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立联:健康服务业,成都建设区域性国际化城市的支柱产业

作者:孟立联  时间:2015-11-24

  步入中国经济新常态,健康服务业进入了质变跨越、从产业边缘到经济中心的战略“窗口期”。如果说在此之前的健康服务主要还是以事业的形式存在的话,健康管理从治病到防病再到改善人力资本存量的转变以及因应此转变带来的健康消费从必须性消费向发展性消费转移,健康服务将不再是有病治病,而是改善和优化人力资本存量状况,从健康上促进和保障人的全面发展。把握健康服务业变化的趋势和机遇,充分挖掘成都健康服务业发展的优势,把健康服务业作为支柱产业进行培育,对于成都转型升级、建设国际化城市具有重要意义。 

  一、把健康服务业培育成为成都的支柱产业符合国际化城市产业升级的一般规律 

  迄今为止的世界经济历史大致走过了一、二、三产业各自均占主导地位、且其内部结构不断升级、优化的阶段。目前,发达国家大体呈现出服务业占主导的再工业化局面。 

  健康服务业兴起于服务业整体超越第二次产业且成为主导产业的阶段,繁荣于后工业化社会时期。工业社会是人类生育率急剧下降、平均寿命逐步延长的历史时期。生育率的急剧下降导致新增劳动力的逐步减少,用好存量劳动力并有效增加存量劳动力的工作时间,提高存量劳动力的工作效率,无疑是保持经济增长的重要条件。因此,对健康的关注不仅成为医疗服务关注的问题,也成为企业当局不得不重视应对的重大课题。如果只关注疾病人群,只在“诊断和治疗”系统上投资,忽视各种健康风险因素对现在健康的80%人口的损害,疾病人群必将不断扩大,医疗系统不堪负荷。并且,医疗卫生服务的高科技投资对总体人群健康回报率已经开始回落,投入成本越来越大,对健康的贡献却越来越小。 

  始于1920年代兴起的健康体检、健康管理开启了健康服务业之门。据世界银行测算,在过去的50年里,世界经济增长的8-10%要归功于人群健康。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结果显示,亚洲经济发展所取得的奇迹,其中大约30-40%源于居民的健康。美国的经验直接证明,“健康管理对于任何企业及个人都有这样一个秘密:90%和10%。具体地说就是90%的个人和企业通过健康管理后,医疗费用降到了原来的10%。10%的个人和企业未做健康管理,医疗费用比原来上升了90%。” 过去20年,健康产业在美国增长率36倍,日本增长率32倍,而欧盟正以17%的增长速度飞速的增长。2011年,美国医疗卫生相关健康领域投入约2.7万亿美元,占GDP的1/6。美国的健康服务业主要包括流动健康医疗服务、医院、物理设施及健康管理等。庞大的医疗保健需求不仅使美国具有世界上最完善的健康医疗服务体系,而且使美国成为世界上生物医药、保健食品研发和生产最活跃的国家。健康服务业已成为美国许多城市进行经济结构调整转移劳动力的主要载体,成为解决就业的支柱产业。2002—2012年,美国健康服务业新增就业岗位350万个,比2002年增长30%,占新增就业增长的一半。经济学家预测,到2030年,健康产业在美国GDP中所占比重将达到25%,成为名副其实的经济增长“火车头”。 

  健康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同时集中的趋势日益增强,且主要集中在大都市区或世界城市。正是如此,RossC.DeVol,RobKoepp在《美国健康医疗经济》中提出了“健康极”概念,用来描述美国各主要城市健康医疗产业的集中情况,以及健康医疗产业在各主要城市的重要程度。在美国50个州中,前10个州聚集了超过一半的健康服务业资源,健康服务业收入占全美的55.04%。马萨诸塞州、纽约州分列前两位,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聚集了大批顶尖医学院、研究机构及医院,是闻名世界的医疗中心;纽约则因人口规模巨大,经济发达,健康需求层次丰富,医疗资源相对聚集,健康服务业各项指标表现优异,特别是在就业吸纳和稳定增长方面更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产业。波士顿、纽约的健康医疗产业分别名列第一、第二。进一步细分市场,医院、护理、家庭健康服务、一般医生及牙科医生门诊、其它健康从业者办公、健康管理服务等,波士顿与纽约都名列前茅。匹兹堡市大学医疗中心作为一家提供医疗服务的企业,雇员超过5万人,几乎占匹兹堡市区人口的四分之一。 

