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贾康 > 最新动态

贾康:发展绿色金融可提倡发展政策性保险

作者:贾康  时间:2010-09-19

7月17日,由中国保险学会主办,保险经理人杂志社承办的“2010年第二届中国寿险发展论坛”及2009年寿险十大经理人颁奖典礼在北京威斯汀大酒店举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出席本次论坛并发表题为“绿色金融发展方式”主题演讲。

以下是贾康的演讲实录:

贾康:大家好!首先要感谢邀请,我们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保险和寿险,实话实说,这方面我了解不多,是来学习的。今天论坛主席说就保险本身发表意见,我们对保险主题也有一个鲜明的主题,就是转变发展方式,实现科学发展,我想就绿色金融发展方式的认识,自己的意见汇报出来,请各位批评指正。

绿色金融概念现在越来越多地被人提起,我的理解跟我们现在追求的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所谓绿色发展的概念联系在一起的,在过去比较长的时间段上,我们在发展中间,在改革开放大的大的方针指导下,发展是硬道理,但黄金发展期同时伴随着一个发展期,伴随着矛盾凸显,共同构成了我们这样实现中国三步走,现代化战略目标的战略机遇期,要把握好战略机遇期给我们提供的机遇和挑战,显然就要特别注重把发展是硬道理,与时俱进地提升到科学发展是硬道理的新高度上,我理解这就是中央最高决策层强调以科学发展观统领全局的用心、意图之所在。

科学发展中强调全面、协调、可持续,在资源环境制约之下,我们如何提高增长质量,追求更加符合人文主义立场的精神和可持续发展。这里包含了更好在发展中集约利用资源和保护环境,更好地顺应现在全球都在讨论的气候变化挑战而趋向于低碳化的发展,和低碳发展相关的两型社会建设,循环经济发展也被人们称为绿色发展。现在人们越来越多谈论绿色金融这样的题目显然就是要在科学发展观实现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绿色发展,它需要绿色金融,是一个逻辑上顺理成章展开的,针对金融领域所提出的命题。但是,我想比较直率地说,如果我们从研究的角度来审视绿色金融这样一个概念,它显然不是一个单一利润导向的金融,因为这里面是需要按照社会目标,按经济学上所说的正的外部性来导向的,这样一个并不是单纯追求回报的思路,这样的绿色金融显然要形成区别对待的金融,它的金融行为带有有所区别,有保有压的选择性特征,现实的形态上就应该表现为,凡是绿色发展的就要支持,不利于绿色发展的,非绿色发展的他就不支持,金融是一个经济发展中间重要的支持条件,小平同志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它的复杂性、精确性,金融深化中间那种和现代的管理,现代经济运行整体过程当中,显然绿色金融都要具备,并且它明显有别于过去我们惯常理解的商业性金融。

我们现实生活里这种区别对待的绿色金融,我的意见,它的主导因素就是政策金融,我们商业银行金融体系当然也需要进行发展,与其他金融形成合力,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我理解,我们保险行业总体的定位首先是商业性,但是有一个角度也是值得探讨的,我和我们保险业的一些同志也曾经在下面有过这样的议论,保险里是不是还有可能分出一个概念,就是所谓政策性保险。

有的同志不同意这样的概念,但也有的同志说至少在农业保险里的某些部分带有非常明显的政策性保险的特征等等,而在绿色金融的概念之下,我认为,应该正面地提出,它需要把各种已经存在和运行的商业性金融力量调动起来,但绿色金融如果能够成立和可持续地发展,它不能够按照商业性的金融简单地来处理问题,绿色金融不能简单地按照商业性原则承担它的金融支持的任务。如果你真的就把央行调控下的金融体系看作一个可以运转起来,就发挥绿色金融全部功能的体系的话,我个人认为,它实际上会把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混为一谈,而现实生活中间可能会产生一些矛盾。

