收了。第二,方案已经形成了。第三,不仅方案形成立法已经完成。就这三个标准而言,如果取任何其中之一,2020年是可以办到的。

  李稻葵:具体说来会不会征收?

  高培勇:我不敢太妄言,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路要走。主要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其它,主要在于大家对征收房地产税的必要性,还没有达成基本共识。大家都知道,中国迟早要征财产税,财产税非常重要的税种房地产税,这个大方向没有任何人会质疑,但是很多人会问一个问题,是不是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时候,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对中国的国情、中国的税情、中国人的理念一系列的判断。

  李稻葵:2020年中国人大可能会出一个立法,这个立法能不能说,最有可能授权地方政府?

  高培勇:中国税收立法权肯定是高度集中于中央的,所以就它的房地产税的基本框架而言,一定是在中央层面推出,至于各地地方政府是不是拥有开征的权利以及它调整的权利,我们还得再等等看。

  李稻葵:遗产税呢?

  高培勇:遗产税照我的看法迟早要开征。

  李稻葵:多迟多早。

  高培勇:我记得非常清楚,97年讲税法,朱镕基说,日本人很难出现三代富人,人死了不会把全部财产如数再不打折扣给他的下一代,从那个时候开始,在我印象当中,对遗产税的研究要早于对财产税对房地产税的研究。80年代末和整个90年代,在中国境内举行遗产税的国际研讨会开了很多次,只是后来有种种传说,美国人废除遗产税,香港人不征遗产税,所以才会对中国遗产税开征的讨论施加了某种影响。但是有一条,如果你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已经大学毕业了,难道你自己的孩子就不再上中学了,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个阶段,这是大家看到,必须要开征。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我以为优先要开征首先是个人所得税的综合税,这是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其次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财产税,再其次才是遗产和赠与税,但是有一个前面,税负保持不变,降低以流转税为代表间接税,从而直接税的比重增加腾挪出相应的空间。

  李稻葵:有增有降,具体一点,是不是增值税会降,还是企业所得税会降,具体一点。

  高培勇:降税的重点应该放在以增值税为代表的身上,实际已经开始,去年一年,营业税、增值税的改革,中国降低或减少了1918亿的税收,只不过因为这些税收是埋藏在各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当中,大家可能在现实生活当中没有感受到,但是往前看,只要是银改增的步伐能够真正开启,所有所有行业全面实施银改增整个减税规模会达到1万亿人民币左右。去年总共一年收了12万亿的税收,减税规模得达到1/12,如果这个规模能够实现,像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等等这样的税种有一个非常大的增长,这一增一减之间我们所能看到税制结构的优化调整,但是倒过来讲,间接税不能如期削减,直接就增加也会遇到重重障碍。或者再倒过来讲,直接税增加不能如期实现,间接税相应减少也会遇到难题。

  李稻葵:刚刚忘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您觉得“十三五”期间个人所得税的综合的征收办法应该能推出吧?

  高培勇:我想肯定能推出,这是肯定得推出。为什么?不讲“十三五”,就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始,再加上“十三五”整个七年当中,中国税收制度改革的难点难点和重点实际上都是锁定于直接税比重的上升,间接税不是重点难点,重点在于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为代表的税能不能真正落地,如果说过去两年已经看到房地产税的改革步履维艰,而且对于“十三五”能不能真正落地还心存疑虑,那么个人所得税的综合制改革没有进展,我们实在说不过去。没有办法和本人的财税改革做一个交代。个人所得税综合税制从07年以来已经做了铺垫,比如说年收入12万元是要做综合申报,大家每年都在做,只是说如何把申报变成真的,而不仅仅是上是形式上。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看,2020年之前个人所得税综合税一定会成为现实,只是说综合范围有多大,仅仅从工薪所得扩展到劳务所得,把所有的收入纳入综合所得,这有一点回旋余地,但是开征,由分类转向综合是一个可以实施的。

  李稻葵:百姓做好心理准备,房地产税早晚是要来的,很有可能在“十三五”期间会有一个说法,个人所得税在“十三五”期间综合报税一定会来,综合报税指的是未来年轻人工资收入炒股所得、出租房子所得等等都要报了,年年报税,但是遗产税暂时我们还可以忘却一点。可不可以这么讲?

  高培勇:大致可以吧。

  李稻葵:再请教一个问题,中国的整体的财政的情况能不能说现在仍然是按国际标准是非常稳健的?

  高培勇:如同中国的经济就自身来比?

  李稻葵:我是请教您的观点,您完整说一遍。

  高培勇:我想把你有关经济的观点引申到财政上,是有连带的关系,跟自己比经济有所下滑,放在世界上,中国经济这边独好,财政其实也是如此,财政是经济的反映。就中国自己的财政状况相比和以往来说,我们的确变得非常之困难了,但是放在今天世界上做横向比较,中国的财政还有相当大的回旋余地。比如讲财政赤字,我们财政赤字率在今天世界上还是处于较低水平的,我们的债务率在今天世界上也是处于较低水平,换言之我们刚刚开始品尝财政困难,刚刚进入到这样一个时候,还没有像其它国家经历财政悬崖,财政的陷井、债务的危机等等,目前为止还没到这样一个程度。

  如果要我再补充的话,我还说句话,算总账没有问题,大家可以放心,但是算分类账,我们的确是要警惕的。包括债务包括其它方面的风险,这是我们要好好去算盘一番。

来源:金融界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