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立联:医疗旅游研究综述

作者:孟立联  时间:2016-04-01

  一、医疗旅游的起源

  医疗旅游是医疗卫生服务与旅游业融合发展的产物。医疗旅游起源有两条基本线索。一种观点认为,医疗旅游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六世纪的古希腊的皮达鲁斯。由于阿斯克勒庇俄斯医药神的祭仪名声远播,且是宗教、医疗中心和矿泉区,有供信徒治疗疾病使用的庙宇与柱廊建筑,还有供从事医生职务的僧侣用房、病人医院、慢性病疗养院,以及可供健康人居住与活动的旅馆与娱乐。另一种观点认为,医疗旅游可追溯到SPA(思芭),即早期流行于西方国家的传统温泉旅游度假地。对“SPA”的起源可追溯到1326年比利时南部与德国的交界处一个靠近莱哥(Liege)的小镇上的一处温泉,一位铁匠发现了它并建立了一个名为Espa的疗养地来治愈病痛,于是Espa在欧洲渐渐地流行起来,并最终为英语中统一的spa来取代命名世界上同类的疗养度假地。[1]显然,无论是哪种观点,医疗旅游都与温泉疗养有关。

  其实,在中国的医疗旅游中,最早的发现也是温泉疗养。作为一个温泉大国,从黄帝开始中国就有对温泉医疗方面使用的记载。[2]安徽有处黄山温泉,古称“灵泉”、“汤泉”、“朱砂泉”,由紫云峰下喷涌而出,与桃花峰隔溪相望,传说轩辕黄帝就是在此沐浴七七四十九日羽化升天的。据传,轩辕黄帝在黄山温泉洗过澡,头发由白变黑,返老还童,便称黄山温泉为“灵泉”。温泉较大规模利用起源于秦汉而盛于唐。“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随着玄宗的频繁巡幸,华清宫周围商贾云集,闾里纵横,形成了京城东侧的新型城市。“汤泉泉水沸且清,仙源遥自丹砂生,沐日浴月泛灵液,微波细浪流踪峥”。在这水汽蒸腾氤氲中,水温缓缓地渗入肌肤,全身心都能在这温水中得到最大的放松。乾隆皇帝一边泡温泉,一边批奏折,“工作”、“休闲”两不误。

  需要指出的是,早期的医疗旅游并不成气候。现代意义上的医疗旅游则是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发展起来的,利用医学人才、器材集中和医疗费用低廉等优势,吸引某些患有疾病的旅游者前往医疗的旅游吸引物,成为许多国家增加旅游吸引力的手段。到20世纪80年代,医疗旅游在一些国家得到了较快发展。1989年,意大利、英国、西班牙有2.5-3万出于治疗疾病的目的到法规旅游。[3]

  二、医疗旅游的内涵

  医疗旅游(medical outsourcing)是世界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衍生出来的一类新兴旅游产品。正是如此,有关医疗旅游的概念并不统一。世界旅游组织将其定义为以医疗护理、康复修养为主题的旅游;srivastava则指出医疗旅游就是将实惠的私人医疗服务旅游业相结合为病人提供其所需要的任何特殊的医疗程序、手术或其他形式的专门治疗;Bookman等将医疗旅游简单的总结为一切以提高健康为目的的旅游。中国学者则在总结相关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医疗旅游是人们由于常住地的医疗服务不够完善或太昂贵,在异地包括异国实惠、特色的医疗、保健、旅游等服务活动的吸引下,到异地接受医疗护理、疾病治疗、保健等医疗服务与度假、娱乐等旅游服务全过程[4]。

  显然,医疗旅游和健康旅游以及养生旅游等概念高度重合,甚至在许多情况下都把他们作为具有同一内涵的概念使用。厘清医疗旅游的概念及其内涵不是本课题研究的重点,也不是本文的任务。本文只是为本课题的研究提供一个医疗旅游的概念框架,并以此为基础展开本课题的研究。医学界认为,第一医学或称临床医学在于消除患者的病痛,第二医学也称预防医学在于保护未患病的人群,第三医学也称康复医学在于帮助精神或肉体有残疾的病人进行训练及必要的诊治,第四医学也称亚健康主要解决在人体健康状况有所下降、自身出现患病倾向时及时遏止该倾向并恢复健康。因此,本文认同的医疗旅游,是包括治疗旅游、养生旅游、保健旅游、运动休闲旅游等一切促进健康的旅游活动。目前,国际医疗旅游包括“治”、“疗”两类活动。一是以“治”为主的医疗旅游,包括无生命危险系数小的项目(如牙科手术、整容手术、美容、皮肤病、生育疾病等),生命危险系数高并且医疗资源较为稀缺的项目(如器官移植手术),客源国尚未开发或被法律禁止的医疗项目(如堕胎、干细胞技术治疗瘫痪、安乐死等);二是以“疗”为主的医疗旅游,包括康复理疗类项目(如医疗检查、美容、Spa及其他疗法等)和养生保健类旅游项目(药物养生、温泉、海滨、森林疗养等。

