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宋增伟:制度公正与人性制约

  时间:2010-09-06   浏览次数:0

摘 要:制度公正指社会在进行制度设计、制度选择、制度实施、制度创新和制度评价过程中要遵循社会公正原则。制度公正是符合人性要求的产物,同时设定并付诸实施的制度又会反作用于人性。一种制度公正与否自然不能脱离人性的考虑,制度公正的人性制约因素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正确的人性假设是制度公正的前提; 2.制度公正必须符合人性实际的要求; 3.人性的局限性决定了制度公正的相对性; 4.制度公正的实现还受到人性发展水平的制约。制度公正的基本功能就是抑恶扬善,协调私利与社会公益的矛盾,塑造全面发展的人的个性。

关键词:制度公正;制度设计;人性制约

一、制度公正问题的提出及其概念界定

200多年前,美国立宪制度的奠基人之一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就提出了一个至今仍然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人类社会是否真正能够通过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来建立一个良好的政府,还是他们永远注定要靠机遇和强力来决定他们的政治组织。[1](p. 264)从历史上看,政治制度的抉择,的确是强力和偶然性决定的,人类似乎还没有能够根据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来设计良好的政府制度,但是,美国的立宪实践,却是破天荒第一次以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为基础的。虽然政府的建立出于机遇和强力是大多数人类社会普遍的现象,但是美国的立宪实践表明,人们能够通过理性的行为和榜样,并基于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来建立并维持立宪政府体制。人类社会的实践也同样证明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建立良好政府和制定良好法律方面的作用。目前,研究制度问题已成为理论界和学术界的热点,如制度变迁、制度选择、制度设计、制度创新这样的概念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充分说明200多年前汉密尔顿提出的问题正引起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和重视。制度是维系人类社会的基础和前提,没有制度就没有社会,这已经成为古今中外一切有识之士的共识。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制度供给、制度变迁、制度创新对社会发展所产生的动力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在一定意义上,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社会制度的变迁史。当人类文明步入现代化阶段,制度因素作为关键性的内生变量对现代文明的促进作用是其他因素难以替代的。因而,制度供给、制度变迁、制度创新就越来越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必备资源。然而,何种制度才是合理的,什么样的制度供给,怎样的制度创新才能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这就使得我们不能不关注制度所负载的伦理价值。随着人类社会的越来越完善,人们对由人类自身设计的制度寄予越来越高的期望,对制度的评价由原来的道德诉求转向对制度的公正追问,即从社会公正的角度来评价和审视制度,这就是制度公正问题。然而,人类社会发展对经济发展和财富增长的依赖,使人们更多地从经济学的角度关注制度安排与制度创新,特别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发展,使制度的创新服务于经济学的效率之下,制度设计与制度安排只为效率服务,制度的空间似乎已没有道德存在的地盘,制度的工具性价值远远超越其伦理价值,新制度经济学派的主要观点就是如此。我们不否认在现代社会,制度安排的合目的性为人们追求财富的行为提供了有效的辩护,并为社会财富的创造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动力,但这种动力有时以一种的形式出现的,它意味着对人的其他秉赋的损害,有鉴于此,人类社会对制度安排的合道德性就必然地提了出来,这就是制度伦理问题,即制度本身内含着某种伦理原则和价值诉求,同时包含着对制度正当、合理、公正与否的伦理评价。制度伦理的首要原则是公正(公平、正义)原则,正像罗尔斯在《正义论》的开篇所说的:“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像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2](p. 60)当公正被确认为制度的首要价值时,现实的制度设计所体现出来的符合公正要求的制度体系则被视为制度公正。正因为社会制度通过公正原则能够确保社会各个成员的基本权利与义务的公平合理分配,才有可能为全体公民所认同和接受,才能较好地发挥制度的约束调节功能。社会公正是人类的一种永恒追求,是永恒的人类之梦,通过制度确认这种公正,为社会营造和保持一个各尽所能、人尽其才的环境,才能使每个人不同的才能得以最有效、最充分的发挥,最终实现每个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制度公正既是一个历史范畴的概念,又是一个相对概念。关于制度公正的概念,目前有代表性的主要有: 1.罗尔斯认为:社会基本制度在分配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以及划分由社会合作产生的利益和负担时要遵循两个正义原则: (1)平等自由原则(每个人对所有人所拥有的最广泛平等的基本自由体系相容的类似自由体系都应有一种平等的权利); (2)社会的和经济的不平等应这样安排,使它们: a在与正义的储存原则一致的情况下,适合于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差别原则); b依系于在机会公平平等的条件下职务和地位向所有人开放(机会的公正平等原则)[2](p. 60)2.高兆明认为制度公正指规范化、定型化了的正式行为方式与交往关系结构的公正性。它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 (1)制度的公正,强调制度本身应当是公正的; (2)指公正的制度化,强调公正的理念与要求应当具体化为制度,旨在揭示制度化了的公正[3](p. 30)3.沈慧芳认为:制度公正就是以权利义务关系为核心的人们相互关系的合理状态,表现为: (1)社会成员的基本权利能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其应当履行的基本义务无法或不能不履行; (2)个人权利与义务对等,个人的能力、智慧及努力程度与其获得的发展机会相对等; (3)赏罚分明,遵纪守法、无私奉献者能得到应有的奖赏,违法乱纪、假公济私者必受惩处等[4]4.霍秀媚认为:当公正被确认为制度的首要价值时,现实的制度设计所体现出来的符合公正要求的制度体系则被视为制度公正[5]5.程寿认为;一定的制度体系是否拥有合理性与正义性,是评判其是否应该存在的根本标准。而制度正义就是作为社会基本结构的主要社会制度安排被认为是符合社会正义原则,为社会成员提供分配权利与义务的平等公正的机制,确定社会合作的利益和负担的适当分配办法。正义之于制度犹如真理之于思想。简言之,制度正义是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最高价值标准,亦即是衡量制度合理()性的根本标准[6]。综合以上观点,我个人的观点是:制度公正指社会在进行制度设计、制度选择、制度实施、制度创新和制度评价过程中要遵循社会公正原则。

来源:南京师大学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