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高尚全 > 访谈

高尚全:“啃硬骨头”的关键是要打破利益集团

——访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

作者:李萍  时间:2013-11-22   浏览次数:0

  高尚全,1929年9月生于上海市嘉定区。1952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1982年起任国家体改委处长、副局长、局长、中国体改研究所所长,1985~1993年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1999年起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会长、名誉会长。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兼职教授及博士生导师。着有《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中国改革新论》等20多本着作。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看,中央下决心要打破既得利益格局,坚决破除各方面体制机制弊端。当前利益失衡的矛盾日益突出,一项改革措施如果触及利益格局,就会引发矛盾和阻力,很难推行下去,改革需要在调整重大利益关系上取得进展,其关键是要“啃硬骨头”,而“啃硬骨头”的关键就是要打破利益集团。同时,要做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也要向垄断行业经营权“开刀”,使不涉及国家安全的垄断行业向社会开放,真正做到“非禁即入”。

  “当前,我国改革的深刻性、复杂性、艰巨性前所未有,改革进入深水区,容易改的都改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这在党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全会公报部署的改革内容充分展示了我们党推进全面改革的决心和信心。”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说,未来全面深化改革关键是要“啃硬骨头”,而“啃硬骨头”的关键是要打破利益集团。

  高尚全曾先后参加过六个中共中央文件的起草,并曾参与1984年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的起草工作,提出的很多突破性理论被全会采纳。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前,他两次向中央提交建议报告,获得中央高层重视和批示。他提出的全会决定名称、“五位一体”改革和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三条建议被此次全会采纳吸收。

  长期为中国改革开放献计献策的高尚全说,中共三次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对推动我国改革都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此次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对全面深化改革进行总体部署的纲领性文件,为今后十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对实现改革目标、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都有重大意义。

  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有望突破各种利益关系

  “今年5月初,我第一次向中央提交建议,建议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次全会公报明确提出,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盼望已久的领导全面改革的机构就要成立了。”高尚全兴奋地表示,这释放了强烈的改革信号,充分体现了中央对全面深化改革的高度重视和强烈决心,有望突破各种利益关系,将为中国未来十年全面深化改革提供重要的组织保障。

  高尚全说,经过35年的改革发展,中国的改革进入了深水区和关键阶段,已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使改革难以深入推行,举步维艰。未来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进改革,必须加强顶层设计,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调性。加强改革的统筹协调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需要建立一个统筹全面深化改革的高层次的权威性改革协调机制和工作机构。

  曾经担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的高尚全分析道,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曾成立了高层次的经济体制改革协调机构。近两年来,关于重设“体改委”的呼声不断,但“体改委”难以承担方方面面的改革的重任,如政治体制改革和文化体制改革,必须成立国家层面的领导机构。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利益失衡的矛盾日益突出,改革需要在调整重大利益关系上取得进展。未来全面深化改革关键是要‘啃硬骨头’,目前包括部门和地方都有既得利益,已形成既得利益格局;而且部门、地方往往有话语权,一项改革措施如果触及利益格局,就会引发矛盾和阻力,很难推行下去,所以改革阻力很大,没有强硬的领导机构无法使改革走向深入。”高尚全说,比如起草法规,如果由某一个国家部委牵头,难免导致部门利益合法化,改革就会遇到阻力。根据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负责改革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这意味着有了对改革进行顶层设计的机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是党中央设立的,层级更高、协调面更宽、更具权威性。只有成立这样的权威机构,才能更好地打破利益格局,更好地协调部门利益、地方利益、企业利益等利益关系,改革的措施才能真正推行下去,这是在改革的关键时期能否攻坚克难的重要举措。“

  不过,高尚全也提出,从全面深化改革的整体性、统筹性、复杂性和深刻性来看,为保证领导机构的权威性,中央成立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应由总书记任组长,国务院总理任副组长,中央和国务院相关负责人组成。下设办公室,负责全面深化改革的协调督查、评估落实。考虑到中央新的财经领导小组刚刚成立,为了不增加新机构,建议可在财经领导小组基础上,采取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同时充实人员、扩大职能的办法。

  他说:“全会公报还要求‘各级党委要切实履行对改革的领导责任’,今天已传来好消息,北京宣布将成立北京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以更好地贯彻落实全会精神,使全会精神落到实处。我相信,很快地,地方各级党委都将会成立这样相应的领导小组,推动地方的制度创新,进而推动全国的改革。”