  图

  易观智库的医疗旅游类型

IMG_256 

  (一)以健康为主题。不管是“医+旅”还是“疗+旅”,医疗与旅游的双重动机,满足人们对治疗、疗养、康复、养生与娱乐、休闲的双重需求。健康是医疗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的征求,而医疗旅游目的地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也是与健康这个目的一致。

  (二)专业性强。医疗旅游依托一定的医学知识、医疗设施与医疗技术服务人员,与医学紧密相关,需要医疗旅游的组织与管理有值得可信赖的医学技术人员及相关法律法规支持,其专业性的认可程度直接影响医疗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三)综合性(依赖性)。许多旅游资源都具有疾病治疗、康体养生的功能。因此,医疗旅游与其他旅游形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温泉旅游、森林旅游、海滨旅游和山地旅游。这些有利于旅游者身心健康的旅游资源都可成为医疗旅游的载体,医疗旅游也离不开这些旅游资源的支持。

  (四)逗留时间长。医疗旅游包括治病、休闲疗养及观光游览的时间,旅游者在目的地逗留时间相对较长,如养老式的医疗旅游可能在目的地逗留长达几个月之久。因此,相比其他旅游者,医疗旅游者逗留的时间要长得多。

  三、医疗旅游的动力机制

  医疗旅游仅仅算是“健康旅游”中的一种旅游产品,但是规模与体量十分惊人。世界旅游组织(WTO)在《旅游业21世纪议程》中提出,应重视旅游构建健康生活的命题,倡导通过健康旅游来减少旅游发展的负面影响、保护环境、使旅游可持续发展、让人们健康生活。随着《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中长期的休闲旅游持续升温。2014年中国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旅游消费已从观光经济进入度假休闲消费阶段,休闲旅游将成为旅游市场的主流,加上在线旅游的移动变革,散客化、自由行出游趋势明显,散客将成争夺焦点。事实上,随着体验性、休闲性等现代元素渗入传统的旅游方式,私人定制旅游这种全新的旅游消费方式也正在日益兴起。《群邑智库•2013胡润财富报告》显示,相比爱情、时间、他人认可、学习机会和物质需求,富豪最想拥有的是健康,最担心的也是个人健康问题。超过1/4的富豪不满意自己的健康状况,另有超过1/3的富豪认为自己运动不够。女性和年轻富豪更在意自己的身材。近3成富豪认为自己的工作生活不平衡,年轻富豪这方面困扰更多。近2成女性富豪有睡眠问题。《2014-2015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需求调研报告》指出,将近六成表示需要固定的私人医生团队和国际医院就医通道。

  医疗旅游的迅猛发展,除了全球化、网络等通信技术和航空等交通方式的外在条件提供了方便之外,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更具决定性意义。

  ——质量。亚洲医疗旅游异军突起的关键因素,包括医疗质量和旅游质量,印度、新加坡的不少专科医疗服务已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印度度埃斯科特医院完成4200例心脏手术,死亡率0.8%,感染率0.3%,在发达国家同样的手术平均死亡率是1.2%,感染率则为1%[5]。阿波罗医院5万例的心脏外科手术中成功率达98.5%,138例的骨髓移植手术成功率已达到87%,6 000例的肾脏移植手术成功率达到95%。

  ——价格。发达国家前往发展中国家就医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印度高科技医疗旅游医院看病,即使算上交通旅费,所需的全部费用不到美国和加拿大的一半。在纽约做股骨复位手术所需的费用多达319万美元,而在印度做同样手术标价为3千美元。估计在美国做一个心脏外科手术需要花费3万美元,而在印度只需要6千美元。同样,在美国做一个骨髓移植手术要25万美元,而在印度只要2.6万美元。一个心脏置换手术,在美国有、无医疗保险者要支付的最低费用分别是印度的7.5倍和1617倍,是泰国的6.8倍和15.2倍,是新加坡的5.5倍和12.3倍。