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反复探讨的,首先是要使我们的金融体系真正地商业化,银行首先要企业化,所谓商业性定位的金融,我认为由于让它真正成为企业,中国改革开放的80、90年代说银行成为真正的企业,才能让企业成为真正的企业,现在我们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银行商业机构以及其它大型金融机构已经在改革开放中间确立了它的定位,并且越来越健全它的运行机制,也在积累它的经验,但毕竟政策性金融业包括我理解的和它密切相关的绿色金融,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探讨。绿色金融需要更多金融性质的相关定位,需要更多的绿色倾斜因素注入在里面,具有政策倾斜的绿色金融的倾向,需要政策性资金的介入,当然,我们认为国家财政作为后盾是不可避免的,这样的介入也要结合社会目标和原则,但非常关键的是以国家财政为后盾,支持绿色金融、政策性金融,很关键的是解决它的机制问题,需要一种政策性资金,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信贷式放大的机制,才能当然需要区别对待,有保有压的,它带有很明显的结构上的功能。但并不是说很多事情,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间,财政把钱拨出去就解决问题了,在绿色金融领域显然要追求在财政金融支持下,政策性资金可以通过市场化运作和专业化管理来放大它的效应。

我初步地把它归纳为信贷式的放大。财政性支出放出当然体现区别对待,如果能加上信贷式放大机制,顺应市场运行机制而又贯彻政府政策的导向,带有政策性取向的意图,发挥得好它是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机制,把政府有限的可用资金与社会、民间资本形成合力,形成一种带有现代金融色彩的,高效率运作的调控和发展过程,当然,国家还需要有其它一些措施,比如必要的税收优惠等等,配合绿色金融一起来推动绿色经济、低碳化发展,两型社会建设等等。

我们可以从一些实际的发展问题来考察一下。

各方面现在非常关注的事项包括新能源、节能降耗、升级换代和创新等,现在我们已经形成气候的是怎么样更多利用风能、太阳能、地热、余热等等,以及在建筑方面推行节能建筑,这都是绿色经济发展越来越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和低碳发展的具体事项,这么多的事项在实际推进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什么障碍呢?中国在很多年前探讨的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分道扬镳之后如何发挥各自的作用,这方面进展得并不顺利,政策性金融怎么支持直接效应并不明显的绿色金融的发展,在这些年受到明显挑战之后,政策性金融何去何从,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全面、深入地探讨,以及比较合理的解决方案。

实际上管理部门,有关的金融机构对政策性金融的概念可能还存在相当多的疑虑,甚至有的同志有意无意回避它,不愿意提出这个概念的时候,我们有必要结合绿色金融问题进一步深入探讨这方面问题。我感觉很重要的是政策性资金介入,它的运行机制,哪怕是一个粗线条的政策性金融体系,它势必要求政府支持的操作主体,我们过去理解为需要政策性银行或政策性金融机构,它需要和市场一般的主体:企业主体,商业性银行机构,保险机构等等,形成一种风险共担的机制。过去碰到的问题往往是从中央到地方,如果注意到由政府财政作为后盾,由财政出钱组建了政策性金融机构,称为政策性银行或者政策性担保机构也好等等,现实过程中很快会面临两难境地,政策性金融主体运行起来以后,理所当然认为它应该承担相关所有的风险,我们在实际问题讨论里,很多同志直截了当地说,既然政府出钱了,就意味着政府要把这个事情做下来,权力支持把这个事情做到位,这样的运行过程中,相关的风险我认为应该是个共担机制,如果在实际项目里,企业认为只要政策性金融注入以后就可以规避所有风险,财政部门在他的视角看起来这个机制就成为“无底洞”的机制,就会发生所谓的道德风险,权责利脱节,这个过程就会变得不可持续,如果真的是一个绿色金融支持的角度确立起来了,财政资金进入以后形成“无底洞”机制,在现在公共财政越来越讲究绩效,越来越要求机制合理化的情况下,财政部门就会在以后的动作上望而却步。

来源:和讯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