  与此同时,健康服务业特色优势也被日益放大,且与其他行业融合成为新的发展优势。美国德州医学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医疗服务、科研教学和培训中心,致力于向全球提供最高水准的临床、预防、科研与教育服务。医学中心内集聚了21家著名医院、3所公共卫生机构、2所大学、3所医学院、6所护士学校、2所药学院、1所牙医学校、8所学术研究机构和13个支持服务组织机构,教育机构为医院、科研单位、公卫和服务机构发展提供了人才保障,医院为教育、科研机构成果转化提供了便利途径,教育、科研机构为医院科学技术创新提供了智力支撑,服务机构为医学中心各机构提供了周到的服务保障,各部门协调配合,互为支撑,有力促进了医学中心健康发展。该中心每年大约有100亿美元的经济贡献,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1000亿美元的产值,是德州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 

  二、把健康服务业培育成为成都的支柱产业是成都产业升级与结构优化的客观要求 

  现代化、国际化城市都是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建立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是成都转型升级的基本方向。近年来,成都在建立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这个过程并不顺利。2000年,成都服务业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例首次过半,但到2014年,成都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也没用明显的变化,其间甚至还有波动、反复(表1)。 

  进一步观察,与全省、全国比较,成都服务业的发展并没有呈现出转型升级所应呈现出应有的强劲势头(表2),甚至在部分年份成都服务业的增长速度低于全省服务业的增长速度。近两年全国服务业增长速度超过第二次产业的增长速度,然这种格局在成都、在四川还不曾出现。成都经济增长动力与全省保持一致,而全国经济增长动力已从第二次产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转变,成都、四川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低于全国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表1 

  1990-2014年成都经济结构变化 

  单位:% 

类型 

1990 

2000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第一次产业 

20.9 

9.5 

5.1 

4.8 

4.3 

3.9 

3.7 

第二次产业 

39.7 

44.9 

44.7 

45.8 

46.6 

45.9 

45.3 

第三次产业 

39.4 

45.6 

50.2 

49.4 

49.1 

50.2 

51.0 

  资料来源:成都统计年鉴 

  表2 

  成都、四川、全国不同年份二、三次产业增长速度比较 

  单位:% 

年份 

第二次产业增长速度 

第三次产业增长速度 

成都 

四川省 

全国 

成都 

四川省 

全国 

2000 

11.5 

22.0 

9.6 

11.7 

10.0 

7.8 

2010 

19.8 

20.7 

12.2 

11.8 

10.9 

9.5 

2011 

19.8 

11.7 

10.6 

12.4 

11.3 

8.9 

2012 

15.6 

15.4 

10.6 

11.5 

11.2 

8.9 

2013 

12.2 

11.5 

7.8 

8.8 

9.9 

8.3 

2014 

9.8 

9.3 

7.3 

8.6 

8.8 

8.1 

  资料来源:成都、四川、中国统计年鉴 

  成都经济增长动力格局与成都“首位城市”地位的不一致(图1),与成都经济发展战略有关,与成都服务业自身需要转型升级有关。成都是一个自然资源稀缺的城市,受水资源约束尤其巨大。这种自然资源禀赋决定了成都不应走以资源消耗为取向的发展道路。根据锐理中心提供的数据,近8年来,成都商业用地供应量41%,成交40%成都住宅土地价格高于商业土地价格源于近8年来商业土地41%的供应。成都商业每年平均吸纳面积大约为66.7万平方米。2013年,成都新建购物中心106.6万平方米,2014年在建的购物中心面积则增至320万平方米。2014年,成都购物中心空置率为16.2%,近三倍于6%的空置警戒线,显著高于其他二线城市10.5%的平均水平。成都的酒店、写字楼亦面临着类似的境况。 

  图1 

  2014年全国副省级省会城市服务业占地区GDP比重比较 

 

