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韩俊 > 相册

[东方之子]韩俊——情系三农

  时间:2011-05-24

 

  CCTV.com消息(东方时空):     韩俊 41岁 博士生导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部长

 
 

  解说:2004年2月8日公布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共提出了22条促进农民增收的措施,很快成为社会讨论的热点。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部长,韩俊参与了今年一号文件的调研和起草工作。

  李小萌:在中央一号文件刚刚发布的时候,据说你显得很兴奋,为什么兴奋呢?

  韩俊:因为这个一号文件,它的含金量是非常高的。长期以来三农问题,有人讲是“口号农业”、“口头农业”。对农民来讲,又是口粮农业,口惠而实不至。就是说这个文件,它出台了很多、我们称之为是“实招”,那么那些“实招”,农民都是可以直接受益的。

  李小萌:你所指的含金量就是这些实招吗?

  韩俊:对,主要是。那么去年我去河南一个地方做调研,一位随从的领导告诉我,说现在这个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不缺概念,不缺提法,缺的是实招。比方说取消农业特产税,农民可以直接受益48个亿;比如说农业税的税率平均降低一个百分点,农民可以直接受益70个亿。那么类似的政策还有很多。

  解说:韩俊1963年生于山东高青县,他的人生到目前为止从没远离过农村,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大学学的是农业经济,从事过的所有工作也都与三农问题有关。2001年,他调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开始为国家农业政策的制定献计献策。

  李小萌:从事农村问题的研究,应该说离不开实地的调查。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这么长时间,现在还能坚持这样的调查方式吗?

 
 

  韩俊:我觉得我们因为是从事政策研究,那么是直接为党中央、国务院制定政策提供一些咨询性的意见。那么对我们来讲,如果不了解实情,就根本没有发言权。那么就我个人来讲,如果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农村去了,没有到基层去了,那么就会感觉到脑子完全是空的。也就是说我们工作的性质决定了我们必须要掌握第一手的、最真实的一些情况,能够为中央决策提供可靠的依据。

  李小萌:怎么保证自己拿到的资料是一手的、并且是真实的?

  韩俊:我们采取了一种解剖麻雀的方式,也就是说,我们选择一个县,我们在这待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一去就是去十几个人,那么我们的调查必须有独立性,就是说我们去到哪调查、调查什么内容,完全是由我们自己来决定的,要直接去倾听农民和基层干部的呼声。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倾听。

  李小萌:是怎么样的一种倾听呢?

  韩俊:所谓倾听就是你不能够带任何的条条框框、带着任何预先设定的一些概念去框定事件。两年以前,我们在湖北的一个县做调研。我们去了十几个人,在这个县一待就是半个月。当时我到一个农户家调查,他家种了两份菜地,他要交176块钱的特产税,实际上他种的菜完全是自己吃的。那么后来我们就了解到,农业特产税完全是成了人头税。那么这个县它的农业特产税的税源只有1800万,但是下达的任务是多少呢,是8600万。所以说我们去调查回来以后,就给中央建议,就是说一定要取消农业特产税。

  李小萌:深入到户的时候,农民能知道您所做的研究会影响到国家的决策吗?

  韩俊:我记得我们到湖北一个村里去,村里的老百姓听说是国务院的调查组来了,村长就告诉我,说60年代以后国务院的调查组到他们村来还是第一次。比如说我们要在一个户搞调查,一谈就是半天,那么往往这一个户的座谈会吸引了十户、二十户、三十户的人来。就每一次的座谈,就像一次研讨会,农民他是毫无保留的,把他们知道的意见,全部告诉我们。

  [同期声]

  韩俊:你现在还交不交税,就种地还交不交税现在?种地、种大棚、搞大棚交不交税现在?

  农民:现在不交了,啥也不交。水电费什么都必须(交)。

  韩俊:水电费当然得交了。

  解说:作为直接为国务院提供咨询建议的职能部门,针对三农课题,韩俊和他的工作小组,每年都有三个月吃住在农村,进行调研。写出了数十万字的调查报告。其中不少建议,都已经被国家有关部门采纳,写入相关政策。

  李小萌:您是2001年调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担任农村部的部长,实际上就是从理论研究转向了政策研究,这之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韩俊:理论研究呢,可以相对超脱一些。但是政策研究,我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三年,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你必须要提出一些前瞻性的、一些针对性的、具有可操作性的一些对策、建议,这是最大的一个区别。如果我们出了一个坏的主意,可能对8亿多农民带来一个非常可怕的后果。但是我们也感觉到,如果我们出了一个好的主意,那么就直接可以使得8亿农民直接受益。

 
 

  李小萌:在从事政策研究的过程当中,您觉得个人价值是怎么体现出来的?

  韩俊:作为一个政策研究工作者,我觉得个人的价值主要应该体现在,你反映了老百姓最真实的一些要求;你提出的政策、建议,被中央采纳了,这个政策实施以后,老百姓能够得到好处。我觉得个人的价值应该是体现在这里。

  李小萌:农村问题复杂、庞大,您就是以它为您的事业。在您心目当中,这是一项什么样的事业?

  韩俊:我记得温家宝总理曾经讲过,说要带着感情去做三农工作。我觉得对我个人来讲,我是从小在农村,应该说,在少年时期,我现在回想起来,农村的那种贫困,应该是刻骨铭心的。那么走向工作岗位以后,特别是从事政策研究以后,你有了大量的机会来接触现实。那么你了解了这些事实以后,你就会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没有感情的话,你不可能坚持下来。

来源:CCTV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