  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需要限权、放权和分权

  长期关注体制改革的高尚全认为,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或是打破利益集团、全面深化改革的突破口。未来增强改革动力的关键是下决心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通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真正做到此次全会公报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政府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乱管,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不了决定性作用,甚至出现权力寻租和腐败。”他说,由市场配置资源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这一表述上的重大转变更加强调市场作为资源主要分配者的地位,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大理论创新,有利于各方取得共识,进一步坚定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信心,有望减少腐败现象,对完成两个百年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都有重大意义。

  他说,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到起决定性作用,经历了很大的改变。确定市场经济改革目标后,党中央对此的认识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党的十四大和十四届三中全会。十四大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定义、内涵概括为“市场在社会主义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第二阶段是十六届三中全会和十八大。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提出,“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十八大则提出,“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第三阶段是此次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是重要的突破和重要的理论创新。

  他说,此次全会提出要“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等等,这些重要经济方面的改革内容,都是对市场经济的重要认识,明确政府是创造市场环境的主体,市场、老百姓、企业才是创造财富的主体,这是认识上的重大突破。

  “但要真正做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还需要深入推进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法治政府。”高尚全认为,需要限权、放权和分权。

  “限权要以推动法治建设为核心,此次全会公报明确提出了‘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的方向。”他说,要以建立公开透明政府为目标,需要司法体系的配套改革。公权力的有序运行,必须有相对独立的司法震慑。要根据司法实践中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尽快扭转权大于法的现象以及公权力任意削减律师、公民权利的行为,真正做到全会提出的“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

  高尚全建议,放权则是要转变政府职能,建立服务型政府。解决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关键就是政府向市场和企业放权。近期从中央到地方都大幅度削减行政审批权,以及注册资本登记制度的改革、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管理”的先行等等都是建立服务型政府的探索。未来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还要向垄断行业经营权“开刀”,使不涉及国家安全的垄断行业向社会开放,真正做到“非禁即入”等。

  另外,他认为,解决政府与社会关系的关键也在于政府向社会放权,在激发社会活力的基础上创新社会管理,推动传统的行政管理转向社会公共治理,具体包括向社会公益组织放权、推进官办社会组织转型、鼓励社会组织参与公共事务等。

  他说,以放权推动行政体制改革,还需要中央向地方合理放权。中央对地方经济社会事务干预较多,中央与地方的事权财权不匹配,中央与地方公共服务职能划分不清晰等是当前较为突出的矛盾,也是当前地方债务升级、地方依赖土地财政的重要诱因。在中央向地方放权的过程中,也需要注意防范地方截留本应当向市场和社会释放的权力。

  解放思想才能实现体制创新和理论创新

  “解放思想无止境,这是我参与起草中央一些重大《决定》过程中的深刻体会。此次全会公报也提出,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坚决破除各方面体制机制弊端’。”高尚全说,只有解放思想,才能实现体制创新和理论创新,才能全面深化改革。

  他说,中国35年改革开放的过程也就是解放思想的过程,每次改革开放的重大突破都是以解放思想为先导,现在仍然是这样。此次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是解放思想的结果。解放思想是中国改革开放实践的重要经验。改革开放使中国人民的面貌、社会主义中国的面貌、中国共产党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这些巨大变化来之于改革开放,来之于解放思想。

  他说,解放思想的过程就是统一思想的过程,解放思想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统一思想。思想统一了,才能最大限度凝聚改革共识,形成改革合力。从现实情况看,当前中国转型与改革交织融合,经济转型、社会转型、治理转型都直接依赖于重大改革的突破;利益失衡的矛盾日益突出,改革需要在调整重大利益关系上取得进展;转型倒逼改革,问题倒逼改革,改革的时间和空间约束全面增强。可以说,当前我国改革处于攻坚阶段,进入深水区,难度大,阻力也较大,攻坚克难任务繁重。

  他说,从这次全会公报看,中央下决心要打破既得利益格局,坚决破除各方面体制机制弊端,而这必须依靠进一步解放思想。只有进一步解放思想,才能突破思想障碍,才能最大限度凝聚改革共识,形成改革合力,才能全面深化改革。

来源: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