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中原:警惕行政化回潮,改革需要容错机制与转型定力

  时间:2016-12-19

  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一届国家发展论坛”于2016年12月18日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卢中原出席并进行了《警惕行政化回潮和平庸化》的演讲。卢中原在演讲中谈到行政化回潮的三种表现,一是习惯于用行政化的思路推进地区经济发展,二是用行政化的手段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是用行政性的办法和思路推进科技创新。针对这些问题,卢中原提出要授权免责,提供容错机制,并建议企业沉住气,增强转型的定力。

  以下为发言实录:

  感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邀请,国家发展论坛是首届,我也是首次参加,而且是首次参观我们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我刚才在朗润园转了转,以前来过北大很多次,但是没有专程去过,我非常震撼。我感觉在这个院子里绝对是中国气派,学贯中西之感油然而生。25年前,我和张维迎教授、余永定教授一起在牛津大学学习,当时令我们震撼的是古堡,六七百年前的教堂式学院。今天让我的震撼是中国范儿,我们到这个院子里来进行国际学术交流,感觉完全不同。

  什么叫做行政化回潮和平庸化?

  我讲的题目叫做《警惕行政化回潮和平庸化》,我觉得和我们的主题非常契合。全球变革时代的中国,我们出现了一些行政化回潮,有平庸化、保守化的倾向。刚才韩俊主任谈到了农村领域的改革,令人振奋的就是打破过去国家财政补贴、国家直接干预价格机制的做法。其实这是行政方面的,更多的走向市场化。我非常赞同这个思路,我发言的主题就避开这个。

  我们来看什么叫做行政化回潮和平庸化。行政化回潮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习惯于用行政化的思路推进地区经济发展,解决区域经济发展难题。第二个是习惯于用行政化的手段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三,习惯用行政性的办法和思路推进科技创新。

  我个人觉得在我们的实践当中发生了很多新的矛盾,第一个是行政化回潮,也可能行政化不是回潮的问题,而是压根儿就没改到位。但习惯性的思维方式和做事方法就表现在,比如招商引资,推进一个项目落地,中央提出来PPP,政府资本与社会资本融合。在这个过程当中,许多特别是我们的一些老工业基地,资源枯竭的省份,计划经济、国有经济分量很重的地区,非常习惯于用行政性的办法和思路推动这些事情的进展。动不动就设一个行政化的机构,或者内设一个机构,一套行政化的框架推进这件事情。这个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政府发挥作用,重视这个事情,比如说PPP模式的推进,政府可能在这里行使更多配置资源的权利。

  我们所引用的PPP模式恰恰是用社会资本、市场化方面的运作、公共领域的投资、成本收益的核算等等来进行整个投资建设运营。但是我们看到很多地方就是用设置行政化管理架构的办法,赋予行政权力的办法,来推动这些工作。那么这些工作对企业家来说,企业家进去以后就觉得到处都是这种行政性的面孔和氛围,这一点我想在座的很多企业家,如果在我们东北那几个省份,当然中西部也有很多这样的地区,可能会感同身受,有切肤之痛。前不久在东北调研国有企业的改革脱困,制度性交易成本怎么样降低,我们也感到了这样的问题,非常沉重。

  当然在这样一些地区也有不少的改革动作,比如说在哈尔滨做了一个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用一个公章代替100多个公章,行政管理的效率提升,程序简化,也有不少这样的改革创新之举。但是总体上,那边的氛围是不适应我们国家的市场化改革总趋向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三个字一改,从基础性改为决定性,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接下来是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你看这个顺序,总是要分清谁是前提基础。当然是市场,市场由基础性变成决定性作用,在这个基础上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但是我们往往不这样理解,把政府的作用过于强化。当然我觉得在沿海地区,民营经济发展地区,国际化、市场化程度更高的地区,总体上做得不错。这是第一个层面,我们习惯用用行政性的办法推进问题的解决和区域性政策的落实。