  资料来源:成都及相关市统计公报 

  不仅如此,就服务业本身来讲,成都服务业还处在转型升级之中。由于德阳、绵阳、南充、泸州等次级商业中心的兴起和“网商”的跨越式发展,发达的成都传统服务业已呈明显的疲态。2014年中国电商市场规模增至2.78万亿元,超过了零售总额10%,网购已成为消费者购物的重要途径。尚泰百货天虹商场、101购物艺术中心、互惠超市等关门歇业与此同时,2014年,成都有34万平方米的集中式商业未能准时开业,占市场存量的5%,已租赁的零售商业平均开业延迟时间达到8-12个月,延迟开业时间最长的茂业中心已逾期4年。 

  推动成都建立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促进成都经济增长动力的根本转变,应当在壮大服务业总量、不断提高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的同时,加快服务业的转型升级。健康服务业,应当成为成都现代服务业的主攻方向。 

  健康服务业最具“三密”特征,也就是技术密集、资本密集和劳动密集,符合成都自然资源禀赋特征及其决定的产业发展方向。健康服务业的核心产业是医疗服务业,包括诊断工具、检测手段、分析技术、治疗过程,都有相应的技术准入门槛和职业资格要求,其技术的密集程度在整个服务业中技术密集程度都是首屈一指。成都市2014年卫生技术人员12.78万人,占行业从业人员的77.79%,高于任何一个行业或产业。同时,“三密”的健康服务业内在地要求非均衡分布(均衡分布健康服务业特别是医疗服务业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与“首位城市”的产业特质(健康服务业资源配置的层次性)、责任担当(引领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技术发展、管理创新和模式输出,也就是技术牵引、市场辐射)相一致。 

  按照国务院对健康服务业的定义,健康服务业是涵盖了一、二、三产业的复合型产业体系,产业链长,关联性强、带动性强。一方面,健康模式已从单纯的“生物”模式向“生物-社会-心理”的综合模式转变;另一方面,“健康”贯穿于所有产业,关键产品、关键技术、关键设备的突破可以有效地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促进相关产业的升级优化。目前,健康服务业处在升级换代及结构优化之中。抢站制高点,获得话语权,当其时也。 

  健康服务需求旺盛。一方面,不断老化的人口结构对健康养老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健康养老服务需求;另一方面,跨越温饱、小康后的井喷式健康需求释放,如每百万人医疗器械消费额,美国为2.95亿美元,中国只有170万美元。医疗器械与药品的销售比例,美国为45%,中国仅为8%。并且,健康服务需求个性化的不断增强,健康服务市场面临着结构性转换,从健康监测、分析、评估到提供健康咨询和指导及对健康危险因素进行干预和管理的服务,综合服务的健康管理会迅速发展。因应健康干预、健康管理的发展,健康保健将呈指数式快速增长。2006年,全国膳食营养补充剂销售额为40亿元,2013年达到230亿元,年平均增长达20%左右。2006年医药包装预计年增长率为11.5%。受消费水平提升,2014年中国健身器材产值将达到1000亿元,市场规模保持较快增长。因此,抓紧布局,抢站高地,对成都市增长与发展动力机制转换,建立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和服务业的升级优化至关重要。 

  三、把健康服务业培育成为支柱产业成都具有独特的优势和条件 

  (一)国际化的区位优势 

  健康服务业的非均衡分布客观上要求广大的健康服务腹地。成都地处“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交汇处,与“一带一路”内各区域互联互通。国家两大空间战略在成都交汇,使成都成为支撑“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联动发展的战略纽带,同时也是成都健康服务业的核心腹地。成都健康服务综合实力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互补性强,是西部地区健康服务业条件最好、总量最大、发展最快的城市,具有成为国际化健康服务枢纽城市、门户城市的优势。 

