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立联:屠呦呦获诺奖催促三大改革

作者:孟立联  时间:2015-10-08

 

  10月4日下午,消息传来“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着实让人兴奋、激动了好一阵子。

  虽然不能相提并论3年之前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屠呦呦教授的诺贝尔医学奖是两分天下或三分天下(屠呦呦是今年诺贝尔医学奖三人中的一人,奖金则分一半),但中国是一个人文大国,文学有深厚的沉淀;屠呦呦发现青蒿素最初虽然来源于中医药,但用现代科技方法发现,对一个没有科技传统的国度来说(中国人的科技素养仅及欧洲国家20世纪80年代末的水平),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科学之于中国,或许意味着新的天地。

  厘清职务发明与个人成就驱动创新

  仅以发现或发明的权利归属来说,屠呦呦的获奖便具有革命性的意义。

  相关报道显示,1969年1月,时年39岁的屠呦呦,以中医研究院科研组长的身份,参加“五二三项目”(聚集了全国60多个科研单位、500多名科研人员组成的一个庞大的科研集体)。

  “1971年10月4日,我第一次成功地用沸点较低的乙醚制取青蒿提取物,并在实验室中观察到这种提取物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到了100%。这个解决问题的转折点,是在经历了第190次失败之后才出现的。”

  按照屠呦呦的经历与说法,屠呦呦教授的发现属于职务发现,其知识产权归属并不属于屠呦呦个人。

  正是如此,青蒿素的知识产权归属于中国中医药研究院(如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1979年国家科委颁发的发明奖,1986年卫生部颁发的新药证书)。同时,青蒿素的发现和屠呦呦个人的研究充满了争议(这被认为是屠呦呦教授落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重要原因)。

  纵然如此,还是不能排除屠呦呦教授在青蒿素发现过程中的独特贡献,即“三个第一”:第一个把青蒿素带入了“523”项目,第一个提取出了具有100%活性的青蒿素,第一个将青蒿素运用到临床并证实它有效。

  “三个第一”有效地厘清了职务发明和个人贡献的关系,最终成果属于资助单位或国家,重要发现归于个人。近年来,国家和地方对职务发明和个人贡献做出了许多开创性的改进性规定,比如职务发明成果按一定比例分配给个人,或采取奖励的形式等,但并没有完全市场化。

  假如按照市场规律来处理职务发明和个人贡献关系的话,个人发现被引起重视和支持、鼓励,中国的创新驱动战略将会获得新的动力。

  或许这是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所最具实质意义的。

  切割荣誉制度与利益的联系

  按照此前的惯例,屠呦呦教授将迎来无数的“幸福的烦恼”。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将增补其为院士,一大批荣誉如“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等也将对屠呦呦虚位以待。

  当然,屠呦呦教授有资格、有理由、有条件获得这些奖励和荣誉。如果在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之前为其颁发这些奖励和荣誉,相信许多科学家会为此叫好。

  但是,在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后向屠呦呦教授颁发这些奖励和荣誉,恐非屠呦呦教授之愿(可能有点武断,但从相关报道透露出来的屠呦呦教授的性格来看未必不是),也非这些奖励和荣誉之幸。

  须知,任何奖励和荣誉的授予都有其严格的程序。未经严格的程序向屠呦呦教授颁发这些荣誉和奖励,既不合相关程序,也忽视了这些奖励和荣誉的严肃性、权威性和公正性。假如这些奖励和荣誉随之颁发,可能引发一个既是自然的又是逻辑的疑问:原来这些奖励和荣誉属于加冕性质?

  当然,如果以此为契机,对这些奖励和荣誉进行一系列改革,比如屠呦呦教授为何不能当选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症结在哪里,怎么改进等,如果在评选机制上进行完善,无疑将会大大提高这些奖励和荣誉的公信力、权威性,同时也将有效推动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

  消费屠呦呦不利于建立科学正常状态

  屠呦呦教授已是85岁高龄,据称身体不是很好。尊重、尊敬屠呦呦教授最好的方式,就是尊重屠呦呦教授的意愿,不要勉为其难,更不要强人所难。

  大学、研究机构尤其应当作好表率,如果企业自律的话,也不要争先恐后地去打扰屠呦呦教授。毕竟,屠呦呦教授不是“明星”式人物。

  屠呦呦教授,树立了中国科学家的丰碑。

  敬仰而不膜拜,尊重而非营销。

  或许,这才是尊重科学家应有的方式。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