  利用市场、价格机制和企业积极性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二个层面,习惯用行政性思路的办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鲜明的体现在去产能、去库存。今年6月份我们的钢煤两个去产能的目标是20%到30%,过去说时间过半,任务过半,今年的6月份任务才二三成。到8月份完成了七八成,然后说年底可以达标,现在已经达标了。我们说这件事情本身并不错,但是它问题暴露在哪里呢?我们搞宏观经济研究得看大宗商品价格指数,让市场在绝缘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今年的大宗商品交易价格全在涨,那就说明我们供给和需求不衔接了,当然不是总量的,可能是结构性问题很突出。那么你在推动企业结构性改革的时候有什么问题?这个时候市场释放价格信号是这样的,然后我们的行政命令让产能强行的减少。那企业这时候利润亏损得很厉害,工艺品价格结束了一直的下降,走出来了,结果跟行政性的去产能发生了严重的抵触,这怎么办?这是我们要研究要思索的。你的行政性命令督察完了以后达标了,结果市场价格一上来都恢复生产,加强排放、加强能耗,这样怎么能解决我们产业结构失衡的问题,产能总量过剩的问题。所以根本上我们用的行政来推动解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怎么和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价格信号的变化、市场机制的变化协调起来,这个做得很不够。后来主管部门发现以后召集企业家来谈,去产能、结构调整和市场价格稳定,怎么协调。我觉得这就对了,但是我担心这又是一个急救章,当问题突出的时候才召集大家讨论。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今年明年,最近几年是很明确的几项任务,这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因此我们在未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要非常深入地研究怎么样更好地利用市场机制、价格机制和企业的主导积极性,来完成这项任务。

  建立容错机制,增强转型定力

  第三个就是习惯用行政性的思路和办法推动科技创新。我觉得客观来说,最近几年来我们做了很多的改革,尤其是今年国务院下了很多的文件,优化学术环境的指导意见等等,前不久力度更大的是取消了科研经费当中的劳务费比例,没有比例。这只是在自然科学领域,对社会科学、人文科学领域不适用。这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即便是在自然科学领域,工程技术领域,这种习惯用行政性办法和思路去推进创新仍然很沉重,他以为他规范你了,结果又回到以前了。

  比如在改革开放先行地区调查,新型科研机构在立机构之初就定的章程,就是在产权上、管理上、运作机制上接受审计方面都是独立的,不能混同于国家的行政性事业单位。结果现在不行了,审计巡视不管你原来的章程有没有用。所以国务院才有文件叫新型科研机构,这是兼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的性质。这种情况下直接面向企业,面向市场,面向项目,面向投资,是非常直接的。动不动就用行政巡视审计,资产兼并重组,不同所有制设备之间的并购,资产处理非常麻烦。

  我们的中西部很多内部省份改革的力度比我们要大很多,比如说国家取消科研经费劳务费比例上限的时候,好多省份由50%提到70%,国家就不设那个比例限制了。但你说这个地区改革的想法是从5%调到50%,不行,不符合国家财政。全球变革时代的中国,鼓励创新一定要打破行政化、平庸化、保守化。否则你怎么鼓励创新呢?

  现在行政化回潮同时伴随着平庸化、保守化。还有过去废除的政府行政力量直接入股推进科技创新这种事,现在有些行政主管部门又要捡起来,过去改掉的东西怎么又捡起来?这说明我们现在还有行政化的思路和处事方式。现在要培育增长新动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有需求的新动力,这里面有许许多多东西要突破,不突破怎么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怎么能适应变革时代中国的要求?全球变革时代,我们遇到的挑战是非常多的。

  因此我先把这三个方面抛出来让大家思考,至于怎么解决这三件事,第一,你要授权免责,要给人家容错机制。第二,要教育企业增强转型定力,要增强调控定力,我们的微观层次、中观层次也要加强转型动力,就是定力,不要怕,不要慌,要沉住气。就在这个过程中淘汰掉一批,否则就是死灰复燃,谢谢大家。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