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互联网+”热词背后的真问题

作者:刘世锦  时间:2017-04-18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琢磨“互联网+”,企业、专家乃至普通民众纷纷加入了这一热词的讨论,“互联网+”已经从行业热词正式升级为全民热词。但是,热闹过后,能够留下什么?它背后的真问题究竟是什么?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说清楚的,而这恰恰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

  “互联网+”能解决什么问题

  “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各个传统行业”,但这并不是简单的两者相加,而是一种创造和拓展。这样的拓展,能够解决三个问题。

  首先是提高信息密度。过去我们的生活信息密度是不高的。比如大家聚到一起开会,这事放到几十年前,电话通知都不见得方便。但是现在,如果一个人没有手机,大家都会认为他很奇怪。如今人们拿着手机,无论在哪里,随时都能够互相联系,这就是信息的密度在增加。

  其次,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信息不对称是经济学的一个核心命题,意即某信息某人知道,但其他人不一定知道。这样的话,掌握信息的人就会有一种优势,或者说可以在交易中开出更高的价格,甚至可以去欺骗对方。现在很多体制、机制的问题,实际上都是由于信息不对称引起的。“互联网+”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促使线上信息和线下资源的整合。就是通过线上和线下的互动来推动资源的优化配置。打车软件是个典型案例。最近出租车的问题备受关注,如美国的Uber,国内的滴滴、快的。过去我们在路上见到出租车,招个手互相就联系上了,可以打到这部车。现在可以在室内,通过手机客户端了解有多少有可能提供服务的车在附近行驶;同时,司机在车上也能知道有多少位客人有打车需求,沟通的渠道和密度比以前大大增加。在信息密度增加后,实现两两相配,实际上解决了资源配置的问题,并且这种可行性比以前大大增加。

  这说明,“互联网+”,不论是+制造业,或者+其他,解决的实际上是一种资源配置方式。“互联网+”将改变资源的配置方式并提高配置效率。也只有实现这一点,“互联网+”才有生命力。因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物流、信息流或者资金流在同时交互,从而使整个制造业(包括其他的行业)的生产、流通、消费环节都发生大变化。尤其在这个过程中,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随着物流和信息流的变化,风险收益被进行重新定价,相应地也会出现一些新的金融形态。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产生的。

  “互联网+”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互联网也有不能解决的问题。互联网可以重新匹配整个生产过程,但是制造业转型升级往往从车间开始。近年来,中国的制造业有很大进步,也打造了好的产业基础,但是我们和国际上制造业水平较高的国家(如德国、日本、美国、瑞士)仍有差距。为什么高端装备一定要从发达国家进口?为什么我们的制造能力提高不上去?笔者在与一些企业负责人交流时,他们说,往往就差一点上不去,而这一点在人才上。即使有很好的装备,但人的水平还是有限。而大量的工作确实需要人来操作、试验、组合。

  用所谓现代知识经济的话来讲,很多事情是不可编码的知识,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这种事在车间里非常多,在制造业中大量存在。这是计算机替代不了的。具体说来,不可编码的知识一是经验,二是数据。笔者曾经到一些本土汽车企业参观,不少企业建有研发中心,装配水平较高,但是它们和跨国公司的研发中心到底有什么区别?主要是数据。比如车辆在高寒地区、热带地区等不同的气候状况下,是怎样的情况?需要数据来说话。别人在这方面有很丰富的数据,我们没有,这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需要长时期的执着和沉淀。

  因此,笔者认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有两个问题,一是创新,二是精致。创新就是搞出一个新东西。精致就是现有东西大的框架不变,在细节上完善。我们除了互联网意识之外,还需要工匠意识。但是工匠意识培养不容易。一个人心无旁骛地执着多年,还不一定成,但是不干的话,一定不成。

  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就是培养工匠意识和执着精神对体制有很高要求,体制要能调动从业者的劳动积极性。现在有的国有企业负责人一年半载就换了,任职期较短。甚至有的企业,四五年已经换了六七个负责人,这很难形成执着精神。另外,现在的体制机制下,企业的业绩和负责人并无太大关系。一项事业,干成了也和负责人没有太大关系。万一出错了,或者在创新过程中遇到风险,增加了成本,结果可能还要被追究责任。这一系列的问题不解决,也很难形成执着精神。同时,有些民营企业家缺乏对未来的稳定预期,要塌下心来专心做五年、十年的制造业,有些人很难下这个决心。另外,其他行业的诱惑也很多。比如搞制造业的人,突然发现房地产很赚钱,所以制造业就放在一边,去搞房地产了。前段时间股市飘红,也吸引了大量从制造业转移出来的资金。解决这些问题,都需要相应的体制、机制、政策的保障。

  “互联网+”的环境中,创新是规划不了的

  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政府要从过去“重扶持”转向“重环境”。为什么这样讲?在以往,政府推动一些新产业的发展,一般的方式是给一些特殊的政策,来扶持某个行业、某些企业。但是在创新驱动或者“互联网+”的环境中,笔者认为这种方式可能需要认真地反思,因为有些是很难持续的。

  《中国制造2025》对下一步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有很好的指导作用。但是笔者想提一点,政府尽可能不要去制定具体的技术路线。现在提出的一些制造业发展的远景、前景,那也只是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上做出的展望,或者说只是展望之一。而中国的制造业,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将来会变得怎样,没有人能搞清楚。以互联网为例。五年前,我们能预想中国的网络技术成这个样子吗?同理,五年以后中国的制造业会是怎样的状态,现在没人能规划好。因此,政府没法制定具体的技术路线,过去这方面的教训很多。同时,政府不要具体扶持某一个企业。产业发展日新月异,某一个技术今天看起来还不错,明天可能就落伍了。这个企业今天看起来不错,明天可能就不是领先的企业了。

  政府最重要的还是创造环境。创新是具有高度不确定性,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创造某种环境、某种条件,来吸引资源。比如说保护知识产权、鼓励公平竞争、培育人力资本、健全社会保障体系等,把这些搞好以后,创新资源会集中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将来产生创新成果的概率可能比较高。至于将来到底哪些企业能够脱颖而出,哪些产品能够脱颖而出,哪些行业是具有前景和竞争力的,则很大程度上是市场竞争的问题。有了好的环境,创新中心就可以通过竞争机制形成。创新是无法规定的,应该给所有的地方这样的机会,让它们去竞争。城市之间应该有争当创新中心的竞争,整个创新资源是流动的。美国是这样,中国现在也是这样。

  在鼓励创新方面,政府可以做的还很多。比如,现在讲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最后真正创业当老板的肯定是少数人,不是大众,是小众。创业者中能成功1/10,这样的概率都不算低。但还是要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给大家多一点这样的机会,虽然多数人是要失败的。政府除了要创造有利于创新的环境,同时也要给创业失败的人留一条后路,让他摔倒了以后能够爬起来,宽容创新的失败。

  再比如,在创新过程中,政府要正确处理利益调整过程的各种关系。现在网购兴起以后,很多商场萧条了,甚至关门了。滴滴、Uber被广泛使用后,很多出租车司机感到危机了。机器人用了以后,很多岗位就不需要了,政府要正确地处理其中的关系。现在,像Uber、滴滴一类的软件出来以后,几乎所有的地方政府态度都非常谨慎,甚至忧虑。创新现在会遇到一些利益冲突,政府有责任来正确地处理相关问题,化解矛盾。

  总的来讲,政府要按照创新的规律来推动创新。首先必须非常明确地表态支持创新,其次要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支持创新、创造环境上,同时要解决好创新过程中的一些具体的利益冲突问题。

  (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

来源:原子智库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