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刘以雷 > 访谈

深化改革,转换动能 推动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

——新华社记者访天山经济论坛主席、著名经济学家刘以雷

  时间:2015-12-23

  主持人:非常感谢刘副秘书长接受我们的专访。这届论坛邀请国内很多著名专家学者围绕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这个前沿话题和热点问题,进行交流研判,建言献策,受到各方面积极评价和点赞,社会反响很大。首先祝贺天山经济论坛又一次成功举办。作为主办单位之一,我们社领导也向您表达祝贺和感谢! 您对这届论坛如何评价? 

  刘以雷:是的,就天山经济论坛话题我多次接受过你们的专访,非常感谢新疆分社的全力支持,学军社长和秀芩都亲自安排部署,做了大量的具体细致工作。新华网作为论坛网络独家支持媒体派了强大的阵容,做了视频、图片和文字直播,这次还使用了无人机现场拍摄。新华网的朋友们都非常能干,非常敬业、非常专业、非常职业,为论坛的成功举办作出了很大贡献。还有中央驻疆媒体,本地媒体都积极热情参与,如中国改革报作为协作单位,中国证券报等都从北京总部派高手来参加会议。也非常感谢出席论坛的专家学者,也包括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出席的专家学者,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教授因腰扭伤住院未能参加,一再表示歉意,中央党校赵长茂副校长也打来电话、发短信对不能到来表示歉意,虽然他们不能来,但都表示关注论坛,支持论坛。这次论坛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正如参加论坛的嘉宾所讲的那样,论坛越办越好,影响越来越大,论坛主题是思考有关“中国制造2025·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问题的一次思想盛宴、思想大餐,让我们各级领导,特别是与会代表深受教育和启迪。

  刘以雷:这届论坛依然呈现出四个方面的突出特点。一是嘉宾层次高。这次论坛请来了国内经济学界一流的知名学者、经济大家、行业专家和商界精英及新疆各界的本土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会聚一堂,就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意义、部署实施中的关键环节均进行了系统性地探讨。如胡政总裁、董景辰教授等不仅有较高的理论水平,而且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二是探讨问题针对性强。当前全国普遍面临化解产能过剩和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艰巨任务,新疆也不能例外,探讨中国制造2025为新疆产业发展提供了借鉴和启迪,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更是与新疆和兵团联系最紧密的话题。嘉宾演讲既有理论上的指导性,又有实践上的操作性,探讨问题实,针对性强。三是反响比较大,与会嘉宾既有党政机关的官员、商界的企业家、各银行的相关领导,也有新疆各高校本土的专家学者,可以看出与会代表们涵盖了理论研究探讨的学者和具体实践操作银企带头人,此次论坛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理论研究者、规划政策制定者和实践创业者提供了一个思想交融碰撞的机会和平台,具有较大的影响范围和较高的影响深度。四是参会人数多秩序好,参加论坛计划300余人,实际达到400人,参会人员超过预期,会场爆满,入口处都站满了驻足听会的人员。虽然人数众多,但会场秩序井然,论坛议程安排了上午和下午两场,听会人员表现出了较高的综合素养,进出会场井然有序,上午下午均按时按点参会,会场始终保持较安静的状态,没有手机铃声干扰,没有人大声喧哗。像樊纲、胡政、邵滨鸿等都经常参加国际、国家级大型论坛,也都给了很高评价。

  主持人:论坛真的是越办越好,影响越来越大,从演讲嘉宾层次之高、参会人员之多以及会场秩序之好等方面都反映了这一点。我想这与你的付出,尤其是你的精心策划是分不开的,我们社领导李秀芩社长就在新华网客户端这样评价您:“以经济学家的积淀和视角及深耕于新疆和兵团的情感与担当,集各方之合力与爱心,殚精竭虑、倾心尽力,为我们搭建了一个碰撞思想、启迪智慧的共享空间。”

  刘以雷:谢谢你们对论坛和对我本人的夸奖。论坛的成功举办是各方面关注和支持的结果,尽管我个人也做出了努力。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重要的一点是这个时代给了办论坛最大的机会,同时论坛也承担了时代赋予的使命。天山经济论坛酝酿于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之初,行动于第一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不久,可以说天山经济论坛应新疆发展伟大时代和使命的召唤而发端成长。记得那是2002年10月,应我之约来新疆考察讲学的樊纲教授被新疆的美景,和大开发的前景所感染,动员我牵头举办论坛,名字就叫“天山经济论坛”,并承诺大力支持。遗憾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行动。直到2010年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的召开,中央要求集全党之智,举全国之力,支持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先后出台系列特殊政策,支持新疆跨越式发展,新疆呈现出大建设、大开放、大发展的火热景象,被这种大发展形势所鼓舞,我本人作为长期生活工作在这块土地,并直接从事经济体制改革和区域经济发展的实际工作者或操刀手,无论是个人情怀还是社会职责,都促使要承担起这个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在各位领导和专家学者及企业的支持下,把天山经济论坛付诸了行动,并于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的第二年也就是2011年首次成功举办。论坛已连续成功举办了三届,今年是第四届。

