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单大圣 > 访谈

单大圣:促进教育公平是教改的最大目标

  时间:2015-12-17

   在12月3日的国家科技教育领导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十三五”时期我国教育改革发展面临新的繁重任务,必须在保障教育公平和提升教育质量上下大功夫。要通过深化改革加快发展,进一步缩小教育资源配置的城乡、区域、校际差距,特别是要加强中西部农村教育能力建设,使更多的孩子能受到良好的基础教育。要加快职业教育发展,继续扩大重点大学面向农村地区定向招生规模,提高农村学生比例,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有公平的上升通道和向上的希望。

  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副司长王辉近日表示,目前增加使用高考全国卷省份的任务基本完成。安徽、福建等8省份已申请2016年起使用全国卷。据了解,全国卷使用省份将从2014年的15个增加到2016年的26个。

  如何做才能够最大限度地既要保障教育公平又要提升教育质量?如何看待高考再次走向“全国一张卷”?针对这些问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单大圣。

  促进教育公平的过程也是提升教育质量的过程

  中国经济时报:在12月3日的国家科技教育领导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李克强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教育改革发展面临新的繁重任务,必须在公平和质量上下大功夫,实现新突破,“既要保障教育公平又要提升教育质量。”教育公平和质量是两大难题,应如何做才能够最大限度地既要保障教育公平又要提升教育质量?

  单大圣:促进公平和提高质量并不矛盾,我们通常说的教育不公平,就是指教育质量有差距,所以,促进教育公平的过程也是提升教育质量的过程。当然,提高教育质量的内涵更丰富,不仅要缩小教育质量的差距,抬高教育的底部,还要从整体上提升教育培养人才的水平,这也是中国教育在逐步普及后亟待解决的问题。

  以前的政策文件都是将教育公平和质量并列表述的,这次“十三五”规划建议用“提高教育质量”来统领教育改革发展,我觉得是非常准确的。促进教育公平,主要靠优化教育资源的配置,比如让每个学校的办学条件达标,让好学校和差一些学校的教师流动起来,好学校帮助差一些学校提高或者资源共享,在招生上对农村学生适度倾斜等。

  但是,我们要看到,提高教育质量不仅仅是资源配置的问题,中国教育投入的水平已经不低,更重要的是要吸引优秀的人才当教师,让他(她)们以正确的态度教书育人,而且要改革陈旧的应试教育方式,既要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还要激发学生的创新思维和实际操作能力,要做到这一点,不但要改革教育评价方式,还要改革地方政府对教育政绩的考核机制,所以,提高教育质量,必须深化体制改革。

  建立一种新型的农村教育体系很重要

  中国经济时报:在12月3日的会议上,李克强表示,要继续扩大重点大学面向农村地区定向招生的规模,提高农村学生比例,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有公平的上升通道和向上的希望。你认为造成目前“寒门难出贵子”这一现象的深层次原因有哪些?

  单大圣:我理解,人们对“寒门难出贵子”这一现象的关心,其实是对中国社会结构开放性的关心,就是总理说的社会要有上升的通道和希望。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涉及很多因素,从教育的角度说,有些方面确实做得不好,特别是基础教育发展差距太大,许多农村孩子在进入劳动力市场之前就处于不利的位置,这对社会纵向流动是非常不利的。因此,专门拿出一部分重点大学招生指标招收农村学生,就是对基础教育差距的弥补,是非常必要的,也具有示范效应。

  我个人认为,发挥教育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还要有更宽的视角,现代社会的人才观念是人人成才、多样化成才,所有人才都是“贵”的,寒门不仅要出拔尖人才,更多的要出专业技术人才和高素质的劳动者,他(她)们都是改善社会结构的积极力量。我们不能仅仅盯着每年通过专项计划进入重点大学就读的5万名农村学生,还要看到,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农村学生进入高职院校和中职院校就读,还有数以百万计没有升学的农村初中毕业生、高中毕业生,他(她)们是农村学生的主体,要让他(她)们通过接受教育拥有一技之长,改变家庭命运,所以要对农村基础教育、职业教育以及高等教育进行系统设计,建立一种新型的农村教育体系。

  分省命题的探索仍然是有意义的

  中国经济时报: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副司长王辉近日表示,目前增加使用高考全国卷省份的任务基本完成。安徽、福建等8省份已申请2016年起使用全国卷。据了解,全国卷使用省份将从2014年的15个增加到2016年的26个。而在2004年之前,全国几乎都用一张试卷,你认为政府当时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来鼓励各省市单独命题?

