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中国改革的制度观

作者:茅于轼  时间:2013-06-17   浏览次数:0

  大家都可以看到,我们从1978年改革以来,我们国家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进步。我想,这个进步就是制度变革的作用。我们一步一步在用好的制度代替不好的制度,我相信,这个过程还会持续下去,我们的制度会变得越来越好。

  什么是好的制度

  那么,什么是好的制度?好制度和坏制度区分的标准在哪里?

  我认为,好的制度是平等保护所有人基本权利的制度。在基本权利的范围内,任何个人的权利都应该同样地得到承认和保护。所以,在基本权利的范围内,我们不能通过侵犯一部分人的利益来实现另一部分人的利益,否则就是不平等。

  我们常说的少数人的利益要服从多数人的利益,意思是少数人应该为多数人牺牲。这是错误的,没有道理的。不能让他们为多数人而牺牲。少数人应该为多数人牺牲的话,听起来好像讲得通。这往往是因为自己属于多数,不需要自己作出牺牲,因而表示同意。但是如果不保护少数人,说不定多数中的人,在另外一种分类时忽然变成了少数;在某种情况下自己属于多数,换了一种情况就可能变成少数。不能因为是少数,利益就可以随便被侵犯。解放以来的历次运动都说是打倒一小撮,保护大多数。大家把自己列为大多数之中,没想到,斗来斗去,最后全都变成了那一小撮。少数服从多数,只有在不涉及基本权利的范围内可以行得通。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必须尽量照顾到这少数人的利益。在基本权利的范围内,任何个人的权利都应该同样地得到承认和保护。比如我们没有理由用举手表决的方法,剥夺一个人的自由,也不能因为民愤极大而将某人处死。这些行为只有通过严格的法律程序才可以实施。

  按照上面的这个区分标准,我们可以看到经济适用房政策就是个不好的制度。因为它不平等,有些人可以买,有些人不能买。虽然给买经济适用房的人制定了各种限制条件,但是很多有钱的人却在里面钻空子,用低于市场上商品房的价格购买,而不能钻空子的人只好去买高价的商品房。即使严格执行标准,没有人钻空子,那么买得起经济适用房的人也并不是真正贫困得需要帮助的人,因为至少他还买得起经济适用房。当然,他可能买不起市场上的商品房,但是暂时买不起他还可以租房,等有钱了再去买商品房。现在政府又推出“限价房”,这个政策也不太好,和经济适用房是一样的道理。我这样说,和我们“居者有其屋”的提法并不矛盾。“居者有其屋”的意思是大家都有房子住,但并不是说每个人都有产权。你买不起房,政府可以帮助你,给你建廉租房。

  如何建立起好的制度

  好制度的标准不难理解,但是要建立一套好制度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任何一项制度,都会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建立制度的过程就是一个各方利益博弈的过程,而任何一方都有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别人利益之上从而最大化自己利益的冲动。所以,要建立起一套好的制度,就必须要使得各方利益在博弈的过程中都得到充分的表达,并互相制衡,不能使其中一方的利益凌驾于别方的利益之上,也就是要限制特权、直到取消特权。

  所以,改革的过程必定是充满困难的。而我们欣慰的看到,在这个博弈的过程中,我们是一直往前进的。

  从2005年以来,出现了一股反思改革的热潮。大家对改革不满意有各种原因。现在40岁以下、30岁以下的人,很多对改革以前的状况还很不了解,所以就很容易否定改革的成果。我是经历过那种物质匮乏的时代的。吃不上肉,每个月给你半斤肉票;北方一半以上的人都吃的是粗粮,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点白米白面。现在还有人挨饿吗?吃的问题是彻底解决了,虽然还有一两千万的贫困人口,但是他们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了,他们只是缺钱用罢了。这样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

  应该承认,我们现在有现在的问题,但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是走回头路,不是否定改革。而是要继续坚持改革下去,取消特权,而不是取消市场,因为我们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在市场经济下,虽然会有人贫困,但是穷人可以变富人,现在很多的富人都是有过去的穷人变过来的,因为在市场经济下大家都有机会创造财富、走向富裕。市场经济是有它自身的问题,比如容易造成贫富差距过大。但是这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一小部分贫困的群体,政府可以帮助、扶持他们,比如资助他们上学、看病、建廉租房、发放小额贷款等等。

  举个例子,劳动力价格在过去的十多年,一直在低点徘徊。在南方珠江三角洲那样富裕的地方,工人辛苦一个月挣不到1000块钱。但这是市场决定的,不是老板压榨工人的问题。因为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农村有大量的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供求关系就决定了价格涨不上去。但是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的,随着未来劳动力供求关系的改变,劳动力的价格肯定会涨上去。现在其实已经有这个苗头,我估计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就会改变过来。

  所以,我们改革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一个稳定的政治必定是精英治理的,因为治理一个国家是很复杂的,必需有精通相关问题的专家来治理,没有文化的人、素质不高的人是不可能担负起这个责任的。反智主义的做法会把社会引向混乱甚至是崩溃的边缘。但是精英必须要考虑整个国家、整个社会的利益,而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要让精英为整个国家、社会的利益考虑,同样需要一套好的制度设计,这个制度就是民主。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