  主持人:作为非官方、非盈利性的学术会议,天山经济论坛已成功举办了四届,真的不容易,正如您所讲的,参与办论坛都是从方方面面加入进来的,有党政机关的干部,有企业老总,有的还是大学的志愿者,都是友情客串,他们没有报酬,起早贪黑,认真负责,热情主动,体现出较高的素养和参与热情。

  刘以雷:对,确实不容易,我刚才说了,主要还在于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我首先要感谢樊纲教授,樊纲教授不仅提议且命名了“天山经济论坛”,而且他每一届都亲自来参加论坛发表主旨演讲,用实际行动兑现了当初全力支持我牵头办论坛的承诺。要感谢贺铿局长、邹涛教授、邵滨鸿教授和胡政老总等天山经济论坛的老朋友,他们多次莅临论坛发表主旨演讲,为论坛的持续举办提供了实际的支持和动力,还要感谢首次出席论坛的邱晓华教授、曹元院长及郭宇博董事长等,他们的出席进一步壮大了论坛专家队伍,再次增强了论坛持续举办的动力和信心。同时也感谢出席论坛的自治区和兵团领导以及社会各界新老朋友,特别是媒体朋友,感谢他们的大力支持。在此要特别感谢特变电工对本届论坛的大力支持,特变电工是中国最大能源装备制造企业,综合实力位居世界机械500强、中国变压器百强第1位,是中国制造业的骄傲,更是我们新疆企业的骄傲。他们的支持,充分体现了作为本土优秀企业代表的社会责任和担当。也祝愿本届论坛助力特变电工进一步引领新疆及中国制造业发展。

  主持人:您感谢了这么多的人,并且每一个对论坛有所贡献的专家学者甚至企业,您都耳熟能详,一一道来,我也感受到了您的真诚,这份真诚我想源自您对论坛的深情和论坛承载的使命吧?

  刘以雷:谢谢你的理解,我想支持论坛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单位和每一个企业,都有这种使命。这也是我们办论坛的宗旨。天山经济论坛紧扣时代脉搏,把握未来趋势,探讨新疆发展大计。前三届论坛(即2011、2012和2013年)分别以“新疆跨越式发展与中国未来”“城市化与新疆跨越式发展”和“现代物流与新疆跨越式发展”为主题,为新疆跨越式发展建言献策,提供了智力支持,同时也宣传了新疆,提高了新疆知名度,吸引了更多人关注新疆,研究新疆,甚至投资新疆,参与新疆的建设发展,产生了积极效果,实现了论坛宗旨。受到了兵团、自治区及国家有关部委领导及疆内外的积极评价和称赞,都认为天山经济论坛内容实、规格高、影响大。

  刘以雷:本届论坛的主题是“中国制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之所以选择这个主题,是因为,今年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明确了把新疆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 5月19日,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制造2025》,作出了我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的战略部署,这也是新疆发展要把握的大势。本届论坛主题继续延续了以往三届论坛的风格,坚持了论坛的宗旨,即,致力于推动新疆及我国西部地区企业界进一步交流、合作和发展,致力于促进新疆及我国西部地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致力于推进新疆与世界其他地区间的经济合作和交流。

  主持人:第一届天山经济论坛举办以来,已经有5个年头了,您认为新疆有哪些发展变化?取得了哪些成绩?