  ——时间。长时间的等待也是国际病人前往别的国家进行医疗旅游的重要原因。在英国,一位需要膝盖移植的病人要想得到英国国家卫生服务体制(National Health System,简称NHS)的治疗需要等18个月,而在印度只需5天。

  ——服务。亚洲一些医疗旅游机构不但为病人量身定做专门的治疗方案、选择合适的权威医生、预订店、办理签证、安排特色旅游而且还聘请秘书、专门厨师。泰国Phuket医院聘请了英语、汉语、日语等15种语言的口译者,Bumrun2grad医院所有职员都讲英语,还聘请了70名翻译人员。Bumrungrad医院还和泰国航空结盟,提供更便宜的“套餐”服务。

  ——政府支持。欧盟大力投资国际医疗旅游,在用于发展旅游业的近200亿福林(约合7800万欧元)中,很大部分用于医疗保健旅游,欧盟成员国的很多社会保障机构还为国民支付匈牙利温泉医疗的费用。印度政府从2002年起便开始采取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以吸引更多的医疗旅游者,例如印度政府主动削减医疗设备进口税以降低医疗基础设施费用,使得私立医院进口医疗设备和仪器日益便利,并能够购买昂贵的世界一流医疗设备,保证硬件设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印度卫生部门还与NHS磋商,将需要长时间等候手术的英国病人转到印度治疗,既能缓解英国国家卫生服务组织的医疗压力,又能增加客源,不失为共赢之举。马来西亚总理兼财政部长巴达维建议包括:鼓励医院与酒店业者互相协调,提供医疗旅游配套,以及建立国际信息网络;鼓励医院争取国际认可,并与世界著名医药中心组成策略联盟;鼓励设立跨国保健公司、放宽外国医药专家、医疗师及病人的移民条件等。这些建议都旨在扩大发展和加强该国现有的医疗旅游服务,吸引更多相关游客。

  四、医疗旅游模式

  医疗旅游在不断发展过程中,主要形成了以下几种模式:

  (一)医院依托型。

  此种类型的医疗旅游属于浅层次的医疗旅游发展模式。旅游者因居住地医疗服务台昂贵或不太完善,到异地或异国寻求较相宜的治疗服务。医疗旅游者治疗的地点在医院,在医疗旅游活动中形成游客的主体来源是患者及其陪伴的亲戚朋友。两者既可能不涉及到真正意义上的旅游活动,而仅仅是在住宿、餐饮、娱乐方面为旅游业做出贡献。当然,在康复期间也可能到附近的风景地逗留,转化为真正意义的旅游者,并且滞留时间长。

  适合病症:手术治疗,多为较为复杂的病症。

  所在区位:多在大城市,区位占优型。

  案例:美国梅奥医学中心

  成立于1863年美国梅奥医学中心,是当今最富盛名、最具有竞争力和生命力的医疗服务品牌。这家以医学教育和科研为基础建设起来的世界顶级综合性高端医疗服务品牌,有84%的美国民众知道,有五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愿意选择梅奥作为他们的医疗服务的供应者。现在,每年通过梅奥提供医疗服务的人数达到50万。

  Mayo医学中心的地理位置并不很好,美国政界、商界的不少人士会专程到这里来治病,前总统里根的老年性痴呆就在此住院治疗, 前总统福特在此安装了永久起搏器,前总统布什夫妇的四个股骨头都是在这里置换的。在医院顶层有极高级的四个病房专为此阶层服务。中东国家的政界富有阶层也会慕名到这里来治疗,约旦前国王侯赛因在这里就医直至逝世。台湾的电影明星林青霞因高龄孕育曾两次到这里作妇科检查。其首脑医疗计划( Executive Health Program )更是享誉世界,成为欧洲王室、中东富豪、欧美政要、演艺名人首选医院。主要针对公司行政首脑,根据事先提供的病史,预先度身定做所有病史,体检,实验室和器械检查,均在1-2天内完成,最后给出有关健康建议,如果需要,将提供专科治疗。目前,多个跨国公司的CEO已经加入此医疗计划。

