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贾康 > 访谈

专访贾康:建设特色小镇要引入PPP模式

  时间:2017-04-10

 

  贾康,现任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中国城市金融学会和中国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多次受朱镕基、温家宝、胡锦涛和李克强等中央领导同志之邀座谈经济工作(被媒体称之为“中南海问策”)。2013年,发起成立“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和“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任院长、秘书长)并积极推动“PPP研究院”(任院长)等交流活动,致力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智库和跨界、跨部门学术交流平台。

  特色小镇如何发展?企业将发挥怎样的作用?特色小镇的建设如何避免房地产化?又需要怎样的金融和政策支持?针对以上问题,论道专访贾康,一起来听听他的观点。

  谈特色小镇热潮

  顶层设计和规划很重要

  有特色是重点

  论道:最近特色小镇在各地如火如荼,您怎么看特色小镇这一波浪潮?

  贾康:我觉得总体来说,这一波大的方向是非常正确的,也是各个有关主体应该把握的发展机遇。我觉得国家有关管理部门所说的1000个特色小镇也不要太拘泥到底是1000个还是999个,它只要是这一类型的,就可以考虑成批量地在各地推进建设发展。具体是什么样的特色小镇,我觉得都要专门设计,特色小镇“特色”很重要,因为你不是复制一批都是同质化的、没有差异的、看起来千篇一律的小城镇,一定是每一个都有它的不可替代性,这叫特色。“小”也是一个重点,各个小镇也要和我们国土通盘开发规划的动态优化以及功能区的理念,方方面面尽量周到地考虑融为一体。

  论道:我们会有一些担心,比如说特色小镇顶层设计做得很好,但是当它下沉的时候会出现偏差。

  贾康:我觉得从顶层设计开始我们就有担心,前面肯定是方向很正确,中国不能光发展大城市、中心城市,应该有这种特色的小城镇。但是,确实它要求的规划水平不是一般的水平,你要往前发展,这么多的投入进去形成不动产,顶层规划如果错了的话,后面所有的事情免谈。顶层规划的考验是要经受100年、200年甚至更长时间段的考验。

  再往下担忧的事情也很多。但是,毕竟具体的规划之下,它相关的各种各样的设计可以调动民间的智慧,吸引企业来贡献他们的相对优势,比如说一旦合理的设计规划之后,怎么建设就可以采用PPP的模式。PPP的特点就是政府、企业、专业机构合在一起,以各自的相对优势一起来做这个事情,从顶层规划的合理性一直覆盖到所有细节决定成败的操作层面的任何一个操作点,合成一个系统工程,这方面如果处理得不好,可能发生的偏差纰漏应该在所难免,但是我们要把这样的偏差和纰漏控制在很低的水平。

  谈企业的角色

  PPP模式调动企业智慧

  特色产业要考虑可持续性

  论道:要调动企业的智慧,具体来讲在特色小镇的发展中,企业应该如何发挥作用?

  贾康:企业如果参加特色小镇建设,肯定有它不同的偏好,有的愿意做的是大手笔的连片开发,另外有些企业在这里面承包工程,比如说过去已经从事建筑行业的企业,它最拿手的就是一个工程我拿到手以后,按照自己的相对优势把这个工程做完。还有一些企业它愿意在这里面做某一个组成部分,特别是有些专业机构,比如说法律事务所、会计事务所,乃至长期的资产运营,对接内部收益资产产品等。

  论道:还有一种类型,比如我们刚刚去了广西贵港的桥圩镇,它的企业已经把桥圩变成了全国第二大的羽绒生产基地,像这样的企业,它的发展在特色小镇当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贾康:这个案例更典型的是产业集群里面,这种企业除了它自己比较拿手的主打业务之外,它要注意匹配其他的东西,因为这个生产基地放在那,你还必须考虑小镇的特色,并不是说有一个特定的有一定规模的生产基地,它就能够树立起来的,羽绒怎么跟人文环境、跟旅游,还有更广泛的比如说会展等等有什么结合点,怎么让它多样化起来,或者说在某个方向把它可能产生的辐射效应做到极致,这又要专门的考虑和设计了。

  而且特色产业一定要考虑它的升级版和它后续的替代,有必要的话拿什么来替代这样的长远战略。羽绒业按我一般的观察,人总要有防寒的服装,似乎短期内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危险。但是,另外一些可就不一定了,可能有的产品在市场上受欢迎的时间段也就是八年十年。就像过去的VCD,曾经全国到处都在搞,但三五年就过去了,现在哪还有VCD,这种事情要特别的做通盘考虑。

  论道:另外一种企业您刚才说的不管是建筑还是规划,尤其是房地产企业,在这一轮特色小镇建设当中会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贾康:我更担心的是房地产企业长期行为产生的基础性制度不配套,因为房地产有它的特殊性,中央已经特别强调了一定要匹配,使它能够健康发展,长效机制作为支撑的基础性制度,这个基础性制度实际上就是要配套改革才能解决。所以,特色小镇的发展,我觉得一定要按照把发展和改革紧密结合的思路来处理,任何企业参加PPP,我都强调它是在商言商的立场,不能让它学雷锋搞PPP,那不可能长久。它是把一个市场主体按遵纪守法、艰苦奋斗、奋发有为这个思路把它做大做好做强,这是它作为市场主体我认为最本份的社会责任。按这个理解,在商言商企业应该把作为市场主体发挥投资主体的社会责任,结合到它自己相对优势中间。在商言商就是要助力,我觉得关键是要把市场推进为一个尽可能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另外,要把相关的方方面面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搞对。

  谈特色小镇和去库存

  提供产业和发展环境是基础

  政策性信贷支持是关键

  论道:您之前提到过,特色小镇为三四线城市去库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选择,具体来讲,特色小镇要怎么建才能更好的去帮助去库存呢?

