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立联:养老与健康服务产业:四川规划与成都使命

作者:孟立联  时间:2016-04-12

  2015年11月20日,四川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四川省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规划(2015-2020)》。全面落实这一规划,对于四川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落实这一规划过程中,成都负有更重要的责任、使命。

  一、养老与健康服务产业:四川规划的特点

  《四川省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规划(2015-2020)》(以下简称“规划”),既是四川历史上第一个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政府规划,也是第一个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区域规划。两个第一,表明了该规划的历史性、开创性。

  (一)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正确反映

  由于四川执行相对其他多数省(市、区)更加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加上人口流动与户籍制度的多重影响,导致四川是全国人口老龄化相对严重的地区。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四川60周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为1310.67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16.30%;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880.23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10.95%,高出全国2.08个百分点。

  2010年四川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77。修正后,按总和生育率1.505进行预测,结果如表1。未来四川人口发展,一方面,是总人口规模的不断萎缩,由于生育不足,到2040年四川常住人口将降到7800万左右,比2010年减少241万人,比户籍人口减少1100万左右;另一方面,是老年人口的迅速持续稳定地增加,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不断攀升,至2040年,四川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32.44%,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26.9%。

  未雨绸缪。正确、及时地作出反映并制定相应的规划、出台相应的政策,既是必要的、现实,同时对于促进四川经济结构调整也具有积极意义。

  表1

  四川省人口老龄化趋势

  单位:万人

  总人口 60岁及以上人口 65岁及以上人口

  规模 % 规模 %

  2010 8041.75 1310.67 16.43 880.23 10.95

  2014 8153.30 1583.37 19.42 1051.40 12.90

  2020 8258.12 1756.77 21,27 1371.63 16.61

  2025 8238.64 1976.16 23.99 1432.44 17.39

  2030 8112.27 2303.13 28.39 1597.92 19.70

  2035 7943.34 2588.69 32.59 1867.46 23.51

  2040 7799.61 2529.84 32.44 2097.91 26.90

  资料来源:四川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四川省统计局:四川省人口老龄化现状及养老服务业发展趋势,《四川省情》,2014年第9期,按总和生育率1.505预测

  (二)促进消费升级的具体步骤

  四川还处在工业化中期。2014年,四川GDP达28536.7亿元,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0%、59.7%和35.3%,三次产业结构为12.4:50.9:36.7。一次产业比重过大,三次产业比重过低,仍然是四川经济结构调整必须面临的重大问题。促进四川经济结构调整,一方面要加快工业化,在去库存、去过剩产能的背景下,尤其要加快工业化、信息化融合过程,在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同时加快发展新兴产业;另一方面,要加快服务业发展。2020年四川城镇人口将超过农村人口 ,预示着四川经济结构调整将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也就是四川已进入服务业加速发展时期,且在未来一个不太长的时间里将成为四川的主导产业。

  健康消费是服务业加速发展的重要领域。2013年,四川卫生总费用1675.24亿元,占GDP的6.38%,政府、社会与个人支付结构为32.6%、33.19%和34.21%。虽然个人卫生支出比已比2008年下降6.5个百分点,但个人卫生支付比例仍然偏高。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卫生总费用中个人支付比例在20%以下才对基本生活带来重大影响。逐步提高卫生总费用中政府投入比重,加大政府在健康产业领域的投入,推进与健康促进相关的制度与政策的改革,健康投资将得到有效启动,健康消费将显著改善,并有效地促进从治病到防病到改善人力资本状况的转变,夯实健康四川战略基础。

  以健康保险为例,健康保险—健康投资的重要指标,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中国健康险在总保费中占比仅为8%,占人身险保费收入的12%。美国健康险保费收入达到8500亿美元,占保险业保费收入的40%。中国商业健康保险赔付支出在医疗卫生总费用中占比为1.3%,德国、加拿大、法国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在10%以上,美国高达37%。 2014年成都市人寿保险收入246.87亿元,其中健康险为18.07亿,约占人寿保险总收入的7.32%。 2014年,国务院出台了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指导意见做出了部署,中国保监会及其他有关部门出台了相关政策,如保监会《关于个人税收优惠型健康保险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个人购买健康商业保险支出,允许在当年按年均2400元的限额予以税前扣除。换句话说,按照目前个税起征点3500元计算,如果个人购买商业健康险保费超过2400元,那么每个月个税起征点为3700元。成都市医疗保险延伸至健身领域必将推动健康休闲运动的开展。