  (二)景区依托型。

  这种类型的医疗旅游属于较深层次的医疗旅游发展模式。旅游者到异地或异国接受治疗服务的地点主要在景区内。通常这类景区具备比较健全的医疗设施及服务,而且大多依山傍水、风景优美,拥有各种优越的有益于医疗旅游者恢复或保持健康的环境资源,包括清新的空气、清洁的水体、高浓度的空气负离子、植物精气含量高的树种配置、舒适的小气候、空气细菌含量少、没有噪声污染、放射性辐射剂量水平合适等。医疗旅游者可以在这些温泉、森林、滨海、山地等度假区治疗特殊疾病,还可以接受景区内专业医护人员为其提供的各种理疗保健服务,既达到医病治疗的目的,还可以将理疗、康复、疗养、观光、度假、休闲融为一体,使身心得到彻底放松。

  适合病症:康复理疗型或简单的病症治疗,如养老、疾病康复、牙科治疗、透析等。

  所在区位:城市郊区、资源占优型

  案例:法国庄园养生

  在法国,以前的皇室贵族和富豪商人喜欢过“城堡+庄园”的小资生活。城堡与庄园的格调多数沿袭文艺复兴时期的欧陆哥特式风格。庄园内设有庭院、葡萄园、草场、露台、湖泊和喷泉等,这就是法国庄园的真实写照。身处其中仿佛化身帝王贵族,高贵优雅,悠哉惬意,品葡萄美酒,任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法国著名的庄园有“香水之城”格拉斯、普罗旺斯薰衣草庄园和波尔多庄园,法国最著名的酒庄有拉斐酒庄,是波尔多的八大酒庄之一。

  法国庄园养生是以乡村、庄园为载体,将香草种植业、香料加工业、葡萄种植业、葡萄酒酿造业、文化创意产业、养生美容业与旅游业相结合,利用植物景观种植、乡村田野空间、户外活动项目和香氛理疗资源,吸引游客前来观赏、游览、品尝、休闲、劳作、体验、参与、购物、放松精神的一种新型养生旅游形态。

  庄园养生是以农业作为依托,逐渐向旅游、文化、商业等多领域渗透,打造相关产业链。由此衍生的养生地产则是以休闲种植业为依托,在经营休闲种植业项目的同时,引入房地产的经营思维,从产品规划、景区服务、营销推广等方面进行地产化运作,从而更好地发挥庄园优势,更加深入地挖掘庄园养生产品的市场潜力。

  庄园作为休闲养生文化的载体,是人们灵魂的栖息地。庄园承载的不仅是浪漫,还蕴涵了法国的发展历史和养生文化。欣赏法国中世纪辉煌的建筑遗迹、领略文艺复兴时期思想的精髓、品味葡萄酒韵味深远的意境,成为庄园养生之旅的新方式。

  (三)景区医院综合型。

  这种类型的医疗旅游属于深层次的医疗旅游发展模式。旅游者在异地或异国进行医疗旅游。由于其疾病治疗时间较长,并需要一定时间的康复疗养期,接受治病服务的地点主要在医院,而接受康复疗养的地点在风景区或度假地。景区内拥有健全的医疗设施和专业医护人员服务,景区与治疗的医院距离较近且交通便利,利于医疗旅游者在两地接送。

  适合病症:慢性病等治疗时间较长的病症。

  所在区位:区位资源双优型。

  案例:匈牙利牙科小镇

  匈牙利是接待来自欧洲各国牙科患者人数多的欧洲国家,欧洲患者超过40%选择到匈牙利就诊看牙,其中来自英国、法国、奥地利、德国和意大利的为最多。

  西北部边陲小镇肖普朗牙医医术了得、价格便宜,邻国的牙病患者从四面八方闻讯而来,形成了特殊的“牙齿观光业”。匈牙利牙科医疗和服务的费用比西欧国家低50%至75%。一个在奥地利或者法国需要花费约1500欧元的牙科手术,在布达佩斯只要约465欧元就可以完成。低廉的价格、上乘的服务让外国患者趋之若鹜。近10年来,“牙齿观光业”已使肖普朗这个小城市的市容焕然一新。

  肖普朗人口5万,但全镇有230家诊所、500名牙医师在提供服务,其中400人都是资深医师,不出三步就有一家牙医诊所。换作相同人口的英国或其他西欧小镇,最多只有20名牙医。

  匈牙利是世界知名的旅游目的地国家,这里的古迹、湖泊、河流、温泉、狩猎、美食美酒等旅游资源每年都吸引着超过匈牙利全国人口两倍以上的外国旅游者。而治疗牙疾过程一般都需要一周或更长的时间,所以一边看病一边观光旅游成为来匈牙利看牙又一得天独厚的特色。

