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红光:灾后重建社会支持网络的动员与生成机制研究(一)

——(2013年度“灾后重建中社区动员机制分析”国情调研)

作者:罗红光  时间:2014-01-09

   

   社会学研究所

  课题负责人:罗红光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

   

  本研究根据田野调查成果,在赵延东团队的社会支持、社会资本相关研究基础上,从亲属、人际交往、政府动员、文化资源利用、仪式、信仰等多个角度,分析并探讨灾后重建过程中社会资本以及社会支持网络的生成与动员过程,以求发现生成与动员的机制。同时关注灾前灾后人们所经历的情感及生活的变化,探讨灾后信任等问题。 

  本研究是在中国科技部赵延东“灾后重建社会支持网”数据基础上展开的一项个案研究。采用的方法是定性分析。其目的是对数据中“社会支持网”在生活实践层面的产生、动员、再造与使用机制分析的与意义解释。这一研究试图在统一框架下对社会支持网络的经验研究补充日常生活中的实践色彩,为今后跨国比较研究提供案例。此次地点选在中国四川绵竹。 

  灾难让人们习以为常的社会与文化系统残缺不全。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当地人如何恢复重建?我们从认识论上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救急式救灾。这一阶段外力(包括政府)是绝对的存在并构成了二元结构——强弱关系,受灾者的“主体性”将不发挥作用;第二个阶段是恢复式重建,即灾民恢复常态,主体性也开始逐渐有所表现。这也意味着灾民在意志层面逐渐恢复的证据。 

  赵延东团队的调查结果及刘正爱的踩点也支持了这一过渡。政府是灾后早期恢复中社会支持的主要提供者,但随着社会生活的逐步正常化,政府的作用在逐年下降,而社会网(亲戚朋友)的支持作用变得更为重要,到2011年已成为最重要支持提供者。我们在踩点时也注意到这一点。 

  所以,本研究的基本方向是,当事人如何实施自己的权利和能力复述自己的价值和正常生活方式。由于本研究是人类学与社会学的共同研究,我们也不可能在暂短的时间段做一个全面的研究,因此本研究将赵延东的上述“社会资本”作为公共平台,在两学科交叉部分的基础上,发挥各自学科的特点,并建立结构与意义的联系。 

  交叉部分 

  审视社会资本形成的三个维度(赵延东)——社会网支持、互助与参与、信任。 

  社会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各要素之间相互关联,彼此制约。因此,研究将采取整体观的立场,以便更好地理解社会支持及其作用变化的机制。按照上面“救急”和“恢复”的划分,当下可关注当地居民如何理解社会网及其作用的(主体性),与灾前的社会支持网构成意义的比较,并分析其变化的原因。 

  专业特点部分 

                      

  因为“相关性的意义”在救急阶段几乎被外界定义(这也符合当时的情景),因此,本次调研转换视角,即站在受助方的立场,对社会资本(社会支持网、互助与参与、信任)的关系建构和意义建构及其解释。课题组成员分别关注了以下三个层面: 

   一、社会支持网 

  (一)恢复:检验传统社会支持网的回复程度; 

  (二)建构:是否有创新?如罗兰的“生活分叉”;刘正爱的“传统再造”;卢旭阳的NGO的作用是否常态化? 

  (三)主体性:灾后重建与身份认同。社会关系:原有的社会关系(包括亲属关系)有可能发生改变,并形成新的社会关系,个人在其中的定位会有所变化。3、关注点:家庭重建(再婚、生子、家庭重组等)、失业者的自我定位(寻找工作机会等)。亲属关系的变化,邻里关系的变化、朋友圈子的变化。 

  二、信任层面 

  灾后客观上出现了资源的重新分配。关注点:互助形式与传统的邻里互助等互助形式有何不同,为什么灾后重建过程中村民/居民自组织能力以及社会参与度有所提高,这说明了什么?赵团队的研究结果显示,影响信任的因素主要有三点:1、对灾后重建过程中规则的公平性会影响对政府信任度;2、灾后再分配导致的贫富差距扩大损害政府信任度(如富人和穷人的心理感受差异);3、受灾程度越严重,对政府信任越低。我们从中看到公平和不公平之间以及信任和不信任之间的辩证关系。这一点在田野中进行进一步检验,以便获得意义的解读。 

  (一)恢复:检验传统社会支持网的回复程度; 

  (二)建构:是否有创新?如罗兰的“生活分叉”;刘正爱的“传统再造”;卢的NGO的作用是否常态化? 