  (三)推进供给侧改革的积极实践

  养老与健康服务供应不足、供需不对称仍将是一个长期的现象。据四川省社情民意中心调查,四川老年日反映养老机构“机构少,床位少”达40.8%,认为养老机构硬件设施差的占。 所以,一方面是养老机构床位供应严重不足,另一方面是养老机构床位空置率过高。

  供应不足、供需不对称在健康服务业领域里也是如此。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四川人口健康状况发生了重大变化,整体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部分指标与发达国家和地区已相差无几,如孕产妇死亡率24.40/10万,婴儿死亡率7.99‰,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9.55‰。与此同时,四川人口死亡模式也发生了根本变化,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成为四川居民的主要死因。2013年,四川18岁以上居民高血压、糖尿病的患病率分别为27.7%和10.3%。2014年,四川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死亡构成由2009年的86.81%上升到88.34%,慢性病死亡率由530.43/10万上升到559.55/10万。

  但是,四川人口死亡模式的变化并没有反映到健康服务供应上来。以学校为例,2013年四川义务教育阶段体育兼职教师占52.47%,其中小学占66.57%、初中占8.26%;671所小学、312所初中、73所高中未保证学生在校每天一小时体育锻炼时间,分别占小学、初中、高中总数的9.3%、8.1%和10%;有3411所小学、1519所初中、250所高中未达到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4平方米的要求,分别占小学、初中、高中学校的47.1%、39.5%、34.5%;按照《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四川2013年度优秀率为24.7%,良好率为47.4%,合格率为12.5%,不合格率为15.4%。 反映在成年人上,2013年,四川18岁及以上居民吸烟率为27.4%,被动吸烟率为61.5%,过量饮酒率为8.1%,身体活动不足率为11.1%,平均每日红肉摄入过多53.9%,平均每日蔬菜、水果摄入不足42.6%,超重率、肥胖率分别为31.5%、11.1%,血脂异常率为26.2%。

  适应四川人口死亡模式、健康影响因素变化,应从公立养老与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改革切入,推进养老与健康服务供给侧改革,构建适应养老与健康需求的养老与健康服务业体系。

  二、四川养老与健康服务业规划:成都的地位与功能

  毫无疑问,在“规划”中,成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一方面,成都是四川省会城市,也是省部属养老与健康服务研发机构集中区域。四川主要是成都医学学术型研究专业2016年达180个,仅次于江苏、广东、山东,居全国第4位。成都拥有国家级生物与医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个,省、市、级生物与医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2个,国家级生物工程研究中心2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2个,部省级重点实验室10家,省级重点实验室20家,部省共建重点实验室1家,产学研联合实验室7家,国家级工程实验室1家,生物医药博士后流动站9个等。中药产业核心竞争力居于全国先进行列,中医医疗机构数量位居全国副省级城市之首,是全国少数具有完整的大专、本科、硕士、博士的中医药人才培养系统的城市,包括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国内知名中医药专家、教授在内的高级技术职称人员占中医药人员的10%,中医骨科、肛肠科、儿科、肝病、肺病、针灸推拿、中西医结合等领域达到国内先进水平,部分项目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不仅如此,成都市在资源种植的上游环节、专业技术服务的中游环节和商贸流通的下游环节在中西部具有良好的产业协作配套条件。拥有全国最大的药材生产基地,中草药材种类达2000多种,其中川芎占全国市场份额的90%左右。除川芎种植GAP基地外,建有30多种川产道地药材的规范化种植基地。在药物安全性评价、临床试验等专业技术服务环节,拥有国家成都中药安全性评价中心等3个国家GLP中心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5个国家GCP基地。生物医药及健康服务业的创新能力在四川各市(州)中首屈一指,在全国城市中也占有重要地位。

  另一方面,作为健康服务业的核心支撑——医疗卫生综合实力,成都列全国第四或第三位,是西部地区名副其实的中心城市。2014年,成都地区共有医疗卫生机构7976个,拥有床位2014年末达到10.10万张,门诊量10148万人次、出院312万人次,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3.2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数3.6人,医疗卫生服务主营收入442亿元。所有这些指标,在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中都名列前茅(表2)。

  表2

  2014年医疗卫生实力成都与副省级省会及以上城市比较

  医院 医疗卫生技术人员(万人) 床位数(万张)