  五、医疗旅游产业链

  医疗旅游是一个产业链条长、涉及面广、覆盖面宽的复合型产业体系,是一个以医疗为核心的,包括“食、住、行、游、购、娱、体、会(会议)、媒(媒体广告)、组(组织)、配(配套)”在内的相互交织组合构成了一个紧密结合的旅游产业链:

  (一)游憩行业。包括景区景点、主题公园、休闲体育运动场所、产业集聚区、康疗养生区、旅游村寨、农场乐园等的经营管理和运作的行业;

  (二)接待行业。旅行社、酒店、餐饮、会议等;

  (三)交通行业。包括旅游区外部的公路客运、铁路客运、航运、水运等,也包括景区内部的索道等小交通;

  (四)商业。集购物、观赏、休闲和娱乐等于一体的购物休闲步行街、特色商铺、创意市集等;

  (五)建筑行业。园林绿化、生态恢复、设施建造、艺术装饰等;

  (六)生产制造业。车船交通工具生产、游乐设施生产、土特产品加工、旅游工艺加工、旅游衍生品加工、信息终端及虚拟旅游等设备制造;

  (七)营销行业。旅游商务行业(包括电子商务)、旅游媒介广告行业、展览、节庆等;

  (八)金融业。旅行支票、旅行信用卡、旅游投融资、旅游保险、旅游衍生金融产品等;

  (九)旅游智业。规划、策划、管理、投融资、景观建筑设计等咨询行业以及相关教育培训行业。

  六、医疗旅游效应

  旅游产业被称为无烟工业,本质上是以“游客搬运”为基础,以异地(或异住宅生活区域)进行终端消费为目的的经济活动。这一搬运,把游客搬到了目的地,同时也把“市场”搬到了目的地。游客在目的地,既要进行医疗活动,同时也要进行观光消费以及交通、饮食、娱乐、游乐、运动、购物等活动。通过游客在目的地的消费,目的地的经济及相关产业链就被调动起来。医疗旅游在带动目的地消费、GDP、就业增长的同时,同时带来了文化品牌价值、环境生态价值等一些列良性社会经济效应。[6]相关资料显示,全球现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正在大力发展医疗旅游。据PatientsBeyondBorders的数据显示,全球医疗旅游已从2006年的2000万人次,猛增至2013年的4386万人次。据GSWS与SRI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表明,一个医疗旅游者平均能带来1万美元收益,2013年度全球医疗健康旅游产业规模约为4386亿美元,约占全球旅游产业经济总体规模的14%。国际医疗旅游产业作为当前全球增长最快的新兴产业之一,全球市场正在以25%的年增长率扩展,光是美国病人到海外就医的市场在2014年就接近550亿美元。世界卫生组织曾预测,到2020年时,医疗健康相关服务业可能成为全球最大产业,观光休闲旅游相关服务业居次,两者相结合占世界GDP的22%。

  (一)就业效应。医疗具有旅游业的一般属性,均属于劳动密集型,就业层次多、涉及面广、市场广阔,对社会就业具有强劲的带动作用。从全球来看,2009年旅游就业人数达到了2亿人,占全部就业人数的8%。从我国来看,2001年,旅游直接就业人数为698万人,旅游就业总人数为3578万人,十一五时期,新增旅游直接就业约300万人,带动间接就业约1700万人。到2012年,我国旅游直接从业人数已超过1350万人,与旅游相关的就业人数约8000万人,占全国就业总人数的10.5%(旅游发达国家均在10%以上)。2015年就业人数将达到1亿人。旅游还特别在解决少数民族地区居民、妇女、农民工、下岗职工、大学毕业生首次就业者等特定人群就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产业效应。旅游产业综合性强、关联度大、产业链长,已经极大地突破了传统旅游业的范围,广泛涉及并交叉渗透到许多相关行业和产业中,如工业、农业、教育、医疗、科技、生态、环境、建筑、海洋等领域,形成了一个泛旅游产业群。旅游在这一产业群中,带动其他产业发展,并延伸出了一些新的业态。据世界旅游组织统计,旅游业每收入1元,可带动相关产业收入增加4.3元。另据联合国统计署的具体测定:旅游业拉动的相关行业达110个,旅游业对各行各业的贡献率可以量化,对住宿业的贡献率超过90%,对民航和客运的贡献率超过80%,对文化娱乐产业的贡献率达50%,对餐饮业和商品零售业的贡献率超过40%。