  刘以雷:我前面讲了天山经济论坛应新疆大发展的时代和使命而产生和成长,新疆大发展的实践为论坛提供了思想理论的源泉,论坛也为新疆大发展的实践提供了智力支持,可以说天山经济论坛既是新疆大发展的实践者,也是见证者。第一届天山经济论坛于2011年6月召开,第一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于2010年5月召开,同时2010年也是“十二五”发展规划的基期年,我将主要以2010年为基期参照年份,梳理第一次天山经济论坛召开以来,新疆及兵团的发展变化。

  一是综合实力显著增强。经济持续快速发展,2011-2014年,新疆经济总量年均实际增长11.2%,兵团年均实际增长17.1%,都远高于同期全国8.0%的平均增速。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不断提升,新疆由2010年占全国1.35%提升到2014年1.46%,兵团由0.19%提升到0.27%,兵团经济占自治区比重由2010年14.17%提升到18.77%。经济总量大幅增长的同时,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也快速增加,2014年新疆人均生产总值40648元,比2010年实际增长45.7%,2014年兵团人均生产总53307元,比2010年实际增长79.6%。财政收入大幅提高,2014年新疆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282.34亿元,比2010年增长1.56倍,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占当年GDP由2010年9.21%提高到13.83%。

  二是结构调整成效明显。农业比重进一步调减,工业实力不断增强,服务业发展加快,新疆三次产业结构由2010年19.8:47.7:32.5调整为2014年16.6:42.6:40.8,兵团三次产业结构由2010年36.2:34.0:29.8调整为2014年24.0:44.7:31.3。城镇化步伐明显加快,新疆城镇化率由2010年39.9%提高到2014年46.07%, 兵团由2010年49.8%提高到2014年64%。

  三是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建设进一步加强。农业基础不断巩固,2014年与2010年相比,新疆粮食总产量增长20.9%,兵团增长4.3%,新疆棉花产量增长81.9%,兵团增长42.2%,新疆水果产量增长44.6%,兵团增长25.8%,新疆肉类总产增长22.5%,兵团增长17.9%。固定资产投大幅增长,2011-2014年,新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完成28864.36亿元,年均增长30.6%,兵团累计完成4994.08亿元,年均增长45.5%。交通基础设施显著改善,2014年新疆铁路营业里程5760公里,公路里程17.55万公里,民用航线里程21.18万公里,管道输油(气)里程12367公里,分别比2010年增长31.1%、14.9%、19.7%和7.9%。2014年兵团公路里程33678公里,等级公路19172公里,分别比2010年增长5.0%和32.0%。

  四是对外经济进一步拓展。2014年与2010年相比,新疆货物进出口总额276.69亿美元,增长61.5%,兵团119.88亿美元,增长1.14倍。新疆对外承包工程和劳务实际营业额21.73亿美元,增长2.45倍,兵团5.82亿美元,增长89.2%。2011-2014年新疆累计实际使用外资16.41亿美元,年均增长23.1%,兵团累计实际使用外资2.99亿美元,年均增长28.5%。

  五是人民生活持续改善。就业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新疆就业人数比2010年增长26.9%,兵团增长24.3%。居民收入稳步增长,2014年全疆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097元,比上年增长10.4%,兵团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803元,比上年增长10.3%。居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2014年,新疆城镇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19.72两,比2010年增长1.29倍,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12.59辆。兵团城镇常住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23辆,比2010年增长1.88倍,连队常住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18辆,比2010年增长2倍。

  刘以雷:通过以上简要梳理,不难看出,第一次天山经济论坛召开以来,新疆及兵团在中央和全国的大力支持下,经济实现了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明显改善,社会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作为致力于促进新疆发展和社会稳定、长治久安建言献策的天山经济论坛,我们看到这些变化和成绩,也感到十分欣喜和欣慰。同时这也是思考谋划新疆未来,下好先手棋。

  主持人:本届论坛主题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中国制造2025”,您认为新疆在制造业方面有哪些优势和不足?

  刘以雷:目前新疆制造业发展积累了一定的基础。2014年,新疆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制造业企业1935家,占规上工业企业个数78.1%,比重较2010年提高0.9个百分点;制造业产值6311亿元,占规上工业总产值66.9%;比重较2010年提高0.7个百分点;制造业资产合计8985亿元,占规上工业总资产53.6%,较2010年提高4个百分点。

