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东升:我国应分步实施税制改革

——在“新阶段财税体制改革”形势分析会上的发言

  时间:2010-09-26

很高兴参加新时期财税改革的研讨会,也非常感谢中改院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是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研究所的。税收在经济研究领域是微观的东西,作为宏观研究院研究的许多宏观经济问题中,税收是比较微观的东西、系统的东西。

随着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我们国家对于市场经济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对经济体制改革的路线也越来越明确。我们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个人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公平和效率兼顾,实质应该是公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税收领域来讲应该体现出左右手,一手抓公平,一手抓效率。抓效率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抓公平符合社会主义的要求。这个观点不一定对,但从税收来讲,可能可以这么理解。

刚才大家谈的对我很有启发,我觉得近几年税制改革是比较被动的。刚才高培勇所长说了,税制改革是调整式、被动的税制改革,不像改革开放前20年,主动性、大规模的改革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尤其近几年来讲,总是被形势所压迫进行改革。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情况呢?有利益机制在里面发挥作用。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后财政体制和税收体制紧密相连。现在税制体系的改革更加复杂,和财政体系联系在一起,和中央、地方利益关系联系在一起。每一项大的改革,我体会都要调节中央、地方的关系,一涉及到这种关系的话,就涉及到政治层面,不仅仅是税收的问题,不仅仅是国家与企业的问题,也涉及到政府之间关系的问题。牵一发动全身。按照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改革也是分步实施的,得到很好的反响。

现在来看,我感觉税收方面的压力,社会的反响,就像去年政府报告说的,深层次的矛盾显现出来越来越明显。从税收领域来讲,社会分配公平性的矛盾在人大会议上的争论也非常明显。在谢部长报告里边提到要研究个人所得税改革,目前,提高个人所得税的免征额只是一个调整,没有解决制度上的问题。现行个人所得税是建立在充分就业、普遍有工资收入基础上的制度设计。现在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形势已经变化了,很多人都有意见,包括自由职业者,一次收入按一个月计算纳税,以后多年没有收入的时候怎么办,国家又不给退税,这就是不公平。很多自由职业者都有存在这个问题,包括写书的作家。还有家庭抚养的负担,我们现在不是充分就业,有些人家庭抚养系数比较高,上有父母、下有子女,现行个人所得税是按照充分就业设计的。还有生活支出,得不到充分扣除,必须进行个人所得税的根本性改革。个人所得税改革有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来自高收入者的压力,他们要求降低税率,另一方面是低收入人群的压力,他们要求补偿支出。目前这个对个人的收入征税制度已经不适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不仅是研究改革,而且是要尽快实施改革,必须使个人所得税调节个人收入的公平问题得到解决。

从效率上来讲,增值税应该改革。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以后,正好赶上我国经济过热,投资膨胀。许多人认为增值税转型以后会引导投资进一步增加,导致投资膨胀。因此增值税转型改革进展很慢。实际上有利于投资,不等于就是投资膨胀,我们现在比较倾向于这种观点,增值税是有利于投资的,但是和投资的冲动,增加投资量并不是完全划等号的。如果增值税转型以后,规定固定资产投资可以抵扣17%,并不意味着投资就可以增加17%。在投资增长的前提下,转型并不等于投资进一步增长。因为投资选择是多样方式,税收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增值税的改革对国家和企业发展后劲是有促进作用的。前一段时间提企业的空心化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号召企业要自主创新。企业要创新,税收这个方面的制度障碍仍然非常大,生产型增值税会造成企业短期行为,不会有长期的考虑。我们建议增值税还是应该尽快进行转型,学术界都是一致的。增值税转型改革可能会涉及到中央、地方利益关系的重新调整,转移支付怎么办,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这是我们的难点。

从社会角度来讲,我们有对收入征税,对资本征税,对财产征税。对财产征税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所以造成我们现在社会的一种扭曲,这跟财政体制有关系,就是国外县以下政府主要靠财产税,就是我们说的房地产税,是地方政府稳定收入来源的主要部分。我们目前没有形成这种机制,县以下的地方政府没有这种收入来源,就要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找这种收入来源。财产税的改革,虽然很多手段不具备,但应该尽快推出,与分税制改革相配合,通过财产税的改革,建立稳定的分税制体制的物质基础,否则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和不稳定将会影响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

再一个,我想说一下有关社会公共职能方面。谈到公共产品的提供,我们认为应该尽快建立社会保障税。这一点在理论上还有不同认识,有提社会保险税的说法。我主张社会保障税,而不是保险税,我是提倡社会保障的。现在社会保障严重制约了劳动力流动,市场经济条件下,生产要素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但是我们现在的劳动力不能自由流动,这会带来一系列问题。我们建议至少建立一个低水平的社会保障,而且是全国统筹的,使劳动力能够自由流动。我的观点是建立机制的问题,只要建立起这个机制,其他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不建立这个机制永远困难重重。再一个是环境问题,在政协会议上有一个提案,设立环境税的时机已经成熟,我们赞成尽快开征环境税,实现可持续发展。

最后补充一点,分产业、分行业的税收问题研究比较弱。今年政协第一项提案酒是关于资本市场税收。资本市场税收说起来比较复杂,焦点问题就是印花税的确定问题。资本市场税收绝对不仅仅是针对证券交易印花税的,要配合资本市场的建立和发展。资本市场不仅仅是股票的交易,金融市场已经放开了,我们国家之所以这些银行、保险、财务公司等还能立住脚,就是有些行政管制。如果完全放开,金融领域的经济安全是很危险的。通过税收手段要完善资本市场体系,应该未雨绸缪,早点研究。还有其他分行业的税收问题,例如服务类、中小企业类,这方面成体系的税收制度建设,我们还是很不健全的。

当然,现行税收制度都属于不断完善中,而且越来越完善。新的企业所得税基本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社会反响非常好。分步实施税制改革,我国税制会越来越完善。如果不进行深化税制改革,税制对经济的影响和制约作用将会越来越大,我们希望尽快进行深化税制改革。我的发言就讲这末多。 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