  (三)价值提升效应。一方面,旅游将消费者带来了原产地,使得产品的销售直接面向市场,省略了中间流通环节上的费用,能够按照市场终端价卖出,从而获得了比批发价出售更高的价值。这一部分价值,可以称为终端消费带来的价值提升。另一方面,游客在进行旅游消费的同时,还能够享受到不同于一般购物过程的新型体验和服务,使得产品的最终价格高于一般市场上的价格。高出的这部分价值,可以称为体验性消费带来的附加价值提升。

  (四)品牌效应。旅游的品牌效应,基本上反应为对城市品牌的宣传与提升作用。城市品牌是一个城市在推广自身形象过程中,传递给社会大众的一个核心概念,期望得到社会的认知和认同,即所谓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其中,文化是一个城市或区域发展的根基,是区别与其他城市的差异所在,是城市品牌形象的灵魂。旅游作为一种体验性活动,能够将一个城市的文化遗存、非物质文化遗产、民俗风情转变为吸引物,使游客感受、体验,并迅速的传播出去,形成目的地品牌形象,吸引社会大众前来,进行消费、留下记忆。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旅游形象和城市形象有着共同的目标群体和发展目的。旅游业可以最大化的释放一个城市或区域的吸引力,并使游客产生感应或共鸣。另外,旅游的外向性和美好性,也能提升城市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从而带动整个城市或区域的品牌价值提升,并最终使得城市里的人、商品、资产等的价值得到提升。

  (五)生态效应。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旅游本身恰恰是一个资源消耗低,综合效益好的产业。世界旅游组织2008年出版的《气候变化与旅游业:应对全球挑战》的研究报告显示,以2005年为例,整个旅游发展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所有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9%;2009年5月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走向低碳的旅行及旅游业”报告显示,旅游业(包括与旅游业相关的运输业)碳排放占世界总量的5%;石培华、吴普在《中国旅游业能源消耗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初步估算》中研究得出,2008年我国旅游业能耗总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分别为428.30PJ和51.34MJ,分别占我国能源总耗量的0.51%和0.86%。另外他们还估算出,单位旅游业增加值能耗为0.202,约为全国单位GDP能耗的1/6和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的1/11。

  七、医疗旅游市场

  世界旅游组织长期预测报告《旅游走向2030年》(Tourism Towards 2030)披露,2014年全球国际游客到访量达到11.33亿人次,国际旅游花费达12450亿美元。全球范围内国际游客到访量从2010年到2030年,将以年均3.3%的速度持续增长,到2030年将达到18亿人次。新兴经济体的市场份额开始从1980年的30%,增加至2014年的45%,预计到2030年这些经济体的市场份额将超过全球一半,达到57%,相当于10亿国际游客到访量。[7] 

  长期以来欧美发达国家发达的医疗技术,一流的医疗设施,密集的医院布局和良好的医疗信誉吸引了大量外国患者前去就医。中国每年接受海外医疗的患者数量已从2006年的2000万人次增长至2014年的5000多万人次。2013年海外医疗中介服务机构已经达到了6000多亿元的规模,年增速在20%左右,2014年市场规模达到8786亿元,同比增长20.8%。[8]随着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海湾地区经济的发展这一人数也越来越多,另外可靠的医疗服务也成为人们选择这些国家的主要原因。但是因为昂贵的费用,或是因为免费医疗预约漫长的等待,欧美国家患者正在逐渐流失。

  在客源逐年减少的情况下欧洲各国或是放宽入境政策为旅游业发展提供有利条件或是努力提高服务品质尤其是针对海湾国家患者配合其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提供全面服务以留住患者。在美国“9.11”事件后阿拉伯人去美受到严加控制,使很多阿拉伯国家的病人转而前往德国、英国、法国、比利时和瑞士等欧洲国家,这一群体为经济不景气的当地医院带来丰厚的收入,而美国的医疗旅游市场却受到影响。与此同时亚洲医疗旅游业却因其拥有“第一世界的技术和第三世界的价格”正逐渐成为国际医疗旅游的目的地,并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国际医疗旅游的兴起使医疗业出现全球化的趋势。以往到国外看病的大多是寻求先进医疗技术和设备的欠发达国家的高收入者,如今国际医疗旅游是以发达国家居民到发展中国家寻求收费低廉、质量上乘的医疗服务为主的反向就医,欧美等发达国家成为国际医疗旅游的主要客源市场。