  刘以雷:新疆制造业发展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制造业在工业经济中的比重进一步提升,企业数量、完成产值以及资产较2010年比重都有提高。二是制造业承担了几乎全部工业产品的出口,制造业出口交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出口交货值99%以上。三是制造业内部结构进一步优化,石油加工炼焦和钢铁比重下降,完成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分别由2010年23.31%、10.35%下降到2014年18.75%和7.01%;医药、有色金属、专用设备、汽车制造等技术密集型行业发展加快。四是制造业成为吸引民间投资的重要领域,2014年,新疆制造业民间投资1655.98亿元,增长29.6%,占民间投资40.7%。五是部分产能领先全国,光伏发电综合制造产能约 500 万千瓦,国内排名第一,国际排名第三;变压器产量 2.66亿千伏安,位居世界第一;电解铝产能规模居全国第二;大型农物业装备产销量位居全国第三。六是部分技术占领行业制高点,新研股份新型多功能自走式玉米青 ( 黄 ) 贮联合收获机获得自治区科技进步奖和中国机械工业技术奖;新疆电解铝生产技术全国领先,单台电解槽生产能力达到全球领先水平,单产电耗达到全国最低水平;大型风电设备、输变电设备、特种运输车、节能型抽油机等产品的性能达到国内国际先进水平。七是部分骨干企业具备了一定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新疆独山子石化具备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产能,特变电工、金风科技等一批骨干龙头企业具备了工程总承包、系统集成、国际贸易和融资能力。这些为新疆进一步发展制造业奠定了基础,也为发展好新疆制造业提供范例和了信心。

  刘以雷:关于不足,具体来说,一是制造业发展相对缓慢,制造业企业个数和完成工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2014年与2010年相比,4年过去了,分别只提高0.9和0.7个百分点。二是基础制造较薄弱。制造企业多以组装加工为主,关键和核心技术及部件对外依赖度 60%,锻造、铸造、表面处理、大件加工能力等严重不足。三是装备制造业总体比较落后,新疆装备制造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仅5%左右,低于重庆、四川、广西、陕西。东部、中部及东北工业中装备制造业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均超过10%,东部地区接近30%。四是制造业效益总体较低,2014年与2010年相比,新疆制造业资产占规上工业比重提高了4个百分点,而利润总额占规上工业比重却下降了8.1个百分点。这也反映了新疆制造业层次不高,传统重化工过剩产能比重较大,导致整体总体效益较低。五是专业人才和创新能力和不足。新疆不仅缺普通的技术工人,更缺专业、高层次、复合型人才,这已成为制约制造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同时企业技术创新的支撑体系也不完善,缺乏先进制造业发展必须的技术储备,特别缺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技术,大多数企业研发费用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刘以雷: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从发展阶段来看,主要是新疆目前仍处于工业化初期向中期迈进阶段,制造业发展相对比较滞后。在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以及国家特殊政策支持新疆发展的背景下,这些问题会得到缓解和改善,换个角度看也是潜力和机会。对待传统重化工过剩产业要去产能化,大力优化组织结构、调整区域布局和提升装备水平。对新兴高端制造业,要用市场的手段在竞争中壮大,加大创新投入,快速实现产业化,抢占产业制高点。

  主持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给新疆带来什么影响,新疆都有什么行动和重大举措?

  刘以雷: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这是与新疆和兵团发展关系最直接最紧密的主题。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提出给新疆带来重大而积极的影响,新疆将由我国地理位置上的边陲发展成为亚欧区域合作的中心、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核心区,新疆在我国国家战略中的地位和欧亚经济格局中的地位都将全面提升。国家对新疆体制改革和政策体系配套也将进一步升级。世界向东,中国向西,新疆不仅将再次成为东西方历史文化的交汇地,更是全球经济发展的聚焦点。 如果说西部大开发、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是对新疆发展的政策支持,那么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建就是新疆发展的市场支撑,新疆发展插上政策和市场的两翼必将宏图大展。

  刘以雷:自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新疆便积极响应,于当年11月自治区党委八届六次全委(扩大)会议上,就对新疆角色进行定位,致力于成为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核心区。目前新疆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定位更加明确,路径更加清晰。提出建设五大中心、三大基地、三大通道、十大产业聚集区。即,把新疆建设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重要交通枢纽中心、商贸物流中心、金融中心、文化科技中心、医疗服务中心,加快建成国家大型油气生产加工基地、大型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大型风电光伏基地和交通、能源、信息通道。建成机械装备出口加工、轻工产品出口加工、纺织服装产品出口加工、建材产品出口加工、化工产品出口加工、金属制品出口加工、信息服务业出口、进口油气资源加工、进口矿产品加工、进口农林牧产品加工等十大进出口产业集聚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关键要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要与内地和中亚国家开展多层次各方面交流合作。要统筹谋划区域经济发展,建设天山北坡经济带、南疆铁路沿线带和沿边市县开放带,打造乌鲁木齐中心城市经济区,为打造核心区发挥基础作用。要加快向西开放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互联互通。要以产业为基础加大节点城市和中心城镇建设,打造多中心。要积极试行特别机制和特殊政策,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深化经济技术合作与建立自由贸易区。

  主持人: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中有什么作用?

