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以雷:要正视新疆制造业发展中的不足和差距

  时间:2016-01-27

  11月15日,以“中国制造2025·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为主题的第四届天山经济论坛在新疆乌鲁木齐举行。天山经济论坛主席,著名经济学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秘书长刘以雷进行了精彩演讲。

  新疆制造业发展有基础有潜力

  刘以雷认为新疆制造业发展具有基础和潜力,他表示,新疆制造业在工业经济中的比重进一步提升,企业数量、完成产值以及资产较2010年比重都有提高,并且承担了几乎全部工业产品的出口,制造业出口交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出口交货值99%以上。

  就制造业内部结构而言,近年来也得到进一步优化,石油加工炼焦和钢铁比重下降,完成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分别由2010年23.31%、10.35%下降到2014年18.75%和7.01%;医药、有色金属、专用设备、汽车制造等技术密集型行业发展加快。不仅成为吸引民间投资的重要领域,还有部分产能领先全国,如光伏发电综合制造产能约500万千瓦,国内排名第一,国际排名第三;变压器产量2.66亿千伏安,位居世界第一;电解铝产能规模居全国第二;大型农物业装备产销量位居全国第三,其中部分技术占领行业制高点,新疆独山子石化具备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产能,特变电工、金风科技等一批骨干龙头企具备了一定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这些都为新疆进一步发展制造业奠定了基础,也为发展好新疆制造业提供范例和了信心。”刘以雷说。

  要正视新疆制造业发展中的不足和差距

  在看到新疆制造业发展优势的同时,刘以雷也提醒与会企业家,要正视新疆制造业发展中的不足和差距。

  刘以雷认为,新疆制造业发展相对缓慢,制造业企业个数和完成工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在2010至2014年的四年时间里只提高了0.9和0.7个百分点。基础制造较薄弱。制造企业多以组装加工为主,关键和核心技术及部件对外依赖度 60%,锻造、铸造、表面处理、大件加工能力等严重不足。装备制造业总体比较落后,新疆装备制造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仅5%左右,东部、中部及东北工业中装备制造业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均超过10%,东部地区接近30%。与之密切相关的制造业效益也总体较低,反映出新疆制造业层次不高,传统重化工过剩产能比重较大的现状。

  同时,专业人才和创新能力和不足。刘以雷认为,新疆不仅缺普通的技术工人,更缺专业、高层次、复合型人才,这已成为制约制造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同时企业技术创新的支撑体系也不完善,缺乏先进制造业发展必须的技术储备,特别缺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技术,大多数企业研发费用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从发展阶段来看,主要是新疆目前仍处于工业化初期向中期迈进阶段,制造业发展相对比较滞后。在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以及国家特殊政策支持新疆发展的背景下,这些问题会得到缓解和改善,换个角度看也是潜力和机会。对待传统重化工过剩产业要去产能化,大力优化组织结构、调整区域布局和提升装备水平。对新兴高端制造业,要用市场的手段在竞争中壮大,加大创新投入,快速实现产业化,抢占产业制高点。”刘以雷中肯地说。

  他认为,新疆将由我国地理位置上的边陲发展成为亚欧区域合作的中心、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核心区,在我国国家战略中的地位和欧亚经济格局中的地位都将全面提升。国家对新疆体制改革和政策体系配套也将进一步升级。世界向东,中国向西,新疆不仅将再次成为东西方历史文化的交汇地,更是全球经济发展的聚焦点。如果说西部大开发、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是新疆发展的政策支持,那么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建就是新疆发展的市场支撑,新疆发展插上政策和市场的两翼必将宏图大展。