  成都健康服务国际化进程早已开启。世界贸易组织认定的中国3个最佳旅游城市之一的成都,2009-2015年国际游客迅速增长,并在全球增速排行榜上位列第二,预计2015年入境游将增至149万,健康旅游和旅游中的健康问题解决将成为成都健康服务国际化的重要支撑。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国际医疗部——四川省国际医院已与20余家国际、国内保险机构签订了第三方自动结算协约,2000年开设至今,每年门诊量以超过20%的速度递增。成都市级公立医院开启了国际化进程,针对外籍人士开设门诊,同时在三级以上的医院试点国际化质量标准认证,申请国际保险机构的报销资质。亚洲最大的私立高端医疗服务公司———新加坡百汇医疗集团进驻成都。本土医疗机构成都安琪儿妇产医院接轨国际,创新地提出了“9对1”服务模式、“3H”管理模式,实施了国际化设施设备的“硬件”和国际JCI认证标准 “软件”的无缝对接,实现了从观念到行动都以客户为中心的“零风险”诊疗体系,获得了西南首家国际JCI认证医院。如果国家放开成都健康服务业国际化限制,如果成都拥有健康服务业国际化“先行先试”的制度与政策环境,成都健康服务业国际化的区位优势将会得到充分发挥,一个充满活力的国际化的健康服务业中心可期。 

  (二)前沿化的创新优势 

  都健康服务业科研力量在西南地区首屈一指,拥有体系完备的中医、西医研究机构,医药、医疗材料的制造与研发处在领先位置,拥有发展高端健康服务业、健康服务业高地品牌的科研创新优势。成都生物医药科研机构位列前茅,仅国家级生物与医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生物工程研究中心、重点实验室、工程实验室和生物医药博士后流动站达15个,还拥有3个国家GLP中心(药品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5个国家GCP基地(药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在全国副省级及以上城市中名列前茅。中药核心竞争力居于全国先进行列,包括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国内知名中医药专家、教授在内的高级技术职称人员占中医药人员的10%,是全国少数具有完整的大专、本科、硕士、博士的中医药人才培养系统的城市,中医骨科、中医肛肠科、儿科、肝病、肺病、针灸推拿、中西医结合等领域达到国内先进水平,部分项目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华西海圻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国家成都新药安全性评价中心”已发展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全球排名前20位的临床前安全评价机构,服务半径已经远及大洋彼岸,涵盖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欧洲、韩国等500多项国际项目,可同时开展120项评价。 

  因此,成都健康服务创新产品也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科伦大输液产品占国内市场份额50%,蓉生和蜀阳的血浆制品约占全国市场份额25%,新荷花已成为国内中药饮片行业龙头企业。西部地区唯一一家专业提供干细胞产品和干细胞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全球第四家、亚洲第一家自主研发、生产的超导核磁共振系统的企业“奥泰医疗”落户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是国内首家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世界范围内公认的免疫效果和安全性最好的“金标准”疫苗。成都市地奥制药集团研制的“地奥心血康胶囊”是中国第一个进入发达国家主流市场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治疗性药品,是世界上第一个获准进入欧盟市场的非欧盟成员国植物药,是全球第一个突破高纯度甾体总皂苷工业化生产技术难题的产品。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公司研发的乙脑活疫苗是国内首家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预认证,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是全球第3个、国内第1个23价肺炎球菌疫苗产品,国内第一个用于膀胱癌辅助治疗的治疗用卡介苗实现产业化。 

  (三)现代化的产业优势 

  医疗服务业是健康服务业的核心产业,医疗服务机构、卫生技术人员和床位数量则是衡量一个城市健康服务业发达程度最基础的指标。成都医疗卫生资源丰富,医疗服务综合实力在副省级城市名列前茅,与天津、重庆等直辖市也不遑多让(表3)。2014年成都拥有医疗卫生机构8190个,拥有床位10.1万张,医疗服务硬件资源在副省级省会城市首屈一指,其中三甲医院27所,在副省级省会。 

  门诊量、住院量是衡量一个城市健康服务业先进程度最重要、最关键的指标。2014年成都市门诊量、住院量低于北京、上海市,门诊量、入院量与广州相比各有所长(成都2014年门诊量为1.01亿人次、出院312万人次,广州门诊量为1.32亿人次、出院234.75万),是名副其实的医疗服务第三城。 

  表3 

  2014年医疗卫生实力成都与副省级省会及以上城市比较 

  

医院 

医疗卫生技术人员(万人) 

床位数(万张) 