  贾康:在全国几百个三四线城市,已经形成了房地产市场上比较明显的库存压力,这里面有大量的住宅,也有一些商业用房,总体来说,这些去库存对应的基本人群应该是以后中国工业化过程还有从农村到城镇来定居的农民工转成市民的社会成员。

  农民工的市民化前些年有个很明显的趋势是,大家几乎一股脑的首选大城市,最好是一线城市,因为就业机会多,发展前景广阔,但是目前来看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压力。

  现在三四线城市要想去库存,让这些所谓最值得给他们提供住有所居条件的农民工相对顺利地进来,还必须要有相伴随它的产业和发展环境。

  如果一个个特色小镇有它的产业,不光说是像羽绒服这样的制造业产业,还可能是其他的一些带有高科技特征的,比如说信息产业的基地,也可能就是服务业,还有可能是跟旅游相关的等等,跟原来三四线城市又是比较就近的,可能形成一个我们所说的城市群,或者说相互产生互动效应的卫星镇。不论是什么样的情况,都要在原来三四线城市去库存的旁边匹配上更有利的条件。

  当然我也要强调,你要是想让农民工为主的这些社会成员进入三四线城市,而住有所居,不光是去库存匹配一些商业性的信贷支持,还要匹配政策性的信贷支持。政策性的支持和特色小镇的机制创新又可以对接在一起,如果正好碰到一个连片开发,这里面政策性的因素,企业自己的相对优势的因素,综合在一起又是一个政府企业专业机构合在一起1+1+1大于3的、推动去库存的很好的配套机制。

  谈特色小镇案例

  借鉴瓦尔登湖和奥地利小镇

  特色鲜明 不求扩张 融入当地发展

  论道:国外也有很多特色小镇,您觉得有哪些案例让您感觉印象深刻,值得我们借鉴?

  贾康:我觉得国外的一些特色小镇它有特色,而且它也不求大,但是它的发展是非常现代化的,而且特色鲜明,可以有可持续的发展。

  比如说我去过的,美国在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波士顿旁边那个区域有一个特色小镇,这个小镇是过去文化名人居住过的地方,它的辖区之内有一个著名凡尔登湖,它在知识分子群体里面非常有影响,著名作家、哲学家梭罗在凡尔登湖的小屋里面写出了著名的影响长远的作品。它是和这个小镇的发展很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了,人们到了波士顿有机会的时候就想去看看凡尔登湖,也就自然而然进入到小镇的区域里面,顺便还能看看它很有特色的学校,比如说著名的女子学校。这个小镇的发展中,并不要求一下子有什么样的扩张,而是一个很沉稳的但是有很持久的人文特质的特色镇。

  另外一个我去过的在奥地利,有一个过去曾经产盐的小镇,它是在非常优美的湖光山色之中,居民加在一起可能也就一千人出头。这个小镇它自己也不可能再扩张了,它也没有任何的意图想把它居民的规模再明显提高,但是它作为一个旅游黄金路线上的著名的目的地,它的发展是显然有可持续性的。这样一些小镇合在一起融入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它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不可替代的组成部分了。

  论道:您对中国的一些特色小镇有些什么样的期许?

  贾康:中国有特色的地方其实特别多,有些称得上默默无闻,但是去了以后你会感觉它的天赋条件是非常好的,所以应该要抓住发展机遇。

  中国现在不光是大中城市有旅游的偏好,我发现在小城镇以及包括一些农村居民收入提高了以后,都在开始体现出人在生存温饱问题解决以后要发展要享受的趋向。总体来讲,是中国巨大的人口规模支撑起来的,收入阶段上升,消费需求升级和购买力动能的释放,一起汇入我们现在发展所谓1000个特色小镇的推进的浪潮中间。所以应该讲配套的因素是非常好的,我觉得国内旅游到了一定的火候,在吸引国外旅游者来的时候,他不光是去西安看兵马俑,到北京看长城,可能也就要在这个路线上更多考虑看这些特色小镇了。

  谈资金支持

  以PPP对接特色小镇的金融需求

  论道:在资金和政策扶持等方面,您觉得特色小镇需要哪些支持?

  贾康:我觉得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个框架,最好的政策框架就是现在从国务院总理到有关部门都高度重视,可以称得上不遗余力在推PPP,PPP就是伴随着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政府特定的支持,它形成的一个我们对接特色小镇发展特别好的“天时”,再加上特色小镇的“地利”,再加上PPP自然带来的混合所有制以及阳光化决策过程,大家实际上最有可能办成事的“人和”,想干事、会干事的人,干成事不出事,按照特色小镇来发展,它这个政策的匹配是相当清楚和阳光化的。

  比如说你做成一个PPP,政府的支持要做可行性缺口补贴,我不是全给你包下来,但是我可以通过规范的预算程序给你做资金的支持,而且是写在合同里的,你是预期的,一做20年也好30年也好50年也好,这是有法制条件,大家签字以后一起守约来保障的。

  另外对接到资本市场,资本市场里面也可以结合着我们过去的政策信用担保等等,给予政策的支持。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上海和天津正式成立了要和PPP对接的资产交易中心,就是类固定收益资产,资产证券化,我们资本市场大量的保险资金,偏好倾向于长期考虑的资金,都会进入到这样的平台上来交易,来促成支持PPP的发展,这里面又可以适当的考虑政策性的因素,怎么样融合加入进去,这都是在未来我觉得非常有前景的。

  

来源:贵州卫视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