  印度是近来才发展医疗旅游业的,但发展非常迅速,现已成为全球重要的医疗旅游市场。凭借先进的技术、低廉的价格吸引了大量的外国人到印度就医,他们有的来自亚洲、非洲,有的来自中东,有的甚至来自欧美等发达国家。通过医疗旅游,印度每年能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可以创造4 000万个就业岗位。据印度工业联合会和麦肯锡的联合调查研究,印度有400多万人从事医疗保健业,医疗保健业已成为印度经济中最大的服务行业之一,2004年医疗保健的收入比去年增长了30%,按照这个增长速度,到2012年,医疗旅游业就能获得超过20亿美元的收入,医疗保健消费在未来10年将会翻一番。 

  目前,泰国的旅游地普遍能为游客提供牙科治疗和整形手术治疗。不仅价格低廉,许多私立医院还雇佣了能讲流利的英语、阿拉伯语、孟加拉语、汉语、日语、朝鲜语和西班牙语的人员来提高服务品质。在泰国曼谷的Bumrungrad医院,每年100万病人中,近一半是外国病人,其中最多的是来自美国的病人,接着是来自阿联酋、孟加拉国、英国、日本、澳洲、柬埔寨和缅甸。为了招揽游客,泰国目前正在积极筹建“亚洲保健旅游中心”,并且已经初见成效。根据泰国卫生部近日公布的预测数字,2005年泰国的医疗旅游将创汇230亿铢(5.61亿美元),比2003年增长16%。

  菲律宾医疗旅游已经成为旅游业中的一个新亮点。菲官员政府,如果能发展医疗旅游业,就能够促进本国医疗行业的发展,部分地解决医疗护理人员的外流问题,并能够吸引一些在国外工作的菲医生和护士回国工作。为了推销菲律宾医疗旅游服务,菲旅游部、卫生部和外交部积极协作并接待到菲进行治疗的外国客人。病人手术后可以去海边疗养旅游。

  另外,马来西亚政府为促进该国医疗旅游业制造更多赚取外汇的商机,已于2005年开始放宽对执业医生广告宣传的限制。由于马来西亚的医疗费用仅是英国同类服务的1/5,对欧洲客人具有很大的吸引力。韩国的医疗旅游服务集中于美容行业,尤其吸引周边中国、中国香港和日本等地区的游客。并计划在未来将利用在许多国家尚未开发或被法律禁止的干细胞技术吸引患者,尤其是瘫痪患者到韩国就医。选择新加坡的外国病人并不是因为费用,而是其提供的专业技术,新加坡则计划靠医疗旅游到2010年时每年吸引100万外国游客。日本,在2005年2月份召开的上海世界旅游资源博览会上,在各个温泉景点也打出了“健康、健身、医疗”的招牌,吸引游客。

  需要指出的是,国内医疗旅游是最大的医疗旅游市场。随着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在居住地得到落实和保障,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医疗服务大都以市场化、产业化的形式供应。不仅如此,由于疑难杂症的复杂性、高端医疗和精准医疗对技术、设备的高要求,疑难杂症、高端医疗和精准医疗日益集中,并成为国内医疗目的地。相关资料显示,成都地区部、省和军队医疗患者大约三分之一以上来自成都地区以外。这群人也就是国内医疗旅游的主体。保守估计,成都市以“治”为目的的医疗旅游人数在3000万人次左右,加上以“疗”、“养”为目的的医疗旅游人数,成都国内医疗旅游人数恐在5000万人次左右,约占成都市旅游总人数的1/3。随着医疗保险、新农合省级统筹的全面实现,成都国内医疗旅游保持继续稳定增长的态势是不容置疑的。

  八、医疗旅游的新趋势

  近年来,“医疗旅游”已变成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的居民,选择到医疗费用更加便宜而服务和自己国家差不多的地方寻求医疗服务。

  (一)与普通观光度假旅游客流反向现象明显。国际医疗旅游客流主要是发达国家和地区向医疗旅游目的地(主要为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流人。

  (二)从事国际医疗的医院越来越重视国际资质认证。为从客观上衡量医院的品质,国际上通行医院定期接受质量、服务和流程等方面的资质认证。许多医院为进军海外市场,选择参加一项或更多的国际资质认证。

  (三)医疗质量信息逐步透明化。在选择国际医疗机构时,游客、保险公司、中介机构都要求以透明的质量信息做为选择医院的参考,如某些手术的手术量、死亡率、并发症等统计。为此,医疗机构日渐重视医疗质量信息的公开透明,以提高自身竞争力。

  (四)对当地公共卫生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由于医疗资源属于一种特殊的公共资源,对其管理如不当,将挤占当地的医疗资源,导致医疗旅游目的地医疗资源分配失衡而使当地民众利益受损。