  刘以雷有着在兵团长期从事经济工作的经历,因而对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的作用也有研究,他认为兵团以屯垦戍边为职责,历史上,屯垦兴、丝路通;屯垦废,丝路阻。新的历史时期,作为处在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兵团,作为新疆安边固疆的稳定器、凝聚各族群众的大熔炉、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示范区,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更加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从稳定器、大熔炉和示范区的功能来看,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上至少要发挥保驾护航、建设大军、开放融合的作用,尤其是作为建设大军,兵团理所当然的要成为核心区建设的排头兵。综合兵团战略布局、职责使命、组织体制和曾经在新疆开发建设中形成的历史地位来看,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除了按照新疆统一规划部署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外,还要着力打造开放型经济战略高地、核心区增长极、文化交融传播阵地、丝路经济和生态卫士。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要重视生态文明

  刘以雷表示,中国制造2025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是有机统一的整体,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都是为了破解发展难题,一个关乎产业,一个关乎市场。当下,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尚未消退,世界经济仍低迷徘徊,全球产业格局生产流通条件和环境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外需下降,内需不足,产业大而不强,下行压力加大。因而通过推动制造业升级发展是一个有利契机。

  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其建设要有国际性、复合发散性思维。要跳出新疆看新疆,把新疆置于全国、全球的大坐标中审视和考量,以开放胸怀与世界对话,大胆吸收、借鉴、利用国内外先进理念、模式和方法。不能用传统规划的思维,自我主导、自我规划、自我建设。要积极寻找各方共同利益的契合点。要开放发展,协作发展、平等协商,互惠共赢。避免因为过度主导使沿带国家产生逆反心理,降低参与热情。特别要充分考虑当地实际诉求和民意,积极与当地口碑良好的企业合作,最大程度的雇佣当地人员,使我们的企业在当地有本土化的亲切感,尤其要避免“排外”情绪的产生,既要蹄疾讲效率,又要步稳与国际合拍。

  刘以雷表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是涉及国际国内开放合作的大战略,是一项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是一个长期过程,不能急于求成。要着眼长远,先易后难,先近后远,抓住重点,循序渐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重点是经济,同时还要拓展政治关系,促进安全合作,注重文化建设。在价值观上,不能一蹴而就、急功近利,尤其是国外生活节奏规律,该上班时间上班,该休息时间休息,而我们中国人勤奋,有废寝忘食,加班加点,大干快上的传统,我们要学会与国际接轨,不能像过去单纯的国内工程项目建设那样一个劲的赶工期、催进度,过分抢时间,创纪录。既要蹄疾讲效率,又要步稳与国际合拍。在方法上,要做好总体布局,科学确定时间表、路线图。分阶段明确战略推进任务、重点工程、预期目标。近期重点建设通道基础设施,实现互联互通。中期重点建设口岸、节点城市、贸易园区,实现投资便利化,扩大交流。远期重点完善基础设施网络、完善贸易机制,全面实现贸易自由化和经济一体化。

  “不管是制造业发展,还是核心区建设,主体是企业,是千千万万个企业和企业家,不是各级政府,政府也不能包打天下。所以改革的重点是,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刘以雷说,新疆要与周边国家建立协调合作机制,多边金融保障机制,全方位的内外资源整合机制及和谐的人文科技交流机制。以促进新疆与世界其他地区间的经济合作和交流。

  同时,刘以雷还强调,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要重视生态环境。他说新疆是干旱地区,沙漠和绿洲是干旱地区生态环境中的一对此消彼长的矛盾统一体。绿洲是新疆建设发展的载体和基础。如果在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中忽视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不仅不能建成核心区,甚至因生态环境的破坏带来严重灾难,直接威胁人民的生活和生存。新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必须始终把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建设放在首位,并视为核心区建设本身的基本要素。坚持环保优先,生态立区的理念,确保"山川秀美,绿洲常在",寓生态环境建设于资源开发,融资源开发于生态环境建设,加强能源资源节约和生态环境保护,大力发展绿色经济,实现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走出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和谐科学文明发展道路。坚决防止以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破坏生态为代价换取一时的发展,坚决避免重蹈发达地区曾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再污染、再治理"的覆辙和弯路,走资源开发和生态环境可持续道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来源:人民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