  单大圣:分省命题的初衷,主要是为了适应2004年开始的以省为单位的高中阶段新课程改革的现实需要,同时希望以高考命题改革为突破口,加强基础教育的省级统筹,激发教育教学改革的活力,使素质教育在省级层面取得突破,同时,分省命题也有利于减轻国家统一命题、组考的压力,降低风险强度。同时,分省命题打破了国家统一命题的垄断格局,丰富了考试评价的形式,促进了地方教育考试机构的发育,还具有体制改革的意义。但是,由于高校以省为单位计划招生的体制没有触动,同一个高校在不同省份用不同的试卷测试学生,没有一个全国范围内可供衡量的标准,确实不合理,社会上反映也很强烈,所以一些省份回归国家统一命题是必要的。

  但是,我认为,分省命题的探索仍然是有意义的,国家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打破一考定终身的弊端,对学生进行综合评价,高校在招收学生时,除了参照国家统一考试提供的基本信息外,还应该更多地采纳地方教育考试机构、社会考试机构甚至国际考试机构提供的评价信息,从而更加科学地选拔人才。

  要在考试招生体制改革的整体框架下考虑高考命题问题

  中国经济时报:有观点认为,“高考再次走向‘全国一张卷’”,是对老百姓(603883,股吧)期望教育公平的回应。你如何看待“高考再次走向‘全国一张卷’”?

  单大圣:高考是为高校招生服务的,高考全国一张卷,就为所有高校的招生提供了统一的尺子,提高了录取的科学性,也符合社会公平的要求。但是,当前对这个问题的讨论都是在统考统招的语境下进行的,也就是高校招生录取基本将统一高考成绩作为唯一依据,许多人在主张高考试卷全国统一的同时,也赞成进一步强化统考统招的体制,认为这是最公平的制度,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其实,任何完美的统一考试,在不同学校、不同专业的招生中都只能提供最基本的信息、最基本的评价,高校对学生的评价一定是分类的、综合的,一张卷子管到底,表面上看好像很公平,其实会造成更大的问题,最终会导致教育的扭曲,所以要在考试招生体制改革的整体框架下考虑高考命题问题。

  招生体制改革更具有根本性

  中国经济时报:为更加公平,有人呼吁光全国一张卷还不够,全国高校还应该划定统一分数线,这样就可以避免高考“移民”等一系列问题,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单大圣:这与分省计划招生体制有关。我国长期以来实行的分省计划的体制,是高校根据国家下达到各省的计划名额进行招生,客观上造成了同一所高校在不同省份录取率不均的情况,所谓的高考移民等问题也由此衍生。

  分省计划的体制有历史的原因,也有平衡地区差异的考虑,我个人赞成逐步取消分省计划招生体制,将招生自主权还给高校,国家只进行总量调控,至于对某一个高校来说,怎么使用全国统一高考的成绩,要不要划定统一分数线,完全取决于高校自己。借这个问题,我想表达一个观点,由于我国长期以来采取统考统招的体制,实际上以统一考试取代了招生,社会上更关心考试改革,也就是怎么考试、怎么划线的问题。

  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教育研究者认识到,在考试招生体制中,招生体制更带有根本性,如果不把选拔人才的主动权交给高校,如果还是简单地按照统一高考成绩来录取学生,那么高等学校同质化、中小学应试教育就永远解不了套,同样,如果还是在统考统招的框架下讨论高考公平问题,期待一张试卷、一个分数线管公平,即便实现了所谓的“公平”,也只是惠及到了那些在统一考试中表现优秀的少部分学生,最终会损害社会公平。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