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希有:人类要迷恋幸福而不要迷恋GDP

作者:孙希有  时间:2017-07-10

 

  无论是从人类本体性质的追求,还是社会发展的目标实现,经济发展都不能作为表明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唯一标准,亦不能作为人类幸福度提高的标准。

  作为反映经济现象的最重要指标,人们对GDP的迷恋程度日益增加。其迷恋的原因无非有两点:一是追求财富的增长和最大化,二是对社会发展标准的认定问题。人们往往习惯上把GDP的增长作为评价、认定社会发展最重要的指标,甚至是唯一的指标。

  在当代,人作为一种实在的、感性的存在物,确实品尝到了通过自己的实践活动实现自身的物质发展目标而给自己所带来的好处与快乐。按照费尔巴哈以及马克思的理解,人作为一个“类”存在物而存在着,并在这个由自身的实践活动所创造的、不断发展着的人文世界中,享用着不断堆积起来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然而,人类自己的活动虽然为他自身创造了日新月异的进化发展方式,但人类在发展当中也日益陷入了目标的迷茫。人的活动究竟是为了什么?人的创造发明是为了什么?经济的增长、GDP的增加、物质生活的富庶是不是就一定给人类带来了幸福?在纷繁的物质世界中我们有没有感觉到自身内在的幸福?有没有感觉到由于增长的压力反而削弱了人们的幸福感?在物质财富增长的同时,我们有没有感觉到心情也同步愉快?等等,诸多疑问不断涌现,值得我们深深地思考……

  本人倡导以幸福为导向、以幸福为终极目标的新发展观,也就是试图对一日千里、高速发展着的经济社会所产生巨大的物质财富及其成果进行反思,试图建构一种更加和谐即科学的发展观来展开对经济发展问题的研究与对话。这种发展观就是包含并体现HDI(人类发展指数)、实现人类自身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发展观,因而也必然就是“科学的发展观”。事实上,只有以幸福为终极目标、以HDI为手段,促进经济社会文化诸方面的发展才能体现和符合“科学发展观”的内涵和实质。

  至此,显然必须涉及到幸福的标准问题,涉及到人类的根本需要问题。本人认为,人的幸福首先是要保持生命存在的意义和延长的质量。没有健康的生命,谈何幸福?其次是人类需要什么才是幸福?怎么发展才是幸福?必须有自己的标准和认知。比如,现在我们一直鼎力倡导的游戏行业,以及能带来高效益社会财富的烟酒行业,给人类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痛苦?尽管这些行业创造了GDP,但是这些GDP是不是人类幸福所需要的?显然这些行业对人类健康的伤害、人类本源的伤害是存在的。一个没有健康生命的人类谈何幸福?因此,经济社会的发展包涵着两种形态:一种是硬性发展形态,主要是可以直接度量的、相对简单的经济社会增长和发展;另一种是软性发展形态,它主要表现为人类自身对发展成果的认同感及满意度。硬性形态的发展我们看得见、摸得着,能对人类感官形成强烈的刺激,最明显的就是人们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或者说财富的极大丰富等等;软性发展形态是相对于硬性发展形态而言的,基本上是我们看不见、摸不着,是一种虚无但真实的存在,它能从更深层次上对人类的心理、生理健康、主观感受以及行为方式等造成影响。全面而又科学的发展应当是硬性发展形态与软性发展形态的共同进步,应当是以追求人类生存的幸福指数为自身最大的目标。越是高度发展的社会,越应以人的幸福最大化为前提;越是高度发展的社会,越应为各种新的社会发展文化观念所规定。以人类幸福最大化为终极目标的观点,是对经济社会发展观的重新思考和富有建设性的反思和批判,对于社会全面发展而言,发展的形式第一是要具有多样性,第二也要具有约束性,第三必须有其价值性,任何发展必须为人类带来益处和幸福。

  通常人们评价社会发展进步的尺度主要是以GDP为标准。GDP也就是“物”的概念。“物”的尺度也就是经济尺度,可以用商品、货币、财富加以确定和量化的尺度。把经济效益作为主体价值需求的首要目标,把GDP作为人们追求的社会发展目标,其实就是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原为商品货币关系,把占有财富和金钱当作社会价值的主要标志,把单纯追求经济效益看作社会进步的主要手段。市场经济的结果是物质资料的极大丰富。因为在这一经济形式下,自身经济利益的驱动,使每一个人都会尽力去创造为市场所接纳的产品,社会财富由此获得迅速增长,长期困扰我们的物质资料不足与短缺问题将被抛到身后,人们将充分享受到现代社会的物质成果。但是,物质生活的丰富并不必然地、自动地实现人们的幸福,幸福与经济增长并不表现为正相关关系。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主动地去构造新的经济发展观念以及幸福观念,那么市场经济的发展与物质财富的丰富不但不能增进人类幸福,反而会因为人们过多地关心自己与物质世界的关系,导致人与人之间非物质生活方面关系的淡漠,这将使人变得日益孤独冷漠,甚至无情,使得人的精神世界里存在着不可能由物质丰富来弥补的巨大“黑洞”。更可怕的是,这个“黑洞”将导致人们为了财富、金钱的累积,而忘掉人类的自我意识,去进行冷血式的竞争。其实,这种“黑洞”也是一个民族振兴的大敌,是人类幸福的大敌。从深层次上讲,由市场经济所带来的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如果没有人类幸福目标相伴随,必定会是人类发展当中的一场灾难。

  目前,中国社会或多或少也面临着发展当中出现的上述问题,面临着如何解决对幸福的追求与发展形态之间的矛盾挑战,面临着对GDP的追求大于对幸福的追求问题。我们有责任用新的思想和理念引导社会在符合人们幸福意愿的轨道上实现对社会的全面进步,保持发展与幸福之间的平衡。

  马克思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马克思的这段论述非常深刻地指出了西方工业国家在追求经济增长中带来了人的发展的片面性。

  因此,脱离了保持人类生命健康、人类幸福的发展都是不正常的发展,仅仅用“物”的尺度来衡量社会发展和进步是不可取的,评价社会进步的标准应当是以“人的幸福”为尺度,而不是代表物的增长多少的GDP。

  

来源:人民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