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李实 > 访谈

李实:我国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已得到初步遏制

作者:佚名  时间:2014-11-24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资料图

 

  编者按:

  去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紧紧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深化社会体制改革,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促进共同富裕。今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分批出台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配套措施和实施细则,多渠道促进农民增收,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一年以来,我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断向前推进。收入分配公平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一个社会应是一个经济发达的社会,也应是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收入分配改革被寄予厚望。我国目前的收入分配是怎样一个总体情况?对于颇有争议的国企收入分配改革应该怎么改?怎样科学合理制定收入分配改革细则?就这些问题,中国经济记者专访了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

  中国经济:你之前一直关注收入差距和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能否介绍一下目前的总体情况?

  李实:

  收入差距在过去几年当中,扩大的趋势得到了初步遏制。从官方数据看,收入差距处在一个平稳的状态,或者还有可能缩小,主要表现是过去几年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幅快于高收入人群。比如像农民工的工资增长超过了城市居民增长,相对比较落后的贫困地区收入增长幅度超过发达地区。

  分配不公的问题正在试图解决,但可能离大家所期望的目标还相当遥远。虽然城乡之间收入差距略有缩小,但现有收入差距还是比较大。城市居民收入相当于农村居民收入3倍,这个差距还是很明显。另外,城乡之间的差距不仅仅表现在收入水平上,还表现在社会保障公共服务上,农村居民在享受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方面和城市居民还是相差甚远。

  如何缩小城乡之间差距在很多程度上体现了制度的公平性和政策的公平性,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包括限制垄断行业收入过快增长。今年中央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准备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高管的薪酬水平。从透露的方案来看,对国企高管薪酬可能有一个较大的限制,几百万薪酬的情况可能不会再出现了。但限制高管薪酬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国有垄断行业一般员工的工资也高于市场工资水平,其工资水平也要加以调节。调节垄断行业员工工资水平还没有太好的政策措施,行业之间收入差距扩大的问题还没有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此外,对于受贿收入、非法收入这种腐败收入,从今年反腐的情况来看,应该说有所好转。如果能够加大反腐力度,就会从根本上消除腐败,以及腐败所带来的收入。尽管现在这些进步值得肯定,但老百姓的期望更高。所以,很多人还是认为收入分配领域所采取的一些制度改革、相关政策措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中国经济: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城乡居民收入比是3.03:1,这是十年来最低数,那我们是否可以对城乡收入差距完全乐观?还可以怎样缩小这个差距?

  李实:

  从过去30年城乡之间收入差距变化情况来看,城乡之间收入差距会出现一些波动。比如改革开放初期城乡之间差距出现过几年缩小的情况,在90年代中期又出现了几年缩小的情况。城乡之间收入差距缩小还是扩大关键取决于农民收入的增长情况。一般来说,城市居民收入增长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基本上在7%-8%的增幅,但农民收入增长往往有比较大的波动性。如果农民收入增长超过城市居民收入增长,城乡之间收入差距就会缩小;反之,差距就会扩大。这几年农村居民收入增长超过了城市居民收入增长,所以出现了一个缩小的局面。但应该看到,现有差距还是很高,刚才提到的3倍差距在其他国家很少见。另外,这几年缩小幅度都很小,未来几年有可能出现反弹。

  这几年,公务员的工资基本上没太大变化,事业单位工资也没发生变化。从明年开始,估计公务员的工资会有所增加,这样可能就会出现新一轮工资增长。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农民收入如果不能高速增长,城乡收入差距完全可能有所扩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城乡之间居民收入差距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农民收入能不能保持高速增长的趋势。

  因此,应该把整个政策的重点放在提高农民收入上。提高农民收入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改革措施,就是取消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不仅仅在制度上要实现城乡户籍统一,同时要取消与户籍制度所挂钩一些制度差别,比如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等等。另外就是引导农村更多劳动力能够流动到城市,农民能够有更多选择机会,到城市以后能够享受与城市居民基本相同的公共服务。再有,政府应该加大对农村建设的投入。农村的整个发展水平相比城市落后很多,包括教育、住房、交通、医疗服务、环境卫生各个方面。再一个就是要给予农村弱势人群,包括贫困人口,残疾人,老人、留守妇女儿童更多关爱和关注,能够提供更多的支持、救助等。

  中国经济:国企收入分配改革在收入分配改革中较有争议。国企薪酬究竟如何去管、管到什么程度,以及需不要制定一个明确的改革时间表?

  李实:

  国企改革一个老大难问题,国企高管薪酬的问题已经议论了很长时间,有关政府部门也试图出台一些相关的政策措施,但都没有落到实处。

  国企薪酬制度改革涉及到如何看待国企在整个国民经济当中作用的问题。应该说很多国企带有垄断性,有垄断地位一定有垄断利润。如果国企高管以及员工的收入和垄断利润挂钩,那肯定会带来收入分配上不合理问题。所以国企改革是让企业更加市场化,参与到市场竞争,破除垄断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个可能短期内可能很难发挥作用。

  短期内就需要对垄断行业国企的高管薪酬进行一些相关的限制。到底限制到什么程度?国企不是私营企业,不能完全独立于政府工作人员的薪酬制度。所以,国企薪酬不应该由国企自己来决定,它作为一个企业,它应该有一个多个利益相关方参与决定的机制,利益相关方就是政府、企业,社会团体,民众等。建立一个多方参与的薪酬决定机制,或者形成一个由社会不同群体参与的薪酬委员会,为国企薪酬调整提供决策依据。

  中国经济:10月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消费扩大和升级,并强调分批出台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配套措施和实施细则。对收入分配改革的细则你有何期待?

  李实:

  应该说中央高层领导也意识到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过大的收入差距对消费不足会产生直接的影响。高收入人群一般消费倾向比较低,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从扩大消费、促进消费的角度来加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这和去年发改委 、财政部 、人社部三部委提出的《深入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是连贯的。这个意见出台以后,再加上去年的三中全会改革方案,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已经进入到议事日程。

  但这些改革意见基本上都还是原则性,没有提出具体的措施。从原则提出到具体政策措施出台,可能需要一个过程。再加上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改革涉及到财政问题、金融问题、经济结构等各个方面问题,改革本身需要全局统筹,在具体操作上可能需要分期分批落实。从去年开始,各个部委以及各个地区都在研究或出台一些具体方案。我倒是对这次改革过程抱有乐观的态度,只要改革方向是正确的,始终盯住抓住不放,根据“先易后难”的原则陆续出台相关政策,改革还是能够往前推进。

  收入分配改革细则出台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碰到部门利益的时候可能会拖延下去,这时候高层领导一定要有坚定的改革决心。具体改革措施还可以放在社会当中加以讨论以及召开一些多方参加的座谈会,通过讨论吸收一些公众的意见。

 

来源:中国经济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