  (五)在医疗旅游中引发的争议增多,医疗旅游项目的合法性及其涉及的伦理问题引发关注。一些医疗旅游目的地国家和地区有关医疗旅游方面的法律制度不健全,游客利益受损很难在当地维权:对游客的后续服务无法在原医疗旅游目的地进行:部分较为特殊的医疗旅游项目,如干细胞疗法、器官移植、安乐死等的合法性及伦理性备受争议。

  九、中国医疗旅游现状与趋势

  中国医疗旅游由来已久。中国古人早就有到避暑胜地或温泉地区疗养度假的习惯。避暑养生之旅最盛行的唐代,除了宫廷专属的避暑山庄,许多达官显贵们也建立了自己的私家避暑之地,在唐都长安,甚至还出现过一种避暑会,为富家子弟避暑消夏的临时组织;而温泉养生之旅早在秦汉时便极为普遍,当时的温泉旅游地的建设已具有一定规模,如河南汝州温泉:“泉上华宇连荫,茨甍交拒,方池石沼,错落其间。”安徽和州(今和县)香淋泉在宋代就开始营建,“宋元祐年间,知州王大过甃汤池,建龙祠,又为浴院”,后香淋泉经过多次修建,成为当时众多游人游观养生之地;除此之外,我国古人还有很多祈福还愿、修心养性的养生旅游活动。

  现代养生旅游则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大多沿用了古时养生旅游的方式,融入了现代人的基本养生诉求。我国目前比较流行的养生旅游项目包括森林浴、雾浴、日光浴、温泉浴、食疗、民俗养生等,人们在养生旅游中的诉求也比较宽泛,既包括延年益寿、强身健体、康复理疗、修复保健,也包括观光、修身养性、生活方式体验以及养生文化体验,另外,随着人们对精神世界的不断追求,很多以灵修、禅修活动为特色的旅游形式也在不断兴起。

  2013年中国养生旅游数量达3010万人次,占全球总数的5.69%,位列全球第五,而养生旅游消费则为123万亿美元,占全球总消费的2.49%,位列全球第九。养生旅游消费超过中国的国家分别是:美国、德国、法国、日本、奥地利、加拿大、意大利和瑞士。 

  世界养生协会预测,到2017年,欧洲和北美依然会保持养生旅游的旺盛发展,而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将成为新一轮的全球养生旅游热点。波士顿咨询集团(BCG)的预测,截至2020年,中国总体养生市场将达700亿美元。[9]

  目前,中国还没有明确的医疗旅游业发展规划。检索相关文献发现,《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是第一个把医疗旅游业纳入政府规划的第一个政策性文件。该规划把中医药健康旅游作为振兴中医药发展的七大任务之一。此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旅游局联合出台了促进中医药健康旅游的指导意见,明确了中医药健康旅游的主要任务:到2020年,中医药健康旅游人数达到旅游总人数的3%,中医药健康旅游收入达3000亿元,在全国建成30个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区、200个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企业(基地)、中医药健康旅游综合体;到2025年,中医药健康旅游人数达到旅游总人数的5%,中医药健康旅游收入达5000亿元,在全国建成50个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区、500个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企业(基地)、中医药健康旅游综合体;培育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知名度和市场竞争力的中医药健康旅游服务企业和知名品牌。

  (本文引用的部分资料和观点不一一注明,特此说明。)

 

 

  


  [1] 梁湘萍:国际医疗旅游发展背景下的我国医疗旅游发展探析—兼论广东医疗旅游的发展,华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年6月 

  [2] 郭来喜:中国的矿泉旅游资源,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旅游地理文集,1982,117-125。 

  [3] 参见迟景才:改革开放20年旅游经济探索,广东旅游出版社,1998年 

  [4] 张文菊,杨晓霞:国际医疗旅游探析,桂林旅游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7,18.(15):736-744 

  [5] 任彦:印度医疗旅游火,人民日报,2005年12月7日。   

      [6] 绿维创景:旅游产业的构成及其效应研究,http://www.lwcj.com/w/StudyResut00254_1_2.html  

        [7] 世界旅游组织:2015年全球旅游报告,http://lxs.cncn.com/61757/n506006。

  [8] 北京智研科信咨询有限公司:2015-2022年中国海外医疗中介服务行业分析及发展机遇预测报告(电子版),2015年9月 

  [9] 世界养生酒店联盟:中国养生旅游白皮书,http://res.meadin.com/HotelData/120239_1.shtml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