  刘以雷:兵团以屯垦戍边为职责,历史上,屯垦兴、丝路通;屯垦废,丝路阻。新的历史时期,作为处在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兵团,作为新疆安边固疆的稳定器、凝聚各族群众的大熔炉、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示范区,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更加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从稳定器、大熔炉和示范区的功能来看,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上至少要发挥保驾护航、建设大军、开放融合的作用,尤其是作为建设大军,兵团理所当然的要成为核心区建设的排头兵。综合兵团战略布局、职责使命、组织体制和曾经在新疆开发建设中形成的历史地位来看,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除了按照自治区统一规划部署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外,还要着力打造开放型经济战略高地、核心区增长极、文化交融传播阵地、丝路经济和生态卫士。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这届主题是“中国制造2025·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看似两个主题,您如何看待它们之间的关系?

  刘以雷: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我认为是有机统一的整体,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都是为了破解发展难题,一个关乎产业,一个关乎市场。当然也涉及地缘政治、文化、安全等问题。但最根本的还是发展问题,最直接的还是经济问题。一是都有相同的背景,经济发展面临困境,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尚未消退,世界经济仍低迷徘徊,全球产业格局生产流通条件和环境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外需下降,内需不足,产业大而不强,下行压力加大。二是都有国际先例,关于制造业,美国、德国等制造强国相继实施“再工业化”“工业 4.0”等战略,推动制造业升级发展。关于丝绸之路,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都从自身角度提出了新丝绸之路的构想,都以中亚为轴心,拓展自身经济辐射圈和商路。三是核心都是转型升级,一个是产业的转型升级,一个是市场空间和贸易规则的转型升级。

  主持人: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论坛上您点了题,强调了几个方面,在这里想请您展开具体讲一讲,可以么?

  刘以雷:好的。第一,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要有国际性、复合发散性思维。不仅仅是做一个国内的规划就能完成的,它涉及沿带60多个国家,国家已有全局性,长远性的战略考虑,兄弟省区有各自的发展定位,特别是沿带国家在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水平、宗教信仰、风俗文化等方面不尽相同,甚至有较大差异。因此既要熟悉国家战略部署,又要了解兄弟省区的比较优势,还要研究把握沿带国家发展实际和需求。同时还要借鉴国内外一切先进模式和理念。要跳出新疆看新疆,把新疆置于全国、全球的大坐标中审视和考量,以开放胸怀与世界对话,大胆吸收、借鉴、利用国内外先进理念、模式和方法。不能用传统规划的思维,自我主导、自我规划、自我建设。要积极寻找各方共同利益的契合点。要开放发展,协作发展、平等协商,互惠共赢。避免因为过度主导使沿带国家产生逆反心理,降低参与热情。特别要充分考虑当地实际诉求和民意,积极与当地口碑良好的企业合作,最大程度的雇佣当地人员,使我们的企业在当地有本土化的亲切感,尤其要避免“排外”情绪的产生。

  第二,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是涉及国际国内开放合作的大战略,是一项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是一个长期过程,不能急于求成。要着眼长远,先易后难,先近后远,抓住重点,循序渐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重点是经济,同时还要拓展政治关系,促进安全合作,注重文化建设。在价值观上,不能一蹴而就、急功近利,尤其是国外生活节奏规律,该上班时间上班,该休息时间休息,而我们中国人勤奋,有废寝忘食,加班加点,大干快上的传统,我们要学会与国际接轨,不能像过去单纯的国内工程项目建设那样一个劲的赶工期、催进度,过分抢时间,创纪录。既要蹄疾讲效率,又要步稳与国际合拍。在方法上,要做好总体布局,科学确定时间表、路线图。分阶段明确战略推进任务、重点工程、预期目标。近期重点建设通道基础设施,实现互联互通。中期重点建设口岸、节点城市、贸易园区,实现投资便利化,扩大交流。远期重点完善基础设施网络、完善贸易机制,全面实现贸易自由化和经济一体化。