成都市 

746 

12.8 

10.1 

杭州市 

218 

8.56 

5.58 

南京市 

207 

6.2 

4.36 

西安市 

381 

7.6 

5.11 

济南市 

265 

6.3 

4.8 

沈阳市 

207 

6.1 

5.58 

长春市 

299 

4.35 

4.49 

哈尔滨市 

258 

6 

6 

武汉市 

266 

7.84 

7.28 

广州市 

224 

12.09 

7.7 

上海市 

332 

16.4 

11.75 

北京市 

655 

21.6 

10.7 

天津市 

522 

8.48 

6.11 

重庆市 

566 

15.4 

16.09 

  资料来源:副省级省会及以上城市统计公报 

  同时,健康服务产品具有刚性需求、产品生命周期长、受经济波动影响小,经济效益远高于其他行业。2012年,成都生物医药产业利税率达20.8%,其中中药利税率为18.6%,而当年成都其他战略新兴产业利税率新材料产业15.4%、节能环保产业12.7%、电子信息产业12.7%、新能源产业7%、高端装备制造产业6.3%、新能源汽车5.4%。 

  (四)特质化的文化优势 

  成都这个全球著名的休闲城市与成都独特的文化特质是紧密相连的。先秦蜀人“未能笃信道德,反以好文刺讥”,酷好文字,长与词赋,“蜀地学于京师者比齐鲁焉”。成都平原“有江水沃野,山林竹木、蔬食果食之饶,民食稻鱼,亡凶年忧,俗不愁苦,而轻易淫佚。”时代不同,俗亦微异。易于满足,追求享受,“溺于逸乐”的习性和传统,不能不被认为与道教起源于成都有着极大的关联。 

  东汉顺帝年间,张陵在成都创立“五斗米道”(又名“正一盟威道”),中国本土宗教——道教得以诞生。道教的仙道思想——修道成仙,长生不死——是中国传 统养生学赖以生存与发展的主要基础。以阴阳学说为指导,道教在养生实践中主张形神统一,性命双修,且性命双修成为养生保健、延年益寿的方法论原则。“教人修身,即修道;教人修道,即修心也。”静功修炼以修心为重点,教人清净心源,还归真心本性。要养生,不仅要关怀自我、他人和社会,更要关怀与人息息相关的自然世界。显然,道教身心并重的健康观,包含积极的人生观和心身全面的整体修炼方法,在现代社会中对调整身心、健康精神和体魄有着积极的作用。 

  “医食同源,药膳同功”。成都独特的饮食也成就了独特的川派中医药文化,并使成都成为中医药发展重镇。东汉成都人郭玉是继扁鹊之后对医疗社会与心理有研究的医家史崧重新诠释《内经·灵枢》,初步奠定了中医学理论体系。被称为中华中医领域的药学始祖孙思邈《千金方》三十卷成就于此昝殷仿孙思邈《千金方》著《经效产宝》,则中国现存最早、流传最广的妇产科专著。唐慎微所著《经史证类备急本草》成为李时珍《本草纲目》的基础,且被李时珍认为使诸家本草及各药单方,垂之千古不致沦没者,皆其功也。”昝殷《道养方》、《食医心监》,开创了医食新境界。茶,从药用到饮用,成都是一个主要的转折点。“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解之”。“秦人取蜀,始知若饮事。”“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茶蜜……皆纳贡之。”杯里乾坤大,茶中日月长。自此以后,成都茶饮成风。2014年,成都拥有茶馆9264家、KTV2344家仅次于北京、上海的奢侈品“第三城”等,凸显了成都“多斑采文章”,“尚滋味”、“好辛香”的独特文化特质。因此,充分挖掘由蜀文化、道教和中医药(食)文化构成的成都健康文化,并内涵地体现在成都健康服务业,融成都健康文化于成都健康服务技术、产品、服务、标准之中,正是成都健康服务业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优势。 

  健康服务业是一个涵盖第一、二、三产业的符合型产业体系,并因生命与信息技术的革命、智能制造的发展,健康服务业融合第二、三产业发展的趋势日益明显。因此,应当把握国际化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一般规律和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总趋势,充分挖掘和发挥成都独特的优势,引领从治病到防病再到改善人力资本存量的健康服务模式转变,使成都成为健康服务业发展的策源地。 

  原发于成都市服务经济研究中心《服务经济》2015年第5期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