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把发展方式转变进行到底

  时间:2017-12-27

   12月21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以“把发展方式转变进行到底”为题发表主旨演讲。厉以宁指出,当今中国经济发展已步入新的发展阶段,但在新旧发展方式转变过程中,存在诸多矛盾。厉以宁认为要走出旧的经济发展模式,重点是要鼓励非公企业的积极性。他觉得,目前阻碍非公经济发展主要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害怕算老账,二是怕将来有一些问题说不清楚,三是怕地方换了干以下是厉以宁演讲实录:

  第一个问题是路径依赖的顽固性。在讨论怎么样来研究经济进展的时候,出现了众所周知的一个名词。这个名词叫什么呢?就叫路径依赖,路径依赖这个在西方的发展经济学中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这主要指:要找到一个途径是不容易的,最好是跟着前人走过的路走,前人怎么走的,我们就怎么走,如果有责任前人负,如果顺利自己得便宜,所以这叫做路径依赖。 

  路径依赖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被认为在经济学中很难打破它的顽固性,因为人总是要感觉到,如果前人已经这么做了没有大问题,那我就跟着做,责任也不由我负啊,风险也不用我承担,这个成为我们国家现在要转变发展方式的一个重要障碍。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发展还是旧的发展方式,旧的发展方式简单地说,就是如何来重视数量、重视速度,新的发展方式尽管很早就被提出来了,但热心于新发展方式的人并不太积极,为什么呢?因为还不知道呢?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所以仍然是路径依赖,这个对我们整个经济也有重要影响。

  第二个问题,我们怎么样进入新时代,进入新经济呢?那就要改变发展方式,把过去的那种旧的发展方式,重数量、重速度的发展,改变为重质量、重效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有很多矛盾。

  第一个矛盾,如果经济增长率下来了怎么办?经济增长率在转型过程中,为了保证效率,保证质量,可能就会影响所有的东西。那怎么办?各个省市地区都在攀比,你报了8%增长率,他一定要9%,第三个要保证在10%,这个无非是把旧的模式重新演一遍,所以一定要记住,攀比是维持旧的发展方式的一个藩篱。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怎么样不再以增长率为核心,增长率是重要的,但不是以它为唯一的指标,速度也是重要的,但中高速增长就行了,要追求那么高干吗?这个斗争是很激烈的,这里有一个重要的点在哪里?就是既得利益受损失,假定过去这个发展方式中是某些利益集团扶持起来了,他就害怕我这个既得利益会丧失。当然也有具体的,顾虑在哪里呢?旧的可以维持,你这套新搞的发展方式,我们旧的问题怎么办? 

  对这个问题应该有新认识。如果旧的生产模式,就算你现在还能够工作,但是时间是不久的,当某些企业已经是先走一步,走上了新发展方式的时候,旧方式还能维持多久啊?迟早要发生旧的问题,那不如早改,早改以后创业带动就业,这样不就解决了,如果说为了维持就业而没有想到整个企业界在不断地发生学习赶超,那你这个有什么用呢?

  还有,有的地方是靠资源生产维持财政收入的,所以这个旧的方式还能够保证吗?维持资源的挖掘输出仍然是必要的,可他们忘记了这是不会持久的。就是资源的开发在新的生产方式中也应当和生态的保护联系在一起。在西方经济学当中还有一个名词叫做“资源诅咒”,资源是个好事啊,可是你过度开发以后,整个经济被它拖住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改变这个。

  这里重要的一点,就是旧的发展模式不会自动退出市场历史舞台,所以我们对新经济这一套应该有信心,因为企业如果能够找到提高效率、提高质量的途径,他不会用旧的生产方式。不改连企业的职工都会说这个不行,那你还能维持多久,所以一定要懂得旧模式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新模式的发展就会让它逐步地分解,逐步地转向新模式。

  最后,要谈一谈国有企业的体制问题,说它容易也容易,因为它是直接听命于政府的,但是困难也有,因为它摊子特别大,所以怕出问题,但迟早得改。还有什么要顾虑的呢?要顾虑的就是对于非公企业怎么办?

 

 

    非公企业就应当鼓励他们的积极性,非公经济组织我们在外边调查了解到,最怕的就是算老账;第二怕将来有一些问题说不清楚;第三,就怕地方的干部换了工作了,后任不承认前任的承诺,有这些问题。这是阻碍旧发展模式转变为新发展模式一个重要的方面。所以,我们应该有信心,尽管新发展模式现在还有困难,但是只要路走上了,自然就会逐步地扩大影响,旧的生产模式是没前途的。(来源:澎湃新闻)部,后任不承认前任的承诺。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