  第三,要深化改革,转换动能,构建新体制,营造好环境。新疆发展较慢,改革相对滞后,必须加大改革力度,才能弥补差距,抹平改革的鸿沟,追上改革的步伐。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背景下,还要率先改革,才能适应核心区建设的要求,才能与核心区建设匹配。国家及自治区和兵团都已出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愿景规划及核心区建设的实施方案,思路、指导思想及原则、重点任务、路径和方法讲的很清楚,如我们要建五大中心、三大基地、三大通道、十大产业聚集区等等,但是谁来干,怎么干?必须厘清明确,核心区建设中的主体是谁?我认为,不管是制造业发展,还是核心区建设,主体是企业,是千千万万个企业和企业家,不是各级政府,政府也不能包打天下。所以改革的重点是,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一要加快推进政企、政资、政事、政社分开,按照市场的要求,深化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改革,减少行政对企业的干预和企业对政府的依附,积极营造和构建有利于企业及企业家成长的环境和体制机制,激活市场主体的内在动能和活力,发挥企业的主体功能。二要积极建设服务型政府,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政府要制定好规划、搭建好平台,招商引资,培植税源,增加就业,不求所有,但求所在,为企业参与国际竞争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和高效率的服务。三要大力培育社会组织,社会组织是创新社会管理的主体,是承接政府转型的载体,是提升公共服务的平台。培育壮大和健全社会组织,不断激发社会活力,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内在要求。中央、地方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既要各司其责,又要密切配合,有序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第四,要充分发挥新疆兵团在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中的作用。新疆兵团是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组织,世界无双,中国唯一,其自身有很多优势。一是兵团具有发挥作用的优势,主要表现在,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组织化程度高的优势;兵团在新疆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中具有重要作用,中央给予的特殊支持政策优势;兵团有数十个边境团场分布在11个国家一类开放口岸地区,边境旅游、屯垦文化旅游和自然风光等特色旅游资源丰富,经济聚集优势明显,具有口岸、地缘和资源集成的区位优势;来自五湖四海,包容性开放的人文优势;兵团工业门类齐全,食品医药、纺织服装、碌碱化工和煤化工、特色矿产资源加工、石油天然气化工、新型建材和装备制造等支柱产业快速发展,具有产业优势。二是要发挥企业及企业家主体作用。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主体是企业及企业家不是各级政府,不是各级党政官员。要培育和改善环境,培育千千万万个市场主体--企业和企业家,靠千千万万个企业和企业家的推动来实现。着力形成大企业顶天立地,小企业铺天盖地的局面。三要支持兵团做实中新建集团,大企业、大集团是一个产业或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和区域资源、资本结构优化的重要载体和平台。做实中新建集团,能够使兵团作为一个整体,提升政治、经济和社会竞争优势,增强兵团经济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发挥排头兵作用。四要支持兵团走出去,可以设想从中投资本中切一块50-100亿美元资金交由兵团按市场化运作,代表国家利益和政治倾向,助力兵团走出去。

  第五,要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需要良好的生态环境,新疆是干旱地区,沙漠和绿洲是干旱地区生态环境中的一对此消彼长的矛盾统一体。绿洲是新疆建设发展的载体和基础。如果在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中忽视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不仅不能建成核心区,甚至因生态环境的破坏带来严重灾难,直接威胁人民的生活和生存。新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必须始终把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建设放在首位,并视为核心区建设本身的基本要素。坚持环保优先,生态立区的理念,确保“山川秀美,绿洲常在”,寓生态环境建设于资源开发,融资源开发于生态环境建设,加强能源资源节约和生态环境保护,大力发展绿色经济,实现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走出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和谐科学文明发展道路。坚决防止以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破坏生态为代价换取一时的发展,坚决避免重蹈发达地区曾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再污染、再治理”的覆辙和弯路,走资源开发和生态环境可持续道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第六,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要有新体制新机制。一要建立协调合作机制,当前国际性的区域合作组织普遍具有排他性,必须要建立协调合作机制。真正实现与周边国家互惠互利,共同发展,还必须创新合作模式。要以多边利益需求为出发点,建立以经贸合作为核心,以社会文化交流为辅助的全方位合作交流模式。二要建立多边金融保障机制,丝绸之路经济带沿带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产业发展等项目上需要巨额资金投入,多渠道资金融通,是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重要保障。三要建立全方位的内外资源整合机制,积极培育国内专业机构、中介组织、民间智库和高校研究中心等平台,广泛调动发挥人数众多的海外华人华侨和国内民间一切资源和力量,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智力支持和决策咨询服务。四要建立和谐的人文科技交流机制。人文交流是夯实是沿带国家互联互通的社会根基。其中民心相通是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群众基础,只有赢得广泛的民众支持,才能真正实现全方位的互联互通。只有形成宽领域、多层次、广覆盖的人文交流格局,才能为互利共赢、长远发展的区域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打下坚实的民意基础。

  主持人:谢谢刘副秘书长接受我们这么长时间的专访。希望明年论坛我们还能参与,还能再次采访您。

  刘以雷:也谢谢你们的辛苦劳动。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