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刘以雷 > 访谈

新疆建设兵团“西进” 专访兵团党委、兵团副秘书长刘以雷

  时间:2016-03-21

 

  61年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下简称“兵团”)在开发新疆、建设新疆、保卫边疆、维护祖国统一和社会稳定中,作出了巨大贡献。然而,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在“十二五”期间,兵团的体制机制问题逐步显现。改革已势在必行。

  近日, 本报记者专访了兵团党委、副秘书长、著名经济学家刘以雷。他表示,“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不容许兵团错过这一重大历史机遇。兵团需要加快改革,构建产融航母,分享“一带一路”带来的盛宴。

  他透露,“十三五”期间,兵团将全面深化改革,举全兵团之力优先抓、重点抓经济体制改革和国企改革。目前,兵团正在筹划构建横跨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产融航母”,通过它参股、控股、全资设立行业性产业(集团)公司和金融类平台公司,通过资本市场引入内地优质资产,辐射能源富集的中亚,并为兵团的“三化”建设提供融资渠道和强有力的金融支持。

  西进,西进,西进

  上海证券报:兵团如何抓住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推进过程中所带来的巨大机遇,成功地“走出去”?

  刘以雷:兵团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毗邻中亚,2000多公里的边防线上分布着58个边境团场,向西开放的桥头堡优势明显。面对优越的地理位置与千载难逢的国家战略机遇期,兵团将在修炼好内功的基础上,经济实体与金融资本联合出海,推进“农业西进”、“工业西进”、“服务业西进”、“金融业西进”,撬动和深耕世界资源能源富集区、中亚及中亚12亿人口的新兴市场。

  兵团要充分发挥沿边开放和毗邻口岸的优势,加快喀、霍分区基础建设,培育壮大外贸龙头企业,提升兵团对外开放水平。兵团将引导和鼓励有条件的团场和农业产业化企业到周边国家开展农业综合开发,推进“农业西进”;鼓励企业到周边国家开展建材、化工、矿产等资源的开发生产,拓展优势资源转换空间,推进“工业西进”;鼓励企业到周边国家建设出口产品分销集散地,促进国内外出口商品销售网络一体化,推进“服务业西进”。

  兵团将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发挥新疆和兵团边境团场众多优势,积极主动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更加有效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构建以喀什、霍尔果斯特殊经济开发区兵团分区为窗口、边境师市为前沿、腹心师市为基地、兵地融合、连接内地的联动发展新体制新机制,着力培育参与国内国外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

  中亚是兵团公司的重要市场,以北新路桥、新疆天业、西部牧业为代表的一批兵团公司已成功“走出去”。未来,随着新疆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区域交通枢纽、商贸物流、文化科教、健康医疗、经济金融“五大中心”,兵团公司将从中积极寻求商机。

  同时,兵团公司将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引导优质产能转移到中亚。随着中亚国家的开放,兵团公司也将进一步参与当地开发。以北新路桥为例,公司先后在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家承建工程项目,未来将深耕中亚市场。

  构建“产融大平台”

  上海证券报:兵团正在全面推进深化改革的工作,在此轮改革中,重点是什么?将采取何种合作方式推进改革?

  刘以雷:兵团是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组织,必须推进政企分开,不断深化体制改革。国资改革是本次兵团深化改革的重点。兵团将打造“大国资”构建“产融大平台”。构建横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产融航母。此举既顾及了兵团的特殊体制,又进行了经济体制改革,可以说是兵团特殊体制和市场经济体制的结合点。

  兵团计划把产融航母打造成为集投融资、资本运营为一体,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相结合,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互为补充,立足新疆、面向国内、辐射中亚,具有较强经济实力、核心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大型现代企业集团。

  这有利于增加兵团本级调控能力,在更高层面、更大空间构建融资和发展平台,实现“资源、资金、资本”联动,从根本上解决投融资主体和责任主体不统一的问题,从而增强兵团本级的调控能力。

  那么,兵团和产融航母是什么关系呢?兵团是产融航母的唯一出资人,二者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是出资与被出资、监管与被监管的关系。兵团下属14个师子公司是产融航母全资子公司,产融航母行使出资人职责,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的权利。团场公司是各师子公司的出资企业,师子公司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的权利。产融航母不直接监督管理团场公司。

  基于兵团特色优势资源产业,产融航母出资设立全资行业性产业(集团)公司或者合资发起设立行业性产业(集团)公司,以产权管理为重点,通过市场化运作,行使出资人职责。基于产融结合,两翼齐飞的规划,产融航母出资设立专业性公司和金融类平台公司,投融资为重点,通过市场化运作,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对于兵团现有的国企,要继续深入推进改革,逐步建立适合兵团的国有资产经营管理体制。首先,继续推进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深化产权多元化改革。新形势下,要继续推进国有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革,尽快改革国有企业的产权结构,克服单一所有制企业缺乏活力的弊端,在国有产权之间、国有产权与非国有产权之间的结合上形成多元产权结构,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用多元投资主体的国有企业取代单一国家所有制的国有企业。

  其次,推动国有企业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产权流动。兵团实现股改的国企,特别是14家上市公司具备一定的规模优势或行业优势后可通过资本运作,控股或兼并其他企业。具备条件的国企母公司可实现整体改制上市或主营业务整体上市,不具备整体上市条件的国企可把优良主营业务逐步注入上市公司。有条件的大型国企应积极吸引战略投资者,实现国有大型企业集团层面的投资主体多元化。

  最后,逐步在团场组建国资经营公司,创建团场生产经营组织制度。要界定产权到团场,分离产权到公司,转让产权到职工,实现资产经营由行政主导转变为市场主导,单一产权转变为多元产权,生产组织转变为公司组织,封闭发展转变到开放发展。团场的生产经营要有进有退,把团场的国有资产经营职能转移给团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代表团场行使出资人职责,对团场国有资产承担保值增值责任,对权属企业承担以出资额为限的有限责任。要改革团场投资体制,逐步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资金来源多渠道、投资方式多样化、投资风险分散化、项目建设市场化的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新的投资体制。建立团场出资人-投资公司-经营企业(职工)三个层次的产权结构。

  重点培育四大金融业态

  上海证券报:在兵团全面深化改革,以及服务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建设的过程中,兵团应如何解决金融要素欠缺的问题?

  刘以雷:兵团需要加快构建立体式金融服务网络,重点培育对兵团经济发展提供要素的银行、证券、信托、保险四大支柱型金融业态,并逐步成立担保、基金、财务公司、典当等各类金融服务机构。

  虽然兵团地处资源丰富的新疆、毗邻能源富集的中亚,但经济相对欠发达,苦于缺乏资金和运作平台,开发过程中困难重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兵团认为急需设立行业类产业投资基金,改变银行单一投资结构,拓宽投融资渠道,满足企业多元化、多层次的投资需求,从而促进企业借助“一带一路”契机面向中亚实施“走出去”战略,推动兵团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

  兵团建立产业投资基金需要注意三大问题:一是产业投资基金的设立、管理和运作必须遵循市场化和专业化的原则,防止搞成政府的投资公司;二是产业投资基金要严把风控关,合理发挥经营性资金的杠杆作用,确保资金安全;三是产业投资基金的资金投向上要坚持立足新疆,面向中西亚的原则。

  兵团计划组建产融航母及投资主体多元化的分子公司,解决好出资人、委托与代理关系,严把风控关,科学决策;同时建立有效的激励和约束机制,放要放得开,管要管得住。在改革过程中,坚持重组一批企业;规范一批企业;改制一批企业;搞活一批企业的基本思路,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并在此基础上,大力推进兵团国企集群发展。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