  成都市 746 12.8 10.1

  杭州市 218 8.56 5.58

  南京市 207 6.2 4.36

  西安市 381 7.6 5.11

  济南市 265 6.3 4.8

  沈阳市 207 6.1 5.58

  长春市 299 4.35 4.49

  哈尔滨市 258 6 6

  武汉市 266 7.84 7.28

  广州市 224 12.09 7.7

  上海市 332 16.4 11.75

  北京市 655 21.6 10.7

  天津市 522 8.48 6.11

  重庆市 566 15.4 16.09

  资料来源:副省级省会及以上城市统计公报

  正是如此,“规划”赋予了成都在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特殊重要地位。一方面,是以成都为核心的综合创新发展区,承载着四川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最大希望。按照规划,这个区域是四川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多业态布局的主要区域,负有引领发展、创新发展的责任,承有成为全国养老健康服务业创新发展示范区的目标。所以,在四川养老与健康服务业重点项目和工程的分布结构中(表3),成都是四川养老与健康服务业的重点地区,也是创新项目布局的主要地区。

  另一方面,成都要成为核心引擎。所谓引擎,就是发动机。当然,四川省内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引擎不只一个,如泸州有四川医科大学,南充有川北医学院,绵阳有科技城和跻身西南综合医疗实力排名前50的绵阳市中心医院。在四川所有的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引擎中,成都既是最大的一个,也是最具实力的一个,更是最具创新力、创造力的一个。被赋予了“高端健康养老服务业引领“和”多元化发展、多业态融合、多产业集聚”功能,是成都作为养老与健康服务业核心引擎的应有之义、应担之责、应尽之功。

  表3

  四川省养老与健康服务业重点项目分布结构

  四川省 成都地区 成都市

  合计(个) 178 70 15

  养老服务业项目 19 3 2

  医疗卫生服务重大工程、项目(个) 52 10 3

  医养结合项目(个) 22 9 2

  中医药和民族医药项目(个) 24 13 2

  健康管理与促进项目(个) 19 11 0

  支撑产业项目(个) 42 24 6

  资料来源:四川省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规划(2015-2020)重点项目表,成都地区项目包括省、部级布局项目,成都市项目则仅为市及市所属区(市、县)属项目。

  三、实现养老与健康服务业规划目标:成都的担当与方法

  成为“全国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高地”是规划赋予成都的责任和使命,着力“突出高端、集约、创新发展,着力品牌打造和服务体系建设”是规划明确的成都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方向。

  需要指出的是,四川“规划”与中共成都市委十二届六次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和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区域创新创业中心的决定是相一致的,相契合的。高标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建成西部经济核心增长极,初步建成国际性区域中心城市,也是对养老与健康服务业提出的目标。

  不负使命,是成都市的责任,也是成都市的不二选择。需要指出的是,成都市的差距也是明显的。仅以卫生总费用论,成都市就没有达到四川平均水平。2014年,成都市卫生总费用仅占GDP的4.57%,比全省平均水平低2个以上百分点。如果成都市卫生总费用投入达到四川平均水平,四川卫生总费用将增加211亿元。 2007年以来,全国、四川中医药产业均保持快速增长,但成都市中医药产业整体增速却相对偏慢,和全国中医药产业增速相比,除2008、2011年以外,成都市中医药产业工业总产值增长速度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同四川中医药产业增速相比,近四年来成都市的增速始终低于全省水平。

  因此,在不断加大养老与健康服务业政府投入力度尽快赶上甚至超过四川平均水平的同时,成都市应有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新思维、新方法、新举措。

  新思维,统筹发展,成都市要在成都地区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优质、创新资源主要分布在部、省相关机构中,资源分割是成都地区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成都市应主动出击,争取省级有关部门的支持,以市场化方向统筹成都地区养老与健康服务业资源布局,使养老与健康服务业资源得到更有效、更具创新性地配置。

  新方法,改革驱动,使成都市成为养老与服务业发展的改革之城、创新之城。成都市应当抓住建设国家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的机遇,以“三医(医学、医疗、医药)融合”、“三医(医院、医药、医保)联动”和“医养融合”为中心,突破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体制障碍、机制障碍和政策障碍,加快建构养老与健康服务业跨越发展、创新发展的体制、机制与政策环境,

  新举措,平台建设,使成都市成为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研发中心、创新中心和新技术、新方法、新产品、新模式的输出中心。应当加强包括创新平台、孵化平台、投融资平台和输出平台在内的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基础设施建设,有效搭建成都市养老与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高速网络。

  原发于《服务经济》杂志2015年第6期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