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宋晓梧 > 相册

宋晓梧:城乡二元化不是人为制造 解决还需20年

  时间:2010-02-03   浏览次数:0

“2010·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于2010年2月3日在北京隆重召开。我们借互联网新媒体之广泛传播,以百年视角,展望刚刚度过60年大庆的新中国未来。以1949为起点,我们置身于人类历史长河,站在2049回望新中国。中国人,将一个什么样的新中国带向历史,或者未来?搜狐公司与亿万网民,一起期待智慧启迪。以下是搜狐财经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网友大家上午好,这里是2010中国搜狐新视角高峰论坛的现场,现在来到我们专访间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先生,宋会长跟大家打个招呼。

宋晓梧:搜狐的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宋会长,我们知道您在体制改革这方面做了很多的研究,我们有一个问题,当年很多因为人为制造了城乡二元经济这样的体系,导致了今年的很多的社保体系等等面临一些无法消除的障碍,您觉得这个应该怎么来改变呢?

宋晓梧:人为制造这个提法不太准确,这是中国在搞计划经济时期是历史形成的这么一个问题,在计划经济时期由于城乡户口的分隔,造成了这样一个差别,我们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过程中,由于历史遗留的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实际上世界所有工业化国家都是从农业文明转向工业文明都有一个转轨的过程,你像北欧或者欧洲一些国家,他们从社会保障来讲也是先有城市的社会保障制度,后有农村社会保障制度,医疗保险,养老保险,有一些国家据我所知城市养老保险比农村养老保险差七八十年,差别很大,但是他们有那种行政的户籍制度把城乡分开,我们有这样一个问题在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方面应该说在农村起步是比较晚的,大概到2003年提出科学发展观强调城乡协调发展,统筹发展,以后农村的社会保障才比较正式的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从发展的方向上看,应该是逐步建立城乡一体的社会保障体系,但是在具体实施步骤上看到城乡长期形成二元经济结构不可能在短期内很快解决,社会保障制度是脱离不了经济社会大背景的,一步成立城乡统一的制度操作上会有很多困难,所以要有一个在整个制度设计上要有一个通常的考虑,但是目前还只能有城乡有别的、不同的这种完全的办法和筹资的办法,发放的办法,原则上还是有些一些区别,逐步朝统一的方向前进,这个前进的步伐我认为不像有些学者希望那么快,还是要根据城乡二元经济的逐步的融合才能够真正统一起来。

主持人:但是这个过程肯定也是比较漫长的一个过程。

宋晓梧:对,这个过程我估计十年、二十年不会完全把城乡经济完全一体化起来。

主持人:城乡一体化使很多农民失去土地来到城市,但是来到城市又会面临新的问题,几乎是现在很难解决的新的问题,政策上是不是应该有一些新的对策,政府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新的措施来应对?

宋晓梧:这个问题提出来很好,我们看到有关资料,改革开放以后由于城市化问题占用农村许多土地,失地农民大概8000多万,不是农民工到城市那一块人,对这些人给他们福利待遇解决他们后顾之忧方面,应该说过去重视不够,而且使他们生活比较困难,造成很大重要的社会问题,这些年来我觉得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了,很多地方实行了比如农民失去土地的人给他们单独建立社会保障制度,有的地方考虑用土地换社保,用宅基地换社保,用土地换就业,我征了这块地盖工厂,有第三产业可以优先在这里就业,各地都在探索,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实施城乡一体化改革试点,有很多经验。另外这些人进入城以后,实际上就变成进城了,在子女教育、医疗、保障等方面现在也实行了农村新型合作医疗,07年又建立了城市居民的医疗保障制度,也有很多地方已经把城市居民医疗保障制度和农村合作医疗结合在一起了,这样逐步使他们融合起来,刚才前一个题目上谈到了一个制度的逐渐融合的过程,当然历史遗留的问题还是不少的。但是现在比较前些年来说,应该说包括很多中央和地方都做了很大的努力,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而且从群体事件来看,由于失地农民造成比较大的事件现在逐步减少,取得一定进步,这个过程也是咱们刚才谈到了也有整个城乡一体化发展历史过程。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需要解决最主要的除了刚才咱们谈到医疗、教育等等,还有哪些方面?

宋晓梧:最重要是就业和社会保障,对失地农民能够优先解决他们就业问题,有些零就业家庭至少保证一个人就业,很多地方已经实施了这种政策,再一个对他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这样他们基本稳定下来了。

主持人:这是最基本的。

宋晓梧:对。

主持人:最近比较热的一个舆论话题,关于驻京办的问题,要撤销县级驻京办,很多人认为驻京办会以另外的一种形式继续存在下去,如果这个问题需要改革的话,可能需要最重要还是一个体制上的改革,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如果他要根本上、体制上改革的话,应该怎么去改?

宋晓梧:实际上根本性的问题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我们的资源配置最终是由市场来发挥配制资源的基础性作用,还是政府在这里面发挥很大的作用,有这么多驻京办在北京,他们实际上是为自己本地增资源,当然了这可以说在这里面可以隐藏着,或者蕴藏着其他的腐败,不正之风等等问题,但是最基础的初衷还是要为本地增资源,比如跑项目,要投资,要有优惠政策等等这些。在我们由计划经济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由过去完全是政府高度集中来掌握资源的配制,到逐步的发挥市场配制资源的这样的基础性作用,这也是一个转变过程。现在这个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政府部门有审批项目的审核等等这方面权限还是相当大的,目前条件下说完全不要,这个可能也很难,有时候宏观调控是必要的,但是有宏观调控具体项目审批太细了,管得太细了地方也会来争,就会造成现在这样一种现象。所以我想这样撤销县级的驻京办这只是一个步骤,更根本还是政府职能转变的问题。

主持人:谢谢您宋会长,最后有一个公共问题,您的财富观是什么?可以抛开职位来聊。

宋晓梧:我觉得知识就是财富。

主持人:谢谢您宋会长,还有一个世博会的,从您这个角度怎么看待即将开始的世博会?

宋晓梧:世博会是我们一百多年的梦想实现了,就好像奥运会这样实现了,世博会的厂址我去看过,随着全国政协代表团看过,其实很宏伟,我对世博会认为对于宣传中国的建设和改革的成就,展现我们这样一个现代综合实力大大提高的国情,另外跟世界各国的交往,我认为还是有非常大的积极作用。

主持人:好,谢谢您宋会长,谢谢!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