  (三)主体性:灾后重建与身份认同。亲属关系:在灾难中有的失去了亲人,有的失去了工作,有的失去了原来的身份,这些不幸也有可能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这些都导致了个人的身份断裂,因此,灾后重建同时也是个人重新认识自我,塑造自我的过程。 

  关注焦点:最集中反应社会网的场合是婚礼和葬礼等重大仪式,若有机会,也可稍作观察。 

  课题组成员罗红光、赵延东、刘正爱以会议论文形式参加了于201311月中旬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另外,本个案研究的建议有3条,在本报告的专门列出。 

   分析框架及方法

  一、关注焦点:“社会支持网”产生的背景及其实践 

  空间结构的变化:由于绵竹大部分地区房屋倒塌严重,灾后,有的原地重建,有的集体划拨土地异地重建。一方面社区重建成为主题,即通过房屋重建、修建观察生活者世界;另一方面异地重建使原有的社区结构发生变化,邻里关系发生变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随之发生某些变化。关注点:第一,变化表现在哪些方面?第二,社区重建的资源(内外)。 

  视角一生活方式的变化:地震这样一个灾难摧毁了人们以往的生活空间,因而也有了新房,它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如重灾区汉旺镇的灾后重建属于异地重建。政府征用了大量土地来建新城。此处社区重建主要指政府主导的基层社区(村/居委会)的重建以及村民的实践。在社区重建与文化资本方面,了解政府建“中国社区”的思路是什么,在社区重建中文化资本是如何被利用的。关注点:集中重建与原地重建(居住空间的变化是否导致社会关系的变化)、政府意图与村民认识之间的距离、再造文化(清平乡银杏社区羌汉文化再造等)、对传统的新阐释(孝德年画村)、实践主体等。 

1.孝德年画村与“中国社区” 

  视角二传统资源及其再造:在乡镇和村庄的灾后重建中,最为明显的是“社区”的重建,这些重建后的社区一律打着“中国社区”(Chinese community)的招牌,正在朝着社区规范化和标准化的方向发展。有的甚至借此机会重新打造文化品牌,并着手开发旅游。孝德年画村就是一例,在这里,年画这样一个传统“资源”在地震中重生并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视角三关系网(经济、行政、人与人):房屋重建中政府虽有一定的补贴,但绝大多数灾民需要从信用社贷款,灾民贷款的担保人是村委会(村支书),这说明,村委会这个政府末端组织,在灾难中,与村民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关系。目前80%以上的人至今仍未还清债务,灾后重建的路还很漫长。值得注意的是,在灾后重建中,灾民所能动用的最有效、最快速的社会关系不是个人,而是政府。 

  视角四信任(人际关系、家族、民间信仰):广化院和吉祥寺的主持给我们讲述了寺院的受灾情况,以及灾后僧人们是如何艰难地重建寺院的等等。但这次需要了解民间宗教实践(寺庙与信徒)在灾后重建过程中的作用。它与社会支持网之间的关系。 

  1历史比较:通过收集口述史资料和梳理前人研究,归纳总结传统亲属制度及其劳动、生活关系。 

  2结构分析:在理论上的关系素的基础上,整理出在当地有意义的关系素。我们用结构分析图1)亲属关系、(2)劳动关系、(3)生活关系来表示 

  3文化理性(象征分析)把握结构与象征、结构与意义的认识论问题。包括社会学家在内,请注意将解释权充分地交给解释方(而非问卷),让他者解释有意义的关系素的象征含义。 

 

2.结构分析图1)(2)(3 

  视角五  象征、意义与信仰:关注点:死亡观(他界观)、坟墓、灾后埋葬亲人的方式、风水、寺庙(包括所谓不合法的社区小庙)、各种信仰实践与相关组织(如,念经会等)、信者之间的互助、人们与附近寺庙的关系、家中祭坛(祖先、各种佛像等) 

  在本研究过程中,面对结构与意义的问题,社会学分析关系结构的变化,严格地讲,即有意义的关系素的变化产生了结构的变化;而人类学则从文化理性的角度把握有意义的关系素的象征分析。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